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零三章 狠心的炮击!
    漆黑的夜色之下,子弹射出枪膛那一刻都会绽放出索命的火焰。而此刻城外的阻击阵地上,两道子弹火焰洪流交织出的耀眼光芒,却令阵地上的每个人都倍加小心。

    不时腾空而起的照明弹,总会引起新一轮的子弹洪流。枪炮声、惨叫声、怒吼、咒骂等等声音,让这个夜晚显得格外不平静,也引来各处的目光关注。

    原本吃过晚饭正在休息的116师一团,在日军发起对城外阻击阵地炮击的时候,那怕很多战士都觉得疲惫不堪,却依旧打起精神来关注着城外的枪炮声。

    同样刚刚睡下不久的一团长,那怕没接到任何的通知,却依旧找到李向东所在的指挥部。略显好奇的道:“李旅长,是我们的部队在城外跟小鬼子交火吗?”

    ‘你怎么过来了!不错,这枪炮声正是城外阻击阵地传来的。不过,现在情况还在掌控之中,你们还是继续休息好了。有任务的话,我会随时派人通知你们的。’

    听着李向东的话,一团长苦笑着道:“城外这么大的动静,我们怎么能安心休息。先前过来的时候,我们一团已经全部集结完毕了,就等着你分派任务呢!”

    做为八路军的主力部队,一团中有实战经验的老兵无疑也是很多。他们都很清楚,这个时候那怕再困也要坚持。或许他们随时都有作战任务,那就必须时刻准备着。

    ‘也是,这种情况下,估计你们也睡不着。不过,在城外我布署了一个侦察营跟一个守备团。现在双方正在激战当中,侦察营也没发来求援的电报。

    事实上,当初在城外设置阻击阵地,正是为了给你们进城争取时间。现在你们已经到了,其实他们随时都可以撤出战斗,退回城中继续跟小鬼子作战。

    只不过,侦察营觉得可以跟小鬼子的先头部队交手试一下,我就同意他们继续留守阻击阵地。毕竟,修筑那个阻击阵地,还是花费了不少功夫,总不能就这样放弃了吧!

    而且城里除了我们这些部队之外,还有不少留下来替我们当后勤的青壮。相比让小鬼子炮击郑州城,还不如利用城外的阻击阵地,消耗小鬼子的一些炮弹呢!’

    相比八路军往前线运送物资的难度,如今进攻郑州的日军物资补给却更加困难。至少李向东知道,徐项前指挥的117师,如今正在加大对日军补给线的袭扰跟催毁。

    可以说,眼下小鬼子手中的弹药,也属于打一发少一发的境地。相比炮击阻击阵地,李向东自然不愿让小鬼子将炮弹,倾泄到郑州城里来。

    听完李向东的解释,一团长也继续道:“那我们一团继续待命?”

    ‘不是待命!是继续休息!你们赶了这么远的路,还是好好休息储存体力。如果不出意外,小鬼子今晚攻击不顺的话,明天只怕会开始往开封方向撤退。

    到时候,前指应该会下达追击的命令。而我们侦察旅,接下来估计另有任务。因此,郑州这边的事情,只怕需要转交给你们一团负责。所以,今晚你们的任务就是休息!’

    ‘你们要走?’

    得知侦察旅另有任务,一团长也显得非常意外。做为八路军的主力团长,他很清楚侦察旅是独立纵队的王牌部队,每次大战都少不了这支部队的存在。

    可眼下河南会战刚刚开始,他们却另有任务,这让一团长也很好奇,总部这时会交给侦察旅什么任务呢?难不成,是追击日军的任务吗?

    面对一团长的询问,李向东却笑着摇头道:“这个任务,暂时还不能对外公布。总之,我跟我带来的侦察团,最多在这里再待一天的时间,直到你们师主力的到来。

    一旦你们师进入郑州境内,我们便会乘机撤退,将郑州的防务移交给你们师负责。至于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暂时还不能透路。这点还请朱团长见谅!”

    ‘没事!保密纪律,我懂的!’

