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424章 摸清地形
    山地自行车在美国颇受欢迎,这项运动玩起来比较过瘾,也不像公路自行车比赛那样耗时长久、一骑就骑好几天。

    比赛过程刺激、很快就能决出名次和结果的项目,美国人大多是喜欢的。俄亥俄国际山地车邀请赛将于6月16日在该州一个叫扬斯顿的小城市举行,这座小城市位于俄亥俄州与宾州的交界处,人口为8万,还没我国一个县城的人口多。

    “俄亥俄国际山地车邀请赛”每年举行一次,组织者是俄亥俄州山地越野自行车协会,该赛事是uci认可的国际性赛事,算不上最顶级最具国际影响力,但也能吸引一些国际车手参赛。

    杜柯在自行车国家队的队友王桢比杜柯早一个礼拜抵达了扬斯顿,王桢已在扬斯顿赛道练了好几天,而杜柯只有两天的时间去熟悉这条山地赛道。

    王桢是按正常流程报名参加这场xc山地赛的,虽然他的排名在世界150名之后,但毕竟也是有uci积分的人。

    杜柯没有一个uci积分,自剑中心花了5万美元帮杜柯买了张外卡。

    自剑中心有自己的下属企业,是家倒腾自行车及配件的企业,这家下属企业主要是给中国自行车队倒腾高级赛车,在国内也有开设档口,向车迷出售被国家队淘汰下来的竞赛级自行车。自剑中心毕竟是个政府机构,很多国际上的业务不方便亲自出面,购买外卡这种事情,当然是安排下属企业去操办了。

    自剑中心下属企业赞助了俄亥俄州山地越野自行车协会5万美元的比赛筹备资金,便搞了张外卡。这种商业性赛事,搞张外卡并不难,一手交钱一手交门票,相当简洁。

    俄亥俄州这个自行车民间组织要价还挺高,本次邀请赛的男子xc山地赛冠军奖金也才3万美元,他们卖张外卡都要收5万美元。

    当然了,自剑中心也不差这几万美金,自行车国家队里比较吊的公路赛车,那都是几万美金起步的。

    只要杜柯能去参加奥运会,并拿到奥运会自行车项目的金牌,不管是山地赛、公路赛还是场地赛,只要能拿1枚奥运金牌,这几万美金的小投资不算什么。

    相比于公路赛车,同级别的山地赛车价格要便宜很多。公路tt车的一个高档封闭轮之价格,也许都能买一辆崭新的入门级山地车了。

    究其原因,山地赛主要是考验车手在各种路况中的操控技术,通常2小时之内就能完成比赛。而公路大组赛一骑就是六七个小时,每天都骑六七个小时,要骑好几天,这太吃器材了,一辆设计和用材都很完美的好车,能帮助公路赛车手有效的节省体力。公路计时赛更吃器材,最顶尖的空气动力学设计和材料,往往都会使用在tt车上,所以tt车最贵。

    中国自行车队带了一堆山地赛车到扬斯顿,其中有六辆是杜柯的,三辆铝架车训练用,三辆钢架车比赛用。铬钼钢车架的山地车基本上都是竞赛级赛车,价格比铝架车要昂贵很多。

    杜柯推了辆kona的4130铬钼钢xc赛车,准备上赛道练习。kona这个品牌就是美国的,中国自行车队从美国把它买回中国,又从中国运到美国参赛,光运费就能买几个不错的配件了。

