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五七章 边境视察的用意!
    做为榆林及绥远的军政负责人,别人到了年关可以好好休息,享受一下难得的新年。可何正道却有忙不完的工作,还有走不完的部队。

    鉴于明年东北抗日联军要挺进东北作战,何正道在年底军政会议上,主动揽下走访基层一线部队的任务。其余军部指挥员,则到榆林境内的守备部队视察。

    那怕是第一次跟何正道搭班子,可陈芸等人都知道,这是独立纵队一直都有的传统。除非特殊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何正道的新年都是在基层部队过。

    或许是在一个游击队的基地,又或者是在一个根据地的堡垒村,再或者就是一些偏远的守备部队阵地上。总之,何正道以这种行动,告慰着新年依旧坚持在一线的官兵。

    连他这个司令员都如此尽职尽责,其它部队的官兵又岂敢放松警惕呢?

    用何正道说的话,他们是人民子弟兵,越是年节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放松警惕。做为驻防榆林及绥远的部队,他们有必要让老百姓过一个安宁的新年。

    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那他们就没有太多存在的意义。也正是何正道这种以身作则的行为,令很多一线部队的官兵都觉得很感动与自豪。

    离开榆林的时候,看着有些不舍的陈思雅,送她上车的何正道同样有些歉意的道:“思雅,到了延安见到爸妈代我说声对不起,今年不能陪你们过年了。

    明年部队的事情,想必你多少也知道。如果不趁年关的时候,去下面走访一下部队,检查一下各部队的战备情况。我也担心明年我们开赴前线,后方又出什么乱子。

    车上那些东西,我都标注好了名字。到了延安,你代我将这些新年礼物送出去。见到主席跟老总他们,也代我向他们问声好。等视察完前线,我就回延安!”

    ‘好!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反倒是你在外面,也要多注意保重身体。现在外面都冰天雪地的,你也要多加小心。有时间,记得给我发电报。’

    做为两个结婚的首个新年,陈思雅自然希望能一家团聚一下。可她同样清楚,嫁给何正道这样将精力放在部队的人身上,她必须承受这种经常分别的痛苦。

    好在陈思雅也明白,若非何正道这样尽职尽责,他在基层部队跟广大百姓中,也不会有这么高的威望。说到底,威信这种东西也是需要靠时间跟实际行动积累的。

    此次送陈思雅前往延安,何正道还是派了一个警卫连。这个警卫连除了沿途保护之外,也负责押送榆林这边送往总部的物资跟新年礼物。

    人际往来这种东西,任何时候都避免不了。到了年关这种时候,下面的部队跟延安还有总部送些新年礼,那怕太祖跟朱老总都不好说什么。

    虽说八路军一直强调节俭,但基层部队送一些年货过来,也算是对领导的一番心意。冒然拒绝的话,多少也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只要东西不是太奢侈贵重,太祖跟朱老总他们都不会说什么。说到底,到了年关这种时候,延安跟总部的一些首长们,也希望能过一个相对丰盛点的新年。

    至少他们都清楚,相比此刻在重庆的国民政府,每到这个时候部下给长官送礼,大多不是送钱就是送贵重的礼品。八路军这边的送礼,无疑显得有些太简单了。

    从何正道担任榆林边区的军政负责人开始,每到年底给延安还有总部首长送去新年礼物,也成了榆林边区的传统。那怕一些首长的家眷,都很期待这份新年礼。

    毕竟,到了年关这种时候,首长们也希望自己有个好人缘。真要到了年关,还没有一个部队给自己送新年礼,估计这种首长要么太不近人情,要么就是没啥人缘了。

    做为首长的家眷,她们平时在接待部下送礼的事情上,同样顾虑甚多。也只有这个时候,面对这些边区部队跟政府送的一份礼物,她们可以安心的收下来。

    当然,东西太过奢侈的话,她们还是会退回去。毕竟,贪污这种事情,对于居住在延安的很多首长而言,同样非常忌讳的事情。真传出去,会出大问题的!

