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六六章 捡便宜还是送死!
    来时气势汹汹信心满满,可一晚上的时间,却被打的抱头鼠窜。很多凶残却怕死的马匪,面对八路军在沃野布下的防御网,最终还是选择赶紧撤退。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马匪都遵循的生存法则!

    那怕此次下山劫掠,没有任何的收获,反倒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可幸存的马匪都清楚,要跟八路正规军作战,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只能选择尽快撤离。

    更何况,有些幸运捡回一条命,跟其它马匪汇合的幸存者,也渐渐告知他们遇袭的事情。如果一支马匪吃了亏,只能说他们运气可能不太好。

    可现在进入沃野境内的马匪武装,基本上就没谁能幸免于难的。就算昨晚没在沃野打劫的马匪武装,白天同样遭到八路军骑兵部队的围剿。

    这种情形只能说明,这次八路军是有准备的。若是他们不甘心的话,或许很有可能把命丢在这里。八路军对于马匪,可从来都没什么好感的啊!

    随着陆续有马匪出现被围歼大部的情况出现,不少大股的马匪武装,也顺势吞并那些逃出来的幸存马匪。抱团取暖,也是马匪常用的策略。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在马匪这个行当里,弱肉强食也是很天经地义的事情!

    第一个做出撤离沃野决定的坐山虎,无疑是个有点聪明跟敏感的马匪头目。只是这个时候,他们还想顺利从沃野逃离,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伴随马匪全部越过沃河,在沃野集结待命多时的骑兵二师,也全师出动封锁与平罗接壤的各个交通要道以及一些上冻的平原地带。

    一旦发现有马匪准备逃离沃野,这些阻击部队就会实施拦截。用何正道的话说,这叫********。不把这些马匪剿灭干净,明年开春这些马匪又会死灰复燃。

    从明年开始,榆林边区也将陆续迁移一些百姓到这边来建厂开荒。不把这些马匪清剿干净,将来根据地的治安也得不到保障。这一点,参战部队大多都知道的。

    相比晚上的视线不太好,白天进行突围的坐山虎,看着远处游弋的八路军侦骑,脸色有些凝重的道:“这下真的麻烦了!看来八路是早有准备啊!”

    面对一路撤退都摆脱不了八路的侦骑,坐山虎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最重要的,相比他们传递消息只能依靠快马,八路的消息传递无疑要更迅速一些。

    并排骑行在坐山虎身边的山寨二当家,想了想道:“大哥,要不我们再等一等!我总觉得,八路花费这么大心思把我们引进这里,应该不会让我们轻易回去。

    要想知道八路有没有设下埋伏,我们可以让其它人打先锋。看这情况,只怕前天过河的人,都没几个能讨到便宜。在这里等等他们,让他们去替我们开路。

    如果前面八路真的设了埋伏,我们便选择绕道离开。大不了,多跑一些路,也总比撞进八路的埋伏圈好。若是八路人少,那我们就跟他们拼了,杀开一条血路来!”

    前方情况不明,这位有点军事头脑的二当家,便想出让其它马匪替自己趟路的方法来。听完二当家的话,坐山虎虽然心急返回,却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从一路遇到的情况看,坐山虎发现八路军出动的围剿部队也不算太多,而且跟他们一样都比较分散。这也说明,八路军在沃野布署的兵力其实也不多。

    那么此刻返回卧虎山的路上,八路会不会设伏,坐山虎心中同样没底!

    ‘好,就按二当家说的办,找一个安全的地点扎营,派出哨探联络其它回返的队伍。等到大家集结一起,我们再跟过河时那样,分批渡河返回卧虎山。

    对了,加派哨探去打探周围的情况,一旦发现大批八路的骑兵部队,一定要尽快将情报汇报上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小心,不然这次真有可能栽在这里!’

    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脚的一天呢?

    那怕每个马匪都清楚,早晚会碰到这么一天。可对于他们而言,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想把性命丢在这里。只要返回卧虎山,他们便能东山再起啊!

    在马匪们开始不断联络汇合时,围剿的八路军骑兵部队,同样也要压缩包围圈。对于马匪派出的哨探,只要敢过河的马匪,侦察旅的侦骑一律猎杀。

    对于现在的情况,何正道给骑兵二师的命令是:“不许马匪将消息传回去,慢慢收缩我们的包围圈,将他们压制在沃河一线再实施两面夹击围歼的战术。

    另外负责跟踪马家军骑兵团的部队,必须做到让他们接触不了任何人。任何敢于靠近他们的不明骑哨,一律实施抓捕或击毙。要让这个骑兵团,先过河再两面合围!”

