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428章 备战喀山游泳世锦赛
    锻炼了队伍,积累了山地赛实战经验,目的已经达成,中国自行车队未在美国过多停留,第二天就从纽约乘机返回中国。

    杜柯抵达南港时已是6月中下旬,他很忙,忙的连和苏云啪啪都只能抽时间完成。

    7月24日,喀山游泳世锦赛将开幕,首先进行的是跳水、花游、水球等项目,游泳比赛将于8月2日开始。

    8月22日,田径世锦赛将在我国首都鸟巢国家体育场揭幕。

    游泳世锦赛、田径世锦赛,这是杜柯的必修课,不管交出什么样的答卷,他都必须参加考试。

    游泳世锦赛和田径世锦赛之间,8月14日,还有个山地自行车亚锦赛,所以杜柯参加完游泳世锦赛之后,将从俄罗斯直接飞马来西亚,2015山地自行车亚锦赛在马来西亚马六甲举行。

    按赛程,杜柯当然是先参加喀山游泳世锦赛了,于是他回归游泳国家队报道。

    回游泳队之前,杜柯抽空来到南港大学参加了一场毕业典礼,引起轰动。

    2012年4月份,杜柯在读大一下,他被苏云拉去校游泳队凑数,备战大运会。一晃三年过去了,2015年6月下旬,大四下的杜柯毕业了。

    当然了,三年来杜柯也没怎么上课,他这样的密集比赛强度,想上课也没时间。

    杜柯就这么本科毕业了,研究生他暂时不打算读,虽然邀请他读研的大学一大把,但杜柯都婉拒了:里约奥运之后再谈。

    ……

    7月9日,杜柯已在国家游泳训练基地练了一个多礼拜。跳水队、花游队、水球队再过三天就要离开首都去喀山了,游泳队会晚一个礼拜出发。

    喀山游泳世锦赛,是里约奥运开幕前的最后一次国际性大型游泳赛事,中国游泳队全队上下皆十分重视喀山世锦赛。

    喀山世锦赛的成绩可以直接做为里约奥运会游泳项目的报名成绩,当然前提是要达到奥运标。

    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欲在喀山好好拼杀一番,不出意外的话,奥运会前一年的世锦赛,世锦赛上的实力派选手往往会出现在明年的奥运会中,喀山世锦赛无疑就是里约奥运会游泳项目的预演。

    游泳男队、女队的主力队员的身体基本健康、竞技状态不错,大战在即,虽然憋着一股劲儿,不过大家伙在训练中的情绪并不紧张,有杜柯在场,似乎其他队员莫名就生出了一种安全感和放松感。

    家里供着一尊泳神,其他队员们在精神上产生了一种信赖,甚至可以说萌生了某种精神寄托。就像普通百姓家里供着菩萨,大家都知道菩萨是菩萨,自己是自己,神仙和凡人过着不一样的生活,但家里供着菩萨多少会给信徒们带来精神上的安全感,这是种很微妙的心理感受。

    杜柯也善于跟大家沟通交流,时不时逗逗第一次出战世锦赛的小鲜肉、小美眉,泳池中和岸上的气氛活泼又欢乐,常有人笑到肚子疼,笑着笑着,就从岸上滚到泳池中……比如说傅元慧。

    傅元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毫不拘束,用她自己常挂在嘴边的话说就是:做自己嘛。

    傅元慧从岸上笑扑到池中,爬上岸之后,她戴好眼镜,笑的更加放肆,有什么事情令她如此开心?

    原来孙洋在泳池中表演花样游泳。

    孙洋夹了个鼻夹,在50米训练池的第4泳道25米处踩水。忽然,他潜入水中,3秒后又浮出水面,舒展双臂呈v字状,hold住这个动作3秒后,孙洋再次入水,浮出水面之后接一组卡特琳娜手臂舞蹈—这是花游中的经典手臂动作。

    身高近2米的孙洋正在表演经典的女子花游动作,不过他学到了皮毛却未能体会出卡特琳娜手臂舞蹈的精髓,看上去他就像是一个落水者在大呼救命。

    所以岸上的队员们全都笑扑了,傅元慧边笑边摆手:“哎哟笑喷了,大姨妈都被笑回去了。”

    杜柯冲孙洋竖起拇指:“洋哥,愿赌服输,真汉子!”

    孙洋朝杜柯喊了一嗓子:“可以了吧?我要上岸练器械了!”

    2013年全运会那时,孙洋跟杜柯打赌,结果他赌输了。赌输了的代价就是孙洋要当着国家队全员表演花游,今天,他终于还清了赌债。

    有来有往,为了配合孙洋的跨项目表演,杜柯也表演了一个新项目:610,臂立向前跳水。

    610是10米台跳水第6组中最简单的一个动作,简单到它连难度系数都没有,就是个练习动作。

    6打头的动作代码代表臂立,即倒立起跳。

    10米台就不上了,太危险,杜柯在泳池跳台上倒立,还别说,他的臂立姿势做的挺标准,毕竟跳水、游泳同属一个大项,共用一张游泳页属性。倒立动作,实际上手臂力量足的普通人练一段时间也能做出来,街头艺人表演倒立更是家常便饭。

