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七二章 老搭档的不舍!
    (ps:今日第三更了!求票,求票了!拜托,拜托了!)

    考虑到河南战事已然打响,原本应该返回西安指挥前线战事的朱老总,最终还是选择将指挥部设在延安。做为总司令,他同样不能缺席即将展开的军政大会。

    而且根据总部的预期,不论日军的进攻,还是蒋鼎文的撤离,相信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至少短时间,有关河南的争夺战只怕是没办法结束的。

    因为何正道跟萧进光都赶到延安开会,做为新六十七军的军政脑,两人自然也只能将指挥部设在延安这边。通过电台跟前线部队取得联络,指挥各部参与战斗。

    同样返回延安的周恩莱,则负责整个战事的情报收集工作。任何有关日军跟驻守河南的国*军部队动向,都将汇总到周恩莱这里,提交总指挥部做为作战参考。

    这样大的动作,确实让人感觉有种决策千里之外的凝重气氛。那么兼任总指挥的朱老总,看着几个大机房嘀嘀哒哒不停的电台,也觉得这种气氛尚属次。

    跟着同样待在指挥部,做为决策者之一的****笑着道:“主席,相比以前我们在井冈山时期。搞出这样大的动静,还真的从来没有过啊!这电台,数量还真不少!”

    为了能够将命令第一时间给作战部队,那怕何正道也将电台跟指挥部设在旁边的房子里。有什么命令,也能及时的转到有作战任务的前线部队。

    ‘是啊!想当初我们从赣南苏区撤离时,谁会想到我们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便展壮大到现在这个程度呢?你这个总司令,现在总算有点老总的派头了。’

    笑着回了朱老总一句的*****对于目前八路军的展还是很肯定的。不管怎么说,八路军的部队规模越大,他们的政权才能更稳固啊!

    反观此刻被何正道领到自家窑洞的萧进光,看着站在窑洞前等候自己的人,有些意外般道:“小仲,你怎么来了?”

    被萧进光称呼为‘小仲’的人,自然是原本应该待在榆林的夫人。只是萧进光有些意外,这个时候竟然能在延安见到自己的夫人。

    萧夫人看到离别以久的老公,同样显得很高兴,笑着道:“何司令前几天,特意派人把我从榆林接过来。这几天,我跟孩子们都住在司令员家里呢!”

    ‘司令员,这多麻烦啊!’

    很清楚这个窑洞,是中央给何正道以及陈思雅准备的婚房。现在把自己家人接过来,足以说明何正道真心把他们一家子,当成了自家了一样了。

    反观何正道却佯装不满般道:“怎么?平时都说我太客套,我看你才是太见外了。嫂子跟孩子们这么久没见你,接过来住几天怎么了?

    而且我马上要结婚了,最近事情也比较多,有嫂子帮忙的话,小雅也能轻松一点。最重要的,你这次回来只怕根本抽不出时间回榆林,那我就提前把嫂子接过来了。”

    说着话的时候,陈思雅自然也在一旁帮腔。做为独立纵队的政委,萧进光跟何正道搭档以来,两人都觉得非常不错,彼此的家属之间自然也很友好。

    前番陈思雅去榆林的时候,萧进光的夫人同样招待了到访的陈思雅。现在将萧进光的夫人请过来,参与即将举办的婚宴,也算是一种正常的人际往来。

    说起来,陈家在北平虽然还有一些亲戚。可如今是战乱年代,陈家在延安同样属于举目无亲的状态。至于何正道,那更是光棍汉一个,同样没什么亲戚。

    带着萧进光参观了一下自己的窑洞新房,何正道也笑着道:“老萧,反正马上要开军政大会了,军招办那边肯定人满为患。这段时间,你还是住我家里吧!

    若是前线有什么事情,我们也好及时商议一下。另外过几天,等其它部队的军政领导到齐,我跟思雅也差不多要办场酒,算是正式结为夫妻。到时你跟嫂子也帮衬一下!”

    听着这话的萧进光,尽管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何正道跟陈思雅的新房,他们一家子住进来算怎么回事呢?

