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一四章 做人不忘本
    (ps:求几张月票支持一下啊!)

    伴随武汉会战的落幕,原本两军对弈的情况也已然看不到。尽管日军的战机,依旧每天出现在华中的上空,却很难看到大规模的空袭行动。

    只是大战的硝烟逝去,小规模的袭扰战却此起彼伏。对于进驻信阳的两支日军师团,他们同样没办法整整长松一口气,依旧要为接下来的进攻做准备。

    除了每天派遣部队清剿在县城周边活动的反抗武装,日军的第三跟第十三师团,都被保留在了信阳地区。日军的情报部门,同样在疯狂打听着何正道的指挥部所在。

    很可惜的是,何正道将部队分散之后,还是实施电台指挥。至于各部队的作战,何正道并不过多的干涉。用何正道的话说,只要有赚头,那各部队就可以打。

    打赢了有奖,打输了自然要受处分。这也是何正道一直强调的策略,若是想在游击区过好日子,那就必须多打胜仗,利用小鬼子的物资给自己的部队提供补给。

    等到宋玉平找来之后,第二天何正道的指挥部,就从潢川开始移动。这种不时更换指挥部所在地的做法,令日军的情报部门,想要实施侦察也无比的困难。

    反观已经分散到各游击区的部队,也能感受到何正道给予他们作战指挥上的自由。能否打胜仗,让部队过上好日子,就看他们这些指挥员的打仗水平了。

    考虑到日军目前在信阳按兵不动,何正道同样命令麾下的主力部队,开始在山中进行休整。那怕外出作战,都是采取轮番上阵的办法。

    尽管何正道猜测日军这两个师团,只怕是为了进攻郑州而驻扎在这里。但他同样知道,蒋鼎文的部队在信阳周边,还是集结了不少主力部队。

    日军两个师团,想要顺利攻陷郑州,想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令日军头疼的,还是他们主力一走的话,信阳这个刚刚占领的后方,便有可能变天。

    也正是考虑到这些,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细俊六,给两个师团下达的作战任务,就是清剿活跃在信阳以及大别山地区的反抗武装,保障他们的后防补给线不会被截断。

    甚至在占领武汉之后,日军也将大批的战略物资转移至武汉储存。不管是进攻郑州还是进攻重庆,他们都需要有充足的物资储备,才敢再次对中央军发动进攻。

    之前一直强调兵力不足的中央军,此刻却在信阳外围布置了重兵。只是根据八路军掌握的情况,坐镇郑州的蒋鼎文,已经在秘密转移郑州的战备物资。

    似乎借着日军两个师团重兵集结信阳的机会,将这些物资跟部队,都调往与湖北接壤的地区。反观兰封一线,中央军只布置了极少数的部队。

    这样的布防,看上去似乎没什么问题。只是明眼人都知道,蒋鼎文这样的布防,只会给日军可趁之机。毕竟,日军在河南周边并非没有布置其它的部队。

    正是考虑到这些,何正道觉得有必要跟刘绍棋谈一下,有关接下来华中的作战布署。如果日军布署在信阳的两个师团不动,仅凭他们的兵力很难扭转局面。

    而且从目前的战场形势看,何正道觉得日军的进攻,很有可能从河南与山东接壤的地方打响。在那里,八路军只有一个117师,想必也很难阻拦日军对河南的进攻。

    抵达华中局在新县的驻地,来时同样没发电报的刘绍棋也显得有些意外,却笑着道:“正道,过来怎么也不发封电报?路上一切都顺利吧?”

    ‘小鬼子最近电台活动很频繁,我也怕他们破译我们的电报。所以,能少发电报就尽量少发。这里我也熟悉,想到有些事情要找老首长商量一下,我就过来了。’

    在刘绍棋的邀请下,何正道很快见到同样在这里汇报工作的陈义。根据中央的新指示,毛太祖希望陈义能去趟延安,汇报工作之余也参加即将召开的六中全会。

    看到这位未来的元帅,何正道也很礼貌的道:“陈主任,你好!好久没见了!”

    这个称呼,也是何正道在赣南苏区给毛太祖当警卫员的时候,对陈义这位政府办事处主任的称呼。只是部队长征之后,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反观陈义看到何正道,同样笑着拍了拍何正道的肩膀道:“一眨眼,你小子都成一军之长兼国民上将了。是啊!好久没见,但你的事迹我可听过不少啊!”

    ‘老首长言重了,我这点事情算的了什么呢!原本早前我过来,还想去皖南一趟,看看你跟其它的老首长们。只可惜,小鬼子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啊!’

    ‘你就谦虚吧!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你的能力吗?不得不说,你带的兵确实厉害。现如今军刀在我们新四军,那是人人都向往去参加集训的部队呢!

