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五六章 晚上一起住?
    回到延安的当天晚上,***一行人似乎也知道,要多给何正道跟陈思雅一点相处的时间。加上两天不久便要大婚,自然也有一些事情要商量。

    事实上,这段时间延安的夫人团,都在为何正道跟陈思雅的婚事而张罗。那怕在延安结婚的有不少,但类似何正道这样年青的,还真是头一个。

    如果是在部队中,何正道这样的年龄,充其量能当个营长就很不错了。这也意味着,达不到结婚的标准。而其它结婚的人,大多都是年龄比较大的。

    红军时期,虽然也有不少结过婚的领导。只是走上这条路,有时连家眷都不一定能获得平安。加上战乱跟转战,有人已经结婚的领导,也重新变成了光棍。

    这种情况下,在时局开始稳定下来之后,中央也陆续组织了一批人,从附近村子或者学校筛选了一批政治过硬的女孩,跟这些领导重新组建了家庭。

    那怕何正道跟陈思雅,事实上也是以相亲的形式确认的关系。可即便如此,看到陈思雅即将跟何正道完婚,延安不少了解何正道的女孩,其实都很羡慕陈思雅。

    相比嫁给那些年龄比自己在许多的领导,类似何正道这样年龄相当,长相也很不错的一方将领,只怕很多女孩都会选择后者。

    将从信阳带来的不少礼物,何正道带着陈思雅亲自以串门的方式,给这些中央以及总部一些首长的家眷送礼。在这个过程中,两人也收获了众多人的祝福。

    尽管东西都不算什么值钱的,可这份情还是很难得。尤其对于一些家眷在延安,自己却在外地的领导而言,他们都会念何正道这份情。

    不论亲疏,那怕平时对何正道不太友好的领导,何正道同样不会忘记给他们送一份。这样的度量,那怕***有时也觉得,这个心腹爱将也确实成长稳重了。

    关于此次召开的军政大会,尽管有很多议题要审议。可对于增补何正道为候补委员的提议,在中央多少还是有阻力。人情这种东西,更多也是平时积累下来的。

    送完礼物的何正道,当天晚上也在陈思雅的家里用餐。以往称呼陈思雅的双亲‘伯父伯母’,如今也改称爸妈,令陈思雅父母同样很满意。

    能找到这样一个人品佳又声誉好的女婿,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最为重要的,在涉及孩子的姓氏时,何正道已经承诺,将来两人有两个儿子,会让一人改姓母亲的姓氏。

    这也意味着,只有一个宝贝女儿的陈家,将来也有人替他们陈家继承香火。可对何正道而言,不论是姓陈还是姓何,其实都是他跟陈思雅的孩子。

    况且,让一个孩子姓陈,或许未来发生什么变故的时候,有个孩子也能延续他的血脉。当然,这些事情都想的太多,但这种理解更令陈思雅父母高兴。

    毕竟,对于很多人而言,让孩子跟母亲姓,往往意味着当上门女婿。倒插门的女婿,在这个年代还是很令人瞧不起的。可偏偏何正道,并不在意这种事情。

    吃完饭一家四口坐在院子里,陈父也跟往常一样,询问何正道外出见识到的一些人和事。通过这种交流,也尽可能给教导何正道一些为人处理的道理。

    做为哲学教授,陈思雅的父亲在延安的学校,还是很受敬重的!

    只是做为陈思雅的母亲,却有些关心的道:“小何,你们成亲之后,是继续在延安住?还是到时,让思雅在延安,你继续去河南呢?”

    面对这个询问,何正道想了想道:“妈,关于我工作的事情,暂时还没法确定下来。如果我要继续去河南,那思雅肯定要依旧住在延安。

    那里是敌占区更是国统区,情报非常复杂。不论小鬼子还是敌对势力,对于我的情况都非常关注。让思雅去那边的话,还是会增加她的风险。”

    听着何正道的回答,陈思雅却很意外般道:“你不回河南那边了吗?”

    ‘暂时还不清楚,具体的安排还在等这次军政大会结束再说!’

