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206章 抵港
    体总下属22个运动项目管理中心,这22个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也就是各自运营的22个事业单位了。

    最近比较春风得意的是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为啥游泳中心这么得意呢?因为最近一年以来,中国游泳军团取得了十分优异的成绩,使游泳中心完胜其他21个中心,一举成为体总内部的一哥。

    去年的伦敦奥运会,中国游泳队获得了5枚奥运金牌,中国跳水队获得了6金,游泳+跳水一共获得了11枚金牌,这两个项目都归游泳中心管辖。

    中国奥运军团在伦敦奥运会上一共获得了38金,只有游泳中心管辖的项目取得了两位数的金牌,游泳大项成为了中国奥运军团的在伦敦奥运会上的夺金头马、首席功臣。

    排名第二的是乒乓球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他们管辖的队伍一共获得了9金(乒乓球4+羽毛球5)。

    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管辖的项目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了2枚金牌,这2金都来自于击剑。

    魏主任管辖的自击中心没法跟秦主任管辖的游泳中心相抗衡,自行车、击剑、铁人三项这3个大项加起来获得了2枚伦敦奥运金牌,而孙洋一个人就获得了2枚游泳金牌。

    体总内部各中心之间也是存在竞争的,竞争的本钱就是成绩、就是金牌数量。

    国家凭什么给你加官进爵啊?当然是凭成绩嘛。

    去年中国游泳军团在奥运会上火了一把,孙洋和叶诗雯功不可没。

    今年,秦主任麾下又添一名更吊的泳神,这位杜大神在8月初刚结束的游泳世锦赛上大杀四方,杜柯领衔的中国男子混合泳接力队甚至把霸主美国队都吓哭了。

    现在,你们自行车击剑中心竟然敢抢我们游泳中心的人?暗中指使杜柯去参加什么鬼铁三比赛?

    真是无法容忍。

    简直是太过分了!

    秦主任早上收到了线报,他仔细研究了谢菲尔德站的铁三比赛录像,确定303就是杜柯无疑之后,便带领大部队杀到自击中心讨个说法。

    秦主任进门之后不由分说的先把魏主任狂叼一顿,泳协的、游泳国家队的也群情激愤,纷纷声讨谴责自击中心不讲规矩、毫无职业道德的无良行为。

    铁三、自行车战线的四位领导一看这阵势,瞬间懵逼,他们躲到魏老大身后,就如受惊的小梅花鹿一般惴惴不安。

    铁三、自行车战线的四位领导其实不用这么怂,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啊,无非就是yy了一下而已,或者说他们正在策划一场抢人计划,但尚在策划阶段、可研阶段,还没立项呢。这连犯罪未遂都构不成,因为他们并未实施犯罪行为。

    这或许就是弱势项目的心态,我国是个自行车大国,我国居民拥有的自行车数量为世界第一。但我国并不是自行车体育项目的大国、强国,中国自行车选手至今没有获得过一枚奥运金牌,这足以说明问题。

    铁三就更不用说了,中国铁三运动员能刷够积分去参加奥运会就算完成任务了,别指望夺金夺牌这种可望不可及之事了。

    这时,只听“啪”的一声,魏主任又拍桌子了,这似乎是他的习惯动作,高兴也拍桌子,生气还是拍桌子。

    搞重剑出身的魏主任可没这么怂逼,他也很气愤啊,他指着秦主任的鼻子吼到:“老秦,够了!你特么再无理取闹,信不信我叫门口的武警把你给撵出去!”

    最近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秦主任岂甘作罢,他不依不饶、毫不退让:“行啊,老魏,阴谋被我拆穿,就索性耍无赖了?可以啊,你喊武警进来,来啊,撵我啊!简直是无法无天、不讲道理!有种你就一对一的跟我讲道理,敢不敢?”

    啪!啪!啪!

    魏主任连击三下桌面,这次不是拍桌子了,而是握拳重捶桌面,他忽然摊开右掌,对身后的米主席说到:“老米,去我办公室取我的重剑过来!不对,取两把,也给秦主任一把剑。要一对一是吧?讲道理是吧?那我们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讲道理,敢不敢?”

