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242章 飞赴曼谷
    杜柯被五个小弟尊为大哥,当老大的,就得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于是杜柯带头积极训练。

    80米以内段落跑、80米以上段落跑,跑起,一次一次,反复冲刺,这是短跑训练。

    长段落匀速跑,短段落加速跑、变速跑,继续跑起,一轮一轮,这是中跑训练。

    负轻器械的单腿跳、双腿跳,助跑起跳手摸高、助跑起跳跳上高台,跳起,蹦蹦跳跳真欢乐,这是跳高训练。

    跑完跳完还不算完,力量训练必不可少。不管是短跑、中长跑、跳跃、投掷,力量训练都是必修课。

    杠铃耍起,卧举、抓举、挺举,体重40%-60%重量的杠铃为普通强度,80%为高强度,80%以上为超高强度。

    杜柯练个普通强度就行了,比赛在即,可别把自己练伤了,修复运动类伤病还得花费5奖励点,不能浪费。

    当前比较先进的田径训练方式讲究科学性、数据化,各个训练项目都有量化标准。

    80米段落冲刺,全年的训练量在16-18公里,冲少了没效果,冲多了效果溢出也没用。

    非投掷类田径运动员的力量训练,全年训练量在100-120吨为佳,即一年内该运动员的总负重训练量为100-120吨,负重训练量太低练不出肌肉爆发力,负重训练强度太大则容易练伤。

    杜柯田径页的八个属性,除了精准最低为10,敏捷为43,其他六个属性全部在60以上,他再怎么练,短期内也很难自然提升属性值了。

    全国纪录的影响力没那么大,如果杜柯一不小心打破个世界纪录,换谁都会怀疑,特么的,不训练都能破世界纪录,嗑.药了吧?基因改造了吧?

    甭管是训练一年还是一两个月,只要杜柯认真训练,那就有个说法、有个交代了。

    杜柯训练的这么刻苦,几个教练都看不下去了。

    教练:“杜柯,不用这么玩命,保持基础训练量就行了。”

    杜柯:“没事,我年轻,身体好,恢复能力强。”

    休息了一会儿,杜柯按正式比赛要求,听枪、蹬起跑器,认认真真跑了一轮100米,成绩是10秒09。

    “看来不开狂暴跑100米,很难冲进10秒内,除非继续堆属性或者升级特技。”杜柯心中有数,田径479的属性肯定是要继续往上堆的,突破480的国际线之前,能赚几个越级奖励点算几个吧。

    随后几天,经过反复测试,在杜柯体力充沛、特技全开的情况下,他的100米最好成绩稳定在10秒08-10秒12之间,200米最好成绩在20秒15-20秒20之间,400米最好成绩已能稳定在45秒内,为44秒90-45秒。

    测试成绩最好的是800米,因为杜柯花费25奖励点购买了中长跑特技【沙漠神驼】,他的800米测试最好成绩在1分42秒60-1分43秒75之间。就是说,保持训练时的状态,如果杜柯体能充沛,他在正式比赛中打破800米全国纪录1分46秒44几乎是十拿九稳的,并且有一定把握打破1分42秒79的男子800米跑亚洲纪录。

    跳高方面,杜柯跳出了2米35的最好成绩,比他全运会时的夺冠高度2米33又高了2厘米。在国家队训练了半个月,转眼到了9月28日,中国田径队在韩总教练的带领下,登上了去往曼谷的飞机。

    中国田径队赴曼谷参加大奖赛的队伍人数不多,包括总教练一名,教练员5名,综合事务及公关人员一名,队医一名,翻译一名,营养膳食师一名,参赛队员3名,共计13人。

    和杜柯赴巴塞罗那参加游泳世锦赛那会儿几百人浩浩荡荡的中国游泳军团相比,本次赴曼谷参加亚洲田径大奖赛的队伍只能算是游击队规模。

    参赛的3名队员为:

    杜柯,男,20岁半,参赛项目为100米、200米、400米、800米、跳高。

    李致富,男,18岁,参赛项目为1500米。

    吴礼儒,男,18岁,参赛项目为撑杆跳。

    三名参赛队员皆为男性,田径队并未派出女子选手参加曼谷站大奖赛。

    杜柯在田径队不是收了5个小弟么,李致富、吴礼儒便是其中之二。

    田管中心早在9年前便推出了“中国田径青年之星计划”,于全国范围内选拔8-11岁有天赋的少年,被选中的少年会来到首都,在中国田径青少年训练基地内接受专业训练。

    杜柯刚收的5个小弟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他们在青少年训练基地内已经生活、训练了八九年,5位小弟皆乃“中国田径青年之星计划”中的佼佼者,李致富、吴礼儒则是五位青年才俊中的尖子,是田管中心历时9年从全国千百万少年中淘出来的最有潜质的金子。

    李致富、吴礼儒在今年5月份的全国青年田径运动会中分别获得了1500米/3000米、撑杆跳的冠军,做为国家队重点培养的年轻后备人才,他俩得到了出国锻炼的机会,他们将和杜柯一起征战曼谷,积累宝贵的洲际比赛经验。

    飞机上,三位参赛队员坐在一排,杜柯居中,李致富、吴礼儒以左辅右弼之态坐在杜柯的两边。

    “杜哥,我真是无比激动啊,第一次出国比赛,居然能和你做队友并肩战斗,哎哟我去,太么么哒了。”吴礼儒蓄着时髦的韩式发型,这位老弟的性格十分活泼,活泼到有点多动症的嫌疑了。

    “赛前可以保持一定的兴奋度,但是也不要兴奋过度,小吴啊,请淡定一些。”杜柯很想眯一会儿,但吴礼儒就一直嘚吧嘚吧的说个不停,就像是个永不断电的小喇叭。

    和吴礼儒活泼好动的性格截然相反,李致富自从上了飞机之后就一言不发,他的性格比较内向,在训练和平时生活中的话也不是很多。

    吴礼儒见杜柯不想理他了,又隔着杜柯去骚扰李致富:“致富啊,你咋了?出个国而已,不用这么紧张吧?坚持啊致富,坚持就是胜利,落地到了曼谷之后咱们好好的放松放松。泰式按.摩你听说过的吧,马杀鸡,绝对正宗,咱们也去推个油,做个大保健……”

    杜柯瞪了吴礼儒一眼:“吴礼儒,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着推油大保健?我做为中国田径队赴曼谷参赛队伍的临时队长,我严肃的提醒你,请务必遵守队内纪律。否则我就亲自跟你推油,保证你爽到极点。”

    “吓……哥,别这么严肃嘛,我开开玩笑而已,你看致富一副苦逼模样、一个字都不说,我就是关心关心队友来着。”杜柯一瞪眼,吴礼儒还真有点怕他,随即小声嘀咕着:“你有女友团随军服侍,苏美女随后就到曼谷,可咱哥俩没有女票啊,总不能从中国撸到泰国去吧……再说了,我已经年满18岁进入19岁了,虚岁是20岁,毛早就长齐了,不信你可以验身。”

    “哎哟我靠,你小子欠抽是吧!”杜柯捶了吴礼儒一拳,拿这混小子也有点没辙了。

    完事杜柯也注意到闷葫芦李致富了,沉默寡言的人不少,但一个字不说那就有问题了。

    做为临时队长,杜柯关切的询问李致富:“致富,有心事?不妨跟杜哥讲讲,也许我能为你排忧解难也说不定。”

    飞机这时已经从首都上空飞到长江流域了,蓄着平头、其貌不扬的李致富脸色很不好看,终于,他开口了,哆嗦出几个字:“我……我发现,原来我晕机……”

    杜柯:“……”

    “……”吴礼儒,他随即不解的问到:“你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以前为什么不晕?”

    李致富:“之前就坐过一次飞机,从首都飞到了豫南,但没飞过这么远。”

    “没事的,致富,放轻松。对了,跟我说说,你当年是怎么被选拔到首都训练基地的?”杜柯跟李致富扯话题聊天,以分散这位闷葫芦队友的紧张情绪。

    李致富憨厚的一笑,果然没那么紧张了:“我从小就能跑,我们村的驴子都跑不过我,驴子都累趴下了我还能继续跑。跑着跑着就被首都来的领导选中了,进入了国家青少年训练基地。”

    杜柯哑然失笑:“李致富,比四条腿的牲口还能跑。吴礼儒,出身书香门第,却不礼也不儒,一身的混混气息。两位老弟,你们可都是奇葩啊,能和你们成为队友,我真荣幸……”(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