    做为主力团长,自然知道李向东不肯透露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侦察旅接下来的任务必须保密。这种情况下,一团长自然也不会过多去探究。

    说到底,他是116师的主力团长,而眼前的李向东却是独立纵队的侦察旅长。在级别跟部队上,跟他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能对他这般客气,他已经很知足了。

    相比现如今,116师的师长政委大多都是少将军衔,眼前这个担任侦察旅长的李向东,同样有国民政府认可的少将军衔。这也意味着,李向东在他面前也可称首长了。

    跟李向东会面过后的朱团长,也很快返回腾出来让他们休息的军营。看到团长回归,几个主力营长也纷纷询问,他们接下来有什么作战任务。

    结果朱团长也很痛快的道:“今晚应该没有作战任务,你们各营还是继续休息吧!今晚好好休息,从明天开始,我们怕是要有新的作战任务。”

    将城外的情况以及跟李向东会面获得的消息,跟这些主力营长说了一下之后,这些营长竟然觉得有些意外,却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他们各营确实很疲惫了。

    重新解散回营休息之后,城外的枪炮声依旧在持续当中。配合侦察营作战的守备三团官兵,在经历一番混乱跟恐惧后,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残酷的战斗。

    正如那些老兵所说的那样,在这个时候害怕已经没有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中的武器,尽可能杀伤那些进攻的小鬼子。不打死小鬼子,小鬼子就有可能打死他们!

    看着首先发起进攻的一个步兵大队,基本上已经全部阵亡在进攻的道路上,酒井心头滴血之余,还是很冷酷的道:“命令炮兵部队,做好炮击准备!”

    ‘将军,现在我们的部队还在阵地上进攻呢!’

    ‘如果你有仔细观察的话,你应该知道现在阵地上兵大队已经剩不下几个人。等下吹一下撤退的哨,炮兵立刻展开炮击。

    我知道,这样会造成我们进攻部队的伤亡。但不这样炮击的话,我们根本杀伤不了阵地上的八路军。他们在阵地上修筑了坚固的防炮坑道,提前撤退只会给他们躲避的时间。’

    面对酒井如此冷酷的回答,步兵旅团的作战参谋同样不好多说什么。他们都很清楚,这是一种冒险却也有效的炮击方式。只是这样,有可能炸死己方的进攻步兵啊!

    同样看到阵地前沿,能够站立的小鬼子已经没多少,阻击阵地上的一些机枪手,也开始在连排长的命令下转移阵地。这样做,也是避免小鬼子的突然炮击。

    就在枪声渐渐平息下来时,待在阻击阵地上的侦察营老兵,很快听到下方传来的急促哨声。经常跟日军作战的他们,清楚这是小鬼子撤退的哨声。

    稍稍松口气道:“小鬼子撤了,我们也要准备进坑洞,小鬼子怕是要炮击了!”

    老兵的话音未落,前方的夜空中就出现一串火光跟轰鸣声。这种情形,令侦察营的老兵忍不住道:“姥姥的,小鬼子好阴啊!这么快就开炮,不怕炸死他们自己人嘛!”

    说着话的同时,老兵们很快将枪收枪弯腰靠在战壕内侧,同时催促身边的守备团战士,也赶紧在战壕中藏好。要是继续趴在战壕上,很有可能会被炮弹给炸伤或震伤。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之后,不少躲避不及时的战士,很快成为这波炮弹的牺牲品。而这个时候,老兵也适时的道:“快,赶紧撤进防炮洞。来不及的,躲猫耳洞里!”

    在这些战壕之中,挖掘工事的侦察营老兵们,同样挖掘了一些可供人躲避的猫耳洞。虽然这种猫耳洞,不如防炮坑洞保险,却也是保命的紧急避难所。

    看着阵地上有些躲避不及时的战士被炸死炸伤,配合侦察营长指挥战斗的朱新文忍不住骂道:“小鬼子的指挥官,还真t娘的心狠啊!自己人的死活都不管了!”

    反倒是侦察营长很冷静的道:“小鬼子的指挥官敢这样心狠,想必也是知道阻击阵地前沿,他派遣的进攻部队,只怕已经剩不了多少活的。

    若是不搞突然袭击的话,他们的炮击肯定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现在这样撤退命令一下,立刻实施炮击,也能给我们阵地上的部队造成一定的伤亡。

    让预备部队做好接应准备,同时让我们的卫生队,做好紧急施救跟护送伤员转移回城的准备。原本老子还想打一会就撤,现在他们玩狠的,那就看谁能狠的过谁!”

    对于侦察营长而言,他很清楚小鬼子这样的突然炮击,对于侦察营的老兵们而言,相信不会造成多大的伤亡。那些老兵作战经验丰富,知道如何防备这种突然炮击。

    相比之下,真正有可能出现重大伤亡的,无疑就是配合他们阻击的守备三团士兵。这些士兵大多没什么实战经验,突如其来的炮击,只怕也会让他们更加畏惧。

    ‘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这样的道理还是有原因的。为此,小鬼子搞这一出突然炮击,最有可能出现伤亡的,无疑还是守备团的那些新兵啊!(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