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五八五章 挑衅与威胁!
    随着日军给第二军补充了两个师团主力,一直待在六安固守的日军第十三师团,终于展开了动作。只是这一次,第十三师团选择直接挺进湖北麻城。

    面对第十三师团从六安开拨,第十八师团紧随其后。甚至攻占湖北黄梅的第六师团,同样向麻城方向挺进,三个师团的兵力可谓重兵来袭。

    除此之外,同样从阜阳方向进逼而来的第三师团。四个师团的部队,以助攻的方式进逼武汉。一时间,李宗仁指挥的第五战区,似乎又成为了主战场。

    在这种情况下,李宗仁很快召集战区各军长开会议事,商讨接下来的防御作战。只是对于这次日军卷土重来,李宗仁同样觉得有些棘手。

    前番的防守反击,尽管第五战区取得了一次难得的大胜。可李宗仁很清楚,战区两支能打的部队,现在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想反击只怕是不行。

    就算想要进行防御,估计也会变得很困难。等到何正道抵达指挥部的时候,李宗仁也专门找了一个房间,希望能听听何正道,对于此次日军重兵来袭的意见。

    对于李宗仁而言,前次第五战区能获得如此大胜,跟新六十七军的奇兵偷袭也有很大的关系。可前番的大战,新六十七军同样伤亡过半。

    唯一保存建制的,只有新组建扩编的第三师,其余两个师基本上打残了。这也说明何正道在前番的战斗中,无疑也是竭尽全力,那怕老蒋都不好说什么。

    甚至在战斗结束之后,周恩莱还专门找老蒋抗议了一番。以至老蒋不得不答应,在抚恤金发放上面优先。毕竟,新六十七军也算是八路军中战功卓著的主力部队呢!

    只是老蒋跟李宗仁都不知道,在前次的战斗中,何正道的新六十七军,总体伤亡应该也在万人左右。跟其上报的伤亡数字,还是存在很大差距的。

    一些原本只是负轻伤的战士,更多都分流到各地的游击部队去。但为了表现的真实一些,目前驻扎在潢川的新六十七军,两个师加起来其实也就只有以前一个师多点部队。

    这样的情况,跟71军相比的话,似乎还要显得惨烈一些。外加李宗仁已经知道,前番拿下第十六师团,实际也是何正道的功劳,但最后让给71军了。

    对于这种利益均沾的做法,还是很令李宗仁佩服的。至少在他看来,加入第五战区的何正道,在对待战区其它作战部队的时候,还是很厚道的。

    那怕有人眼红何正道抢走了日军最多的战利品,可在李宗仁看来,这也是很正常的。八路军在收缴物资方面,一直都比其它作战部队更干净。

    根据李宗仁所知道的情况,八路军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往往把小鬼子扒的一干二净。连那些小鬼子的衣服都不放过,更何况其它武器弹药跟物资呢?

    至于何正道收缴的大批粮食等物资,根据李宗仁了解到的情况,有不少粮食都被发放到那些因战乱背井离乡的百姓聚集区。这样的做法,他还是很佩服的。

    相比目前战区有些部队,甚至拿着政府供应的军粮私自贩卖,何正道将缴获来的粮食免费发放给百姓。固然有收买人心之嫌,却也不是什么人都会做的。

    乱世之中,有时粮食比黄金都重要。何正道抢夺的那些物资,并非为一己之私。这样的情怀跟大义,至少在中央军的部队里面,李宗仁自问看到的不多。

    两人落座之后,李宗仁也很客气般道:“何老弟,你们这段时间的征兵工作怎么样?”

    按照部队划分的驻地,接到休整命令的各部队,同样就地展开征兵工作。只是对李宗仁而言,他很清楚在大别山地区,新兵还真的不好招。

    但李宗仁很清楚,八路军擅长思想政治宣传,也许征兵的效率会比中央军更好一些也不一定。至少李宗仁还是希望,新六十七军能尽早恢复战斗力。

    结果听到询问的何正道,却苦笑道:“李长官,这事能不提吗?说多了,那都是泪啊!你们前几年在这里展开的行动,可以说真的吓怕了这方百姓。

    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招收的兵员,还不到一个新兵营。外加我们征兵讲究自愿,士兵还发不了军饷。想在这里招兵,难啊!”

