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八二章 天谴之症?
    看着这些从军中挑选出来的老部下,如今在山里都很尽责的修建游击基地。做为司令员的何正道,多少还是感叹,自己调*教的这些部下还是尽忠职守。

    反观这些先遣队的战士,得知何正道在进山之前,已经想办法除掉了赵大虎。虽然暂时对方还没死,但过几天必死无疑时,这些部下同样显得很感动。

    做为军人,他们知道服从命令的重要性。那怕他们心中,每每想起已经找不到的家跟家人,都恨不得冲进城找赵大虎报仇。但他们知道,这样做是违反军纪的事情。

    最重要的,他们做为何正道信赖被挑选出来的先遣队成员。一旦他们犯了军纪,最终是给何正道丢脸,是给他们的老部队独立纵队丢脸。

    死他们不怕,怕的是给部队给何正道这位司令员抹黑!

    也正是清楚这些老部下的忠诚,何正道才很认真的道:“接到你们发来的电报,做为你们的司令员,我也恨不得立刻派兵,将这个屠夫给抓进来就地枪决。

    但我们是军人,我们都需要听从部队的命令。有些事情,我们也要公私分明,不能因私而废公。你们能压抑心中的怒火,这一点我很欣慰,说明我没看错你们。

    这一次,我替你们出手抹杀这个败类,虽然没能给你们亲自手刃仇人的机会。但我相信,你们的家人若是在天有灵,也会知晓你们已经替他们报仇雪恨了。

    从今往后,军队就是你们的家。我这个司令员,往后也会关注你们的事情。等往后有机会,我会让杨细在附近替你们张罗一下,看看有什么适龄的女子。

    虽说你们现在依旧是我的部下,但你们负责组建游击队,工作内容跟以前也有一些不一样。若是形势稳定下来之后,你们只要找到情投意合的对象,都可以打结婚报告。

    特事特批,这事我会跟政委还有罗主任他们说。只要你们成了家,也算给你们家人有个交代。但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将来有了老婆都忘了部队哦!”

    关于八路军官兵的婚姻政策,依旧还是延续中央制定的政策。但这种规定,仅限于正规部队。类似游击队的话,条件也可以适当放宽一些。

    眼下这些先遣队的战士,大多都是红军时期加入部队的老战士,其中也有不少连排级军官。虽说政策有点达不到,但何正道相信中央也会同意。

    这年头,老百姓都讲究血脉传承,眼下这些只剩孤家寡人的战士,若是能找到对象结婚的话,相信中央也不会那样不讲人情,也会给予一些政策上的优待。

    说到底,这也是一招安抚军心的好办法。只要这些人成了家,他们也就不会觉得,自己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太过孤单了。若是有了孩子,相信这种孤独感就会更少了。

    相比之下,何正道这个穿越者,才是最大的孤独者。那怕他有一个等着嫁给他的漂亮媳妇,但关于穿越者的事情,何正道永远都找不到人,替他分担这个秘密。

    做为黄安游击大队的队长杨细,听完何正道的话,同样很激动般道:“谢谢司令员!”

    ‘谢什么!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有合适的女孩子,到时把报告打上来。虽然一段时间,你们都必须待在山里面。但只要将游击基础建设好,你们也可以到山上安家。

    关于游击队的工作,先前我也跟你们交待过。近期的事情,就是做好百姓的政治宣传工作,另外扩大我们的民兵队伍,从中挑选优秀的青年加入我们的队伍。

    只要你们游击大队,能培养训练出一支精锐的部队来,到时我会亲自给你们授予地方独立团的番号。这样的话,将来你们也有机会,参与正面战场的作战。

    在这里发展,你们除了需要提防日军的渗透侦察,还要小心中央军的特务刺探消息。因此,在新兵挑选上面,一定要小心谨慎。底细不明的,宁愿不要,明白吗?’

    事实上,游击大队现在建立基地,更多是建立一个在山里的后勤基地跟新兵训练营。只要将基地建立好,往后游击大队在当地,也就有了一个稳固的根据地。

    真有什么麻烦时,也能做到进可攻,退可守!

