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三八章 冷血的威胁!
    对于很多情报组织而言,训练一名精英女间谍所需花费的成本,往往比训练一个男间谍要高。但每个成功被训练出来的女间谍,都是情报组织的一柄情报利刃。

    从后世而来的何正道,尽管不是专门的情报部门人员。可因为武者的身份,何正道没少执行过清除叛徒跟暗杀敌对国情报员的任务。

    加上经常要跟情报部门打交道,何正道也多少了解过一些有关间谍的书籍。其中女间谍,也是何正道了解的重点,因为很多人往往栽在女间谍的身上。

    如果要说后世,那国的女间谍最厉害。那么肯定会有很多人说出克格勃的燕子,那是苏联情报部门最精锐的女间谍培训营,每只‘燕子’的能力都超级利害。

    后世苏联解体之后,很多训练营的‘燕子’,也成为一些商业巨头招揽的对象。有这样一个才色俱佳的‘燕子’在身边,确实比招个女保镖更令人舒心。

    而抗战时期最为知名的日军女间谍中,其中有一位则是根正苗红的日军间谍。至于另一位川岛芳子,只能说这是一个卖国贼式的女间谍。

    有关这位女间谍的事情,后世能找到的资料同样不多。但不论是军统还是八路军的情报部队,对于这名出自日本的女间谍,记载的有关情报都不算太多。

    这位由日本一手打造培养出来的女间谍,干过最为轰动的事情,无疑就是策划了一起针对老蒋的谋杀。很可惜,那一次老蒋并未如期出行,导致谋杀计划落空。

    在军统方面,这个女间谍同样例为军统必杀的对象。那怕在后世,有关这个女间谍的影视形象,何正道同样也看过。但细看之下,这个女间谍也没想象中那样艳丽。

    想到有关这个女间谍的事迹,何正道饶有兴趣的道:“尽管我猜到,你的身份在日军特高课那边应该不简单。但我确实很难相信,你竟然会跑到这里来当潜伏情报员。

    不过,先前你们的谈话,还是曝露了你的身份,现在我几乎可以肯定你的身份。想来这次的任务,应该是土肥原亲自布署的吧?那么你的上级,应该就是土肥原本人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我应该称呼你的本名,还是你的化名呢?我应该称呼你廖雅权,还是孙舞阳。又或者,干脆称呼你南造云子呢?”

    没错!通过先前两人的交谈,以及这名男间谍对她的称呼。何正道经过一番分析之后,很快想到一个在日军特高课赫赫有名的女间谍南造云子。

    这位女间谍,是土肥原心中最得力的爱将。眼下进攻河南的战役,同样也是土肥原主导。这种情况下,土肥原将刚刚逃脱监狱的南造云子派到这里,确实很聪明。

    既可以让南造云子戴罪立功,又能让南造云子脱离中央军的追捕。毕竟,待在八路军的核心区域,军统方面想要追查起来,只怕也会显得非常困难。

    这或许也是先前男间谍所说的,这个主导此次潜伏任务的女间谍,只是受处分才接受这个洗刷耻辱的任务。毕竟,南造云子前番刚刚被军统方面给逮捕。

    很令人吃惊的是,在军统的秘密监狱中,南造云子竟然成功越狱了。有关这个情况,何正道也听周恩莱在电报中提过一句,当时也没太过放心上。

    至少何正道清楚,日军对于中央军的渗透很厉害。外加目前正在策反汪精卫一系的国民政府要员,这些人手里同样在军统有人脉,给南造云子创造越狱的条件,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如何,能值得特高课这般重视,并且令军统方面如此痛恨的南造云子。足以说明,她是个很厉害的日军间谍。只是没想到,今天抓到的人会是她!

    听着何正道掷地有声的话,南造云子也没太多的意外,只是很平静的道:“看来前次我被军统逮捕,并且让军统破坏了我好不容易经营的线人,真跟你有关系。

    只是我很好奇,我自问在重庆隐藏的很好,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存在。我知道,你们的地下情报工作很厉害。但我针对的,应该不是你们,为何要坏我的好事!”

