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426章 继续爆
    第一圈进行中。

    从航拍视角可以看到,美国俄亥俄州与宾夕法尼亚州交界处的一片小山包上,蜿蜒的山道中连绵着一支骑行队伍,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机灵,他们自由自在骑行在那绿色的大森林,他们争先恐后爆来又爆去。

    山地赛道的出发区在东边,车手们出发后沿西北方向上山,骑行一圈5.05公里便会返回到出发区,进入第2圈,率先骑行完成7圈者为冠军。

    在直升机上俯瞰赛道,那里有树木、草丛和泥坑,车手队伍延续了约一公里,赛道旁边每隔1公里设置一处计时点,有三五成群的车迷散落在树林里、草丛中,围观人数最多之处在出发区周围,这里是起点也是终点。

    但见一位银衫2040号车手,他的出发位置靠后,但是上山之后,他如同挣脱了束缚的野山羊,在山地间连骑带跳、左穿右插,身手无比灵活敏捷。

    杜柯此时已经骑行路过了第2个计时点,即在第一圈中骑了2公里。

    有几个uci的工作人员架着仪器站在计时点处,记录路过车手的分段时间。

    在本次比赛中,计时点也承担着维修点的职责,这里搁着一堆备胎及相关工具,哪位车手在骑行中如果不太走运,爆胎了,可以在计时点更换备胎。

    看,2公里计时点处就有一位车手正在换胎,这位老兄也是苦逼,第一圈才骑了不到2公里就爆胎。

    山地赛的规则是,爆胎了可以去计时维修点换胎,车手只能自己换胎,本队技师不被允许进入计时维修点。

    如果车圈被震歪了,那就废了,大多数车手只能无奈的退赛,扛着报废车走回出发区换一辆新车继续比赛,那不如直接退赛算了。

    所以说一辆打不死小强型的山地车是多么的重要,即便是换胎,那也得耽误不少时间啊。

    杜柯这辆车的前后胎皆换装了dh胎,它的颗粒比xc胎的更多更大,能提供更有效的抓地力,而且相当结实,力气小一点的妹子拿刀捅都不见得能捅破这种dh胎。当然也有劣势,这种胎跑不快,杜柯要提升速度就得付出更多的体力来加快踏频。

    中国自行车队教练组给杜柯的建议是: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以完成全程为首要目标,安全第一,不必刻意追求极速。车坏了,胎爆了,你技术再好没用啊。

    所以杜柯就带着他的小强赛车来参赛了。

    杜柯骑过了2公里,进入到了一个陡坡路段,这个陡坡可以说是本赛道最难、最耗费体力的一段路程。

    杜柯挂抵挡、切大齿比,并开启【山丘之王】,然后全速爬坡。

    【山丘之王】适用于爬坡路段,能在3分钟内节省30%的体力,这个特技当然要用在最难爬的坡路上。

    “山丘之王来了,上坡再也不喘气!”杜柯爬陡坡当然会累,但节省了30%的体力也不至于太吃力。

    杜柯沿陡坡右侧前进,在最难的这段爬坡路,他开始强势超车。

    一个,两个,三个……连爆六人。

    “老天!爬坡也冲这么猛?”被杜柯爆掉的一位荷兰车手惊呼。

    “第一圈就玩命?什么套路?”一位哥伦比亚车手感到纳闷。

    “2040号是谁?哪里冒出来的无名之辈?ke?好像是某种化学元素,亚洲人?”一位美国车手看到了杜柯背后号码布上的选手编号及姓名,大家都是老司机,编号规则都懂,一共40位选手参赛,2040排在最后,肯定不是什么山地赛名将。

    “大神!”一位中国车手用中文喊了声,他是杜柯的队友王桢。

    杜柯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王桢也被自己超了。

    王桢爬陡坡显的很吃力,他左手扶稳把手,右手握拳朝着杜柯振臂呐喊:“大神你先冲,不用管我,伟大的革命事业托付给你了!”

    杜柯也朝王桢做了个振臂动作,鼓励队友努力向前,然后继续加速,再爆三人,一鼓作气冲完了这段陡坡。

    抵达坡顶之后是一段平缓路段,杜柯换高档猛蹬几脚抢时间。

    有上坡自然会有下坡,短暂的平缓路段之后就是下坡路段。

    俗话说山上容易下山难,这句话在山地自行车赛中同样适用。

    xc山地赛中的下坡路段不是用来抢时间的,而是要保证安全平稳通过。

    杜柯开始下坡了,他将自己的身体重心调整到前后轮之间,用两根手指勾住刹车把手,轻带刹车。

    平地路段多用前刹,在下坡时则多用后刹,用两根手指勾住刹车把手是为了避免用力过猛、导致锁死车轮。竞赛级自行车的刹车系统往往十分灵敏,千万别用太大力量去操作刹车。

    下坡路段是一个体力恢复期,杜柯平稳通过下坡,此时已经过了第4个计时点,还有最后一公里就将完成第一圈。

    杜柯发现前面有几个人影,便加速骑行。在第一圈中,杜柯出发时排在最后,4公里骑完,他估摸着大概了超了二三十人,冲啊,继续爆。

    杜柯追着前面的车手,追着追着,他看见那几个车手纷纷下车,看来遭遇高难度障碍点了。

    此处是个台阶,属于落差路段,台阶上下落差高度达到2米以上。

    那几个车手全部推车下台阶,没人敢玩海豚跳,包括杜柯。

    2米以上的落差,你一下子跳出去,肯定扑街。这种高难度动作只有极限自行车运动员能完成,并且要配置特殊的小轮车。

    杜柯也不敢直接跃过台阶,于是他采取站骑姿势,蜷缩身躯、弯曲四肢,驾车硬怼台阶,直接冲了下去。

    噔,噔,噔,噔。

    杜柯就这么从高到低强行硬冲台阶,一直冲到台阶底部的平地处,然后加速骑行,渐行渐远。

    旁边那几个推车的车手看傻眼了:“这家伙还是人吗?”

    “主要是他的车好。”

    “但他也很有勇气,直接强下落差。”

    “都别废话了,2040号已经甩开我们很远了,快追啊!”

    杜柯霸气下落差,在台阶处又爆掉三人,骑行一段平路后,他已经看见前面的出发区了。

    就是说他快骑完一圈了,即将路过出发区。

    杜柯从水壶架上取下水壶,喝两口水补充水分,便继续加速靠近出发区。

    各国教练们都在出发区观望,中国自行车队的教练朱指导隔着三十多米远就看见了杜柯。

    朱指导又惊又喜:“杜柯排在最后出发,却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时朱指导发现杜柯冲自己做了个手势,他心领神会,立即对着杜柯做出“5”的手势。

    朱指导的意思是:你前面还有5人,你现在排在第6位。

    公路自行车赛中,我们经常能看见车手耳朵里塞了个耳塞,他们通过无线电设备和教练团队交流。在山地赛中,很少有人使用无线电通讯设备,车手和教练之间的交流往往采用传统方式:吼一嗓子,或者打手势。

    杜柯心中有数,一阵风似的从朱指导身边掠过,加速追赶前面五位车手。(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