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五八章 清晨闲暇时!
    随着武汉会战的结束,各方抗战力量似乎也意识到,抗日战争将开始进入一个相持阶段,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也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而八路军在北方的快速崛起,也让八路军方面更加重视统一战线。无论是八路军这边,还是国民政府那边,其实都明白和则两利,分则两害的道理。

    只是由于国共合作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对立情绪,所以未来两党间的斗争是严重的、不可避免的,一些顽固分子会在接下来制造磨擦,也应该是早晚的事情。

    针对这种情况,中央方面也觉得有必要在内部统一思想。最好要做到既要保持统一战线,又不能放弃保留斗争手段的原则,不斗争便不能保证自身的利益跟发展。

    根据地的扩张外加部队数量的增多,不可避免会产生一些问题。虽说各个根据地都远在延安之外,可党内的情报系统,依旧能将各地的情报反馈上来。

    类似部队中慢慢滋生的轻敌情绪,在***跟朱老总等人看来,都是非常致命的。那怕如今八路军的实力,比红军时期强大了无数倍。

    可面对此刻依旧享有国家管理权利的国民政府,还有已经对八路军提高警惕的侵华日军。未来八路军需要面临的困难跟挑战,只怕也不容许部队有轻敌思想。

    此次召开这样的军政会议,也是为了全党跟全军统一战略思想。至少在***看来,没有建立一个以本党为首的政府之前,任何轻敌思想都是要不得的。

    适时给负责各地事务的军政首长泼泼冷水,那怕在何正道看来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不刹住这股歪风邪气,何正道也很担心未来会出现一些不可挽回的损失。

    只要各地的军政负责人,心中绷紧这根弦,那么这种损失就有可能控制在一定范围。至少何正道相信,目前党内跟军中,也没那个人敢真正无视中央跟总部的权威。

    可如果不加于限制跟警告,也难免有人会抱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的心思。适当将这些坐镇一方的军政领导召回开会,也可以加强中央跟总部的权威。

    当然,这些事情跟何正道有关系,却也没太多的关系。事实上,何正道非常清楚**纵队跟其它的八路军部队,多少还是有些不同的。

    相比其它部队大多都是长征时期反正的俘虏,**纵队不少人在加入时就被俘虏过。这样的情况,在很多人看来也是一种政治污点。

    而何正道也经常跟部队指挥员强调,要多做事少说话。关于中央还有总部的精神,也要深入学习跟领会。其它更多的事情,还是尽量少参与。

    眼下虽然没人敢找这些人,在长征期间被俘的黑材料,可不找并不代表以后也没人会去找这个问题。这种事情,真要搞起秋后算帐,也是很麻烦的。

    现如今的何正道,其实也一直在跟中央还有总部的首长们打好关系。人脉这种东西,有时还是很顶用的。适当低调谦虚一点,终归不是什么坏事。

    此次趁着大婚的时候,何正道同样没忘记多准备一些谢礼。尽管都是一些茶叶、香烟之类的东西,可还是令不少人对何正道越发有好感。

    清晨醒来,看着躺在臂弯中的陈思雅,昨晚同样完成穿越蜕变的何正道,一样觉得他现在也算是男人了。那怕前世经验丰富,可昨晚对陈思雅而言,还是无力为继。

    感受着压在胸前的柔软,何正道尽管有些意动,却清楚初为人妇的陈思雅根本无力承受他的征伐。轻轻抽开手臂,将其安放在枕头上便起身穿衣。

    或许是昨晚太过辛苦,又或许是何正道的起床时间要比陈思雅更早。将其安置妥当之后,何正道还是起身走到房间外面,将炉子重新烧开并放上一个水壶。

    负责贴身保护的警卫员,看着正在院子里忙碌的何正道,多少有些意外般道:“司令员,今天怎么还起这么早?这炉子还是我来烧吧!”

    对于警卫员的话,何正道摇头道:“行了,这里是中央驻地,你们用不着这样的。更何况,这里可是我的新家,生活中一些琐事,总不能也让你们代劳吧?

