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二八章 下一步怎么走?
    收到长治独立旅发来的战后汇总电报,看着独立旅伤亡近千的数字,何正道心里同样有些不是滋味。尤其是这批牺牲的名单中,有不少都是原侦察团的老兵。

    虽说以前总有人说‘老兵不死’,可碰到这样的大型战斗,就算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同样不敢保证每战都能生还。只能说,他们在战场的生存机率要比新兵高点。

    可对何正道而言,无论牺牲的是老兵还是新兵,都是他何正道的兵。这些士兵牺牲,他都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而这样的战斗,何正道知道未来还有很多。

    甚至这次山西会战,某种意义上也是何正道主动提出的。那怕他是为了练兵,可这样的大练兵尽管能摔打出一支有实战经验的主力部队,却也交出了高昂的学费。

    或许看出何正道内心隐藏的自责,做为参谋长的叶剑应也很适时的道:“司令员,独立旅能打出这样的战损,相比其它主力部队已经很不错了。

    目前国*军跟日军对战的战损比例,能打出一比一他们就值得大肆庆祝一番了。而这次独立旅,尽管阵亡了几百官兵,也有近千的轻重伤员。

    可从襄垣突围的一一六师团,在他们的手上折损了过半的部队。可以说,突围出去的一一六师团基本上已经残了。接下来,他们想突围成功,几乎没可能。

    接近一比四的战损,换做任何部队都值得高兴了。而且这一次伤亡的官兵当中,新加入独立旅的官兵数量比较多。总体而言,我们还是打了一场胜仗啊!”

    面对叶剑应的安慰,何正道苦笑道:“参谋长,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只是做为指挥员,看到这冰冷的数字,想着那些活生生的士兵就这样逝去,我确实很自责。

    那怕我知道,这次独立旅打的确实很不错,也打出了我们东北抗日联军的骨气。可想到有上千家庭将面临这样的噩号,我真不知道如何向他们的父母亲人交待。

    事实上,别人一直说我擅长用奇兵。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很多时候排兵布阵,首先考虑的还是这个战术,最终会导致我们付出何种代价。

    如果收获跟付出的代价不符合我的要求,这种战术我一般都会否决。出奇兵,往往都能起到以小博大的效果。可这一次,面对整个山西派遣军,不打硬仗根本不可能。

    想到从组建独立团到现在,那些活在脑海中活生生的战士面孔,我有时也会觉得有愧于他们,愧对他们的亲人。但我知道,这就是战争,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做为指挥员,我很多时候要为战役负责,要让这些战士牺牲的更有意义一些。等下回封电报给独立旅,一定要做好伤亡官兵的登记跟善后工作。

    至于此次山西会战中阵亡的烈士,到时我会跟中央还有总部申请,给他们在太原附近修建一个烈士陵园,将他们全部安葬在那里,将来供我们的后人祭奠。

    或许这也是我这个当司令员的,唯一能替他们做的。等什么时候,我们不用在为战争而苦恼的时候,或许我会抽个时间,去看看埋葬在各地的这些烈士!”

    听何正道说出这样的话,或许在一些高级将领看来,何正道有些太过妇人之仁。但叶剑应知道,如今八路军会有如此凝聚力,跟何正道也有不小的关系。

    从长征路上,何正道对于麾下阵亡的将士,大多都给予光荣的下葬待遇。很多普通的士兵知道,那怕他们在战场阵亡,也不会被后人给遗忘。

    甚至于他们的家人,也会得到部队发放的抚恤金。往后他们的家人,也将在八路军的控制区,享受比普通军属更好的待遇,分到更多的荣军田。

    这种死后能享受极高礼待的规定,令很多普通农家出身的年青人,都非常涌跃的加入八路军。那怕在很多人看来,去八路军当兵连军饷都发放不了。

    可八路军这种对待军烈属的特殊规定,那怕那些将子弟送到部队的家庭,也觉得很安慰。虽说他们失去了一个亲人,却能让活着的亲人享受到更好的生活。

    在何正道替麾下这些死伤的官兵而伤感,远在西井布防的李向东,收到独立旅发来的电报。同样指示前方的侦察部队,密切关注一一六师团突围部队的动向。

    那么此刻的一一六师团,又在准备着什么呢?

