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七三章 谈判中交锋!
    得知事情败露,便立刻调集部队星夜兼程赶往平罗的马家军,最终还是在马鸿逵规定的时间里,成功进驻平罗城。这个骑兵师的到来,也令平罗驻军长松了一口气。

    眼下虽然八路军并未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可在边境布署的骑兵二师,同样令他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尤其一个骑兵团的覆灭,更令他们心存畏惧。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解决掉近万越境劫掠的马匪,甚至一战全歼伪装越境的骑兵团。八路军骑兵二师在此次作战中展现的战斗力,确实令马家军有些震惊。

    以至进驻平罗城之后,马鸿逵也严令抵达平罗的骑兵师,不许跟八路军起冲突。只需加固平罗城的防御力量即可,其余的事情将由他派亲信处理善后。

    面对马家军一个骑兵师的到来,已经完成作战任务的八路军骑兵二师,随即又向沃河一侧增加了一个骑兵团。这样的增兵举动,同样令马家军严阵以待。

    三个骑兵团在沃河一侧拉开架式,随时都能向平罗发动进攻。这样的动作,无疑令马鸿逵预感到,八路军这一次只怕不是闹着玩,不给交待还真有可能动手。

    若八路军真的占领平罗,对于马家军而言,也将面临巨大的损失。毕竟,平罗对于银川而言也是一道很重要的门户,马家军轻易也不可能放弃的。

    鉴于这种情况,身为马鸿逵心腹的一名将领,很快便抵达了平罗城。派遣侦骑前往双方骑兵对峙的战场,直接递上这名将领的拜贴。

    这也意识着,双方即将展开谈判,通过这种谈判解决此次的两军争端!

    尽管这场边境的剿匪战,八路军跟宁夏马家军都控制了消息的外泄。但这个消息,最终还是被军统方面的情报人员给探知,并且很快将这个消息传给重庆方面。

    收到这个消息的老蒋,自然希望马家军能跟八路军打起来。到时候,八路军一个挑起内战的罪名就摆脱不了。摊上这样一个罪名,对国民政府挽回民心也有积极的意义。

    只是没过多久,手下有参谋官便直言道:“委座,就马鸿逵那种两面派,他不敢得罪八路军的。而且根据我们收集到的情报,这次是宁夏方面首先挑衅。

    他们的一个骑兵团,竟然跟在马匪身后越境准备打劫。没成想,正中了八路军的埋伏。那怕马鸿逵可以不认帐,但八路军方面不会没有准备的。

    如果我们现在将此事宣扬出去,搞不好只会适得其反。而且眼下西北的局势,宜静不宜动。有马鸿逵钉在宁夏,对于党国而言还是利大于弊。

    真让八路军攻陷宁夏的话,我们在甘肃的部队只怕也抵挡不住八路军的进攻。到时候,又多出两省之地的八路军,那才真正的难以对付呢!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委座应该给予马家军嘉奖,让他知道党国还是信任他的。等到明年战火再起,找准一个恰当的时机,就算我们不说,马鸿逵也会背后捅他们一刀子的!”

    听着手下参谋团们给出的建议,老蒋深思熟虑一番之后,也觉得参谋们给出的建议还是有道理。从某种意义上说,马家军确实有点墙头草的态度。

    但不可否认的是,马家军跟被收编的晋绥军不同。眼下宁夏距离抗日战场有点远,根本不用担心日军进犯。因此,他们对于抗战的热情并不高。

    如今宁夏马家军真正提防的部队,反倒是在华北前线抗战的八路军。若非八路军的实力很强,只怕马鸿逵早就下令部队跟八路军进行作战了。

    对马鸿逵这种老军阀而言,扩军跟扩充地盘才是他最在意的事情。单单一个榆林以及绥蒙一些地方,马鸿逵都想染指。只不过,一直都没办法得逞而已!

    若是这个时候,国民政府将此事捅出去,对想要捂盖子的马鸿逵而言,无疑也是非常不利的。正规军冒充马匪劫掠百姓,无疑是很令人痛恨的事情。

    到时候,八路军很轻易便能洗脱挑起内战的嫌疑。甚至来个大事化小,那国民政府就被动了。这种小人之举,无疑也会令马鸿逵恨上国民政府。

    没有马家军在西北牵制八路军,对于如今需要压制八路军崛起的国民政府而言,也是极其不利的。最终老蒋也放弃,在背后火上浇油的想法。

    而此刻收到马家军递来的拜贴,何正道想了想道:“立平,你代表八路军跟骑二师走一趟吧!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卧虎山必须纳进我们的防区。

    除此之外,将来若是马家军再有包庇或纵容麾下部队劫掠我方根据地的情况发生。那么这次的事情,我将一起跟他们清算。另外,此战的赔偿他们也必须支付一些!”