    听着何正道的话,李宗仁想起当年红军转战时,中央军对于大别山地区红军的迫害跟清剿,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清楚当时那种清查行动,有多么的血腥跟残酷。

    现在两党联合抗战,八路军重返大别山地区。再想招兵的话,对于那些百姓而言,心存顾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这种事,李宗仁同样不好置评什么。

    笑了笑道:“大别山这边地广人稀,想招兵确实比较困难。只是眼下日军大举来袭,你们的部队若得不到补充,只怕会影响你们的战斗力吧?”

    ‘这个情况我们也有所考虑,我已经给总部发过电报,希望从总部抽调一部分地方部队补充。只是李长官也知道,他们想要过来的话,还需要你协调一下。

    为了保证尽快恢复我们两个主力师的战斗力,我打算从陕西抽调一个地方旅补充到两个师。部队过来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给予一些方便。

    前番有几批物资,在运抵西峡等地的时候,你们的部队可是严加盘查。这样的做法,多少还是令人心寒的。我希望,李长官能跟上面提一下。

    有些事情,若是做的太过份,到时候只怕会影响我们两军的配合作战。八路军总部给我们运输物资,无非也是担心我们的情况。在物资发放上,我们新六十七军一直都排在最后。

    别的不说,就拿上个月应该补给我们的粮食,你们同样发放的不及时。若非我们部队有粮食储备,估计我们部队也早就饿死了。这事放到战时,李长官觉得合适吗?

    我军自加入第五战区,在作战上面也没给你们添什么麻烦吧?你们这样对我们多加提防,不利于两军的联合抗战。说实话,前番的战损,我们中央跟总部还是很生气的。“

    面对何正道的控诉,李宗仁也很无奈的道:“何老弟,虽说我是第五战区的指挥官。可你也知道,在有些事情上,我同样没法做决定。

    但这次日军大举来袭,我们只怕还需要共度难关才行。这次你们愿意增派兵力,我还是心存感激的。只要你们的部队从陕西出来,我会亲自跟蒋鼎文协商。

    若是他再敢横加阻拦的话,我会亲自给委员长发电。至于你们前番的付出,我还是非常感谢的。但这一次,还望老弟能多用心才是。”

    ‘这点请李长官放心,在抗日的问题上,我党我军包括我个人,都是非常清楚的。这也是为何,在涉及两军纠纷的事情上,我都是先交给你们处理。

    要不是为了统一抗日的大局,我这人脾气还是很不好的。关于蒋鼎文的情况,我还是希望李长官能转告一下。不要将我们的忍让,当成是对他的惧怕。

    前番黄河大决堤,让他得与保全郑州大部分地区。现在日军注意力转移到武汉这边来,他却将注意力转移到防范我军的事情上,这无利于两军的联合抗战。

    若是他在挑衅的话,我不介意在适当的时候,将我的新六十七调回。我倒想看看,他的第四集团军,是不是真有能力挑衅我整个八路军。’

    话中的威胁之意,李宗仁多少还是能听出来。以前何正道只是抗议,却没向今天这样摆平威胁。无疑也是知道,接下来想要对抗日军来袭,他需要借助新六十七军。

    想到这些李宗仁也觉得,眼前这个年青人确实不简单。看来等到两人会谈结束,他真的有必要跟老蒋发封电报,让其警告一下蒋鼎文,不要再做出挑衅八路军的举动来。

    要不然,真把何正道跟八路军惹急了,对于两支部队而言都没好处。甚至一个不好,反倒给了八路军进军河南的借口。事情真变成那样,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很快将话题,转移到应对此次日军来袭之时,何正道却很直接的道:“仅凭我们第五战区,想要应对此次的日军大举来袭,只怕很困难。我们没有援军吗?”

    ‘有,但只有第四集团军的一个师,他们的任务主要就是阻击从阜阳方向开来的日军第三师团。名义上是阻击,但实际上只怕还是担心日军进攻郑州吧!’

    这话说出来,李宗仁也觉得有些无奈。看似这次中央军集结了大批的主力,可各个战区都在伸手要援军。可问题是,老蒋手头的部队同样不多,也拿不出太多的部队来。

    这就导致,第五战区要想应对此次危机,只能够依靠自己。可问题是,就目前第五战区统属的部队,想要应对四个日军主力师团的进犯,真心不易啊!

    正是这种隐忧,让李宗仁很重视何正道这支部队的作用。以小搏大,以少胜多也是八路军所擅长的。只是这一次,何正道也没能给出太好的办法。

    至少从目前的整体战局看,武汉保卫战的结果,只怕依旧会跟历史上一样。既然知道武汉避免不了沦陷,何正道也不可能真的将整个新六十七军,全折损在这里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