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六五章 围追堵截歼马匪!
    王家凹半夜响起的枪声,也正式拉开卧虎山马匪袭扰沃野边城的序幕。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马匪而言,他们都将此次劫掠做为今年最后一笔买卖。

    没有马匪觉得自己会失败,甚至他们都觉得,今年对他们而言又会是个丰年。近万马匪涌进沃野边城,仅凭沃野城的几千守备部队,是很难守住若大一个边城的。

    正是这样的信心,令很多马匪都生怕晚人一步。对他们而言,都希望多抢一些村子,那样回归的时候,他们所抢到的财货才会更多一些。

    可他们根本不知道,从他们下山那一刻,八路军已经张网以待。如今在他们看来的袭扰战术,更多不过是飞蛾扑火般的找死行为罢了。

    看着原本只有一支民兵小队的王家凹村,竟然有四挺机枪防守。待在后面指挥作战,想着等下冲进村子大肆劫掠的马匪头目,也有一种被迎头痛击的感觉。

    ‘该死的!不是说这个村子只有一些民兵吗?这机枪是怎么回事?’

    气急败坏的马匪头目,很清楚机枪对于他们的威胁有多大。相比其它大的马匪帮,他们有些还装备了小口径的迫击炮,他们这些小股马匪大多都只有步枪。

    待在头目身边的马匪,也有些意外般道:“大当家的,是不是让兄弟们先撤下来。从火力上看,村子防守的人应该不多。但有机枪,我们很难打进去啊!”

    从村子传来的枪声频率中,有经验的马匪也知道村子防守力量不强。可问题是,有四挺机枪架在垒墙上交叉防御,他们想冲进村子的可能性并不大。

    ‘他们的机枪都架在村头,你带一些人绕到后面去,给我想办法摸进去。最不济,也要分散村子的防御力量。M的,等冲进村子,老子要剥这些民兵的皮!’

    看着一个个被打翻落马的手下,马匪头目同样心在滴血。那怕见惯了手下的生死,可这种还未开张,便付出如此惨重代价,头目自然觉得怒火冲天。

    反观此刻待在村子的许班长等人,看着一批马匪开始绕行到村后,立刻道:“副班长,你带一个小队过去,一定要阻击住这帮马匪,增援部队马上到!”

    ‘是,班长!’

    而此刻趴在许班长身边的民兵队长,有些意外般问道:“许班长,我们有援兵?”

    ‘放心吧!这伙马匪今晚一个也别想跑!同志们,好好打,把他们拖在村口就行。等我们的大部队抵达,他们就死定了!’

    早前进驻小村的时候,许班长并未告诉村里的民兵,在村外的山谷中,其实他们已经驻扎了一个连队的骑兵。先前信号弹升空,相信骑兵连已经展开包抄了。

    伴随村口的阻击力量,分出一部分往村后走去。村口的火力再度减弱了不少,这样一来进攻的马匪,也觉得被压制的力度减少了许多。

    就在马匪觉得,他们或许多花一点时间就能攻进村子的时候。同样放了警戒哨的几名马匪哨兵,却看到远处传来的马蹄声。

    正当马匪哨兵觉得,会是什么人也来王家凹村时,看着出现在视线之中的骑兵部队,这些马匪直接大叫道:“骑兵,八路的骑兵,发信号,撤退!”

    伴随马匪哨兵开始尖叫,掉转马头往村口那边奔跑,同样也开枪示警。待在村里的马匪们,似乎没听清哨兵传来的枪声报信。毕竟,村口此刻激战正酣呢!

    直到一名飞奔赶来的马匪,老远便喊道:“大当家的,有骑兵!有骑兵!”

    如此大喊大叫的行为,自然引来村口激战马匪的注意。只是随着这名马匪飞奔赶来报信,那些放哨的马匪根本无力阻止骑兵连的突进。

    马匪哨兵抵达村口战场的时候,隐藏在村外山谷中的骑兵连,同样已经奔袭到村口。这意味着,马匪被骑兵连前后包抄了!

    ‘撤!赶紧撤!’

    听着身后传来的杀声跟马蹄声,已经损失不小的马匪头目,很清楚他们根本没太多的抵抗能力。虽然不清楚追兵有多少,但他们知道今晚行动失败了。

    尽管心中惊骇八路军的骑兵,怎么会来的这么快。但对于马匪们而言,见机不对果断撤退,也是他们保命的一种常用策略。

    相比村外的马匪,有些慌乱的开始上马准备跑路。村中的民兵们,却显得非常兴奋的道:“大部队来了!我们的大部队来了!冲出去吧?”

