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三五章 小鬼子有一手!
    通过对民兵队长的询问,何正道根据花名册很快筛选了一批人出来。在何正道看来,潜伏在村庄的人会熟练操作电台,年龄适必不会太大。

    其次,家里有小孩的人家,基本上可以排除。毕竟,小孩大多不会保守秘密,如果家里有部电台的话,很有可能在无意中,小孩便会将这个情况给说出来。

    至于家有老人的,在何正道看来也不太可能。原因是,老人想要搞懂电台这种东西,也是比较困难的。要想操作电台,必须具备一定的文化才行。

    因此,家有小孩跟老人的人家,基本上可以首先排除。其次被筛选出来的,就是那些家族成员比较多的人家。人越多,意味着保密的可能性就越低。

    还有一点可以做为排除依据的,便是对方居住的地方,应该不是很热闹的地方。原因是,想要发报的话,都必须有一定的时间做准备工作才行。

    如果旁边有人居住的话,谁也不敢保证,操作电台的时候,不会被邻居给听到。这样一来,村子几个位置相对偏僻的院子,便成了何正道首先怀疑的目标。

    结合筛选出来有嫌疑的屋子,再结合民兵队长说出的情况。何正道最终锁定,一对从黄泛区搬迁至李家庄的年青夫妇。他觉得,这对夫妇有问题。

    原因是,根据民兵队长提供的情况。这对年龄不大的年青夫妇,当年搬迁到李家庄的时候,据说是在黄河决堤的时候,将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给淹死了。

    只是村子不少生养过孩子的妇人,都觉得这个年青女人,应该没生养过孩子。对于这个情况,也只是一些村里的妇人谈论过,却也没人好去证实什么。

    毕竟,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夭折了,还去提及这种事情,无疑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除了这个情况之外,民兵队长也表示,这对年青夫妇平时在村子里,尽管会参与村子的一些事情。但类似串门这种事情,他们似乎显得有些排斥。

    尤其是对村子里,那些喜欢各家各户乱跑的孩子,他们同样显得很排斥。当然,理由就是他们怕看到家里有孩子,勾起以前的伤心事。

    还有一点比较奇怪的,那便是这对年青夫妇,不怎么擅长干农活。而且家里那个男的,不时还喜欢进城做点小买卖。至于是什么买卖,村里人也没太关注。

    唯一令村里人比较好奇的,就是他们家没太多的收入,日子却似乎过的不错。那怕有人问过这个情况,这对夫妇给人解释的理由是,他们逃难时带了不少家财出来。

    看似每个疑点都有合理的解释,可恰恰就是这么多值得怀疑的地方。让何正道确认,这对年青夫妇有问题。最重要的是,那个年青妇人很喜欢跟民兵打交道。

    有部队进驻村子的时候,也显得比较热情。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也总是想法设法送给驻村的部队。这在部队看来,他们家似乎是个模范拥军的人家。

    只是根据民兵队长偶尔听到的话,很多民兵都表示,这个年青妇女跟驻村部队战士聊天的时候,往往都会打听一下,这些部队都打过什么仗,部队的首长又是谁。

    听完这些话,曾仲生也适时的道:“这个女的我也听说过,平时部队收一些村子纳的鞋子,她还来过这里几次。都是做为村里的妇女代表,给部队送鞋子的。

    现在看来,她来我们这里,只怕也是为了摸情况。只是掩饰的太好,我们都没什么察觉。因为是村子选出来的代表,我们都是表示热烈欢迎的。”

    有了曾仲生这番话,何正道也适时的道:“如果对方真是小鬼子派遣到我们这边的细作,那么这对夫妇肯定不简单。先前李队长也说过,他男人的枪法似乎也不错。

    在你们民兵队里,也是军事素质比较过硬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在加入民兵队伍没多久,便成为队伍中的骨干。这一点,同样值得怀疑。”

    ‘那我们现在就实施抓捕吗?’