    ‘坏你的好事!你未免太看的起自己了!那怕我们跟国民政府,确实存在一些争议。但在对待你们的问题上,我们还是齐心的。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你的存在。前番你收买的那名记者,最终将你曝露了出来。在我们的大后方,你收买的人还想刺探我们的情报,这本身就是愚蠢的行为。

    只是我没想到,后来会牵扯出你这条潜伏在重庆的交际花。如果非要说,只能说你低估了军统的能力,更高看了自己的魅力。军统没动你,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而已。

    可我还是没想到,你竟然会跑到这里来,继续替你的老领导帮忙。看来土肥原对你,还真是爱护有加啊!很可惜,这次栽在我手里,只怕你没机会再活着了。’

    ‘是吗?你真舍得将我枪毙吗?你也说了,我是特高课的精英情报员,我知道的机密事情很多。不光是帝部的秘密,那怕国民政府的情报,我也知道很多。

    在没套出我所知道的这些秘密之前,你们舍得将我处决吗?当初我被军统的人抓住,他们一直没处决我,不就是为了我所知道的那些秘密吗?你不想知道吗?’

    做为特高课的精英情报员,南造云子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在那里。对于她这样的高级情报员,无论军统还是八路军方面,只怕都非常的重视。

    面对镇定自若的南造云子,何正道却冷笑道:“是吗?我承认你说的这些话,确实很有诱惑力。很可惜,在我眼中你没有太多值得自豪的本钱。

    军统方面一直没能处决你,只是想从你嘴中知道,你到底拉拢了那些人。可对于我党我军而言,你的价值并不高。唯一有点用处的,或许就是跟军统做利益交换。

    只是在我看来,你的存在很危险。一个活着的你,有可能给我们造成重大的损失。因此,我觉得一个死的你,或许会更安全一些。因此,你想活着的理由我并不认同。

    当然,我不会亲自处决你。对于你这样的高级间谍,自会有专门的部门跟人员负责处理。如果有可能,我们或许会打断你的手脚,毁了你的容貌跟日军做交换。

    既然土肥原如此在意你,那么他应该肯为你做一些交换吧?如果他知道,你引以为豪的容貌已经不复存在,甚至成了一个残废,你觉得他还会重视你吗?”

    听着何正道说出的话,南云造子也真正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很准备。确切的说,这是一个意志很坚定的人。想用言语诱惑,只怕不太可能。

    至于身体引诱的话,只怕成功的机率一样不大。最重要的,以她对八路军高级指挥员的了解。这种引诱,往往会起到事得其反的效果。

    说起来,在面对女色的事情上,八路军方面的高级指挥员,跟国民政府那边的高级军政人员,作风还是完全不一样的,以至美色诱惑很难见效!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为何不现在就处决我呢?’

    ‘不着急!真如你所说的,你还有一点价值。关于如此处置你,我还要请示我的上级。随意处决你这样的高级间谍,还是需要得到上级同意的。

    我可不想因为你这样的一个人,而毁了自己的前程。最为重要的,我会在请示上级的时候,重点告知你存在的危险性。所以,你能活下来的机率并不大。

    当然,若是你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证明你有改过自新的心,有活着的价值。我想我的上级,应该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活着的机会。

    只不过,根据我对你们的了解。背叛对于你们而言,有时被死亡更难。所以,我不会浪费口舌去劝降你,而会想办法处决你,不想你再给我的国家与民族带来危害!’

    很冷血的一番话,令南造云子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要让她背叛特高课,无疑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对于死亡,还年青的南造云子同样不想就这样死去。

    不再理会沉默或者正在思考的两名间谍,何正道很平静的道:“浩子,由你们军刀负责看押这两名间谍。记住,一定要严加看管,只要别饿死他们就行。

    如果他们在看押期间,有想逃跑的举动,也不必过于阻拦。只要他们做出这样的举动,我授予你们开枪的权利。对于想逃跑的间谍,当场击毙相信上面也不会说什么。”

    如此威胁,令南造云子也很清楚。如果在看押期间,她有任何想逃跑的举动,都有可能被这些准备的八路军给当做逃跑者击毙。

    经过先前被抓捕的经历,南造云子已然知道,何正道的这些部下每个都不简单。那怕同其一起潜伏的稻川,在这些人面前同样没有还手跟反抗的能力。

    除非她真的想死,不然她只能老实待着,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逃跑。至于冒险的尝试,只怕南造云子也不敢。毕竟,没把握做出逃跑的举动,便有可能给她带来死亡的后果啊!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