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491章 故地重游射击馆
    杜柯开车到干休所,和老妈在干休所内共进午餐,然后送老妈到干休所门口。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开车的是杜柯经纪人团队中的严子阳。

    “老妈,我只能送你到门口了,子阳开车送你去机场。”杜柯跟老妈作别。

    老妈帮杜柯整整衣领,浓浓的母爱通过这个小细节散发出来,“行,机场那里人多眼杂,子阳送我过去就行了。”

    杜柯依依不舍的说:“要不你多呆几天再回家?”

    “在首都呆了一个多礼拜了,我得回去上班啊。”老妈笑道,随即郑重的提醒杜柯:“凡事大局为重,射击是锦上添花,游泳、田径才是根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明白。虽然我比任何人都期待你能拿个射击项目的奥运冠军,但还是那句话,大局为重。没必要的矛盾不要去激化,游泳、田径加上自行车,足够你炫耀一辈子了。”

    杜柯点点头:“好的,我不会胡来。”

    老妈:“那我走了。”

    杜柯拥抱老妈,然后把老妈的行李箱提到商务车上,跟严子阳嘱咐一声“开车小心注意安全”,跟老妈道一句“一路平安”,这便目送商务车启动、渐行渐远。

    职业运动员便是如此,和亲人聚少离多,杜柯收拾收拾心情,给体总办公厅陈主任打了个电话。

    如不是万分紧急的事情,杜柯不会直接找体总局长,他平时和陈主任接触较多,陈主任代表着局长,有什么信息他会向局长及时汇报。

    电话里,杜柯简单说了说想法,陈主任听罢之后立即驱车来到体总干休所,二人在所内面谈。

    “去年亚运会之前,你的脚有伤,然后去射箭场放松心情,当着我的面射了几组箭。当时情况特殊,所以我向局长推荐你去参加射箭队的选拔赛,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做了一个并不愚蠢的选择。”陈主任平静的说到,忽然语气一变:“但奥运会比亚运会重要太多,现在各项目队伍已经进入了里约奥运冲刺阶段,在这么重要的时间点,杜柯你还是要稳妥一些为妙啊。”

    官员说话就是这样,从不轻易肯定和否定,大多数时间他们都说着模棱两可的话语。

    杜柯不急不躁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中心思想就是:

    今年的游泳世锦赛、田径世锦赛任务我已顺利完成,接下来几个月,这两个基础大项的业务不多。游泳、田径世锦赛这种高强度大赛之后,运动员的身心都处于疲倦状态,接下来的时间应该以恢复为主。我回到南港之后呢,用两个月的时间练习50米步枪卧射,10月底想参加全国射击选拔赛。行就行,不行算了,权当恢复调整、条件心情。

    陈主任一字一句听完杜柯的陈述后,说到:“里约奥运之前,游泳、田径确实没什么重大任务,冬训就是恢复身心、储备体能,开春之后进行专项训练、改善薄弱技术环节,通过一两次正式比赛寻找比赛感觉。但自行车呢,杜柯你明年一月不是要去日本参加公路自行车比赛吗?据说自行车国家队已经开始催促你归队了。”

    “所以和几个中心之间的协调工作,还恳请陈主任帮忙。”杜柯诚恳的说到。

    陈主任拍拍额头,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杜柯你知道吗,田管中心、游泳中心、自剑中心,我这段时间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跟他们协调、沟通,现在又要加个射击射箭中心,我感觉这已经触及我的能力极限了。我说直白一点,游泳中心不赞同你参加除了游泳之外的其他项目,田管中心、自剑中心也有这个想法,很多时候我都是以局长的名义在压他们。”

    “哎,你从事的项目越多,我怕总有一天压不住啊。你要练习步枪,这事我做不了主,这样吧,你反正还要在首都呆几天,我向局长汇报之后告诉你最新消息。”

    ……

    杜柯又在首都呆了几天,游泳中心、田径中心分别举办了庆功大会,以表彰在游泳世锦赛、田径世锦赛上表现优异的选手,杜柯自然是主角。

    9月5日,陈主任通知杜柯:“你先回南港吧,局长的意思是,这段时间你以恢复为主,11月30日之前请务必去自行车国家队报道。”他同样没以肯定的语气告诉杜柯,你可不可以练习步枪,自己琢磨吧。

    以杜柯对领导的了解,他们说这话一般就是默许了,默许的同时也会设置一条底线,11月30日之前去自行车队报道,这就是底线。既然局长默许了,各中心之间的协调工作自然有人去做。

    杜柯心中有数,当晚便乘机离开首都,返回了南港。

    次日,杜柯和老妈一起来到南粤省射击队训练馆,接待他们的是总教练于涛。

    于涛四十岁出头,个子不高、眉毛很浓,他热烈欢迎杜柯母子俩的到来,对杜柯老妈说到:“师姐,欢迎欢迎。”

    然后于涛又对杜柯说到:“大明星,好久不见,几年没见你来练枪了,手痒了不是?”

    杜柯和于涛拥抱:“于指导,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

    “哈哈哈!”于涛爽朗大笑,看来跟杜柯很熟。

    杜柯、他老妈、于涛这三人之间确实很熟。

    杜柯老妈做射击运动员的时候,于涛是她的师弟。

    杜柯的射击启蒙教练是老妈,但他老妈有省体育局的工作任务在身,有时也没时间指导杜柯练枪。所以杜柯在南粤省青少年射击队练枪的那些日子里,部分时间会接受队里青训教练的指导,当时指导杜柯的青训教练就是于涛。

    射击运动员的运动寿命相对来说比较长,但也有退役比较早的,杜柯老妈、于涛因为家庭原因或其他特殊情况,他们退役的都比较早,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就退了。

    杜柯老妈退役后进入省体育局工作,于涛则在省射击队当教练,他从青训教练干起,一步步当到了省队总教练。

    射击运动相当特殊,普通百姓平时想玩玩射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涉及到枪械。运动枪械配边缘发火弹或中心发火弹的枪种,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真枪了,可以打死人的。气枪若在短距离内击中人的要害部位,那也相当危险。

    中国对枪械的管控十分严格,应该是世界上管控最严格的国家之一。游泳、跑步、自行车,普通人可以随时随地玩耍,想合法玩枪,那只能去一些特殊的场地,比如说射击训练馆。

    于涛以为杜柯母子俩是来玩枪的,便带他们来到靶场,拿出几把气.手枪搁桌台上,说到:“师姐,杜柯,枪在这里,你们练吧。”

    杜柯老妈指了指杜柯:“我不练,他练。”

    杜柯指了指另外一个区域:“于指导,我想去50米靶场,哦,对了,我得选一把小口径步枪,以及全套的射击服。就是奥运会规格的,于指导你懂的。”

    “啊?”于涛有点意外,“杜柯你不玩手枪了,改玩步枪?还奥运规格,你要参加奥运会不成?”

    杜柯:“是啊,50米步枪卧射,我想去试试。”(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