    对于陈思雅而言,如果何正道不去国统区那边指挥作战。那么两人新婚之后,还是能够待在一起。至少在她看来,陕西这边如今都比较安全。

    待在何正道身边陪着他,她相信何正道也不会拒绝。至少陈思雅希望,两人在成婚之后,她也尽早付出喜讯。这对何正道跟她而言,无疑也是有所期待的事情。

    至少在陈思雅看来,给何正道生个一儿半女,也是对两人爱情的一种肯定。她也相信,父母以及那些替其张罗婚事的人,应该都希望早点看到那一天。

    陪着陈思雅的父母闲聊一番之后,何正道也没跟他们透露太多机密的事情。那怕有关未来他想进军东北的事情,何正道同样也没说。

    有些事情,何正道还是不想陈家人过多涉及。身处他现在这个位置,很多时候说话也是需要小心谨慎一些。因为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造成泄密。

    到时候,被追究的不单单他个人的问题,还会影响一场大的战役跟布局。所以在何正道看来,类似军事行动方面的事情,还是少跟陈家人谈及比较好。

    看着时间也不早,何正道起身准备告辞的时候,陈思雅却很主动般道:“正道,窑洞那边已经收拾出来了。你晚上可以去那边住了!”

    听着这话的何正道也点头笑着道:“嗯,我知道!先前我的警卫员,已经将我的行李送过去了。你呢?晚上在家住,还是陪我一起去那边看看?”

    这样的邀请,令陈思雅多少觉得有些害羞。说起来,两人认识到现在,除了亲*吻之外,还真没有其它太过亲密的举动。

    可对于陈思雅而言,母亲还是告诉过她一些事情。说起来,对于那些事情陈思雅有些担心却也有些期待。毕竟,那是每个女孩成亲后,都必须经历的蜕变过程。

    或许觉得这个邀请有些暧*昧,何正道又继续道:“没事,要是等下你想回来的话,我让警卫员送你回来好了。而且我听警卫员说,我们的窑洞有三间房都收拾出来了?”

    ‘嗯,都是首长夫人们帮忙收拾的。家里摆放的那些家俱跟被褥,同样是全新的。爸妈,那晚上我就去那边,你们早点休息吧!’

    就在何正道觉得,他这个邀请太过唐突的时候,陈思雅却对父母说出这样的话。那怕陈思雅的父母都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妥,却也没多加阻拦。

    虽说结婚之前不能同房,那样多少显得有些违礼。可两人都清楚,关于何正道跟陈思雅的婚事,已然是板上定钉的事情。早点晚点,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更何况,早点同房的话,或许还能早点听到好消息呢!

    ‘你个死丫头,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去吧!自己注意点!’

    笑骂了女儿一句的陈母,也没过多阻拦。至少她心里清楚,如果何正道真的想要她女儿的身子,估计女儿早就奉献了。但何正道似乎一直很守礼,没让她们太难堪。

    现如今,有关两人即将成亲的事情,基本上整个中央驻地都传遍了。这段时间,那些首长夫人帮忙张罗新房的事情,同样搞的热热闹闹。

    挨了骂的陈思雅也不吭声,见平时比较古板的父亲也没说话,赶忙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点东西!”

    小跑着冲进房间,拎了一点随身衣物便走了出来。对于陈思雅这样的举动,何正道心中还是很感动的。这也说明,陈思雅对他已然不设防了。

    看着有些满脸通红的陈思雅,何正道也没多说什么,跟其父母道别晚安之后。牵手陈思雅的纤纤小手,两人在军刀特战队员的陪同下,慢步往两人未来的新房走去。

    做为八路军一方将领,何正道结婚之后在中央驻地,同样能拥有一间属于他跟陈思雅的窑洞。而窑洞的位置,距离***居住的窑洞也不是太远。

    前往窑洞的路上,何正道也没多说什么话。对于两人而言,或许这个时候无声胜似有声。反观陈思雅也不觉得闷,揽着何正道的胳膊便觉得很心满意足了。

    相比何正道有后世游戏花丛的阅历,陈思雅无疑是单纯的小白兔一只。在她认定何正道是其终生伴侣之后,也愿意为其奉献一切。

    只是到了窑洞之后,正当陈思雅觉得,接下来就要迎接神圣的那一刻时,何正道却显得很平静。亲自点燃炉子开始烧水,准备等下洗漱之用。

    甚至在陈思雅有些忐忑的时候,何正道还很抱歉般道:“思雅,你先洗漱一下,我去处理一些文件就过来。今天事情应该不多,我很快就会过来的。”

    ‘嗯,你去吧!我等你!’

    尽管觉得有些遗憾,可陈思雅同样知道,何正道做为一方将领,每天要处理的公务其实也不少。那怕今天刚刚返回延安,有关部队的事情他还是需要过问一下的。

    说到底,要想当一名合格的军嫂,很多时候也要懂得包容跟理解。若是做不到这一点,这样的婚姻只怕也不会长久的!(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