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495章 参赛
    一直到国庆节假期结束,杜柯都没接到游泳、田管、自剑、射击射箭任何中心的联络,回家这一个月以来,只有体总办公厅的陈主任在上周和他联系过,一通电话简单说了几分钟,互通有无,仅此而已。

    “真好,没人管我了。”杜柯觉得没人管很轻松,但他也知道,几个中心并非真的不管,肯定都在暗中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甭管有没人管,杜柯按自己的计划实施,除了练枪之外,最近他忙里偷闲做了点私事。

    严子阳又帮杜柯接了个手表代言,赚了几千万。

    拍完手表的广告,杜柯应他的老赞助商尼克公司之邀,赴南港第二中学参加了一场nrc跑步俱乐部活动。

    这个活动就是教中学生跑步,有商业活动性质的成分,但杜柯亲自当教练教孩子们跑步,某种程度上对于推广田径运动有积极影响,算是半商业半公益的社会活动。

    枪照练,钱照赚,社会公益活动也抽空参加,杜柯这段时间过的平静而忙碌。

    已经有记者捕捉到杜柯天天出入南粤省射击队的照片,网上传言四起:杜柯要玩枪?

    杜柯不做任何回应,体总官方尽是官腔,游泳中心表示不知道这事,田管中心说杜柯正在休假,自剑中心透露杜柯已拿到山地自行车的奥运资格(几个月前就拿到了),主要责任单位射击射箭中心宣称一切按制度办事。

    外界众说纷纭,和杜柯相关的四个中心其实也没透露什么有价值的干货,打太极拳是他们的强项。

    但杜柯明白,体总内部应该做好了协调工作,没人通知杜柯一定要去参加全国射击选拔赛,也没人明确告知杜柯不许去参加射击选拔赛。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射击射箭中心其实已经含蓄的表达了态度:一切按制度办事。

    于是南粤省射击队按射击射箭管理中心明文发布的制度办事,把杜柯的名字报了上去:参加10月27日的男子50米步枪卧射选拔赛。

    杜柯的报名表并未被驳回,看来已被射击射箭中心批准参赛。杜柯回到南港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除了和体总办公厅陈主任通过一次电话,他没和任何中心联系,四个中心也没主动联系他。

    但种种迹象表明,一切正在按某种心照不宣的制度办事,大家心知肚明,低调行事吧。

    10月24日,杜柯随南粤省射击队抵达首都,全国射击选拔赛将于10月26~31日在射击射箭管理中心射击训练基地举行。

    来自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建设兵团、部队系统的26支代表队共302名射击运动员陆续抵达了首都,全中国射术最精湛的职业枪手汇聚于此,通过为期6天的选拔赛,20%的人会留下,80%的人回到各省队、备战下一个奥运周期——东京奥运会。

    里约奥运会射击大项设男子9金、女子6金共15枚金牌(小项),每个国家在每个小项上最多报名2位运动员参赛。

    中国射击队满员报名里约奥运会射击项目的人数为30人,如果有人兼项、或有的小项派不出2位资格选手,则不到30位运动员能去里约。

    参加选拔赛的302名射击运动员,通过这次初选先留下20%即60人左右,这60位运动员组成了里约奥运射击国家队初步大名单。

    入选初步大名单的选手,意味着他们离里约又近了一步,但最终他们中只有一半可以去里约参加奥运会。

    302位运动员参加选拔赛,最后只有10%的人能去里约,竞争很激烈。

    10月25日12点之前,各省队的参赛选手可以去比赛场馆试射,熟悉适应场地、计分系统、靶子、灯光等客观因素。

    10月25日一早,杜柯和队友李德宝、张文均、蒋磊、梅悦来到射击射箭中心射击馆,进行场地适应性试射。

    本次选拔赛不对外界公开,不放记者入馆。杜柯进入射击馆之后引发了一些注意,有人认出了杜柯便和他打个招呼、道句你好,并未出现围追堵截现象。

    进入靶场之后,和杜柯说话的人更少了,其他选手各自找个射击位,各练各的。

    射击运动员大多是理智型冷静型的,而且现在大家都面临着80%~90%残酷淘汰率的极大压力,没人会像小粉丝一样追着杜柯屁股后面跑,索要签名合影什么的。

    射击射箭管理中心射击馆的50米靶场设50个射击位,50米项目的运动员都在这里试射,正式的选拔赛也在这里进行。

    就奥运项目而言,男子50米有三项,步枪三姿、步枪卧射、手枪慢射。女子50米奥运项目只有一项,女子50米步枪三姿。

    50米靶场的50个射击位显得有些拥挤,这座射击馆平时供射击国家队训练,50个射击位绰绰有余,但现在各省队共有超过50名选手扎堆试射,射击位不够了。

    各省队上述几个50米项目的选手都在这里试射,有空着的射击位就上,没有就等等。

    靶场上可不管你是体育巨星还是奥运冠军,大家都是射击运动员、是平等的,是为入选国家队大名单、争取最终的奥运名额而来,不是来追星的。

    所以杜柯也得等位置,等了会儿,41号射击位终于空了出来,他秒切田径页,扛着枪、抱着卧射垫子,开启【快频突击】迅速冲到41号射击位,占个位先。

    占据41号射击位之后,杜柯切回射击射箭页,铺好垫子开始试射。射了一个多小时、六七十发子弹,便让位给队友,收工。

    转眼到了10月27日,上午10点,男子50米步枪卧射资格赛即将开始。

    训练基地射击馆室内50米靶场,50个射击位上卧着一排枪手,50位枪手们据枪瞄准、或放空枪,等待裁判发出“装弹”信号。

    杜柯在2号射击位,他的队友李德宝在38号射击位,两人隔着挺远,资格赛射击位是电脑随机分配的。

    26支代表队共有50位选手参加男子50米步枪卧射的选拔,对中国射击队的这个弱势单项来说,参赛人数已算很多。

    并不是说咱们在这个单项上人才济济,而是各省队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原则,凡是队里具备60发600环以上实力的队员,甭管是专项还是兼项都给他报上去,射了再说,没准会发生奇迹也说不定。

    南粤省射击队,杜柯的60发训练成绩能打到630环上下,教练肯定要把他报上去参加选拔赛。李德宝主三姿副卧射,他的卧射60发训练成绩偶尔能打到600环,所以他也来参加卧射选拔赛了,碰碰运气呗。

    50米靶场的墙上挂着电子时钟显示屏,除了显示日期和时间外,还有字样:距里约奥运开幕还有xxx天。

    时间不多了,不到1年。看着奥运倒计时的电子时钟,莫名会让人产生一种紧迫感。

    射击射箭中心故意这么干的,这也是对参赛选手的一种心理测试,这点小小的外界压力都承受不了导致发挥失常,那真的不用去里约了。

    电子时钟的时间显示为10:15,这时亲自担当裁判长的射击国家队总教练王毅夫发出信号:“各选手开始装弹,试射5分钟后进入60发计分阶段。”(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