    这辆银色软尾钢架kona,杜柯本来准备在比赛时使用,现在离比赛开始也就两天了,先拿它练着吧,反正还有两辆钢架车,随便玩。

    杜柯戴上头盔、防护眼镜和手套,穿上骑行服和骑行鞋,来到了扬斯顿赛道的出发区。

    出发之前,杜柯先极目远眺,观察这条赛道的总体地形。

    杜柯已经研究过赛道地图,这条赛道一圈长5.05公里,比赛时每位车手要骑行7圈,即35.35公里。

    赛道位于扬斯顿市郊,其实就是一片连绵的小山包,主办方在小山包上人工设置了石块路段、挖了沟槽、铺设台阶,反正就是制造一些障碍,增加比赛难度。

    地图看过了,赛道实景已在眼前,杜柯蹬起脚踏板,出发上道。

    熟悉地形对于山地赛来说太重要了,山地赛段本就复杂多变,事先不熟悉赛道,直接比赛肯定会扑街。

    杜柯离开出发区后骑行的很慢,可谓小心翼翼,第一圈属于试探性质,以摸清赛道全部路况为首要任务。

    杜柯首先骑行经过了500米的平地路段,所谓平地是相对山路而言的,这种砂石路段坑坑洼洼,跟公路赛的柏油或水泥路面相比,山地赛的平地路段就是个坑。

    “即便是坑,也要强突啊。”杜柯骑行完了500米平地路段,心中有数。

    山地赛中,爬坡和高难度复杂路段是很难加速的,能顺利通过不下车推着走,就算节约时间了。下坡路段,并不是比拼谁冲的更快,而是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平稳下坡,毕竟这是xc不是速降。

    唯一的超车机会,往往出现在平地无障碍路段上。

    所以出发后的这500米平地砂石路段,最好能抢占先机,加速冲在最前。这也是山地赛的总体战略方针:上山安全第一,下山再拼速度。

    杜柯骑行完了500米平地路段,开始进入山地路段。

    骑着骑着,他发现坡度开始缓缓上升,爬坡了几百米,地形又趋于平缓,然后第一只拦路虎出现了,几块大石头横亘在杜柯面前七八米远处。

    这几块大石头堵住了去路,最高的一块石头有半米多高。

    强突肯定是突不过去的,杜柯开始刹车降速,臀部离开座椅,使用站骑姿势。

    在外人看来,杜柯现在的样子就是站骑在车上,而他的车则定在原地。

    实际上杜柯并未锁死车轮,看上去他控制赛车定在原地不动,其实他的车在以蜗牛般的速度前进。

    杜柯用前刹进行刹车,偶尔松开一点点刹车,让车轮稍稍转动,并略微转动车把,让曲柄与地面平行,向下向前压,以对抗刹车的力量。

    他利用定车技巧在观察面前的大石头,以决定该如何通过。

    很快,杜柯便有对策,他扶正车把,松开前刹,保持站骑姿势踩脚踏,继续骑行。

    接近大石头堆时,在前轮接触到石头之前,杜柯快速向上提拉把横、抬起前胎,同时向后移动身体,将脚后跟向后上方踢,使后胎离开地面。

    嗖~

    然后杜柯就操控着他的赛车飞了起来,他用出了山地赛中的终极大招:海豚跳。

    杜柯驾车飞越了大石头障碍,落地之后他弯曲胳膊和双腿,以吸收落地的冲击力,整套海豚跳技术动作难度系数为3.7,杜柯做到了一气呵成,安全环保又顺畅。

    可惜附近没有观众,否则大家一定会为杜柯的这套完美海豚跳热烈鼓掌。

    海豚跳是装逼利器,同时也具备极高的实用性,遇到石块、沟槽或者一根粗大木头横在车手面前,驾车跳过去才够拉风,也节省时间和体力。

    下车推着走,或者扛着车通过障碍,费时又费力,关键是逼格还很lo。

    “1号点,石块障碍,需要使用海豚跳。”杜柯在脑海中记下这处石块障碍,1号点是他自己编的号。其他车手也许会使用a点、b点、g点来编号,因人而异吧,自己能记住就好。

    有1号障碍点,后面自然会有2号、3号、n号,总而言之,杜柯认为在赛段中有难度的障碍点,包括急转弯和坡度陡峭的上下坡路段,他都用自己的方式编了号,并记在心中。

    骑行一圈是记不住所有编号点的,于是杜柯骑了12圈,第二天又骑了8圈,终于将扬斯顿赛道摸了个滚瓜烂熟。

    6月16日上午10点,俄亥俄国际山地自行车邀请赛即将鸣枪。

    40位来自北美、南美、欧洲、亚洲、大洋洲的车手在出发区排成5排,杜柯是外卡选手,他被安排在最后一排出发。

    这个出发位置并不算理想,不过也没办法,出发位置是按uci积分来排的,积分排名靠前的选手在前排出发,外卡选手只能在最后一排出发。

    杜柯戴着银色头盔,配一副铮亮的防护眼镜,其他人也看不清他的真面目。今日的比赛用车,杜柯用的是这两天用着很顺手的kona钢架车,对于他来说,这场邀请赛之目的,就是真刀真枪的和这些国际选手比一场,测试一下自己的山地赛实战水平到底咋样。(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