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零二章 血与火的历炼!
    听着日军临时营地后方响起的轰鸣声,待在缓冲地带的侦察分队战士,也忍不住有些咋舌。看来先前几枚迫击炮弹,这把这些小鬼子惹急了。

    情况不对,那就赶紧撤!

    随着日军的步兵炮中队首先开火,漫无目标般将炮弹打到缓冲地带。从阻击阵地上溜下来的侦察兵们,也纷纷带好携带的武器,踏着这些落下的炮火返回阵地。

    待在阻击阵地上的侦察营长,同样看着山下漫天的炮火,忍不住笑骂道:“这帮臭小子,真当小鬼子好欺负。要知道,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这下玩脱了吧!”

    一直待在旁边的朱新文,却略显担心的道:“刘营长,我们的同志不是有事吗?”

    ‘放心!除非运气不太好,不然这种散射的炮击,不会给他们造成太大威胁。只是他们这样一搞,我们也要准备战斗了。估计小鬼子,要开始展开进攻了。’

    事实上,随着116师的主力一团进驻郑州城,城外阻击阵地的使命已经结束。只是花费这么多力气,修筑起这个阻击阵地,不利用一下自然不太可能。

    为此,日军提前进攻也好,推迟进攻也罢,其实都免不了要跟小鬼子打一场。好在白天的时候,阵地上的官兵休息的都不错,进行夜战他们也不吃亏。

    相比之下,没得到充足休息的小鬼子,又要连续进行夜战,在体力跟精神上无疑要吃亏不少。这也是为何侦察营,会在入夜之后派出袭扰小分队的原因。

    正如侦察营长所预料的那样,随着步兵炮中队展开炮火反击。看着那些在火光映照下,疯狂奔跑的八路军,值哨的日军也知道,那些打冷枪的家伙终于撤了。

    只是这一通炮击,刚刚休息没多久的日军士兵,也全部从临时营帐中跑了出来。这种刚刚准备休息,又被匆匆叫醒的滋味,令不少士兵也有些心情烦躁。

    很可惜,没太多人理会这些士兵的心情。召集旅团的大队长展开会议的酒井,也很适时下达了提前进攻的命令。这也意味着,之前的休息命令取消了。

    听到酒井的命令,前来增援的一名步兵联队长适时的道:“将军,我们联队尚未休整,现在连续作战的话,会不会显得太过着急了?”

    ‘你们联队做为本部预备队,进攻的事情交给我们旅团的步兵负责即可。但你们接下来,只怕也没时间给你们休息。为了营地安全,外围警戒任务就交给你们负责了。

    安田大佐,我知道你们联队这一路辛苦,但你也看到先前的情况,那些该死的八路军,根本就不让我们好好的休息。所以,我们只能提前进攻。

    最不济,我们也必须将他们赶回城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安心的休整。最重要的,如今的战场局势,也不允许我们浪费时间。八路的主力,随时有可能抵达郑州!’

    清楚这个师团派来增援的联队长,实际并不属于他的步兵旅团。对于这种师团派来的援兵,酒井自然也要给对方一点面子。但做为指挥官,他的权威不容挑衅!

    ‘嗨!职下明白!’

    见酒井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安田大佐也不好多说什么。实际上,对于土肥原将其派遣过来的用意,安田同样也知道,多少有点监督的意思。

    眼下酒井让他带来的联队,充当预备部队只负责营地的安全警戒。这也意味着,接下来主攻对方阻击阵地的事情,将由酒井麾下的旅团部队负责了。

    伴随一条条作战命令下达,原本显得安静下来的日军临时营地,很快也变得热闹了起来。一直待在附近的侦察兵们,也很快知道日军要开始展开进攻了。

    被重兵防守的日军炮兵营地,很快做为步兵旅团的进攻先锋,率先展开了对阻击阵地的炮击。随着第一波炮火袭来,阵地上的官兵也很快撤进最近的防炮坑洞。

    听着坑洞外响起的爆炸声,不少守备三团的官兵,也真正体会到白天那些侦察营的老兵所说。白天的炮击,只不过是小鬼子的试探炮击,根本就算不上真正的炮击。

    而此刻震耳欲聋的连番爆炸之声,也让这些初经战场的守备团官兵,多少明白战场上炮火是多么的可怕。那怕待在坑道里,他们依旧觉得浑身颤抖的不行。

    反观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兵,却很淡定的道:“行了,小鬼子这种炮火,也就听个热闹。我们的工事修的很坚固,他们的炮弹是打不穿的,你们很安全。

    要是现在你们都吓的不行,等下小鬼子炮击结束,我们就要出去坚守阵地。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见真章的时候。新兵,告诉你们一句话,到了战场越怕死越容易死。

    你们要学会镇定,学会忘记害怕。只有你们冷静下来,握紧你们手中的武器,你们才有活下来的希望。上了战场,千万别害怕,越怕越慌越乱就越容易死,明白吗?”

