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五九章 这可不好哦!
    尽管两人还未举办结婚仪式,可在窑洞吃的第一顿饭,依旧让陈思雅有种家的温馨。对于何正道表现出来的体贴跟温柔,陈思雅同样觉得很幸运也很幸福。

    一锅暖心的补血粥喝完,陈思雅也觉得她又了解到何正道更多的一面。至少她能肯定,何正道的厨艺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关于何正道的一些事,她知道的也比以前更多。

    有关何正道加入红军之前的事情,记忆慢慢复苏的何正道后面也想起不少。对于那位将他留在红军的游方道士,何正道也觉得对方应该是个奇人。

    从记忆中了解的情况,这个游方道人偶尔会寻找一些深山待上一段时间清修。身为唯一弟子的何正道,在懂事的时候,基本上就承担起照顾道士伙食的事情。

    或许这样的劳作,对于一个当时还未成年的孩子而言有些辛苦。可何正道同样清楚,身为孤儿的他,若非这位道长的收留,或许他也会跟其它孤儿一样饿死或颠沛流离。

    跟在这位武功应该很高的道长身边,尽管生活过的有些辛苦。但至少每天衣食无忧,甚至这位道长还传授其一门无名功法,让其成为一个古武者。

    那怕想起有关这位师傅记忆的何正道,也清楚想找到这位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傅,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个道人,有点居无定所四海为家的禀性。

    正是知道这些情况,那怕想起属于这具身体主人的一些记忆,何正道依旧没派人去找这位师傅。在何正道看来,这位师傅基本是个游戏人间的奇人异士。

    这种人,那怕在后世都不好寻找,更何况是在这种战乱年代。至少何正道认为,以其他发心思去找寻这位师傅,还不如让这位师傅往后主动找过来。

    还有一点何正道比较担心的,便是他担心那位师傅会看破他冒牌者的身份。至少以前随这位师傅游历时,何正道见过这位师傅替人相面,还是非常精准的。

    回想起当年这位师傅离开时说的话,何正道便知这个穿着很邋遢的师傅,不是个普通人。也正是看出***与众不同的面相,这位师傅才将何正道给留下。

    用邋遢道长的话说:“徒弟,你跟在为师身边也有十五载,我能传授于你的东西,也大多都传授于你了。将来你能有何作为,就要看你自身的成就跟努力了。

    当年我在大兴安岭山脚下一个遭了匪灾的村子,看到尚在襁褓中奄奄一息的你。为师觉得与你有缘,便将你带在身边抚养长大。待你长大后,为师依旧觉得无力护你周全。

    待你成年之时,你将有一次大难,跟在为师身边,只怕你渡不过这个坎。可若是跟在这位姓毛的红军大官身边,或许你还有一线生机。

    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你只要记住为师的话,好好保护这位毛姓大官,跟在他身边渡过那个大坎,未来的你也将位极人臣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

    只是为师希望你谨记,不论你将来有何成就,也要记住多行善事,多替百姓做些实事。这样也是为你跟子孙积福,切记不能依仗权势跟武力为非作歹,或者为师也会清理门户!”

    正是这样的一番话,让跟了邋遢道长十五年的何正道,最终留在红军中给***当了警卫员。而长征开始的时候,正好是何正道成年的时候。

    那个时候,也正是***受排挤,在党内军中地位跟职务受到打压的年代。连他自己都尚且欠缺自保之力,又如何照顾何正道的周全呢?

    关于这些事情,何正道很少对人提及。那怕对陈思雅讲解过去时,何正道也只挑一些当年随邋遢道长游历的风土人情跟趣事讲,其它更多的也鲜少提及。

    可即便如此,陈思雅也知道何正道也是从小苦孩子出身。至少在她看来,她的童年记忆跟生活,要比何正道幸福太多。或许正是少年的磨难,才有今日何正道的成就。

    温馨早餐结束,何正道也没阻止陈思雅收拾碗筷。不管怎么说,既然组建了家庭,‘男主外女主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类似这样的事,偶尔为之也是可以的。

    但未来家里的一些琐事,自然还是交给陈思雅去负责。若是天天都这样宠着,何正道还真有些担心,将来会宠坏这个娇妻了呢!

