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232章 跳高决赛(3)
    19点10分,男子跳高决赛第三轮试跳开始,高度为2米19。

    5号选手助跑、起跳杆落,失败,13。

    8号选手助跑、起跳杆落,失败,13。

    9号选手助跑、起跳杆落,失败,13。

    10号选手助跑、起跳杆落,失败,13。

    10号选手是王雨,他90的身体部分都已成功过杆,只是没有收好腿,脚后跟轻轻擦了一下横杆,导致杆落。

    从2米19高度开始,国家队选手也做不到一波流、一跳晋级了。

    11号选手杜柯紧接着出场,王雨的落杆让他感到了一些压力,短跑需要状态,跳高更需要状态,一个环节没做好就有可能导致过杆失败。

    杜柯深呼吸一轮,默默倒数找感觉,“3,2,1突!”

    他挂着鹰的翅膀,开始平砍助跑。

    一步、两步、三步八步,从第九步开始,杜柯走弧线、内倾身体。

    十步,十一步,十二步,起跳!

    杜柯腾空而起,头部、肩部过杆之后,他感受到了2米19高度的攻击性。

    除了鹰的翅膀这个被动光环,杜柯没开任何主动特技,他将用自己的技巧来征服2米19的横杆。

    杜柯加大过杆补偿动作的技巧幅度,他充分的舒展身体、挺髋、收腿,背部着垫之后,杜柯立即仰望横杆的位置,,很好,它还在那里。

    杜柯不开主动特技,一跳晋级。

    张国炜在第一次试跳中最后一个出场,他的神情轻松,看来2米19也不在话下。

    果然,张国炜也是一跳过杆,晋级第四轮。

    “张国炜,很强。”杜柯观摩了张国炜的这一跳之后,觉得张国炜还没用出全力,他若全力一跳,2米30可能也拦不住这位国家队的跳高一号人物。

    截止到现在,只有杜柯、张国炜在前三轮高度中做到了三次一波流,其余选手都落过至少一次杆。

    这时2米19高度的第二次试跳开始。

    5号选手助跑、起跳杆落,失败,。

    8号选手助跑、起跳杆落,失败,。

    9号选手助跑、起跳杆落,失败,。

    王雨此时终于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拿出参加国际比赛的态度来对待2米19的第二跳,他助跑、起跳这次他过杆收腿动作做的很到位,横杆纹丝不动,晋级。

    5号、8号、9号三位选手在2米19高度上还剩最后一次试跳机会,是继续参加这场男人间的决斗还是去当观众,由他们自己说了算。

    5号选手有些紧张,他是冀北队的选手,今年18岁,他跳出的最好成绩为2米18。2米19的高度对他来说,算是挑战自己的极限了。

    这位年轻的5号选手开始助跑,即使有些紧张,但他的助跑动作依旧很标准,能坚持到这里,他至少是全国第6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朝气和冲劲,面对自己从未征服过的2米19高度,5号小伙子选择奋力一跳!

    但是很遗憾,他失败了,杆落。

    “哎,也许我还能做的更好。”5号小伙摇摇头,有些不甘的离开了比赛区,他止步于2米19高度,被淘汰了。

    男子跳高决赛进行到此刻,留下来继续战斗的选手越来越少,去或留取决于那根让他们又爱又恨的横杆。

    这时来自赣西队的8号选手准备助跑,进行自己的第三次试跳,他搓搓手,盯着那根横杆,渴望越过它、征服它。来自赣西革命老区的8号选手并不畏惧这场战斗,赣西人的不服输精神不允许他屈服和退缩。

    8号选手助跑、起跳,他用尽全力完成自己的最后一跳!

    很可惜,杆落,他失败了,这一跳果真成为了他在本次决赛中的最后一跳。

    “日!”8号选手懊悔的猛捶软垫,随即对掉落在地上的横杆赌气般的说到:“四年后老子再来搞爆你!”

    看着竞争对手拼尽全力也无法避免被淘汰的命运,杜柯颇有感慨,其实5号、8号包括即将出场的9号选手,最多也就是省队里的尖子吧,他们即使拼尽全力也难以对杜柯、张国炜、王雨这三位国家队级选手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但不管是面对实力强大的国家队选手,还是挑战自己从未抵达过的高度,他们都选择迎难而上、全力一击,他们虽然离开了,但绝不是怂蛋。

    “兄弟,加油,跳过去!”杜柯拍拍即将出征的9号选手,给他鼓劲儿。

    “哟呵,我居然沾到大神之光了,这一跳,我绝逼过杆!你也加油,杜大神!”9号选手颇受鼓舞,看来杜柯的大神之光已经照耀到了田径赛场上。

    他们也许是对手,但这一刻,他俩互相鼓劲加油,观众们看到了一种可贵的运动员精神闪烁在跳高区。

    或许是因为杜柯,一部分观众开始有节奏的鼓掌,给9号选手助威。

    9号选手倍受激励,他开始助跑、切弧线,起跳!

