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477章 张弛有度
    男子跳高资格赛继续进行。

    a组22人,b组21人,横杆升到2米31,ab两组一共还剩17人。

    在2米29高度上,一半以上的选手都被淘汰,这个淘汰率有点高,或许跟今天上午的绵绵小雨有关。

    鸟巢上空阴云密布,场内小雨朦胧,绝大多数跳高运动员不喜欢阴雨天,温度陡降六七度,让体脂含量很低的跳高选手们感觉有点压抑。

    王雨三次未能越过2米29,张国炜第三次才过2米29,杜柯在尽情玩耍之时却未忘记首要任务,在2米29高度上,杜柯采用背越式,一次过了2米29。

    让人大感意外的是,2米40俱乐部的成员、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跳高冠军尤科夫,他跳了三次居然也没越过2米29,俄罗斯的奥运会冠军想进决赛很难了。

    资格赛的及格线设定为2米31,及格线之前还有四个高度,这四个高度是给选手们找感觉、以及计算小分成功率。

    如果有12名(含)以上的选手越过2米31及格线,他们将直接晋级决赛。

    不足12名选手越过2米31,则从越过2米29的选手中挑选成功率最高的一位进决赛,凑满决赛12人。

    奥运会、世锦赛的跳高决赛中,我们最少能看到12位选手,最多时能见到十五六人,赛制决定了这种晋级模式。

    所以在资格赛中连2米29都没越过的选手,晋级决赛的概率几乎为0。

    杜柯在2米29高度上采取稳妥战术,使用背越式一次过了2米29再说,先保证小分成功率。正如高指导所言,男子跳高世界纪录保持者如果无法晋级决赛,看杜柯如何向父老乡亲交差?尤科夫这种奥运冠军99%的可能性会出局,世锦赛绝非儿戏,稍不留神就败走麦城了。

    资格赛2米31高度试跳开始,杜柯的抽签序号靠后,他左瞧瞧右瞅瞅,同时关注a、b两组的赛况。

    两组还剩17人,跳到第13人了,在这13位选手中,第一次试跳就过2米31的有4人,邦达连科、德劳因、坦贝里、托马斯等四人一次就过2米31,他们直接晋级决赛。pb为2米43的巴希姆第一次试跳也没能越过2米31。

    其他选手大多穿了件薄外套和长裤,出场试跳时脱去外套和长裤,杜柯一身短打,好像不太畏惧阴雨天气,这时轮到他试跳2米31。

    “这届世锦赛的男子跳高整体水平不算很高啊,莫非和天气有关?”杜柯观察了十几位选手,搞不好资格赛中都凑不齐12位越过2米31及格线的选手。

    “那就来点刺激的事情吧。”杜柯玩心又起,他走到直线助跑位,看来又要玩俯卧式。第一次试跳2米31用俯卧式,过了最好,如果不过的话,剩下两次试跳就老老实实的用背越式过关。

    “2米31也用俯卧式?有点托大了吧?”尤科夫连2米29都没越过,他不敢不愿相信杜柯用俯卧式能越过2米30以上的高度,这太伤自尊了。

    杜柯开始助跑、起跳,还真是俯卧式。

    过杆之时,杜柯的腹部貌似擦杆,横杆晃了晃但最终并未落地。

    裁判举起白旗,杜柯以俯卧式越过2米31及格线,直接晋级男子跳高决赛。

    “……”尤科夫无语问苍天,走了,不想看了,多一个人越过2米31及格线,对他来说就多一分危险,他对晋级决赛已经不抱希望。

    最终,刚好12人越过2米31及格线,这12人将参加明晚的男子跳高决赛,杜柯、张国炜携手晋级决赛,另一位中国选手王雨被淘汰。

    按惯例,杜柯在赛后肯定首先接受中国记者的采访,然后挑一两家外媒意思一下。

    杜柯接受完央5记者的采访后,发现一位络腮胡子把脸都遮住一半的白人记者连蹦带跳在喊自己,杜柯看了看大胡子记者马甲上的字样:俄新社。

    杜柯在喀山留下了美好记忆,俄罗斯人民对他很热情友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杜柯接受完中国记者采访后,第一时间走到俄新社记者面前,关照一下俄新社的生意。

    “杜柯你好,我是俄新社常驻中国的记者谢尔盖。”俄新社记者自报家门,开口就是一句倍儿溜的普通话。

    现在会说普通话的外国人太多了,杜柯早已习惯:“你好谢尔盖。”

    俄新社记者知道杜柯留给外媒的采访时间不会很多,他直入主题:“你在跳高资格赛中,使用了xxx……”他忽然冒出句俄语,蹦蹦跳跳加比划手势。

    杜柯看一眼就明白,俄罗斯记者估计不清楚俯卧式用中文如何表达,他正在用肢体语言描述俯卧式。

    杜柯笑道:“你想说的是俯卧式吧?俯,卧,式。”

    俄新社记者点点头:“是的是的,俯卧式。你是唯一使用俯卧式的选手,跳过了及格线,在跳高决赛中,你还会这么做吗?”

    杜柯不置可否:“对我来说,首先要确保决赛中较好的名次,其次才是重温经典。你们的雅辛科曾用俯卧式创造了2米34的世界纪录,这是俯卧式跳法的历史最好成绩,向前辈致敬。”

    俄新社记者:“你可能会超越前辈吧?”

    杜柯笑了笑:“顺其自然,谢谢。”说完就走了。

    俄新社记者对本社一位同事说到:“完了,这种早已深埋历史的纪录他也不放过,也要挖出来超越掉……”

    ……

    雨,时落时停,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小雨转中到大雨,哗啦啦瓢泼了一个小时。

    好在傍晚六点时分雨停了,否则今晚的比赛将后延,小雨可以硬扛,中大雨就没法继续。

    室外田径比赛,天气、温度、湿度、风向风速,这都是比赛的一部分。

    运动员们最喜欢的外部条件是晴到多云,20~24度左右的温度,空气湿度适中,有点小微风拂面最好,风速不要太大,1.5米/秒~2.0米/秒的顺风为佳。所以北半球的室外田径比赛往往安排在3~9月份进行,合适的气候条件有助于田径运动员们创造好成绩。

    但室外体育场毕竟不是空调房,风和日丽、碧空如洗的日子让人感到惬意,遇着阴雨潮湿、风起云涌的时间你也得上场。

    19点,男子200米决赛即将鸣枪,雨虽停了,但跑道并非绝对干燥。

    今晚,在鸟巢略湿的跑道上,杜柯将向他的第三枚田径世锦赛金牌发起冲击—男子200米决赛。(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