    杜柯手臂一撑离开跳台,腾空后他夹紧臀肌、绷紧身体、垂直入水,带起水花一片。

    出水之后,杜柯不好意思的跟大家说到:“献丑了,即兴发挥,水花没压住。我到底不是跳水选手,不专业呀。”

    围观群众:“至少你表演跳水,比洋哥表演花游要专业多了……”

    总而言之,训练课在欢乐的氛围中进行着,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上午的训练课结束后,杜柯去保健室做按摩,这是例牌项目了,大家每天都会做按摩,或早或晚。

    国家游泳训练基地有好几处保健室,杜柯朝3号保健室走去,他比较适应3号保健室余医生的按摩手式和力度。

    刚走到3号保健室的门口,杜柯就听见室内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女人的惨叫声:“啊!啊!啊呀呀呀!”

    杜柯听到惨叫声,忍不住头皮发麻,他推门进去一看,一个女人躺在按摩床上,一位白大褂队医操弄着一根三十多厘米长的细长针灸用针,将针插入女人右手虎口处的穴位中,不停转动针杆。

    “啊……啊!”女人疼的满头大汗,表情痛苦到扭曲,却始终不喊一个疼字。

    杜柯看着都疼,更别说这位被针灸的妹子。

    这是针灸疗法,医生将针灸用针插入患者的虎口穴,然后不停转啊转、转动针杆。虎口穴连通人身体上的一部分经络,针灸刺激虎口穴,对患者的肩背、脊椎运动损伤有一定疗效。使用这种疗法,在针灸的时候,被治疗者要承受极大的疼痛感。

    这位妹子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却咬紧牙关不喊疼,意志力相当坚强。

    杜柯走到妹子跟前,蹲下来,看着妹子的眼睛,柔声安抚道:“洛琳,再忍忍,很快就好了,这对你的肩伤恢复有帮助。”

    “嗯!”陈洛琳看见杜柯来了,她很努力的想挤出一个笑容,无奈实在是挤不出来。

    陈洛琳跟杜柯差不多岁数,却已是4枚跳水奥运金牌的拥有者,她是现役女子10米台项目上的跳水女王,自从14岁出道之后,她在10米台项目上鲜有败绩。梦之队成就了陈洛琳,她也让中国跳水梦之队更加梦幻。

    即便是堪比伏、郭、吴的10米台女王陈洛琳,她也会受伤,她也有脆弱之时。相比于游泳运动员,跳水运动员更容易受伤,陈洛琳的肩伤是老伤了,再过三天她就要先行前往喀山,出国之前,她正在接受最后一次针灸治疗。

    游泳、跳水、花游、水球、公开水域游泳,这五个项目同属游泳大项,都归游泳中心管辖,游泳世锦赛上这五个项目都有设项。

    除了公开水域游泳,中国游泳军团其他四个项目的国家队同在国家游泳基地训练,做按摩、吃饭、室内器械训练、包括开游泳军团大会时,大家都会遇见,游泳队员和跳水队员混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看着陈洛琳这么痛苦的样子,杜柯很想帮她缓解伤痛,可惜他的系统修复运动伤病功能只可以用在他自己身上,否则杜柯一定会帮陈洛琳修复一下肩伤。

    “女王,再坚持一会儿,等你的老伤恢复了,兴许我们可以搭配玩玩男女混合10米台,世锦赛不是新增了男女混合跳水项目么,喀山赶不上了,布达佩斯不知是否有机会?。”杜柯找话题和陈洛琳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

    “呵呵。”陈洛琳笑了,她终于笑了出来,有杜柯陪她聊天,身体上的痛苦似乎也没那么剧烈了,“哪有身高一米八几的男子选手去玩跳水的呀?对于男子跳水选手来说,杜柯你的身材太高了,而且也比较健壮,你玩10米台,难度是不是太大了啊?”

    杜柯也笑了:“我一米八几,还去玩跳高呢,一不小心还打破了跳高世界纪录。”

    “……”陈洛琳无语了,呆萌的说到:“你强!宝宝不服也不行!”

    杜柯:“说说而已,跳水梦之队不差我这根螺丝钉。最关键的是,跳水金牌设置太少,男子女子跳水的单项加一起还没男子游泳多,不够刷啊。”

    陈洛琳歪歪脑袋,做崩溃状,竟无言以对。

    这时,针灸医生对陈洛琳说到:“小陈,这个疗程结束了,注意休息,最近不要进行强度太大的训练。”

    “啊?针灸做完了,后面怎么都没感觉了呢?”陈洛琳惊奇的发现,令她痛苦不已的针灸治疗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做完了。

    医生看看杜柯,笑道:“帅哥出现,你就忘记了疼痛呗。我们中医的针灸疗法再神奇,看来也不如帅哥疗法啊。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杜柯就是治愈系的帅哥吧?”

    “呃……”陈洛琳的脸一红,娇羞的撤离了保健室。

    医生对杜柯道:“你干脆在这多呆会儿吧,等下还有其他女队员过来针灸,你们游泳队的、花游队的都有。”

    杜柯啼笑皆非:“梅医生,您这是把我当做人形医疗器械了啊!”(未完待续。)

    ...(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