    可惜,他的起跳偏软,过杆补偿动作处理的略显生硬,他碰杆了,杆落,他也因此出局。

    “哎”

    给9号选手加油的观众们爆发出一片叹息声。

    至此,第三轮2米19高度的试跳全部结束,12位晋级跳高决赛的选手此时还剩三位:10号王雨,11号杜柯,12号张国炜。

    “我还以为,我喊2米30之时,至少是第5轮了。没想到啊,三轮之后,就只剩咱仨了。”王雨对杜柯、张国炜说到。

    杜柯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张国炜瞥了杜柯一眼,“你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我丑话说前面啊,跳高是跳高,100米是100米,我不会因为你要去参加100米而手下留情。我对杜柯你手下留情,那其实是在侮辱你。”

    杜柯摇摇头:“我不会这么觉得,你现在弃权的话我会更开心。”

    张国炜:“”

    “你这种,真真儿就是杀富济贫型的。”王雨对杜柯说到,“对待实力一般的选手,你有颗圣母心,对待潇洒哥这种牛逼人物,你不择手段吊起来打。你说是吧杜柯,你看,我挺了解你的。”

    张国炜不爱听了:“王雨,信不信我把你俩绑一起吊打?”

    王雨也不服气:“行啊,有种你来呀,你一跳9啊,二跳245啊,三跳飞上天啊,潇洒哥,你看你多潇洒啊。”

    “哎哟我去,王雨,你小子欠抽呢是吧?”

    “抽,抽我的脸,来,抽!抽完直接把你驱逐出场,取消你的决赛资格!”

    张国炜和王雨是首都队、国家队的双料队友,但他俩经常斗嘴赌气,暗中较劲,这不,他俩在比赛现场又吵起来了。

    “吵吵吵,吵你妹啊!”杜柯急了,他对王雨说:“赶紧的,叫2米30高度,咱们都拿出真本事,真刀真枪的玩一轮。”

    现在都19点35了,杜柯能不急吗。

    这时,现场主持人忽然开始广播:“各位观众朋友们,男子跳高决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让我们一起给三位男子跳高选手加油吧!另外,接到组委会的通知,男子100米决赛推迟到21点整开始。现在,请大家跟着我的节奏,一起鼓掌,为男子跳高选手鼓掌我喊一二三呀”

    “啪啪啪!”

    “我喊三二一呀!”

    “啪啪啪!”

    “我喊一二三四五六七呀!”

    “啪啪啪啪啪啪啪!”

    全场五万名观众,在主持人的撩拨和调动下,开始聚焦男子跳高决赛。

    “什么?男子100米决赛延后到21点进行?”听到主持人播报的消息后,杜柯既惊且喜。

    杜柯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人物,他锁定了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那位男子在十米远的地方冲杜柯微笑。

    杜柯走到中年男子面前,询问到:“黄干事,男子100米决赛真的延后到21点开始?”

    这位中年男子是田协黄干事,他点点头:“没错,安心比完跳高决赛吧,田协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说着说着,黄干事指了指地面:“还好这是在国内,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可以做主,为优秀的田径运动员创造合理的比赛条件。”

    杜柯这么聪明的人,稍微一想也知道大概了,田协包括上面的田管中心在向自己示好呢。他也不矫情,因为他太需要这宝贵的延后1小时了,遂对黄干事道谢:“谢谢黄干事,感谢田协的人性化管理,那我继续参加跳高决赛了。”

    黄干事微微笑道:“去吧,祝你取得好成绩,中国田径需要你这种优秀的田径运动员。”他代表田径战线向杜柯表达了示好的态度,便点到为止,走了。

    这时,跳高裁判开始广播:“第四轮试跳,高度2米30,请各位选手准备。”

    杜柯抖擞精神,回到待命区,准备和张国炜、王雨一决雌雄,一轮定胜负。

    王雨第一个试跳2米30,他站到距横杆二十七八米远处,准备助跑。

    张国炜有点怪怪的看着杜柯,说:“可以啊小子,田协居然都会因为你而更改比赛安排,这可是巨星待遇啊,我和王雨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杜柯平静的说:“感谢党,感谢国家。”

    张国炜:“你知道2米30是什么难度吗?直接忽悠王雨叫2米30,我不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这是跳高,不是跳水。”

    杜柯:“我以前搞的是游泳,跳水和游泳是不同的分项,请不要混淆。”

    张国炜一脸诧异:“不都一样一样的吗?”

    杜柯:“炜哥,继续装,你玩心理战呢,想把我忽悠瘸了是吧?”

    这时,全场观众又开始“哎”的叹气了,王雨第一次试跳2米30高度失败。

    杜柯起身,走到出发位置,准备第一次试跳,去冲击2米30高度。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