    至少从现阶段的情况看,小鬼子似乎并不甘心就此放弃对武汉的攻势。那怕仅剩一个师团多点部队的第二军,依旧坚守在六安并未后撤。

    这也意味着,下阶段日军依旧会采取攻势。尽管时间上面,何正道暂时无法确定。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武汉未必守的住。

    一旦武汉沦陷,将来在大别山地区打游击的部队肯定多。而对于一些县城的话,日军肯定也不会轻易放弃。这就意味着,将来在大别山或许会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可从现在开始,八路军就提前为敌后作战做准备。未来在对抗日军跟中央军的事情上,也就能占据上风。坚持一段时间,何正道相信未来大别山周边都将成为八路军的根据地。

    这种高瞻远瞩的作战布局,这些先遣队的骨干都清楚。现在有何正道亲自过来视察,并且指导他们的建设工作,这些队员自然都非常的感动。

    在黄安游击大队待到第三天,早前会见过的黄安地下党书记,便亲自送来一个好消息。平时身体没什么毛病的赵大虎,似乎患了重病,而且很严重。

    听到这个消息,并不知道是何正道下毒的地下党*书记,也显得非常高兴。对于这位镇压过无数革命烈士跟其家属的刽子手,他们地下党早就欲除之而后快了。

    反观听到这话的何正道,也适时的道:“黄书记,接下来你们的工作,就是要将我们的人,打入敌人的内部去。警察局、城防营、县政府都要安排可靠人渗透进去。

    我现在只能告诉你,这个赵大虎撑不过三天。在这段时间,你也多费些心思。争取在黄安政局动荡的时候,将这件事情尽早准备并办好。

    等下我会给你一个人的联络方式,你到时跟他单纯联系。我相信,有他的帮助,应该会让你更顺利的完成这个渗透计划。这个机会很难得,你们一定要把握住了。”

    ‘是,请首长放心,我们在黄安也发展了这么长时间,一些人脉还是有的。赵大虎在黄安作威作福多年,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一旦他死了,相信那些人都会反击。

    这种情况下,我要往警察局跟城防营安插一些人,还是能够做到的。县长这个职务,需要国民政府的任命,下面这些镇长跟乡保长,却能安插我们的人担任。’

    听着这位黄书记的话,何正道也很满意的道:“不错!你有这种想法,也是很明智的。这种事情,切记不能着急。安插的人员,一定要忠诚可靠。

    只要我们能够控制黄安境内,过半的小镇跟乡村,相信未来黄安就是我们说了算。政府方面的事情,由你们负责处理。打仗治安方面的事,交给杨队长他们负责就行。”

    ‘是!’

    送走这位有些高兴的地下党*书记,何正道将杨细叫来,专门吩咐了他一些事情。此外,也让他有时间,进城跟独立营的孙连长接触一下。

    趁着独立营驻守黄安的这段时间,将游击队的一些骨干,安插到黄安的城防营中去。只要掌握了这支明面上的部队,将来就算换一个县长,黄安局势依旧在八路军掌控中。

    正如何正道所说的那样,先前只是觉得不舒服,鼻子动不动出血的赵大虎,请来大夫替其诊断,却也查不出那里出了问题。这让赵大虎,同样觉得很不高兴。

    但让赵大虎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上厕所的时候,他竟然开始尿血跟拉血。精神一下变得很差之余,他也开始有些担心惶恐了起来。

    让人将县城有名的大夫,一起找来会诊之后,这些大夫依旧说不出病症来。在这些大夫看来,赵大虎这病很奇怪,属于那种棘手的疑难杂症。

    说的直接一点便是,他们都不会治!这也意味着,赵大虎估计也只能躺着等死了。

    面对这样的结局,赵大虎自然不甘心。命人枪杀了两名大夫之后,其余的大夫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想出一些方子,希望能有所成效。

    结果很自然,等到第五天的时候,赵大虎已经奄奄一息了。早前还不时流的鼻血,这次却躺着也在流。而且每次流的血,都比以前多上几倍。

    这样的流血之症,在很多大夫看来,就算没病也会失血过多而死。当这个消息传开之后,整个黄安城的百姓,私下无不欢呼雀跃。

    在他们看来,这是老天有意替他们报仇,除掉这个黄安城最大的祸害。患上这样的怪病,无疑是受到天谴才会得到的报应。但赵大虎一日没咽气,他们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庆祝。

    等到第六天中午,已经口不能言,眼不能闭的赵大虎,在嘴里喷出一堆血之后,终于垂死在病榻之上。对于这样的情况,赵大管家同样无力回天。

    赵大虎一死,城中百姓奔走相告。一些乡绅民流,却开始打起了小算盘。他们都觉得,赵大虎的死,无疑给了他们机会。或许他们,也有机会从中获得一些好处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