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六七章 阵前劝降!
    抱着无数期望跟期待,一路从平罗境内飞奔而来的平罗骑兵团,根本没想到进入沃野境内之后,会看到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的一幕。

    原本在这些伪装成马匪的骑兵看来,此刻的沃野应该硝烟四起,驻守该地的八路守备部队,应该也是忙的不可开交,驻军部队也到处救援,整个沃野一片混乱。

    可进入沃河没多久,看着遇面朝自己冲来的一支马匪队伍,领头的团长多少显得有些意外。根据他的猜测,此刻马匪应该已经进入沃野的核心区域才对。

    在这样的边境地带打转,那还有什么东西好抢的呢?

    待在他身边的一名参谋,同样有些意外的道:“大当家的,这情况好象有些不对?我看这些人,好象是吃了败仗往我们这边逃的。是不是出事了?”

    面对参谋的询问,伪装成马匪大当家的团长也立刻道:“命令部队警戒,将这支逃窜的马匪带过来。我要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意识到情况好象有些不对劲,骑兵团长立刻下令部队就地警戒。虽然他满脑子想着建功跟发财,可他同样清楚真撞上八路军的伏兵,他们同样没什么好下场。

    那怕他能守住这个秘密,可带过河的两千多骑兵,谁敢保证每个人都能保守秘密呢?真让八路军知道,他们根本不是马匪而是平罗城的驻军骑兵,八路军会做何感想呢?

    不管怎么说,做为驻守平罗骑兵师的骑兵团长,他对于马家军还是蛮忠诚的。这种时候,他既要为部下的生命负责,同样也要为自己的小命多加考虑才行啊!

    随着骑兵团长一声令下,那些有些仓皇逃窜的马匪,同样看到这支规模庞大的‘友军’。觉得终于摆脱八路军的追杀后,这些马匪不用抓直接冲了过来。

    ‘看在同属一山兄弟的份上,还请诸位兄弟搭把手啊!我们是窝瓜岭的,不知兄弟是那个山头的?’

    领头一名马匪头目的话,令接到命令的骑兵营长,还真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但做为平罗境内的驻军营长,卧虎山一些大马匪团伙的情况,他多少还是知晓的。

    ‘我们是卧虎寨的!你们怎么这么狼狈?出什么事情了吗?’

    ‘啊!原来是坐山虎老大的麾下!唉,别提了,我们这次栽了,八路早就设好埋伏,就等我们撞进去。我窝瓜岭几百号兄弟,几战下来就剩这百来号人了!’

    八路早就设好埋伏?

    此话一出,这位骑兵营长心中一紧,但脸上还是很快道:“你们先跟我们走吧!见了我们大当家的,你将遇到的情况如实说明一下吧!让他们跟我们走!”

    说着话,骑兵营长同样不客气,让手下将这些马匪给挟持了起来。对于这种情况,窝瓜岭的马匪头目虽说心中有些不爽,却也不敢太过反抗。

    毕竟,人家上千号骑兵摆在那里,真要找他们的麻烦,就凭他们剩余的这点骑兵,只怕不够对方一个冲锋,他们就要全部交待在这里呢!

    等到这名头目出现在骑兵团长的面前,才知道这根本不是卧虎寨的马匪,而是一伙他们根本不认识的人。但跟在头目身边的一名马匪,却认出骑兵团一行的身份。

    稍显小心的道:“大当家的,这是平罗城里骑兵师的人!娘的,真想不到,他们竟然也过来了。敢情,他们是想让我们打先锋送死呢!”

    一听这话,马匪头目手中更是一紧。虽说这年头很多官匪都是一家,但对于马匪们而言,最不喜欢打交道的,无疑就是这些同样骑马扛枪的正规骑兵了。

    虽说对方交头接耳说什么,骑兵团长并没有听到。但看着对方脸色上的变化,骑兵团长也很直接的道:“王大当家的,想来我的身份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现在需要你将这两天所碰到的情况全部说出来。另外你们的其它队伍,又大多去了那里?你现在跑到这里来,又打算去那里?”

    ‘回长官的话!我们前天夜里过河,原本想着趁夜讨些好处。结果却发现,八路派遣了不少正规军驻守那些村镇,而且还在村镇外设下诸多埋伏。

    我们一时不察,撞进八路的埋伏里,结果什么都没抢到,反倒折损了不少人马。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保存我们的实力,我们只能选择渡河回山了。

    先前在撤回来的路上,我们也遇到其它山头的队伍,他们的情况跟我们一样。很多小队伍过河之后,直接被八路伏击的干干净净。这一次,我们栽了!’