    魏主任虽然50岁了,但依旧热血无比,真有十步杀一人的侠客豪情。

    这下轮到游泳大部队懵逼了,比剑术的话,他们这一群人也比不过魏主任,魏主任一人就可以把他们全部击杀,直到灭团。看来只能去射击射箭中心或者拳击跆拳道中心寻找援兵了。

    不仅游泳军团懵逼了,魏主任手下的四人也被他的盛气给震慑住了,整个会议室陷入一种极其混乱、热闹的局面。

    还是铁协的米主席反应快,他赶紧站出来当和事佬:“魏主任,秦主任,有话好商量嘛,请不要动怒。来来来,大家都坐下来,老朱,叫前台倒几杯茶进来,都是体育系统的好兄弟,有什么事情不能当面沟通呢?咱们一边喝茶,一边详谈,不就是杜柯的事情吗?这里面存在极大的误会,咱们当面讲清楚了不就成了。二位领导,你们说呢?”米主席这时反应过来了,他们几个只是内部yy罢了,并没有真的把杜柯给抢过来啊,没必要怕游泳中心的。

    “哼!”魏主任哼了一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行,坐下来说。”秦主任也大喇喇的找了个位置一坐,招呼他的下属也一起坐下。

    这时前台妹子把茶水送了进来,清茶散发着淡淡的茶香,使紧张的局面稍微得以缓和。

    魏主任不说话,秦主任也不说话,两位中心主任斗着气呢,都不先开口。

    “咳咳。”米主席清咳两声,率先打破冷战僵局,“我先说吧,权当抛砖引玉,我是中国铁协的主席,就杜柯去英国参加铁三比赛这事,我们铁协、铁三国家队、包括魏主任这边,事先是完全不知情的,我们也是今天早晨看网上的新闻才知道的。所以秦主任啊,你说我们指使杜柯去英国参加铁三比赛是不成立的,这完全是个误会。”

    “你们不安排他去参赛,他哪里去搞外卡?他从没参加过什么铁三比赛,没有一个国际积分,没有铁协安排的话,他根本去不了英国,我也是懂一些铁三规则的。”秦主任根本不信。

    “外卡不是我们给他的,是一家赞助商给他的,怎么说呢,杜柯属于没跟任何人打招呼,自己悄悄跑去英国参赛的,他具体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们现在还无从得知,但肯定不是我们安排他出国参赛的。”

    说着说着,米主席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给秦主任看:“秦主任你看,我这里有杜柯参加谢菲尔德站铁三比赛的报名资料,这是国际铁联网站的内部数据库,你自己看吧,杜柯,外卡来源:gbg。这个gbg是个英国的公司,跟咱们完全无关啊。”

    “gbg?”秦主任皱了皱眉头,他仔细看了一遍杜柯的报名表,心中有数了,这个gbg是个体育视频网站,他知道这家公司,他在西班牙的时候就知道了,这公司就是那个叫艾米的女人开的,看来是错怪自行车击剑中心了?杜柯真是自己偷偷溜出去参赛的?是艾米怂恿他出国参赛的吗?这个女人是何居心,她为什么要这么干?

    秦主任顿时生出了很多种想法,他也不方便继续留在自击中心了,硬生生的跟魏主任道了句“不好意思,一场误会,改天请你吃饭,当面谢罪”,这便带领大部队离开了。

    游泳队伍走了之后,余主席、朱指导这两位自行车战线的同志问魏主任:“魏主任啊,秦主任他们这么强势,咱们还没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他就带人杀上门了,万一咱们真做了什么,那游泳中心不得闹翻天啊?咱们还继续争取杜柯吗?”

    “争取!”魏主任毅然决然的说,“他们没来之前,我其实还是有些顾虑的,毕竟夺人所爱,咱们也是理亏的。但是现在我没有顾虑了,因为我发现,杜柯好像跟游泳中心、泳协之间产生了矛盾?否则他为什么要偷偷的出国参赛?莫非是因为代言费上缴数额的事情,他跟游泳中心发生了什么争执?”

    “他为什么要参加铁三比赛,是不是在给我们一些暗示呢,在向我们示好?总而言之,我觉得杜柯肯定是有些个人想法的,所以我们要积极主动的联系他,做他的思想工作。只要杜柯铁了心想转到自行车击剑中心,挂我们的号,那我们就好开展工作了嘛,我跟局长也有话可说了。”

    “嗯,领导言之有理,分析的很透彻。”其余四人纷纷点头,赞同领导的观点。

    “快!打电话!”魏主任忽然做出新的指示,“你们谁能找到杜柯的手机号,赶紧给他打电话,看他回国没有?他回国之后,我要第一时间见到他,亲自和他谈谈。算了,我自己找吧,体育系统内网就能找到他的个人信息、联系方式。”