    看着在厨房洗刷碗筷的陈思雅,在书房拿了几份文件的何正道也适时的道:“小雅,我去主席那里汇报一些工作,中午饭你若是有事,就不用回来准备了。

    至于晚上的感谢宴,我已经安排好了。等下你去家里,跟爸妈也一并说一下,让他们晚上一起过来。等下若是没事,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等下我也要去上班,中午你回家吃,还是?’

    ‘这个到时再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中午应该要去趟警卫师那边。先前我让警卫员,去街上买了头肥猪,等下中午给我身边的警卫营加个餐,我要过去一趟。’

    做为独立纵队的司令员,那怕身在延安,何正道依旧也有工作要忙。那怕他心意到了,人不过去也没关系。但警卫师那边,何正道觉得有必要去转转。

    至少在很多人眼中,他才是警卫师的首任师长。那怕警卫师是支内卫部队,可这个师的战斗力,在八路军十个主力师当中也是堪称精锐的。

    尽管做为师长的陈庚,有时也羡慕其它主力师有外出作战的机会。可做为拱卫中央驻地的警卫部队指挥员,他这个师长无疑也是受中央还有总部信任的。

    相比其它主力师的指挥员回延安,带来的警卫部队大多住在军招待所。也唯有何正道的警卫部队,有资格进驻警卫师军营,在警卫师休整待命。

    当然,陈庚会破例给何正道这样的待遇,更多也是知道何正道在警卫师的威望。除此之外,谁都知道何正道身边的警卫部队,战斗力跟军事作战水平那都是非常厉害的。

    这些部队在警卫师休整待命的时候,也可以跟警卫师的部队交流一下。这样做,同样有利于警卫师提高战斗力,并从何正道警卫部队那里学习一些新东西。

    跟陈思雅打过招呼之后,拿着几份文件的何正道,也只带了两名留守的警卫员,前往***居住的窑洞。没有会议的时候,***基本都在家中办公。

    看到何正道到来,同样在吃早餐的****也很热情的道:“正道,这么早就过来了!昨晚在新房子过的夜,觉得怎么样?住的还习惯吗?吃过饭了吗?”

    ‘很好!谢谢主席!有房子住,那能不好呢!来的时候,我跟思雅已经吃过饭了。要不你先吃饭,我先去外面转转?’

    ‘你小子,出去一趟跟我也这样客气吗?不过,这么早你怎么跟小陈一起吃早餐。难不成,昨晚你跟她都在新房子过夜的?这可不好哦!’

    望着这位充满调侃味道的****坐在一旁已经吃完的贺大姐却笑着道:“有什么不好的!人家小两口一年到头,难得有几天相处的时间,不应该多相处一下吗?

    我看这样也挺好,早点成全好事,将来也能早听到好消息。真到结婚那天,就你们这帮人,会轻易放过小何?到时喝的醉薰薰,辛苦的还不是人家小雅一个人?”

    看着有人帮腔,何正道也笑着道:“贺大姐,最近我那一摊子事,真的辛苦你跟邓大姐她们了。昨晚我跟小雅商量了一下,准备邀请你们到我家吃个谢媒宴。

    往后我不在延安的日子,还望大姐能多看着她一点。小雅性格比较单纯,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时候,还请贺大姐你们多帮衬她一点。”

    ‘行了,你都叫我大姐,这事我能不帮忙吗?’

    也许是因为何正道穿越而来,关于这位本应远赴苏联治病的贺大姐,最终还是留在延安。尽管身体不算很好,但相比历史上长征时落下的病症,无疑好上不少。

    或许是当年在苏区时,何正道也是***身边的警卫员,甚至有一段时间也跟夫妻俩住一起。以至贺大姐对待何正道的时候,还真有点对待自家弟弟一般。

    闲聊的时候,坐在饭桌上的***同样解决完早餐的问题。清楚何正道这个时候过来,肯定不是来陪他拉家常,很快带着何正道走进了自家的书房。

    看着何正道递过来的几份建议稿,***也很仔细的浏览了一遍。其中有关根据地经济与武装发展的建议,还是令***非常的满意。

    对于***而言,如何让华夏的百姓过上好日子,同样也是他期盼的事情。尽管何正道的建议书,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却也能让一些百姓过的稍好一些。

    从这几份建议书中,***同样看出何正道此行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还是有很大收获的。甚至也能看出,何正道无论从军还是从政,都堪称一员党内的一员干将啊!(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