    这段时间,你们都蛮辛苦的,适当放放假去街上逛逛也可以啊!今天我没什么外出的行程,你们都可以去忙自己的事,不用守在这里了。”

    听着何正道的话,警卫员还是笑着摇头道:“司令员,这可不行啊!要是让政委知道,我们被你放假了,他肯定会训我们的。”

    ‘行了,这事我说了算!对了,等下去街上看看有没有肥猪卖,有的话你买一头直接送到警卫营跟三分队,让炊事班替你们加点餐,大家也好好休息一下。

    另外下午,你们抽几个人跟我去趟街上。这次我结婚的事情,首长跟夫人们都帮了不少忙。我看看能不能搞几头羊腌制一下,晚上搞个烤全羊宴招待他们。

    今天的早餐,就不用你们操劳了,我自己动手就行。这是在家里,你们用不着跟在外面一样紧张。需要你们帮忙的时候,我会说的。’

    想到昨晚跟陈思雅聊过的一些事情,何正道觉得在婚礼之前,请那些帮忙介绍的首长还有他们的夫人,一起到自家吃个饭,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怕在民间,乔迁新居同样要邀请亲朋好友吃顿饭。以前他不在,陈思雅也不知道怎么操办这样的宴请。现在他回来了,这种事情自然是他来组织了!

    如果炒菜请客的话,何正道觉得多少有些麻烦。最后考虑一番之后,何正道觉得还是在院子里,弄个烧烤晚宴更好一些,他的烧烤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尤其在榆林跟绥远的时候,何正道也会时不时跟身边的人,搞一两只羊用来烧烤。他相信,这样的宴请方式,对于中央不少首长跟他们的夫人应该很新鲜。

    跟警卫员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何正道先自行洗漱了一番之后。从家里找了一些食材,便将灶火给生了起来,准备给陈思雅准备早餐。

    对于何正道而言,或许做这种事情多少显得有些大材小用。可在何正道看来,昨晚对陈思雅而言,是个有些特殊的夜晚,他也适当应该给点好处安慰一下。

    找来一些小米、红枣、红豆、花生、红糖之后,何正道单独给陈思雅做了一沙锅补血粥。昨晚对陈思雅而言,还真是一个流血之夜,自然需要补一补。

    等到粥的香气,顺着厨房传进卧室。觉得这一觉睡的无比香甜的陈思雅,睁开眼却看到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略显惊讶之余,很快闻到这股扑鼻的香甜之气。

    一想到现在是在两人的家中,原本做为家中的女人,她应该起来给何正道准备早餐时。陈思雅也觉得有些脸红,赶忙穿好衣服准备去厨房看看。

    起身的时候,忍不住皱起眉头的她,也知道昨晚对她而言,确实是个既辛苦双幸福的过程。那种疼过之后,令其沉迷其中的味道,也令陈思雅想想都有些脸红。

    那怕母亲以过来人的身份,也跟她讲过一些这种事情。但亲身经历过后,陈思雅才知道什么叫身为女人的幸福。可以说,昨晚她真的感受到那种飘飘欲仙的滋味了。

    穿好衣服起身,看着原本白净的床单上,依旧残留的那丝腥红之色。陈思雅脸红之余,赶紧从卧室的梳妆台找来一把剪刀,沿着那些梅花点点的地方剪起来。

    只是剪完之后,看着好好一张床单,已经被她剪出一个大窟窿,陈思雅也知道这条床单怕是没用了。觉得有些可惜之余,她只能从柜子里重新找条床单给铺上。

    就在陈思雅忙着准备这些的时候,何正道端着煮好的补血粥走进房间,略显奇怪般道:“小雅,起来了!好好的怎么换床单?这床单怎么到处是窟窿?”

    实际上,何正道心里什么都知道。可这样的询问,依旧令陈思雅红着脸都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她要告诉何正道,那些窟窿都是她剪出来的吗?

    至于为什么剪床单,那更是令其难以启齿啊!

    好在何正道也没太过深究,很快又道:“既然你醒了,那赶紧去洗漱一下吧!院子里,我已经给你烧好一壶热水,你直接用就好了。洗完过来吃早饭!”

    见何正道没深究,陈思雅自然觉得长松一口气。看着何正道煮出的补血粥,有些好奇般道:“这粥是你煮的?”

    ‘是啊!很奇怪吗?要知道,我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这粥也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等下赶紧趁热喝了。别愣着,赶紧去洗漱啊!’

    望着陈思雅一脸意外般的表情,何正道也清楚男人下厨,多少令人觉得有些意外。尤其像他这样的年青男人,会下厨给女人做饭,那就更不可思议了。

    只是在何正道看来,既然他跟陈思雅已经确认了夫妻关系,那替老婆做顿早餐,又有什么不好意思呢?毕竟,老婆是用来疼的,这话何正道还是认可的啊!(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