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二六章 好阴险的一招啊!
    对于很多华夏人而言,酒桌无疑是接近彼此距离,消除一些陌生最好的场合。初到第一纵队的何正道,同样凭借两瓶信阳自酿酒,跟一纵的干部宾主尽欢。

    考虑到近来的形势,外加身为一方将领跟指挥员,在这个时候必须保持清醒的意识。那怕何正道带的酒不少,却也没让众人喝尽兴。有些规矩,还是要注意的。

    这样的自律,尽管会让人觉得有些遗憾,可更多还是令人敬佩。毕竟,何正道这样的身份,偶尔多喝一点,相信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能主动说出今天就到此为止的话,足以说明何正道行事很有分寸。那怕想醉一场的许仕伖,在听完何正道的话后,也知道这个年青人真心不简单。

    加上一纵的三名纵队领导,何正道四人只分了两瓶烧酒,每个人喝的量都差不多。这点酒,对于许仕伖跟何正道而言,自然都不存在任何的影响。

    喝完酒的四人,直接让人将酒桌给撤走,将先前喝酒的碗里换上茶水。而这些茶叶,同样是何正道从信阳带来,在大别山跟茶农买来的茶叶。

    家乡的酒,家乡的茶,家乡的消息,令许仕伖看向何正道的眼神中,也多了几份感谢。在别人眼中,他是个铁血战将。可对待家人,他却有铁骨柔情。

    品着茶的时候,纵队政委也适时的道:“何司令,你此次来这边,应该要跟我们师长谈什么大事吧?另外,中央即将召开的军政大会,想必你也要回去开会吧?”

    ‘嗯,此次过来确实有些事情,要跟你们师长还有政委商讨。除此之外,到时我也会去129师的师指走一趟。难得有机会到处走走,自然要多走走多看看。

    走访这些部队之后,我会从山西返回延安。虽然有点走马观花,但多了解一下我们目前的部队情况,还有根据地的发展规模,对我后期作战布署也有所帮助。

    你们一纵的情况,先前我听徐参谋大概介绍了一下。但我还是想说,你们一纵只怕要做好打大仗的准备。接下来,我们八路军怕是要跟小鬼子正面交锋一场了。’

    听到这话,许仕伖放下心中那些感怀,很认真的道:“何司令,能详细说一下吗?虽然我猜到部队有大行动,但还是不太清楚,具体的作战方向。”

    身为一纵的司令员,许仕伖同样清楚,若能早一点知道总部的作战计划,他们便能早做一点准备。而不至于向现在这样,只命令部队做好战备的准备。

    面对许仕伖的询问,何正道笑着道:“这当然没问题!徐浩,把地图拿过来!”

    ‘是,司令员!’

    没多久,站在旁边守卫的徐浩,很快将一张从日军手中缴获的地图给拿了过来。看到这张有关冀鲁豫的军用地图,许仕伖同样显得有些心动。

    反观何正道将地图直接摊在桌子上道:“随着武汉被小鬼子给侵占,原本打算包抄纵队的小鬼子两个师团,都随即进驻信阳地区,并向驻马店方向进攻。

    虽然从目前的战况看,驻守河南的蒋鼎文部,在信阳外围布署了重兵防御。还未完成休整的日军,也没动用师团主力进攻。这些战事,看上去都显得旗鼓相当一样。

    但根据总部调查到的情况,小鬼子目前正在商丘附近集结重兵。早前退到徐州境内休整的日军第十四师团,如今通过换防的方式,已经在商丘境内完成集结。

    除了日军的行动有所异常之外,胡宗南指挥的中央军第一军,在武汉会战结束之前,便将主力布置到河南南阳一带。这样的布防,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通过何正道拿着地图讲解,许仕伖很快反应过来道:“何司令,你的意思是,小鬼子要再打郑州吗?老蒋应该不会轻易放弃郑州吧?”

    对于很多人而言,中央军防守的作战区域正在不断的减少。而河南做为中央军的粮仓,对国民政府而言,作用还是非常重要的。

    可何正道还是摇头道:“对老蒋而言,固守郑州的条件已经消失。放弃郑州,才符合他的作战计划。在老蒋看来,用空间换时间,效果还是不错的。

    此番武汉会战,虽说最终还是小鬼子胜利了。但从整体的抗战局面而言,小鬼子已经失去了开战前的进攻锋芒。战线拉的越长,对他们的后勤补给越吃力。

    除此之外,小鬼子各主力师团,在陆续的大战当中,同样损失巨大。就这么一个弹丸小国,那怕全国总动员,他们又能动员多少后备部队参加呢?

