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六零章 坦诚想法!
    对于很多父母而言,儿女结婚都是件值得高兴又有些担心的事情。高兴的,自然是儿女组建了新的家庭,意识着他们也将有属于自己的未来跟家庭。

    至于担心的,无非就是儿女成家之后,能否跟新的家人相处融洽。这种的心理,事实上陈思雅的父母也多少有些。尤其女儿夜不归宿,更令两人觉得有些不习惯。

    虽说因为陈思雅的工作问题,有时女儿也需要出差,在外地采访的地方留宿。可出差的时候,大多都是跟着通讯社的同事一起去,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可昨晚陈思雅夜不归宿,却是跟着一个男人。那怕他们知道,这个男人即将成为她们的女婿,陈思雅未来的依靠。可依旧觉得,有些替女儿担心。

    两夫妻将女儿拉扯到这么大,自然也是希望女儿能找个如意郎君。现在女儿倾心的何正道,无论人品还是前程,无疑都是上上选的佳婿人选。

    但两人还未举办婚宴,便住到了一起,他们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那怕他们不是什么古板之人,却也担心两个没啥经验的小年青,会将事情搞的一团糟。

    就在夫妻俩起来,看着依旧未归的女儿,陈父想了想道:“孩她妈,要不等下你去那边看看。我怕这两个孩子胡闹,到时不知轻重,伤到小雅就不好了。”

    女儿还是完璧之身,陈父自然也是知道的。而第一次对女人受创蛮大,做为过来人他也是知道的。说实话,他确实有些担心,血气方刚的何正道不懂怜惜自己的女儿。

    毕竟,那种事情对于年青人而言,还是食髓知味的啊!

    反观陈母听到这话,表情有些犹豫般道:“现在过去,不太好吧?我看小何,也并非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反倒是我们这个女儿,只怕早就有点等不及了。”

    知女莫若母!

    也是从少女时代过来的陈母,自然清楚女孩倾心于某个男人的时候,恨不得把一切都交给对方。可以说,何正道能忍到现在,其实她已经很意外了。

    自家女儿的长相面貌,陈母还是很有自信的。就算在女儿工作的通讯社,很多人都打过女儿的主意。但最终,女儿还是选择了人品长相甚至前程都非常优秀的何正道。

    而且从女儿那里了解到的情况,两人能走到今天这个局面,很大原因也是因为陈思雅的主动。至少陈母知道,何正道其实也有些反感这种相亲式的爱情。

    好在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最终女儿也得到了何正道的认可。这种情况下,两人踏出最后一步,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嘛!

    陈家父母的担心,此刻正在***书房的何正道自然也是不清楚的。只是他知道,有些事情还是让陈思雅去跟他们说,或许会比他去说更合适一些。

    尽管软香温玉的滋味很令人乐享其中,但何正道一直都很清醒,他真正要做的事情是什么。眼下对于他而言,还远不到贪图欢乐因私废公的时候。

    确切的说,爱情只能是他生活的点缀品,却不能成为主食。他的核心使命,还是尽所能去完成穿越时确定的目标,争取让饱受战火的华夏,尽早获得真正新生式的和平。

    看着何正道编写的几份建议书,一边抽烟一边浏览的****也不时的点头跟询问。等到几份建议书看完,***对何正道的几份建议书,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放下建议书之后很欣慰般道:“不得不说,你的成长着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在你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眼见跟思维,确实很难得!”

    ‘那也是主席教导有方嘛!跟在你身边这几年,就算薰也能薰陶出一些东西来了!’

    适当给***戴了一顶高帽的何正道,也清楚只有两人独处的时候,可以适当放松一些。至少他知道,***对待他的态度,跟对待其它人还是有所不同的。

    听着这话的***却笑骂道:“你小子,这性子跟以前还真的有所不同。看来你师傅还真是铁口直断,迈过那个坎,你确实前途不可限量啊!”

    想起当年何正道师傅给他以及何正道的批语,***同样觉得心中有些火热。那怕卜卦这种事情,***以前都不太相信。可他必须承认,这世间还是有奇人的!