    可经不住何正道跟陈思雅的邀请,外加萧夫人也觉得在这里住着蛮好,最终也只能答应在延安的这段时间,他们一家就借住在何正道的窑洞里。

    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何正道让陈思雅张罗一下晚饭的事情。自己却带着萧进光,来到了自己的书房。关于他下一步的职务任命,他也需要跟萧进光提前知会一声。

    给萧进光泡了一壶茶之后,何正道略显感叹般道:“老萧,我们从长征时期搭档至今,想来也有几年时间了。说起来,这些年纵队的工作,真心让你费心了。”

    这样的话,让萧进光有些意外般道:“好好的,你怎么说这样的话?难不成?”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何正道已经点头道:“不错!这次回延安,我已经跟主席还有总司令,请辞了新六十七军的军长职务,我打算把部队交给你负责。”

    此话一出,萧进光霍然起身的道:“这怎么可以?军里那一摊子事情,少了你怎么能行?”

    做为独立纵队的政委,萧进光比任何人都清楚,在下面部队中何正道的威望有多高。先不说那些部队的军官,大多都是独立纵队的老人,单单新兵也对何正道崇拜有加。

    尽管八路军这边是政委负责制,可实际上在眼下这种战争年代,军事主官在部队中的威望,一直都比政治主官要高。说起来,萧进光也是负责部队政治方面的工作。

    看着有些情绪激动的萧进光,何正道赶忙起身将其按到椅子继续道:“老萧,别激动,我做出这样的决定,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考虑。说实话,我不适宜继续待在华中。

    如果我继续待在那里,老蒋跟日军都会盯着我们,对于部队未来的展非常不利。反之,我辞去这个军长职务,老蒋也会误以为,我是因为前次的战败而受了处分。

    只有这样,老蒋那边才会相信,前番我们在跟日军的战斗中损失了大批精锐部队。这等于给国民政府还有小鬼子那边,放了一个假的烟雾弹,还是有作用的。

    除此之外,我个人觉得华中的局势,一两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只要打好这次的河南会战,相信短时间无论日军还是国*军,都不敢轻易挑起战端。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更不愿意跟国*军那边的人扯皮。而且我觉得,适当放下一些东西,对于我而言也有一些好处。省的有人老是说,我持宠而骄,拥兵自重啊!”

    ‘屁话!谁敢说这样的话,老子要当面问问他,什么叫拥兵自重?我们独立纵队,难道不是党的队伍吗?他们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在长征进行前,同样受到撤职跟开除党籍处分的萧进光,对于那些喜欢在嘴皮上耍功夫的人,确实非常的不满。只有他清楚,何正道为这支部队付出了多大心血。

    就因为这支部队,一直属于中央跟总部双重管辖,外加****也对独立纵队格外喜爱。党内有些人,都觉得独立纵队,很少接受中央派遣的一些政工干部。

    可只有萧进光知道,中央派遣的那些政工干部,根本没有什么政工经验。除了会喊一些口号之外,根本不知道如何给部队官兵做工作。

    一直以来,独立纵队都实行‘能者上,不能者下’的晋升政策。这种政策在有些人看来,似乎也有挟私报复之嫌,只提拔那些忠诚于何正道的军官干部。

    相比萧进光的气愤不平,何正道却笑着道:“行了,老萧!有些人,我们也管不住他们的嘴。只要行的正,我们也不怕他们说三道四,至少主席跟老总还是信任我们的。

    我辞去军长的职务,更多也是有新的任务。前番你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召见了老王等人,下一步我也有更为重要的任务需要去完成,那就是带兵挺进东北作战。

    你应该清楚,不解决东北的问题,我们想在华北跟华中有所突破,只怕还是比较困难的。因此,我主动请缨揽下组建东北联军的差事,希望能跟关东军较量一下。

    除此之外,等到军政大会结束之后,或许我还会带领绥察冀军区的部队,还有在山西作战的部队,将山西全境解放。当然,这个消息还属于高度机密。

    总的来说,我并非受到什么打压而辞去这个军长的职务,而是觉得想多经历一些挑战。至于接替我职务的,我已经跟主席还有老总建议,由你兼任军长的职务。

    让你接替我的职务,想来问题应该不大。只是要军长政委一肩挑,估计还需要中央审议一番才行。总之,未来新六十七军的工作,只怕要全部交给你了。”

    听完何正道的解释,萧进光同样觉得心中有些郁闷。但他知道,何正道当即选择进驻榆林,目的就是冲着进军东北去的。

    事实上,现在留在榆林的部队当中,有不少都是东北籍的官兵。可以说,何正道想要进军东北的心思,只怕很早的时候就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了!(未完待续。)8(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