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504章 自行车冬训
    自剑中心老山自行车馆,这里是中国自行车队位于首都老山的训练基地。

    老山自行车馆是一处室内建筑,站在自行车馆内部从高往低俯瞰,其室内布局就像一个超大的椭圆形脸盆,这个大脸盆的周长为250米。

    全馆的地面采用木质材料铺设,赛道坡度为25~40度,此处其实是一座标准的场地自行车馆。

    看俯视图的施工图纸,可以发现场地自行车馆和田径运动场的布局差不多,都是一圈椭圆形赛道围绕一块长方形区域。放到三维视角,场地自行车馆的赛道是翘起来的,翘起坡度为25~40度。

    杜柯已经在这座场地自行车馆练了起来,练习用车为场地自行车。

    现在是11月下旬,首都十分寒冷,室外飘起了小雪。

    这种天气不适合在室外开展公路自行车运动,很多公路赛车手在冬季都会移师场地自行车馆,进行室内车上训练。

    纵观国际车坛,场地自行车耐力组的选手往往可以兼项公路赛,公路赛车手如果在公路上骑的不如意,也可以换个玩法转项到场地赛。

    中国自行车国家队其实可以称之为“中国场地自行车国家队”,因为进入国家队的绝大多数车手只攻场地赛。

    内地的场地赛、公路赛双修又双精的车手并不多见,场地赛、公路赛、山地赛三修的车手一个都没有。当然了,三修且三精的极品车手,放眼国际车坛也凑不够一巴掌。

    为啥中国自行车国家队演变成为了“中国场地自行车国家队”呢,前文有表,这和三十年前的体育国策有关,因为亚洲选手在场地自行车项目上比较容易出成绩,相对于山地赛和公路赛而言。

    然而三十年过去了,亚洲车手并未获得一枚场地自行车的奥运金牌,最好成绩是奥运银牌,中国女车手、日本男车手,他们都曾拿过场地自行车的奥运银牌。

    亚洲人比较容易出成绩的场地自行车项目,全亚洲自行车人努力了几十年也才拿到银牌。而山地赛和公路赛,亚洲人想拿块铜牌都不容易,能抢张奥运门票、出现在奥运赛场上已算胜利了。

    “h~ham!”馆内响起一个男子的喊声,说不清这是哪国语言,反正就是类似某种指挥口令的吆喝。

    正在赛道上骑行的杜柯,听见吆喝后立即提高踏频,他以超过60公里/时的高速围着250米的木制赛道一阵狂飙,所过之处气流剧烈涌动。

    tak!”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令之后,杜柯有节奏的降低踏频,通过赛道坡度进行减速。

    杜柯骑的这辆造型夸张犹如蝙蝠侠赛车的场地自行车,它没有刹车系统,杜柯通过上下变换赛道位置,以及压制脚踏的转动来进行减速操作。

    场地自行车的单速飞轮为死飞,即只要后轮转动,车手的脚也必须跟着转动。杜柯的双脚用束带扎在自行车踏板上,以提高骑行效率。

    在高速骑行的场地自行车项目中,死飞车辆对车手来说更安全,骑着带刹车系统的自行车上坡度赛道容易出事故。

    杜柯减速骑行下赛道,骑到了中央平地区域的教练指挥区,一位圆寸头白人老外扶住杜柯的腰部,使杜柯完全静止下来,然后帮杜柯解开扎在脚踏上的束带。

    白人老外对杜柯竖起大拇指:“普鲁普鲁多多鲁!”说的是法语。

    老外是来自法国的外教本努瓦,他负责场地自行车项目。

    不知道是不会说还是不想说,反正本努瓦从不讲英语。

    今天自行车队的法语翻译请假,杜柯也不怎么会说法语,他只能比划着手势跟本努瓦交流:“这车的封闭轮有点问题,ne-one,我需要ne-one。”他也是英语中文混着说,反正大家都能明白意思就行。

    本努瓦点点头:“比肥比肥。”

    杜柯指指赛道:“教练,咱还继续练车上速耐吗?”

    本努瓦摇摇头,做了个划船的动作:“卢克卢克。”

    杜柯点点头:“ok。”然后摘掉头盔,坐地上休息会儿,他稍后会去器械室的划船机上练习坐姿划船。

    休息了几分钟,杜柯站了起来,对一位女队友说:“小娴,走吧,今天的车上训练结束,我们练器械去。”

    女队友叫普泽娴,长的不算漂亮,性格比较豪爽,她问杜柯:“你听懂法国教练说啥了?”

    杜柯笑道:“听不懂看也看懂了,走吧。”二人遂结伴而行,朝器械室走去。

    普泽娴将和杜柯一起去日本静冈县一个叫伊豆的地方参加公路车亚锦赛,大概过完元旦便启程。元旦之前,他俩就在首都进行室内训练。

    这个时节,自行车国家队场地赛车手都在首都进行室内训练,山地赛车手没几个,他们去西南呈贡基地训练了。

    公路赛车手就杜柯、普泽娴这一男一女两人,其实杜柯算半个公路赛车手,因为他也玩山地赛,或许不久之后还要从事场地赛项目。

    室内场地训练做为公路赛车手的补充训练方式,也是有效果的。但要参加公路自行车比赛,当然得去室外训练,中国自行队公路赛小组的教练、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去了伊豆踩点,杜柯、普泽娴结束了国内训练后会直接去到伊豆、跟前方部队汇合,然后熟悉当地的公路赛道,就在日本进行室外车上训练。

    在自行车项目上,杜柯已经开始混着玩了,山地、公路、场地三修。

    杜柯又练了一周的室内场地车上训练,本努瓦发现了一个情况:杜柯在场地自行车项目上的速耐能力,貌似比国家队其他几位男子场地车手更强啊。

    12月1日上午,老山自行车馆。

    本努瓦的翻译小哥来上班了,本努瓦通过翻译对杜柯表达到:“杜柯,反正你也会参加公路赛,不如再兼一项场地赛?”

    杜柯:“可以啊,凯林赛能赶上奥运日程。”

    翻译:“老本说凯林赛对你来说很合适,可以充分发挥你的速耐能力,希望你从日本回来后能跟着他混一段时间。当然了,男子团体能不能拿够积分以确保一到两个凯林赛奥运名额,那得看运气了。如果你有时间和精力,就帮帮中国男团去刷够积分吧。”(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