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一三章 冒充夺险关!
    在山西派遣军意识到,此番领兵出征太原的八路军指挥官,有可能是何正道的时候。包括板垣在内的华北方面军将领,都觉得山西的形势只怕不容乐观。

    而娄烦的突袭战展开之后,山西派遣军方面也明白过来,从榆林开赴到山西的部队,远远不至他们发现的那个步兵师,而是至少有两个主力师以上的兵力。

    既然何正道能悄悄将一个主力师运动到娄烦方向,那么谁敢保证,没有第二个隐藏起来的部队,正在等待着给山西的日军致命一击呢?

    抽调晋源独立混成旅团,赶往娄烦方面支援并构筑一些阻击阵地的同时。板垣同样严令各地的防守部队,一定要加强警戒,不要再出现娄烦守军那样的事情。

    只是要想保证防御阵地的安全,要想不被八路军的主力部队突袭,唯有多派遣侦察部队加强防区的警戒跟侦察。要做到这一点,对如今的前线日军而言并不容易。

    在驻守阳曲的日军,同样加强周边的警戒跟检查时。他们也发现,随着他们侦察警戒部队的增多,袭击他们侦察警戒的八路军部队也在增多。

    本身兵力就吃紧,又要抽调精锐担当警戒部队,这对前线日军而言,无疑也是一种负担!

    看着每次派遣出去的巡逻警戒部队,都很难平安的返回营区。不少在前线的日军指挥官,也意识到这种潜伏在他们身边的威胁,却又无能为力。

    做为前线的防御部队,日军很清楚八路军在这些战略前沿区域,也布署了数量不少的部队。眼下八路军主力正在进攻山西,这些八路军又岂会没有行动呢?

    意识到这一点的阳曲守军,一边向太原方面寻求支援的同时,一边也减少了巡逻侦察的部队。但对于防守区域跟驻地周边,日军也开始加强了警戒跟战备。

    只是对已经盯上阳曲的何正道而言,日军视为后方的阳曲城,并非他的主攻目标。反倒是阳曲城外的几个险要隘口,才是他派遣部队进攻的重点目标。

    从娄烦转移过来的何正道,看着阳曲的地图道:“特种营有消息吗?”

    特种营,其实就是早前侦察旅的伪装营。随着东北抗日联军的建立,何正道也有计划将侦察旅改编为特种作战旅,而伪装营无疑也是该部的一支精锐部队。

    做为八路军中最擅长模仿伪装日军的部队,这个营的官兵素质比侦察旅一些主力营都要强悍不少。最重要的,这个营的官兵随着时间的延长,伪装日军也越来越像。

    为了夺取进入阳曲的几个险关隘口,何正道最终还是决定先派特种营混入。寻找机会,将这些大多都只布署了一两个中队守卫的隘口阵地拿下。

    如果不将其拿下的话,这些扼制住一些重要通道的日军阵地,会对八路军的大部队产生重大威胁。可以说,这些险关隘口也是日军的前沿防御阵地。

    一旦这些阵地的守军,发现八路军有大举进攻的行动,那么他们会一边阻击的同时,一边寻求阳曲城内的驻军支援。所以,先将这些险关隘口拿下,也显得至关重要!

    ‘报告司令员,目前尚未收到特种营发来的信息。不过,看时间的话,他们此刻应该正在准备行动吧!’

    做为指挥部的作战参谋,自然知道特种营去做什么了。伪装夺营这种事情,对于特种营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但必须说,这种任务还是很危险的。

    一旦被敌人识破行踪,那么对于特种营而言,就有可能受到致命的打击。为此,每次行动之前,特种营也需要仔细推敲每一步作战计划,考虑到种种可能遇到的意外情况。

    在何正道关注着特种营的消息时,阳曲城外三个日军重点驻守的隘口阵地,也都迎来了一支从城里过来的巡逻跟补给队。

    这些乘座汽车巡逻的步兵中队,经常会不定时的进行巡逻检查。而且这些巡逻队,很多时候也担任辎重补给队,给这些隘口的守军运送一些物资补给。

    看着这些晃晃悠悠抵达隘口的汽车,负责检查的日军很意外般道:“今天怎么这么晚?”

    其中一个开车的士兵,很快叹气道:“遇到八路的游击队偷袭!后面车上,还有十几名伤员呢!最近八路的游击队,在附近的活动越来越频繁了!”