    ‘是,司令员!’

    做为骑兵二师的政委,周立平出面与马家军的代表谈判,身份上面还是比较合适的。至于何正道自己的话,他自然不会亲自出面。

    商定谈判的时间之后,两军的代表在沃河原本属于马家军控制的一侧展开了谈判。原本参与谈判的马家军代表,依旧拒不承认此事跟他们有关系。

    结果周立平很直接的道:“杨将军,明人面前不说假话。如果你们到现在,依旧不承认此事是你们组织的,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谈下去了。

    我知道,你们是觉得那个骑兵团,已经被我们全歼了。可你们低估了我军的俘虏政策,对于愿意悔过的人,我们也是愿意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杨将军总不会认为,你们那个骑兵团,我们一个俘虏都没抓住吗?除了有俘虏的证言,我们俘虏的一些马匪头目,同样向我们交待了一些情况。

    此次他们联合越境,也是出于你们的授意。这种事情传扬出去,相信对于马*主*席而言,也会有损他的清名吧?兵匪不分家,你让百姓如何信任你们的部队呢?”

    言语犀利的周立平,根本不怕谈判破裂。说到底,这次的事情他们占理,战斗上面又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以说,八路军是占了绝对了上风。

    在这种时候,想要息事宁人的是马家军,而不是八路军。既然有这种底气,周立平自然不用给马家军留什么面子。要做的,就是争取更多的利益罢了。

    面对周立平的直言不讳,担任代表负责谈判的杨作荣,又何尝不知道这种掩饰,根本就站不住脚。若八路军真的这么好糊弄,他们也不至于令马家军灰头土脸了。

    ‘既然周将军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此次我奉督帅之命,前来与贵军接洽会晤,目的也是希望我们两军,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影响两军友好的关系。

    自从贵军进驻陕西之后,我军跟你们接触也蛮多。如今你们进入宁夏的商队,我们也给予了便利。另外这两年,我们也给贵军供应了不少矿石,合作一直都很好。

    尽管这次的事情,我们督帅负有监管不利的职责。但周将军应该知道,这些驻守一方的部队,很多时候私下都会做些事情,我们督帅府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关于涉及此事的相关人员,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但我们希望,贵军能够结束这种对峙。毕竟,你们在这里驻扎这么多部队,我方境内的百姓还是很惶恐不安的!’

    这话其实也说的干脆,甚至还带有一点威胁的意味。毕竟,杨作荣也知道,目前与宁夏方面的商贸跟矿石交易,对于八路军而言也很重要的。

    见杨作荣也很干脆,周立平才道:“如果我们真想动手的话,我们的部队就不会待在这里停止不前了。你们要顾及治下百姓的心情,那为何对我方境内百姓厚此薄彼呢?

    这两年,我方根据地因马匪劫掠死伤的百姓有多少?被马匪洗劫一空的百姓又有多少?甚至我们几个物资运输队,都出现被马匪武装攻击的事情。

    若非眼下全民抗战,你觉得我们会一直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吗?我们为抗战大局考虑才隐忍,但你们一直纵容跟包庇马匪,这不是一个友军所应该做的事情吧?

    鉴于这种情况,我们司令员要求,对于边境的卧虎山,我方部队会实施接管。有这样一个毒瘤存在,不论对你们还是对我们,都是一个不安的因素。

    另外我也不妨告诉杨将军,卧虎山的马匪,我们基本已经肃清。只要你们的部队不进攻,我们未来在卧虎山驻扎的部队,也不会进犯你们的防区。”

    淡淡的一番话,令杨作荣眼神一惊的道:“你们的部队闯进卧虎山了吗?那是我军的地盘!”

    ‘是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我们司令员也给你们马*主*席发过电报。当时你们马*主*席的回复是,那里是三不管地带,你们也无能为力。

    既然你们没能力解决卧虎山那个马匪横行的地方,那我们只能代为出手。既然卧虎山的马匪是我们清理干净的,那么卧虎山自然就是我们的防区了!’

    又是很干脆的一句回答,却令杨作荣无力反驳。但他从周立平的话中,已然听出这次的事情,应该就是那位八路军红色战将的手笔!这卧虎山怕是保不住了!(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