    不过这次你竟然主动送上门,那晚上无论如何也要请我喝两杯。说起来,你也是地主之一,总不至于告诉我,地主家没余粮吧?’

    虽说在职务上,何正道已经走在很多人的前面。可看到何正道依旧对自己这般客气,陈义还是觉得心里很舒坦。做人不忘本,也是一种好品德嘛!

    听到要请喝酒,何正道也笑着道:“老首长,这个只怕没办法啊!到了这里,我们应该让真正的地主请客才行嘛!不过,下酒菜我来准备,如何?”

    ‘行,难得有机会在这里聚一次,这酒确实应该喝。说起来,我还蛮好奇,你带来什么下酒菜了。要是招待不好,到时别怪我不给酒喝哦!’

    做为华中局的书记,刘绍棋同样清楚眼前这两位,都是华中局的党委成员。一个代表新六十七军,一个代表新四军。有机会坐一起谈事,也有利于开展工作。

    看着刘绍棋也打趣自己,何正道却很镇定般道:“放心,这次我可是有备而来。先前过来的路上,刚好撞上一窝山猪。我让人给它们来了个围歼战,用弓弩就全解决了。

    大大小小加起来,怎么着也有几百斤肉。这个伙食费,相信老首长应该满意了吧?晚上让炊事班搞个全猪宴,我跟两位老首长也切磋一下酒量,如何?”

    ‘听到没?这小子口气越来越大了,还跟我们两个切磋酒量呢?不过,我到这里还真有段时间没尝过荤腥,今天托你的福,终于可以好好吃上一顿了。’

    笑着回了何正道一句的刘绍棋,尽管过来之后没遇到太多的麻烦事。可随着部队转入山区作战,之前储备的一些物资,刘绍棋还是指示部队,要尽量节省着用。

    毕竟,谁也不知道小鬼子会封锁这里多久,很多物资只能通过缴获来补充。若是打不了胜仗,那他们也只能坐吃山空。多储备点物资,也有备无患嘛!

    至于肉食的话,待在山里的他们,同样很难采购到。虽然部队也会组织狩猎,可为了安全起见,没有特殊情况,警卫部队同样不能随意在山中开枪。

    谁也不知道,随意开枪狩猎会不会引来小鬼子的探子。若是让小鬼子知道,华中局就隐藏在新县的深山之中,派遣重兵围剿的话,华中局也只能转移了。

    叙旧一番之后,刘绍棋找来炊事班的负责人,让他接收何正道带来的这些‘伙食费’。除了给他们三人准备一桌全猪宴,整个总部也额外加顿餐吃顿肉。

    对于这样的命令,炊事班的负责人自然满口答应下来。待在山里天天吃土豆青菜,多少还是会腻的。偶尔能吃顿肉打打牙忌,也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饭菜想要弄好,自然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借着这个时间,何正道也适时的道:“两位老首长,这次我过来也有一些事情,需要跟两位老首长商量一下。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我们一起商讨一下吧!如果不出意外,过上一段时间,我只怕要返回延安一次。相信两位老首长,应该也收到中央发来的电报了吧?”

    ‘收到了!不过,我还要将手头的事情交待一下才能过去。至于仲弘(陈义)同志,他同样过几天就过去。中央跟总部那边,还要听他的工作汇报。’

    虽说三人都要回延安开会,可为了安全起见,三人也不可能一起上路。分批上路的话,目标也比较小,相对而言也更安全一些。

    知道何正道亲自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不方便在电报中谈及的事情,刘绍棋也很热情招呼两人到自己的办公室,让警卫员端来茶水之后便准备开个小会。

    在听完何正道对日军接下来行动的分析之后,刘绍棋有些皱眉的道:“你的意思是,日军布署在我们周边的两个师团,有可能是佯攻的部队?”

    ‘不能说是佯攻的部队,只能说这两个日军师团,只怕不会全部出动。如果中央军在兰封那边,依旧布置重兵把守,或许日军会选择从这里突破。

    可从目前我们所掌控的情报,蒋鼎文似乎有意将主力布置在这边。如果这个情况让小鬼子知道,他们肯定会从山东抽调部队,从北面向郑州发起进攻。

    若是情况真的变成这样,蒋鼎文肯定会将主力往他们第一军所在的地方撤退。这样一来,河南全境都有可能陷落。到时候,我们就有可能被日军实施包夹了!’

    这样的分析一出,包括陈义在内都觉得有些棘手。毕竟,待在陕西的他们,有中央军挡在河南的话,只需要应付华北的日军就行。可郑州一丢,这侧翼也就曝露在小鬼子眼皮下了!(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