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一三章 特战队未来!
    当宋玉平带着一些老部下跟新队员,从新县的华中局驻地赶到潢川,面见何正道这位老首长的时候。华中局的驻地里,刘绍棋同样在会见新四军的代表。

    随着此次武汉保卫战的结束,在很多人看来,新四军虽然只参与了后半程的战斗。可走出皖南的新四军,依旧开辟了不少皖南之外的新根据地。

    尽管驻守苏皖的日军,已经开始考虑再次对新四军展开围剿。可日军也很清楚,想要清剿掉皖南的新四军,他们同样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从日军掌握的最新情报,新四军在皖南蛰伏的这段时间,其部队已经扩编至近十万人。这也意味着,想要清剿新四军的话,日军至少要组织两到三个师团。

    而借助武汉保卫战的机会,新四军方面果断出击,立足保住皖南根据地的同时。将很多新组建的部队,全部扩张到皖南周边的沦陷区,令驻防日军疲于应付。

    那怕现如今武汉会战结束,华中派遣军的主力师团也陆续归建。但这种情况,并未得到太多的改善。而开始收缩防线的新四军,同样没再攻击日军占据的县城。

    对于结束破袭行动,也是华中局下达的指示。因为新六十七军的事情,八路军跟中央军方面关系也变得有些紧张。中央甚至指示新四军,要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

    一旦在新四军周边的中央军有异动,那么新四军一样要给予坚决的反击。如果日军跟中央军没有什么异动,他们也停止根据地的扩张,将精力更多放在新组建的根据地建设上。

    新四军收缩进攻锋芒,令倍感压力的日军同样稍稍松了口气。那怕小鬼子知道,新四军早晚还会卷土重来。可他们想组织一次大的围剿,一样需要时间去组织跟计划。

    借助这个短暂的平缓期,中央指示新四军派遣代表到华中局开会。只是这个代表,多少令人觉得有些意外,不是军长叶亭,也不是政委项应。

    尽管新四军的发展很令中央欣慰,可随着部队不断发展壮大,军长跟政委之间的矛盾也变得越发对立。身为军长的叶亭,甚至发过电报让中央请辞军长的职务。

    这样的情况,令中央方面也显得比较关切。为了解决这种矛盾,中央特意指示刘绍棋,将新四军第一师的师长陈义,特意召到华中局驻地会面。

    在中央看来,新四军对于华中局跟开辟南方新局面,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项应做为东南分局的书记,也是党在新四军的负责人,权利自然很大。

    而身为军长的叶亭,因为不是党员的原因,有时连参与新四军党委会的资格都没有。很多中央传达的指示,都需要项应代为转达,这让叶亭觉得很委屈。

    最重要的,叶亭是个空降的军长,项应却是新四军很多部队的老领导。很多时候,项应在新四军部队中的威望,要比有军事指挥权的叶亭更高。

    那怕叶亭清楚,党指挥枪的原则不能改变。可很多时候,对于部队调动也要诸多受限,叶亭还是觉得很委屈。那怕中央发过专门的电报,却依旧没能改变太多。

    毕竟,在赣南苏区的时候,项应还曾担任过中革军委的主席职务。在那个时候,他的职位甚至比毛太祖还要高,外加他也是老党员,又留学过苏联,其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这种有资历有身份的一方负责人,那怕中央方面也不好过多苛责。只是眼下南方敌情复杂,新四军的情况已经到不得不解决的地步。

    做为第一师的师长,陈义在党内跟新四军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中央特意让陈义到华中局汇报工作,也是想听一下陈义对目前新四军的情况,到底有什么想法跟看法。

    听完宋玉平的讲述,何正道也清楚事实上新四军的军政领导不和,已经给新四军种下了诸多的隐患。一旦被老蒋抓到机会,新四军的前景只怕也堪忧。

    想明白这些的何正道,同样有些无奈的道:“看来这件事情,真有必要让中央下点狠心处理一下了。如果两人再无法合作,只能将其中一人调离现在的岗位。”