    站在一旁的徐项前,觉得何正道分析的很有道理,想到的便是立刻实施抓捕。只是这个建议,很快还是让何正道摇头表示拒绝。

    继续开口道:“直接抓捕的话,我们只怕问不出什么来。最重要的,我们必须搜出他们隐藏的电台,才能定他们的罪。抓贼拿脏,找不出电台我们便定不了他们的罪。

    更何况,这对夫妇男的是民兵队的骨干,女的还是村子的妇女代表。要是无缘无故把他们抓起来,村民想必也会有想法。最重要的,我们现在所说的都是怀疑没有证据。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潜伏到我们的眼皮底下,还能配备一部电台,想来还是有一定身份的。如果是日军特高课的人,这两人一定是特高课的精英间谍。

    如果不是小鬼子那边的人,那对方就有可能是军统方面的人。他们在这里潜伏的时间不短,相信一定有其它联络人跟上级。这一点,我们同样不能放过。

    因此,要想将对方人脏俱获,我们还需要花费一点功夫才行。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还要演一场戏,让对方再次动用电台汇报情况。当场抓住,他们便无法抵赖!”

    说完理由的何正道,又跟徐项前还有曾仲生商量了一番后。徐项前听完也笑着道:“这主意不错!既然不能打草惊蛇,那我们就能一招引蛇出洞!”

    当天下午,准备将师指挥所往山中转移的部队,很快有一支入驻村子。部队在进村之后,专门召集村里的村党支部成员开会,希望村里替部队筹集一些东西。

    在开会的时候,部队的联络员也适时的道:“同志们,我们部队马上有大行动。这一次,应该有一场大仗要打。所以近期,也希望同志们能多替部队准备一些布鞋跟物资。

    往后我们也会派部队过来接收物资,至于是什么战斗,那就不便透露了。往后你们也不用去朱家凹,我们的指挥部今晚也会进行转移,开赴前线指挥部队的战斗。”

    这样的一番话说出之后,妇女主任很快连夜召集村子的妇女们,将部队提供的一些布匹领回家,希望妇女们能争取多赶制一些布鞋跟鞋垫出来。

    做为妇女代表的年青妇女,也很好奇般道:“许主任,部队突然要做这么多鞋子,是不是有大仗要打啊?”

    ‘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给我们开会的部队首长,也是这样说过。连曾政委跟徐师长他们,也已经开始转移了。想来这一仗的动静应该不小吧!’

    有关调查的事情,妇女主任无疑是不太清楚的。在妇女主任召集村中妇女开会,并且分发这些部队提供的布匹时,民兵队同样进行了一番战斗动员。

    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这对年青夫妇才返回了自己的家中。但他们并不知道,此刻在他们家中的阴暗处,已经潜伏进几个擅长伪装潜伏的特战队员。

    为了不惊动对方有可能设下的防范装置,特战队员并未进入对方的家中。更多的,还是在房子周围跟暗处,观察这对夫妇的一举一动。

    而回来之后这对夫妇的警惕眼神,还是引起了潜伏特战队员的注意。从对方开门的谨慎,还有夫妇俩小声交谈的情况,很快让特战队员确信,两人有问题。

    甚至让特战队员有些欣喜的是,那个看上去很老实的男人,在这个老婆面前似乎没什么威严。很多时候,都扮演一个下级跟倾听者的角色。

    所谓的欣喜情况是,在进门的时候,这个男人面对女人有些不满的轻斥,似乎还做出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很头说了一句‘嗨’!

    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反应,让特战队员很快确认,这对年青男女应该是小鬼子那边的人。而这个女的,无疑是这个潜伏点的上级,男的反倒是保镖式的下级。

    在这对夫妇回到家里,将房门紧闭并且点上油灯之后。其中一个特战队员,很快将情况汇报给了何正道。这个发现,令117师的领导们同样很高兴。

    做为师长的徐项前更是高兴的道:“正道,看来真让你算准了,这对年青夫妇果然有问题啊!真想不到,小鬼子特高课还有这样一手!”

    ‘老首长,其实这种事情很正常。小鬼子打我们的坏主意,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他们有些情报员,更是从小就开始放在华夏这边培养。

    找我们国内的人收养,教这些人学我们的话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样的细作,不用心去排查的话,我们真的很难发现。小鬼子开战能打的这样顺利,情报也有很大关系。’

    给徐项前等人讲解了一下,有关日军特高课如何培养间谍的一些情况之后。何正道同样吩咐特战队,密切关注这对年青夫妇的一举一动。

    同时命令在村庄外待命的监测小队,一旦发现那部电台的信号有动静。已经潜伏到对方家中的特战队,便立刻实施抓捕行动。

    这样一来,除了能启获对方的电台之外,何正道还能顺带抓住两名日军特高课的精英间谍。这也算是,替117师排除了一个安全隐患!(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