    ‘嗯,知道了!谢谢大哥!’

    有礼貌点的新兵,也很感激的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可明白归明白,他们依旧能感觉到身体还在抖,握着枪的手心也在冒汗。这种实战,不是谁天生就能适应的。

    战争年代,新兵蜕变成老兵,都需要经历鲜血跟硝烟的历炼。只有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这些稚嫩的新兵,才会真正明白战场的残酷,才会真正蜕变成有实战经验的老兵。

    持续近半小时的疯狂炮击,令很多待在坑道中的战士,都觉得耳朵好象失去了听觉。很从士兵耳朵,除了嗡嗡的声音之外,仿佛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声音了。

    就在这个时候,坑道外传来急促的哨声,那些原本闭目休息的老兵直接翻身而起吼道:“都起来,赶紧出去!小鬼子马上要上来了!快点,都麻利一点!”

    在阵地上,哨声跟号声往往意味着命令。在一些新兵完全懵懂的状态中,这些老兵连拉带扯,将这些新兵全部赶出坑道,开始进入他们负责的阻击战壕。

    看着被炮火肆虐过后,很多倒塌的战壕,这些老兵也赶紧道:“别趴着,赶紧把这些工事修一下。记住,想要战场上活下来,工事也是一个保命的东西。

    趁着小鬼子上来还需要一点时间,赶紧修缮一下工事,把这战壕修好了,等下或许就能保你们一命。快点,别愣着,赶紧加固工事吧!”

    一边说着话的侦察营老兵,一边拿着放在猫耳洞的铁锹,将那些炸塌的工事赶紧修复加固起来。有人教导的情况下,这些守备团的士兵自然也能有样学样。

    在八路军加固修复被炸塌的工事时,负责首轮进攻的一个步兵大队,也猫着腰呈散兵阵线往阻击阵地摸了过去。那怕视线不佳,但很多小鬼子都走的很小心。

    而此刻阻击阵地上,除了铁锹挖掘跟拍击的声音外,一些专职警戒的侦察兵们,却仔细倾听着前方阵地的动静。那怕阵地前面,若有若无散着一些燃烧的零星火焰。

    就在进入两百米的射击范围内时,不少进攻的日军突然踢到一些空的鑵头盒子。叮叮咚咚的声音,在两方都压抑的情况下,似乎显得格外的刺耳。

    正当有日军军曹准备命令士兵小心脚下的时候,这种叮叮咚咚的声音跟会传染一样,很快在日军行进的队伍中响彻起来。这让很多日军觉得,他们只怕曝露了。

    同样听到声音的警戒哨兵,很快传令道:“小鬼子上来了,准备战斗!”

    哨兵的声音传出,原本在加固工事的很多战士,直接将铁锹往猫耳洞里一扔。将放在坑道旁的枪支,很快架到刚刚平整修复过的战壕上,静静等待着开枪的命令。

    等到阵地上叮叮咚咚的声音多起来时,有负责指挥的连长便道:“打两发照明弹!”

    待在连长身边的信号兵,很快将两枚照明弹朝前方的天空打出。伴随照明弹腾空而起,猫腰摸上阻击阵地的日军士兵,立刻就觉得大事不妙。

    而此刻无数战壕中的班排长都吼道:“打!”

    已经做好射击准备的机枪手,在照明弹腾空的瞬间,便将枪口对准那些人数相对密集的日军阵形当中。至于其它的步枪手,则各自锁定自己的射击目标。

    在‘打’的声音传来,阵地上所有的战士很快扣动了手中的扳机。交织的子弹火焰,如同一颗颗微不足道的流星,朝那些曝露身形的日军射去。

    同样反应不慢的日军,在看到照明弹腾空而起的时候,一样展开了进攻。双方士兵手中的子弹,如同两道对流的火焰,令整个阻击阵地都笼罩在一片火红的色彩之中。

    两方的指挥官,都平静的看着双方的首次碰撞。只是相比侦察营长的淡定,待在山下观战的酒井却多少显得有些震惊。他真正意识到,这支八路很不一般。

    一般的国军部队,非常不适应夜战。类似照明弹这样的东西,也很少有部队会配发。可眼前这支守卫阻击阵地的部队,竟然不时能打出照明弹给射手提供参照。

    这种情况下,做为进攻的一方,无疑是非常吃亏的!这也意味着,想拿下眼前这个阻击阵地,只怕也会让他的旅团伤筋动骨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