    杜柯是注册过的职业运动员,他在体育系统内部市备了案的,魏主任做为一个运动管理中心的主任,当然有权限可以查到杜柯的运动员注册信息。

    魏主任很快就找到了杜柯的联系方式,他亲自给杜柯打电话。

    “您呼叫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确认后再拨……”电话里的语音小姐如是说。

    杜柯现在估计飞到了中亚地区,当然打不通他的手机。

    做为一名中心主任,魏主任的反应很快:“杜柯还没回国,你们联系一下南粤体育局的梁局长,或者杜柯的母亲柯美华同志。柯美华同志也是南粤体育局的一位干部,她应该知道杜柯何时回国。老朱,你跟我等下坐飞机一起去南港市,其他人留守中心大本营,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我必须要赶在游泳中心之前见到杜柯本人。”

    魏主任给杜柯打电话的同时,已经离开自行车击剑中心的秦主任也在给杜柯打电话,当然也是打不通的。

    其实秦主任一早就给杜柯打过电话,这已是他今天第二十二次拨打杜柯的手机号码了。

    秦主任现在的情绪很复杂,他无法确定杜柯为什么要去英国参加铁三比赛,只是玩玩而已,还是被艾米那个女人给忽悠了?或是对游泳中心不满?杜柯这小子也太猛了吧,第一次参加铁三比赛就能搞个冠军,即便这次不是老魏他们安排杜柯出国参赛的,谁知道他们今后会不会动心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秦主任必须要在杜柯回国之后第一时间见到他本人,跟他促膝长谈一次,所以秦主任和杜柯的恩师周建林离开自行车击剑中心之后,第一时间奔赴首都机场,他俩将乘坐最早的一班飞机去南港。

    下午5点半,两个中心的两拨人马已经在去往南港的路上了。

    与此同时,南港市南粤体育局,梁局长把柯美华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问到:“美华,什么情况啊?刚才游泳中心的秦主任、自行车击剑中心的魏主任,他们先后给我打电话,问我杜柯什么时候回国,我只能跟他们说‘我也不知道啊,正在调查中’。你儿子这次玩大了吧,没事跑去英国参加铁三比赛干嘛?话说杜柯什么时候回国,方便跟我说说吗,美华同志?”

    柯美华:“他今天早上六七点的时候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在伦敦机场,马上就要起飞了。飞机准点的话,他应该再过两三个小时抵达香港机场。快的话今晚,最迟明天回到南港吧。”

    梁局长又问:“他只是去玩玩而已,还是另有什么想法?”

    “参加铁三比赛,应该是玩玩而已吧,他出国前是这么跟我说的。梁局你也知道,我最近都在照顾老杜,还请了几天假,也没时间管杜柯,只能随他信马由缰了。”柯美华说到,“不过,他确实还有些个人想法跟我说了说,他说他想在兼顾游泳的同时,也去从事一下田径运动。梁局,你就是田径运动员出身,杜柯现在也是挂号在省局的,可以的话呢,你就给他一次机会,测试一下他,看他是否具备一定的天赋去搞田径,行就行,不行就让他老老实实的回省游泳队呆着去吧,一直呆到退役。”

    “……”梁局这么有定力的领导也无言以对了,“这小子,他到底想怎么玩啊!

    三个小时之后,杜柯乘坐的客机抵达了香港机场。

    他在湾仔找了个酒店住下,准备明天再回南港。现在天色已晚、路上不安全,而且他还有张汇丰银行3万英镑的支票,明天早上香港这边的汇丰银行开门之后,他准备兑换了支票再回南港。

    入住酒店之后,杜柯开了手机,好家伙,几百条短信。

    秦主任:“杜柯,速回电!”

    秦主任:“杜柯,速速回电!很急!”

    秦主任:“杜柯,落地开机后第一时间给我回电!”

    周建林:“杜柯,你千万不能当叛徒,不能背叛组织、背叛游泳队啊!有什么想法你可以跟我说,一切都可以商量的。”

    陌生号码:“杜柯,我是自行车击剑管理中心魏主任,回国后请给我回电,我有要事和你相谈,请一定赏脸,我等你的电话,谢谢!”

    老妈:“亲爱的儿子,你这次玩大了吧?不过没关系,老妈支持你,谁叫你是天才呢。”

    ……

    杜柯给老妈回了条信息,说明天回南港。网络信息的扩散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看来自己去英国参加铁三比赛这事儿,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躲也躲不开了,只能坦然面对,矛盾并非不可调和,就看如何去沟通协商了。

    ...(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