    虽然日军把守住这些重要交通要塞,可若大一个阳曲地区,自然也有一些日军防守不到的区域。这些地方或许能挡住八路军的大部队,但走些小部队还是没问题的。

    随着八路军开始攻略山西,这些熟悉周边地形的八路军,渗透一些小部队进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些渗透进来的游击队,自然也会找日军的巡逻队麻烦。

    听着司机的话,已经检查过他们证件的日军哨兵,也没多想什么。那怕车上的人,他们根本不认识。但无论说话口气还是证件,都说明他们是今天的巡逻中队。

    以往只派遣小队巡逻的日军,随着近期袭扰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多,日军也开始将巡逻小队变成巡逻中队。甚至将仅有的一批汽车,也调拨给巡逻队使用。

    望着后面车辆上,十几名受伤的伤兵,还有几具尸体。在隘口下设卡的日军,也觉得有些哀意。毕竟,这些受伤跟死去的士兵,跟他们也同属一个阵营啊!

    在阵地上负责驻守的日军军官,看着这些进入隘口的巡逻队,也没觉得有些不正常。看着巡逻队的上尉,他同样没觉得有丝毫异样。

    ‘宫古上尉,辛苦你们了!先前城里说你们出发了,我还一直担心你们不能过来呢!’

    ‘大川少佐客气了!虽然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但这些物资都是你们急需的。相比我们待在城里,你们在这里驻守更加辛苦。不过,今晚我们怕是要在这里暂时休整一下。

    那些伤员,也麻烦大川少佐找人帮忙治疗一下。原本我想立刻返回,但现在天色已黑,我担心回城的路不安全。只能带领部下,能这里休息一晚了。’

    听到宫古上尉的请求,大川少佐犹豫一下道:“大佐那里怎么办?”

    ‘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我用这里的电话,跟他请示汇报一下就好了。我们中队的情况,大川少佐也看到了。如果返城路上再遇袭,我们怕是回不去了!’

    看着一脸苦涩的宫古上尉,大川少佐自然知道,虽说他们这些城外隘口守军日子不太好过。可相比之下,这些巡逻队要比他们更加的危险。

    直接用隘口的电话,宫古上尉向城中的守备联队长做了汇报。听到这个情况,城中的联队长也没过多的要求巡逻队返回。毕竟,晚上阳曲周边确实很不安全。

    等到电报汇报完毕,联队长同样要求大川少佐,一定要注意隘口的安全,提防八路军随时有可能发动的夜袭。交待完毕,通话也宣布结束。

    就在大川少佐放下最后一份戒心时,城外一处密林之中。几名侦察兵同样将电话给放下,笑着道:“程队得手了!城里跟山上的小鬼子,果然没有怀疑!”

    ‘好,那今晚我们先将赤塘关拿下,接应主力部队过来。’

    通过电话线监听了城内日军跟城外隘口阵地的特种营,已经在附近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是为了确保计划万无一失,特种营也一直都没有动手。

    但这段时间,日军巡逻队的情况,日军阵地跟城里的情况,已经被他们摸的一清二楚。此番带队巡逻的上尉,确实是城中的宫古上尉。

    只不过,在这支巡逻队出城没多久,便被特种营给全歼。冒充宫古上尉的人,自然也是特种营的人。由其冒充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的语气跟那位宫古上尉最相似。

    现在看起来,无疑这个计划很成功,冒充宫古上尉的特种营军官,已经顺利混进了隘口阵地,并且得到了大川少佐跟阵地守军的信任。

    招待巡逻队一行在阵地休息的大川少佐,根本没想到他领上阵地的这支巡逻队,根本就是侦察营冒充的。以至在半夜的时候,混进阵地的侦察营很快展开了行动。

    首先被无声解决的,就是阵地放置在阵地上的明暗哨。解决完明暗哨兵之后,侦察队很快又将阵地存放武器弹药的地方一并接管下来,并迎接山下的营主力上山。

    等到大川少佐被从房间拎出来时,看着灯火通明的军营,竟然出现了不少穿着八路军制服的士兵。而更意外的,还是不少身穿日军军装的战士,也跟他们站在一起。

    ‘宫古上尉,是你出卖了我们?’

    看着满脸不甘跟愤怒的大川少佐,有一个身穿八路军制服的军官笑着道:“程队,这个傻瓜少佐,到现在都没发现你的假身份。那个宫本,早就被我们给击毙了。”

    这番话说出之后,大川少佐整个人都傻眼了。似乎很难接受,眼前这个宫古上尉跟那些巡逻队,竟然都是八路军的现实。但不管他接受与否,其镇守的赤塘关陷落已然是事实了!(未完待续。)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