    如果你们有了解的话,就会发现目前小鬼子不断从后方调来的部队当中,很多其实只能算二鬼子部队,那些部队大多都是在小鬼子的殖民地组建完成的。

    我们都是带过兵打仗的,很清楚老兵跟新兵的差别。小鬼子看似布署的兵力,比开战之前多了不少。但实际上,他们的战斗力却在不断的下降当中。

    这种情况下,小鬼子制定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进攻计划,才是他们的选择。至于想消灭中央军的精锐部队,估计小鬼子也很难做到。

    虽说中央军在松沪、太原、徐州、武汉这些战场,都陆续付出了一些不菲的代价。可我们细细盘算一下,真正被日军打垮的部队又有那些呢?

    晋绥军目前只偏居一地,早已没有开战之前的实力。西北军跟东北军,几乎已经名存实亡。川军在国民政府搬迁重庆之后,早就失去了开战前的地位。

    而目前在西南的部队中,中央军依旧保持了数量不菲的嫡系主力部队。可以说,武汉会战结束之后,抗战的整体局面,也将进入战争对峙跟僵持的局面。

    这一点,早前主席也做出过分析,目前的形势也证明了这一点。若是小鬼子能将郑州跟河南全境拿下,那么对中央军而言,除了丢了一块防区,又有什么坏处呢?”

    如此清晰的讲解分析,让一纵的参谋长很快道:“娘的,老蒋是想祸水东引!”

    ‘不错!我也是这样判断的!早前我的部队在大别山地区,配合第五战区进行作战。虽说打的不错,可我的部队损失也不小。当然,跟上报的战损数字相比还是要少一些。

    前番日军卷土重来再打信阳,我就预料到中央军有可能阴我一把。因此,在开战之前,我以小部队袭扰的方式,拖延日军进攻信阳的时间。

    结果很显然,中央军做出放弃武汉的计划后,先将自己的精锐部队撤到后方。却将我跟西北军整编而来的77军放弃在信阳,打什么主意不言而喻。

    眼下信阳各县城,已经被小鬼子给接管。对于小鬼子而言,信阳那种地方又不富裕。那么在战斗结束之后,他们的两个师团为何不撤到后方去休整呢?

    而且中央军的布防,明显有些不合常理。将号称禁卫军的胡宗南部,调到南阳跟襄阳布防,防的又是那支部队呢?在他们前面,还有不少坚守的抵抗部队呢!

    我的判断是,胡宗南提前将部队移防到那里,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接应驻防河南的蒋鼎文部返回西南休整。只要将部队主力保存下来,这场仗老蒋便不算输。

    如果你们有所调整的话,就会发现早前蒋鼎文重点防御的兰封防线,如今已经形同虚设。或许在外人看来,这里是黄泛区,已经没有什么战略意义。

    可对于小鬼子而言,这里是他们进攻郑州最好的地方。第十四师团的再次到来,无疑说明日军已经发现了这个漏洞。我想以中央军的情报能力,能不知道小鬼子的秘密调动?’

    说完这些的何正道,喝了一口茶润嗓子。而许仕伖同样已经明白过来接话道:“放弃河南,保存主力部队。让小鬼子将进攻部队,顶到我们的腰眼之上。

    只要小鬼子占领郑州,那么我们后方根据地,便处于小鬼子的进攻锋芒之下。小鬼子布置在信阳的两个师团,实际却打算跟第十四师团形成两面夹击之势。

    到时第十四师团一动,面对小鬼子三个主力师团的进攻,老蒋丢了郑州也不算太丢人。至于我们的话,那怕不想跟小鬼子死嗑,也必须跟小鬼子抢郑州。”

    做为一纵的司令员,许仕伖在指挥上面能力自然不差。何正道已经将形势讲的这样明白,他要是再想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好阴险的一招啊!’

    一纵政委忍不住说出这样一句话,却令何正道笑着道:“如今我们与中央军的联合抗战,实际上已经形同虚设。若非知道我们的作用,只怕中央军早就撕破脸了。

    我们在后方大发展,同样令老蒋觉得提心吊胆。这个时候,坐收渔翁之利,同样能让我们消耗小鬼子的实力。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谋略呢?”

    提前告知一纵接下来,他们有可能需要做好的作战准备。何正道也相信,接下来许仕伖也更清楚,他们一纵需要重点做好那方面的进攻准备。

    一旦总部下达作战命令,相信一纵也能成为收复郑州的一种主力部队。这对于八路军而言,无疑也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