    清楚到了这个节骨眼,想来这些平时也常说要剿灭他们的平罗驻军,应该是跟他们一条战线的。这位马匪头目也没隐瞒什么,将自己所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

    ‘d的,看来八路是早有准备!幸好我们没继续往前去,不然还真有可能栽在这里。命令部队,后队改前队,迅速回返渡河,撤回平罗城!’

    很果断做出回返命令的骑兵团长,立刻下令部队准备撤退。对于突如其来的撤退,骑兵团不少士兵都显得有些意外。这还没开抢,怎么就撤了呢?

    就在骑兵团快速回返,准备重新渡过沃河的时候。没等他们抵达河边,负责侦察的侦骑望着前方出现的一群人,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好了。

    ‘快,回去告诉团座,我们被八路包围了!’

    事实上,不用侦骑回来汇报情况。看着那原本空无一人的雪原上,突然陆续出现一批端坐在马上的八路军骑兵,骑兵团长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望着拦在前方平原高地上的骑兵,不少骑兵团的军官也有些着急的道:“团座,怎么办?”

    到了这个时候,也用不着顾及什么。看到这些八路骑兵的时候,骑兵团长已经猜到,他们出兵的事情,只怕瞒不过八路军。这下,马家军有麻烦了!

    不经通传,一个主力军进入八路军的根据地,还穿着马匪的服装。这种事情传扬出去,只怕马家军脸面都会丢尽,在宁夏百姓眼中,他们也会抬不起头来。

    毕竟,兵就是兵,匪就是匪,前者值得尊敬,后者值得痛恨。可现在官兵冒充马匪,这怎么能不让百姓深恶痛绝这些披着羊皮的狼呢?

    想到这里的骑兵团长,深吸一口气道:“兄弟们,准备作战吧!到了这个份上,我们没有多余的选择,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我们才能活命!”

    明白只有回到平罗境内,他们才能有一条活路。这种情况下,那怕骑兵团长心里犯怵,他也不得不硬起头皮来跟八路军死嗑,以求那并不多的一线生机。

    望着开始拉开阵形准备冲锋的平罗骑兵团,负责剿灭它的骑二师三团,同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不过,三团的团长觉得还可以瓦解一些这些骑兵的斗志。

    将身边的一名警卫员叫来,跟他说了几句话之后。这名警卫员拍马而下,直奔这群打算返回平罗的骑兵团而来。对于这名八路骑兵的到来,骑兵团长同样有些意外。

    但想了想道:“不要开枪,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等到那名八路骑兵停在平罗骑兵阵前,很认真的道:“把你们的黄团长叫过来吧!”

    ‘什么黄团长,我们这里没有黄团长,只有大当家的!’

    其中一个跟八路骑兵比较近的骑兵连长,也果断的否认了他们的身份。这位连长似乎也知道,一旦坐实了他们的身份,会给马家军带来不小的麻烦。

    结果这名八路骑兵冷笑道:“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八路军独立纵队骑兵二师的,是不是很意外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从你们联络马匪下山,再到你们伪装进犯我根据地,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之中。我们团长不想大开杀戒,所以给你们一个投降的机会,你们别不知好歹。

    就算你们能从这里冲过去,我保证你们也回不去平罗城。现在整个边境,已经被我们全部封锁死了。除了我们二师之外,我们另外两个骑兵师也已经布署到位。

    如果你们识趣,放下武器投降的话。只要双方会谈完毕,你们或许还能活着离开。如若你们负隅顽抗的话,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了!”

    一番劝降外带威胁的话说出,这名骑兵连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管怎么说,对于他们而言,若有活命的机会,他们又岂会不珍惜呢?

    想到这里有些犹豫的道:“此事稍等,我需回报我们大当家的才能给你们回复!”

    到了这个时候,依旧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无疑令这名八路骑兵冷笑不止。但对于其它的普通骑兵而言,他们自然希望能不打才好。

    骑兵在平原交战,那怕不再是用马刀相互砍杀的时代。但这些平罗骑兵都知道,八路军的骑兵训练比他们强,武器装备更是比他们先进的多。

    真要跟八路军一个骑兵团交手,他们获胜的机率微乎其微。如果能活命的话,又为何要死嗑呢?毕竟,投降对他们而言,也并非什么奇耻大辱的事情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