    看着这些跃跃欲试的民兵,指挥战斗的许班长却摇头道:“不行!我们就待在村子里,不能随便外出追击。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小心,不能让马匪冲进村子。”

    对于许班长而言,他的任务就是钉在村子里。真要为了追击,结果让马匪反冲进村子里,抓到一些村民做人质的话,那还是非常危险的。

    现在他们只要守住村子,外围的追剿交给骑兵连负责,才是他最应该做的事情!

    随着来援的骑兵连分散包抄逃窜的马匪,待在村中阻击的民兵们也长长松了口气。对他们而言,这一晚的战斗确实很紧张。

    ‘胜了!’

    没有大声呼喊,但每个民兵心中都长松了一口气。相比这些民兵长松一口气,组织防御的许班长却适时的道:“王队长,你看着一点,我去看看伤员!”

    ‘好!那劳烦你们了!’

    先前阻击防御中,民兵小队同样有人阵亡有人负伤。对于阵亡的民兵,王队长虽然觉得很难过。但他们都清楚,当上民兵那天,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好在王队长同样清楚,在这种战斗中牺牲的民兵,其家属也能被政府评定为军烈属家庭。在一些税收跟工作安排上面,这些家庭都有优惠跟优先的政策。

    没过多久,看着催马到村口的援兵,王大宝也很麻利打开先前堵起的村口大门。看着走在最前面的一名中年人,王大宝也显得有些欣喜。

    ‘葛连长,怎么是你们?’

    ‘大宝,怎么样?我们没来晚吧?’

    ‘没有,没有!有许班长他们帮忙,我们还是打的不错!’

    ‘对了,小许呢?’

    ‘他去照看伤员了!先前的战斗中,有一个部队上的同志牺牲,我们民兵小队也有两人阵亡。负伤的也有几个,现在都在村子里治疗呢!’

    一听这话,来援的葛连长也有些关心的道:“行,那我们先去看望一下伤员吧!”

    每年马匪劫掠地方,民兵跟守备部队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伤亡。可以说,今晚若非他们来援,并且提前派遣了一个班的防御入村驻守,伤亡只怕会更大。

    别说村子里这些民兵,那怕他带队包抄这股马匪,同样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不管怎么说,马匪的骑术跟枪法还是很不错的,想围剿他们不付出一点伤亡也是不可能的。

    伴随骑兵连开始打扫战场,这股夜袭王家凹村的马匪,最终能逃走的也仅有几名仓皇的马匪。至于带队的马匪头目,也被骑兵连当场击毙。

    击毙一百多人的马匪队伍,对于骑兵连而言也是个不错的战功。而今晚整个沃野城附近,到处都传来枪声甚至于炮声,令很多临时安置点的百姓都有些睡不着。

    没有马匪来袭的村庄,同样彻夜难眠。对于他们而言,同样担心会有马匪来袭。而有马匪袭击的村子,不可避免都会出现一定的伤亡。

    好在何正道提前做出布署,每个村子都有一定数量的部队驻扎。加上外围的部队配合作战,很多马匪最终都未能得逞,大多都灰溜溜的逃窜。

    可对于马匪们而言,他们并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在马匪开始逃窜,准备另外寻找机会的时候。提前潜伏到各地的八路军骑兵部队,也展开了围追堵截。

    结果这些抱着无数幻想进入沃野的马匪,突然发现原本对他们而言,应该畅通无阻的沃野境内,竟然到处都是埋伏跟围剿的八路军。

    同样跟一个骑兵营对弈了一晚的坐山虎,看着追击的八路军骑兵,同样意识到这次八路军只怕有备而来。他觉得,此刻应该果断撤退返回卧虎山。

    想明白这些,坐山虎立刻道:“撤,不能再到处走了,我们必须立刻过河回山!”

    ‘大当家的,我们就这样算了?’

    ‘不算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没看出来,八路军早有准备吗?连我们都无功而返,你觉得其它的人,会有收获吗?不走,等八路合围,我们就走不了了!’

    清楚这些手下多少显得有些不甘心,可坐山虎觉得相比性命而言,无功而返一次并不算什么。要是命没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面对坐山虎决定空手回山,尽管有些马匪不愿意。可看着越来越少的队伍,越来越多的八路军追兵,他们还是选择听坐山虎的,渡河返回卧虎山。

    可坐山虎并不知道,此刻已经开赴边境的骑二师,已然封锁沃河附近的山口跟路口。对于这些马匪们而言,这段回山之路,想必也要留下一路的血腥。

    但沃野境内发生的这些事情,兴冲冲赶来捡便宜的平罗骑兵团并不知道。等到他们也越过沃河时,八路军也真正展开了全面合围!(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