    在何正道看来,随着新四军的不断发展壮大,一个健全跟团结的领导班子也是很重要的。只是在这种事情上,何正道同样知道他也不好插手什么。

    那怕叶亭现在不是党员,早前却也是党内的一员,更是国内有名望的战将。在这个时候,叶亭的军事指挥能力,对于中央跟八路军而言还是很重要。

    反观项应的话,他在中央从赣南苏区撤出之后,依旧待在南方组织部队作战,并且拉起跟保全了新四军。说起来,也是有功于党,有功于部队的功臣。

    所以要想解决这个麻烦,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听着何正道的感叹,宋玉平也点头道:“司令员,其实这种情况,新四军很多军政领导都清楚。但叶军长跟项政委,在有些事情上分岐太大,很难达成一致。

    很多时候,叶军长下达一些指示,项政委如果觉得不合适便会否决。这样一来,各部队的军政指挥员,都觉得非常不适应,不知道到底应该听谁的。”

    ‘这一点其实很简单,政治生活听政委的,军事指挥听军长的。为什么不好选择呢?我跟政委搭档这么多年,为什么就没有任何冲突呢?

    只要分清楚各自应该负责什么,那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既然中央这一次,已经决定想办法解决这种情况,我想无论是叶军长还是项政委,他们都要好好反思一下了。’

    说出这番话的何正道,其实很清楚项应似乎不太放心叶亭。在项应看来,叶亭是国民政府任命的军长,虽然以前也是党员,但早前其广州起义失败后也退过党。

    现在重新加入党组织的新四军,项应这种老党员对其信仰还是有所怀疑。而兵权的重要性,令项应根本不放心,将部队的指挥权完全交给叶亭负责。

    总之,在这件事情上,要分清楚对错真的很难。所以处理起来,也就变得很棘手!

    有了这种认知之后,何正道想了想道:“关于你的工作,等这次我回延安后,我会跟朱老总还有主席商讨一下。你们在作战上面,还是需要具备一定的独立性。

    相比其它的常规部队,特种部队本身就是非常规的部队。那怕将来你们南方军刀特战队,真的从军刀分出去,也必须清楚认识到,你们的作战使命。

    这一次,你们过来了,我会跟中央还有总部申请一下。让你们在大别山,接受一番山地丛林作战的特别训练。等你们离开时,我会给你们换装全新的装备。

    其它的事情,你也不用太过头疼。现在的你,还没资格插手这种事情。有矛盾那就想办法解决,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锻炼出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来。

    未来你所指挥的特种部队,无论是对付小鬼子还是其它敌人,都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也希望你在接下来两年内,将军衔晋升到少将一级。

    虽然我一直将朱飞带在身边,但我对于你们三位分队长,还是一视同仁。我也希望,你们能成为特战队的种子,培养出更多属于我们的特战精英来。

    你只要记住,你不会局限在南方军刀特战队长这个职务上,时机成熟我会将你调到新的职务上去再建新功。你应该知道,我有想过在军中组建特种作战团跟旅级部队。

    甚至未来不排除组建擅长陆海空一体化的特种部队,这些都是你们需要学习的。未来大兵团集群作战的方式,也将渐渐的被改变。

    总之,你现在即是特种部队的组建者,也是一个学习者。天天窝在训练营,只会束缚你的作战天赋,只有多进行实战,才能从战斗中获得新的成长。”

    在何正道看来,他希望在八路军拥有成规模的空军之后,组建一支空降特战旅。如果这支部队能够训练出来,未来进行一些战役的话,将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军刀特战队,不能只停留在训练营的职责上。真正的特战精英不是练出来的,而是要经历无数血腥撕杀才能慢慢成长起来的。

    那怕何正道同样宝贝每个训练出来的特战队员,但他同样明白,不用最猛的火,就炼不出最好的钢。而战火,就是锤炼特战精英最好的火焰。

    听完何正道对未来特种部队的设想,宋玉平也很期待兴奋般道:“司令员,我随时听候你的召唤!”

    那怕宋玉平明白,待在外面独自负责一支特种部队,权力跟责任都会更大一些。可他很喜欢跟何正道身边,学习何正道心中那些似乎掏不完的特种作战技能。

    对于何正道一支强调,他们只是一支半成品的特种部队,宋玉平也很想亲眼见证,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会是什么样子。

    眼下的他们,只进行陆战方面的特种作战训练。而所谓的‘空特’跟‘海特’,都没有办法组织训练。若是真能成为海陆空全掌控的特种精英,那又会是何等强大的感觉呢?(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