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409章 奔赴西南高原训练基地
    呈贡训练基地位于我国西南地区的滇南省,训练基地距省会琨明市区25公里,占地面近千亩,平均海拔高度为1900米。

    这里是我国重要的高原训练基地,被誉为“冠军起飞地”,曾经名震世界的马家军、竞走“魔鬼教练”王魁,他们每年都会拉队伍来呈贡进行高原训练,长跑及竞走的世界冠军/奥运冠军王军霞、陈跃玲正是从这里出发,最终称霸世界。

    训练基地内设田径、摔跤、自行车、摩托车、射击、滑翔、飞机跳伞、航模等项目的训练场地,田径、摔跤、自行车、摩托车、射击等项目的训练场地完全符合承办国内专业赛事的要求,其中田径、摔跤训练场的设施最为完善,可以直接承办田径、摔跤的国际比赛了。

    杜柯于4月11日夜间抵达了呈贡训练基地,训练基地主要领导、中国自行车国家队全体教练员/队员/工作人员、中国田径国家队特别教练组聚集在一起,热情欢迎杜柯的到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杜柯将在训练基地进行高原训练,训练项目为自行车+田径。

    反正训练基地内部有自行车训练场,也有田径训练场,换着练呗。

    杜柯首先和自行车领域的团队坐到了一起,时间紧迫,连夜开会。

    中国自行车队的领队是王主任,他是自行车击剑中心的副主任,主管自行车项目。

    自剑中心的一把手魏主任除了自行车项目之外,还得兼管他的老本行击剑项目,以及铁人三项,他不可能天天在训练基地蹲点,便把中国自行车队托付给了自剑中心副主任王主任。

    训练基地的一间会议室内,坐着几人,为五个中国人和一个老外,他们是:杜柯,王主任,公路赛教练朱指导,山地赛及bmx(自由式小轮车)教练郑指导,场地赛教练本努瓦及他的翻译。本努瓦是来自法国的外教,已在中国自行车队执教好几年了。

    王主任亲自操作电脑和投影仪,投放出ppt向杜柯介绍中国自行车运动的现状,以及为杜柯制定的里约奥运备战具体计划。

    “杜柯啊,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国男子自行车运动的整体水平并不高,距世界高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王主任的开场白相当低调,不过他说的也是实情。

    “我们总会迈出坚实一步的。”杜柯说到,他当然知道中国男子自行车项目比较弱鸡,要是跟乒乓球一样霸道,那咱也不玩自行车了。

    “我在自剑中心干了20年,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实现对萨马兰奇先生的承诺。”王主任唏嘘的说到。

    中国素有自行车王国之称,目前我国有6亿多人在骑自行车,自行车年产量达3000万辆以上。

    前国际奥运会主席、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萨马兰奇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他衷心希望中国自行车运动员能具备较高水平,想亲眼看到中国自行车选手拿一块奥运金牌。

    可惜直到萨马兰奇先生去世了,他也没能见到中国自行车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实现金牌零的突破。

    包括杜柯在内的所有人,皆叹了一口气:“哎……”有些无言以对,大家对老萨的印象不错,萨马兰奇在任之时帮了中国不少忙,他于2010年在西班牙病逝之后,当时中国的一号大领导第一时间致吊唁电,称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萨马兰奇先生和中国之间的友谊。

    王主任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到:“我国虽是自行车使用和生产大国,但在自行车竞技领域,我们还是学徒。我国自行车竞技运动起步较晚,历经三十年的摸索和学习,目前在女子场地赛部分单项上取得了一些突破,但男子项目,还是要靠杜柯你了啊……”

    一直到80年代初期,我国体委(体总前身)才下决心要认真搞一搞自行车项目,并确定了以女子场地赛短距离项目为自行车运动在奥运会上的突破口,集全国之力猛抓女子自行车场地赛短距离单项。