    当长治独立旅完成阻击任务,开始盘点阻击战的损失之时。成功突围的一一六师团,同样在进行兵力统计。毕竟,他们突围的时候,部队也打的很分散。

    突围时跟各部队下达的汇合地点,也陆续赶来一批看上去很狼狈的部队。望着这些陆续汇合的师团部队,一一六师团的师团长心中同样疼的掉泪。

    打晋城之前,他麾下有两万多主力部队,从襄垣突围的时候,他手下也有一万多部队。而眼下陆续汇合的部队,加起来已经不足五千。

    最为重要的,这些突围出来的部队,大多都是步兵跟少量的骑兵。至于炮兵跟辎重部队,如今也全部改成了步兵。拖着火炮跟物资上路,他们同样走不了太远。

    看着师团参谋长统计出来的数字,一一六师团的师团长同样咬牙道:“命令部队在这里休整一晚!这次我们虽然损失惨重,但阻击我们的八路军只怕也不好过。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让我们的后卫部队,一定要盯紧八路军的动静。一旦发现八路军派遣主力部队追击,全力实施拦截阻击,替主力部队争取突围的时间。

    按现有的兵力,师团改编成四个步兵大队,由旅团长或联队长临时兼任大队长。不管如何,能突围出来我们就值得高兴了。但现在,还不到高兴放松的时候。

    告诫我们的士兵,好好珍惜今晚的休整时间。从明天开始,我们必须一股作气冲到与河北接壤的区域。只有那样,我们才能真正的放松下来,明白吗?”

    ‘嗨!将军,明白!只是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走呢?如果一起突围的话,目标只怕太大。从这里到方面军接应部队所在的位置,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走。

    根据方面军转发的情报,我们接下来还需要面对八路129师的阻击。最重要的,接下来我们选择的行军路线,大多都不是什么大路。行军速度,只怕快不起来!’

    面对参谋长提出的担心,师团长突然沉默了片刻道:“先把我的命令传达下去,让部队完成整编吧!剩下突围的路线,让我再考虑一下。”

    ‘嗨!将军,那我先去传达命令了!’

    给这位同样疲惫的师团长敬礼之后,参谋长很快离开了这个简易的临时指挥部。看着陆续集结的部队,大多都疲惫不堪甚至于士气低迷,参谋长的担心就更多了。

    带着这样的士气,他们又怎么可能成功突围到河北呢?

    可师团这一段时间连番作战,这些官兵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的上很优秀了。如果过多苛求的话,只怕也会让师团的官兵心生怨言啊!

    将几位幸存的旅团长跟联队长召集起来,宣布了部队整编为四个步兵大队的命令。唯一幸存的旅团长,自然也暂时担任一个联队长。

    面对这样的临时降职,也没人会觉得委屈。毕竟,此刻几位联队长手上,实际拥有的部队本身就不多。能兼任一个步兵大队长,也算是对他们的重用了。

    等到命令下达完毕,整编的事情自然有下面的军官去宣布负责。几位临时兼任步兵大队长的军官,也适时的道:“参谋长,下一步我们怎么走?”

    ‘将军还在考虑当中!不过,接下来这几十公里的路,只怕不好走啊!真的很难想象,八路军成长的这么快,他们的部队竟然如此顽强!’

    如果说以前他们还有些瞧不起擅长打游击战的八路军,那么这段时间的战斗,已经让他们看到八路军与众不同的一面。尤其这次突击,独立旅更令他们刮目相看。

    明明他们兵力占据优势,可面对他们的决死突围。很多时候,负责阻击的独立旅同样坚决不退。甚至有些部队突围的时候,还跟独立旅的阻击部队进行过白刃战。

    有些小型的阻击阵地,日军那怕重兵实施进攻将其攻陷。但这些大多由一个连队把守的阻击阵地,往往都拼尽最后一人,将突围的日军给予重创。

    早年挺进山西的他们,也跟华夏不少部队进行过作战。但这样顽强的部队,他们还是首次碰到。而碰到的后果,便是令他们灰头土脸损失惨重。

    甚至参谋长跟这些旅团长联队长谈论了一会之后,参谋长若有所思的道:“看来这次我们能成功突围,应该也有一些侥幸。你们两个联队,应该算比较幸运。

    如果不出所料,负责阻击我们的八路军,应该被他们的指挥官限定了最低的阻击时间。要真是这样,接下来我们的突围之路,只怕也不会太轻松啊!”

    那怕这个年代的日本陆军,一直认为他们是世界最强的陆军。但这一次,他们真正知道,在华夏正有这样一支部队,将真正成为他们未来最大的对手跟死敌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