    听着何正道的命令,巴图略显不解的道:“司令员,让这个骑兵团过河的话,他们不是跟那帮马匪混在一起了吗?这样围歼起来,难度还是不小的!”

    ‘我知道,但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占据名份上的大义。做为宁夏马家军的正规骑兵团,他们跟越境劫掠的马匪混在一起被我们围歼,别人会怎么看待马家军呢?

    这次,我要让马鸿逵抓鸡不成蚀把米,歼灭他这个骑兵主力团不说,我还要让他做出解释。不这样的话,不足以震慑住那些未来敢越境捣乱的军阀武装。

    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理由解释,我们越过沃河是为了打击马匪。尽管我们两方尚未划定边境线,但私下还是以沃河为界互不干涉。

    既然他的骑兵团首先破坏这种默契,那么我们的骑兵部队越境,他还能说什么?总不能他们过初一,我们十五也不能过吗?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说完这些话,何正道又继续道:“就他们一个骑兵团,外加这群乌合之众,你们二师还拿不下来吗?”

    一说这话,巴图立刻道:“司令员,我们二师有信心也有能力将他们全部拿下!”

    ‘对,就要有这种士气跟信心!要知道,我们是有心算无心,经过这两天的陆续清剿跟阻击,马匪武装可以说已经溃不成军。至于马家军,你觉得他们多大决心跟能力呢?

    说的不好听一点,他们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这边怕我们八路军越境跟他们抢地盘,这边又要玩点小动作。我们真要动真格的,他们一准虚!’

    说完这些话之后,巴图也不在多说什么。同一时间,何正道也给带领试训侦察部队的李向东发去电报,让他可以展开对卧虎山的清剿行动。

    早前驻守在五原的骑兵三师,已经开始往阿拉善盟与沃野接壤的区域挺进。而驻扎在鄂尔多斯的骑兵一师,同样在往沃野境内挺进。

    原本应该休息的冬季,八路军两个骑兵主力师的动作,多少显得有些令人诧异。可对于马鸿逵跟根据地的百姓而言,他们都知道八路军有冬训的传统。

    事实上,对于这种冬季训练跟拉练,马鸿逵有时也想搞。但他很清楚,他麾下那些骑兵部队,如果只是单纯进行这样的训练,骑兵部队的官兵兴趣都不高。

    可若是在冬训的事情上,额外又增加一点好处的话,那么麾下的骑兵部队才会有兴趣。眼下这个挺进沃野境内的骑兵团,就是借着训练之名过来打劫的。

    一路快速挺进至沃河边境的骑兵团,看着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八路军的侦骑哨,带队的骑兵团长很兴奋的道:“看来马匪已经跟八路交上手了!”

    做为尾随马匪过来捡便宜的骑兵团,他们更多的任务也是到沃野制造混乱。只有将八路军的根据地搞乱,八路才有可能在这里待不下去。

    ‘团座,我们接下来去那里?’

    ‘说了多少遍,要叫我大当家的!我们现在是马匪,懂吗?’

    ‘是,团,,,,大当家的!’

    被训了一句的作战参谋,虽然觉得这有些欲盖弥彰。但他同样清楚,此行他们越境劫掠的事情,不能被八路军知道。一旦跟八路军遭遇,也不能承认正规军的身份。

    看了看地图之后,骑兵团长道:“去沃野城看看!想来那些马匪,应该没胆子去碰县城。但是现在他们在县城周边劫掠,城里的八路主力肯定会出城增援。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就将沃野城给拿下。相比那些小村小镇,这县城才是真正有钱有物资的地方。真能打下县城的话,那我们这次就真的赚大了!”

    好不容易争取到带兵出征的机会,骑兵团长自然想捞笔大的。根据他们所掌控的资料,沃野城也是八路军的物资储备中心,钱粮无疑都是最充足的。

    而且居住在沃野境内,一些相对比较有钱的商人跟乡绅,在这种天气里都会进城居住。若是能攻下县城的话,他们无疑能吃到此次越境劫掠最肥的一块肉。

    理想很丰满,可现实却很骨感!

    就在这个骑兵团越河进入沃野后,潜伏在沃河另一侧的二师骑兵部队,也正式封堵包围圈。这意味着,这些越境的骑兵跟马匪都再劫难逃了!(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