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262章 灯关了我看不清
    资方总想着能用最少的成本雇佣最肯干活、最听话的员工,劳动者则千方百计想从资方手里多抠几两银子。

    劳资双方的矛盾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钱。

    两个字就是:利益。

    尼克公司想用一个中长约套牢杜柯,无非就是想图个中长期的利益。

    马建国自己也说了,他们公司卖c罗的同款球鞋,每年都能赚取相当可观的巨额利润,c罗对他们来说就是棵摇钱树,他们当然要在c罗职业生涯的黄金期把他套牢。

    杜柯也具备摇钱树的潜力,尼克公司自然也想长期套牢杜柯。

    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自己前进一步、迫使对付妥协,就要看自己手中的筹码够不够分量了。

    杜柯现在反而不急了,能有一双顶级跑鞋固然最好,没有就算了呗。

    他手中握有一份很够分量的筹码,那就是他不仅仅只会跑步、跳高而已,他赖以成名的项目是游泳,游泳运动不需要穿鞋也可进行。

    退一万步,如果有天杜柯在田径赛场遇见了博尔特、加特林、泰森-盖伊等顶级短跑选手,人家都有超级跑鞋而他就穿着一双普通跑鞋,没事,开轮狂暴顶住。

    只要能一战击杀上述几位顶级选手中的一位,看尼克公司到时候会不会妥协退让?

    杜柯想要一双超级跑鞋的长远考虑,其实是为了挑战他自己。

    聊来聊去,杜柯和马建国在续一年还是两年的合同问题上实在是无法达成共识,杜柯想撤退了,再谈下去也没意义了。

    正好,这时杜柯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苏云。

    杜柯礼貌的跟马建国说我接个电话,马建国说请自便。

    杜柯接通电话:“喂,找我?”

    苏云:“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倒大霉了……咦,杜柯你在哪呢?你那边好吵啊!”

    杜柯:“在外面跟朋友谈事情。”

    苏云:“那你几点回?”

    杜柯:“回哪?”

    苏云:“回你的新房子啊,我钥匙找不着了,你得回家锁门。”

    杜柯:“马上就回,半小时之内到家。”他也想走了,正好有说词。

    马建国也不强行挽留杜柯,因为杜柯喝了点酒,马建国就让自己的司机开车送杜柯回家。

    从酒吧到杜柯新房子的那个小区,半小时车程。但在回家的一条必经之路上,前面有车出事故了,给堵上了。

    路上折腾了两小时,杜柯才回到他的新房子。

    进门之后,杜柯发现苏云坐在沙发上发呆。

    “咦?沙发买回来了。”杜柯坐到沙发上,坐到苏云身边,他拍了拍沙发试试手感,很满意:“这套沙发的颜色我很喜欢,手感也很舒服,所以我相信你的眼光,苏云,辛苦了。”

    说着说着,苏云还在发呆。

    自从进门之后,杜柯发现苏云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这不正常。

    杜柯近距离仔细观察苏云的表情,发现她不是在发呆,而是在……生气?

    忽然,苏云耸耸鼻子,皱了皱眉头,终于开口了:“你喝酒了?”

    杜柯也不否认:“喝了点,没喝多少。在外面应酬嘛,没办法。”

    苏云又不说话了,继续生着气发呆。

    “这……”杜柯也拿不准苏云为何忽然跟个怨妇似的,他环顾客厅一周,发现多了不少家当,沙发、茶几、电视柜、鞋柜、餐桌、椅子……客厅家具基本上全被苏云买回来了。

    杜柯起身,向卧室走去。

    四个房间,主卧、客房、儿童房的三张床+床垫都买回来了,套个床套、摆个枕头、铺床被子就能睡觉了,床头柜也买了,苏云根据三个房间的不同作用,买了三件风格不同的床头柜。书房没有床,但书柜和书桌都摆好了。除了衣柜,房间里的家具基本都购置齐活了。

    总而言之,杜柯这套新房子里90%的家具,苏云在十天内都给他采办到位了。

    杜柯交代的事情,苏云以高效认真的态度快速对应,这让杜柯很感动,他回到客厅,再次坐到苏云身边。

    苏云忽然掏出一张银行卡搁茶几上,“这是你的卡,你拿回去。家具我帮你买完了,还差衣柜没送来,家具城说这两天就会送过来。房间和客厅的窗帘我已经请师傅来量过尺了,他们这几天会上门装窗帘。一些小物件、饰品装饰,你有空自己去采购吧。哦,今天家具城的师傅来装床,我跟他们一起折腾,不知道把大门钥匙给折腾到哪去了,找不着了,安全起见,你明天去换套门锁为妙。你安排我办的事情我给你办完了,我走了。”

    说完,苏云起身,要走的样子。

    杜柯这时发现,苏云的右臂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像是被重物砸到产生的淤青,或者是磕碰到硬物上了。

    杜柯拉住苏云的胳膊,关切又心疼的询问:“你胳膊是怎么回事?摆弄家具时磕伤的?”

    苏云一把甩开杜柯的手,她再也端不住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激动、委屈、我的心思你何时才能懂等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沸腾的情绪导致苏云有些歇斯底里的哭诉:“杜柯,我知道你很忙,所以你把我当男人用、甚至当牲口用,我也愿意帮你分担生活中的琐事。这一个多礼拜我什么事都没干,南港几家有名的家具城我都跑遍了,就这张沙发,今天送过来的,我跑了七处家具城、几十个沙发档口,才按你的要求找到了这种风格的沙发。我不怕辛苦,只怕不被理解,杜柯你懂吗?懂吗!”

    杜柯再次拉住苏云的手,强行把她拉回到沙发上坐下。

    苏云挣扎、反抗,无奈杜柯的力量、敏捷、爆发力、耐力、体质等属性都是国际级的,她再怎么反抗也无法挣脱杜柯的控制。

    杜柯顺势把苏云拉到怀中,柔声说到:“我怎么不理解你了?”

    苏云也没力气继续反抗了,反抗了也没用,她气呼呼的说:“老娘给你累死累活的采购家当,你倒好,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说半小时之内到家,结果两小时之后才回来!杜柯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去夜店鬼混了?”

    杜柯:“去了夜店,但没鬼混,就喝了一小杯酒,我刚才在和尼克公司的负责人谈合同问题。回家的时候路上堵车,所以就回来晚了点。”

    “我很好骗是吧?”苏云将信将疑。

    杜柯笑道:“那如何能证明我没骗你?要不现在来一发?上次我跑进10秒之内,你答应过陪我睡觉,我看今晚花好月圆,正适合睡觉。”

    苏云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她把小苹果一样红的小脸埋在杜柯胸口,喃喃道:“你就会欺负我……”

    一对年轻男女、青梅竹马,小时候他们两小无猜,一起洗过澡、睡过觉,那是单纯的孩童友谊。

    而现在他们都长大了,肌肤相亲、依偎在一起,刚才的拌嘴斗气反而成了某种渲染气氛的前戏,他们不再隐藏内心的渴望,而是顺其自然……

    忽然,苏云惊呼:“客厅没装窗帘!”

    杜柯:“房间也没窗帘,而且床上没有寝具……没事,楼距远,对面邻居看不清。”

    苏云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娇喘到:“那你把灯关了……人家害羞……”

    杜柯嘿嘿一笑:“灯关了我看不清……”(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