    终于,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我国女子自行车运动员姜翠华获得了自行车场地500米计时赛铜牌,为我国自行车运动实现了奥运奖牌零的突破。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我国另一位女车手江永华更进一步,同样是在女子场地500米计时赛上,江永华获得了一枚银牌,离我国首枚自行车奥运金牌仅有一步之遥。

    之后,郭霜在08年奥运会上获得女子场地争先赛的铜牌,并在伦敦奥运会上再次获得该项目的铜牌,以及一枚女子凯林赛的银牌。她是那几年中国最强的女子自行车运动员,在世界范围内打出了名号,堪称一代名将、巾帼英雄。

    最让中国人刻骨铭心无法忘怀的大概就是,在伦敦奥运会上,郭霜、宫金洁配对拿到了女子团体争先赛的金牌,赛后却被裁判组判她们犯规,取消了中国队的金牌,中国自行车人努力了三十年、付出了三十年的辛勤汗水,却在瞬息之间一切化为乌有。实力不济输了也能接受,但咱们本就是金牌实力呀,郭霜、宫金洁这对组合当时是排名世界第一的顶级高手。

    宫金洁眼睛哭肿了去申诉,裁判组说马上要颁奖了,没什么时间接受申诉、看什么录像回放,就这样,别闹了。申述无效,最终郭霜、宫金洁的女子场地争先赛金牌变成了银牌。

    “他奶奶的!想想都气人!”ppt回顾到这里,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激愤不已。

    就连法国外教本努瓦也操着法语一阵叽里呱啦、愤愤不平,他是负责场地赛的教练,对于场地赛他最懂行了。

    杜柯问本努瓦的翻译:“他在说啥呢?”

    翻译:“老本说,英国人就是这样,表面很绅士,肚子里全是男盗女娼。你们中国代表团在伦敦拿了太多奥运金牌,压制住了金牌榜上的第三名英国代表团。人家英国是东道主,他们不想你们拿到太多奥运会金牌,否则很没面子。补充一下,法国人和英国人因为历史原因,向来互相看不起,老本这番话说的也许有点偏激,你们只听一半就好了。”

    “不偏激,老本说的很客观!”教练们和杜柯纷纷对本努瓦教练竖起大拇指,“公道自在人心,你们看,我们在伦敦的遭遇,法国友人都看不下去了。”

    “呵呵。”本努瓦淡淡一笑,随即又严肃的说了一大堆法语。

    翻译立即翻成中文:“老本说,历史虽然沉痛,但也已经翻篇,我们还是要着眼未来、把握现在。从历史战绩上可以看出,虽然没拿到一枚奥运金牌,但中国女子自行车项目一直都在进步。而中国男子自行车项目,恕我直言,咱们先别想什么奥运金牌之类的了,能拿到奥运资格再说。”

    “中国男子自行车运动员,只要能出现在里约奥运赛场上,那就是算是……呃,后面几句没听清,老本的意思大概就是,中国男子自行车运动员,只要能获得奥运参赛资格、在里约奥运赛场上能看见中国男子自行车选手的身影,已经是可歌可泣了。”

    “从80年代到现在,三十年来,中国男子自行车运动员参加奥运会自行车比赛的人次累计为6人次,平均每5年才能派出1人次参加奥运会,奥运会男子自行车项目设9金,一个国家在一届奥运会上满员报名人数可以达到十几人,咱们每5年才能报一位具备参加资格的男选手去奥运会骑车,呃,好少啊……所以能去里约骑车,不管最终取得什么名次和成绩,对中国男子自行车选手来说,就算重大胜利了。”

    “老本的意思是,咱们中国自行车爷们弱爆了呗。”杜柯笑着问翻译。

    翻译解释到:“他不是在贬低咱们,而是在操心。”

    杜柯点点头:“我很欣赏老本心直口快的性格,你跟他说,咱们中国爷们一定会雄起的,也请这位高水平外教多多指导。”(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