    ‘我能有今天,跟您以及其它首长的信任,还是有分不开的关系。换成在其它党派跟部队,我这样的年龄,只怕很少有领导敢让我担任这样重要的职务。

    不说为了我自己的前途,那怕为了不辜负你们对我的信任,我也要多努力多学习。而且师傅当年离开的时候,也有过特别交待,要我当为国为民办些实事。

    虽然现在还远不到我们全力恢复民生经济跟生产的时候,但多做一些准备,也能多给国家还有人民保留一些元气。我们的国家跟人民,饱受欺凌跟困苦已经够多了。’

    带着一丝感叹之情说出这番话的何正道,很快看到***欣慰的点头道:“若是你师傅知道你已经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想必也会为教出你这样的徒弟而高兴的!”

    事实上,在抵达延安后,***也有派人去寻过何正道的师傅。可正如何正道所预料的那样,那位老道人本就是游方道士,属于游戏风尘的奇人。

    想在若大一个国家找到这样一个游方道人,无疑跟大海捞针一样!

    叙着一些家常话之后,***又重新点燃一根香烟道:“对了,此次军政大会上,关于你晋升候补委员的事情,相信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对于你个人的工作安排,你有什么想法吗?前次组建华中局的事情,你的行为还是让不少人给你加分不少。没让你负责华中的事情,有情绪吗?”

    随着何正道展现出的才干越来越多,***也希望能给何正道多挑一些担子。除此之外,也让何正道多管一些党内的事情,而并非完全只负责军队方面的事情。

    那怕现如今,党内依旧有人对重用何正道持怀疑跟不信任的态度。但何正道从来没反驳过那些人什么,却以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他能出色完成党跟军队赋予的任务。

    从组建警卫师到筹建兵工厂跟钢铁厂,何正道都将这些在别人看来难啃的硬骨头啃下来了。最难得的是,何正道并不恋权,工作完成之后便将职务交接。

    这样的气度,换成其它人只怕都很难保证心里不会有什么小情绪。可何正道基本兑现他当初跟中央还有总部首长所说的那样,他就是革命一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搬!

    面对这个询问,何正道也没隐瞒的道:“主席,其实这次回来,我也考虑过将来要走的路。如果中央跟总部允许的话,我打算辞去新六十七军军长的职务。”

    此话一出,***也显得有些惊讶般道:“辞去军长的职务?那你打算去做什么?难道留在延安,陪着我们这帮老头子?又或者,专门去搞你的军工生产?”

    说完这些话之后,***突然又想到什么一般,眉头一紧的道:“怎么?又有人说闲话,觉得你不适合继续留在华中担任军队指挥员的工作吗?”

    有过长征中被排挤的经历,***很知道枪杆子的重要性。做为他的嫡系心腹,何正道指挥的独立纵队,无疑是他在军队跟党内最有利的支持者。

    在任命何正道为新六十七军军长的职务时,还是有人打过这支部队的主意。原因是,有人拿何正道的资历跟党龄说事,结果依旧被***跟朱老总否了。

    看到***的表情有些不爽,何正道赶忙摇头道:“主席,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有关华中的情况,事实上我能发挥的作用已经不大。

    甚至可以明白的说,如果我继续待在华中的话,无论是老蒋那边还是日军那边,都会给予更多的关注与警惕。我们的部队要发展,受到的制衡也会越多。

    最重要的,还是我觉得我在其它地方,或许会发挥更多更大的作用。还有一点我比较担心的,还是不久之后,国际形势将会发生大变,影响我们的整体抗战局面。”

    ‘什么情况?你先说说!’

    见何正道不似说假话,***同样很好奇,在军长职务上好好的何正道,为何会突然想到辞去军长的职务。但***很清楚,何正道很关心国内外的局势。

    有时做出的一些论断,总会考虑到别人前面。这样的结果,便是令中央能够占据更多的优势。有所准备的,应对各种时局变幻带来的动荡。

    只是等到何正道将在129师说过的那番话说出之后,***同样紧锁眉头的道:“你的意思是,你想负责东北的战事?觉得老大哥那边会出事?”

    做为党跟军队的负责人,***很清楚苏联对于他们的重要性。可以说,眼下国民政府不敢跟他们撕破脸,也是觉得苏联在抗战中发挥的作用还是蛮大的。

    如今海路被封锁,一些外援的物资,大多还是从苏联方面购买及运输。若是苏联的情况有变,好不容易稳定的抗战形势,还真有可能发现逆转啊!(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