    看着运送物资跟护送陈思雅的车队离开,何正道同样没在榆林待多久。今年榆林城的军民联欢晚会,已经决定由政委陈芸负责,他算是依旧坐镇榆林城。

    相比其它一些边区政府,在新年这个时候都不敢花太多钱庆祝年节。榆林搞的新年联欢晚会,已经成为榆林城百姓每年都期待的新年大事。

    虽说现如今有些边区政府的税收,比早年刚到陕西要好过不少。但组织这样的大型军民联欢晚会,有些边区政府跟部队都没什么经验。

    反观榆林边区政府,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组织过很多次。很多在榆林城过年的百姓跟商家,到了大年三十这天,大多都会早早的准备年夜饭。

    吃完年夜饭,他们便会拖家带口赶往举办联欢晚会的会场。每到这个时候,也是边区政府以及驻军部队,跟全城百姓拉近距离跟关系的时候。

    做为新任的政委,何正道觉得有必要让陈芸跟百姓多接触一下。对于这样的安排,陈芸自然不好拒绝。说起来,这份差事比下基层调研慰问舒服多了。

    毕竟,眼下榆林跟绥远境内,已经是大雪封路。要想赶往一些偏远的基层部队,并非一件轻松的事情。也只有何正道年青体力充沛,才敢做这样的事情。

    真要换成陈芸还有叶剑应等人,他们这一趟未必能走的下来。可以说,四个虽然是首次搭班子共事,但陈芸对何正道的评价也是非常高的。

    原以为何正道年青,多少显得有些年青气盛。但令陈芸想不到的是,何正道在涉及政委负责的事情上,基本上很少插手跟过问,很多事情都会与他商量。

    相比在其它部队当政委,更多都显得比较低调。何正道却总会想办法,在部队跟政府当中,提高他这位新政委的威望跟份量,这让陈芸同样很感动。

    毕竟,有些军政主官在搭班子的时候,总希望多揽一些权,在部队多一些话语权。可这种情况在新组建的东北抗日联军中,却还是比较罕见的。

    此次视察前线部队,何正道同样跟以前一样,带了一个特战分队跟一个警卫营便上路。离开榆林城的时候,陈芸跟叶剑应等人同样出来送行。

    ‘司令员,多保重!’

    ‘你们也一样!政委,部队跟城里的这摊事,可就辛苦你了!’

    笑着同众人握手之后,何正道骑马带着特战分队提前离开。至于后续的警卫营,有些乘座汽车有些还是骑马跟进。他们更多时候,都担任接应的部队。

    若是全部跟着何正道一起出发,只怕何正道也没办法真正看到基层的实际情况。在何正道看来,有一支特战分队跟着,他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毕竟,此番他去视察的地方,大多都是八路军控制的地盘。就算有一些不服从八路军管制的武装力量,只怕也无法让何正道吃什么大亏。

    相比很多人都觉得,何正道此行更多是去走访慰问以及视察基层部队。可实际上,从榆林城出发的何正道,中途根本没在一些部队防区过多逗留。

    他选择视察的第一站,便是如今由绥远军分区控制的沃野县。这个地方,也算是绥远军分区负责的一个重要防区。而早前,宁夏的马家军也试图侵占这个县。

    只是后来开始八路军不断的崛起,主政宁夏的马鸿逵最终放弃了武力侵占的想法。但相比八路军在这里布署了一个守备团,马家军却布置了一个骑兵师。

    甚至每到年关的时候,总会有一些马匪武装从宁夏那边越境过来袭扰。虽然榆林边区政府,也多次给马鸿逵去电,希望他能清剿一些境内的马匪武装。

    但很多时候,马鸿逵都是嘴上答应的好,实际却依旧不管不问。一些属于八路军跟马家军都不管辖的区域,也成为很多流窜马匪的乐园。

    尤其到了年关这种时候,因为大雪封山封路,很多靠抢劫过日子的马匪,也会想办法袭扰一些村镇。每到这个时候,当地守备部队都显得疲于奔命。

    而这一次,何正道在赶赴沃野的时候,已经秘密调动骑兵二师,以夜行军的方式赶至沃野境内待命。一旦这些马匪也越境,何正道便敢越境实施清剿打击!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些马匪跟马鸿逵没关系。可对于何正道而言,他已经跟马鸿逵警告过。若是他真的不予理会,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说到底,眼下无论是宁夏的马家军,又或者控制甘肃大部及新疆的马家军,何正道其实都想将其消灭掉。这两支军阀武装,也对八路军后方形成威胁。

    只不过,眼下全国统一抗战,何正道也不想挑起内战。但对于这些敢扎刺的马匪,何正道不介意来个杀鸡儆猴,让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知道八路军的厉害!(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