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八七章 给村民拜早年!
    一曲‘小白杨’,让哨所的官兵们见识到何正道这位大司令,不但能文能武甚至还能唱。最重要的,这首歌曲也唱出他们边防部队官兵的心声。

    虽说眼下边防部队还不算正式的国防部队,但在何正道看来,他们就是未来的华夏国防军。对边防部队的组织训练,何正道都是按主力部队要求去建设的。

    越是重要的边境线,派遣的边防部队主官,大多都是何正道从军区挑选优异的军事骨干担任。这样做的用意,就是希望这些军事骨干能带出一支过硬的边防部队来。

    看着一曲唱罢,有些新兵忍不住流下眼泪,何正道略显意外般道:“同志们,我唱歌不至于这么难听吧?我怎么看到有些同志,竟然还掉下眼泪呢?

    我知道,今晚是大年夜,你们很多同志都是第一次未能与家人过年。但你们要记住,从你们穿上军装那天起,你们就是一名光荣的八路军边防战士。

    在你们身边的,都是你们的战友,你们朝夕相伴生死与共,未来还会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这样的经历,会令你们铭记终生,也会让你们在未来受益终生的。

    或许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不会被太多人知道。但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跟你们一样,默默为国奉献的军人存在,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同胞才能过上安宁详和的生活。

    那怕现在我们的百姓跟国家,都处于水深火热的生活中。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坚定跟党走的信念,未来你们会看到一个民主富强的新国家在我们手中诞生。

    有位古人曾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或许没有泰山那么重,却一定会有人记住你们所做出的贡献,并铭记你们的功勋。”

    借着这样的气氛,何正道也讲述了一番道理,让这些思家的新兵,正视他们当一名边防军人的意义,让他们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听着何正道说出的这番话,做为连长的陈全自然第一时间热烈鼓掌。不多时,整个食堂也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虽然有些新兵觉得害臊,但这时也没人笑话他们!

    毕竟,在场的很多老兵,曾几何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怕部队不喜欢泪水,但在这样的时刻会有一些人流泪,也是值得理解的一件事。

    不管如何,今天过年的经历,值得甘其毛道边防士兵铭记一生。那怕未来他们转业退伍到地方,想起今天也会觉得自豪跟荣幸。

    至少他们深信,不是每个边防士兵,都有跟何正道这种大司令员一起共度新年的机会。更何况,今晚他们还将享受一回,大司令给他们站岗放哨的待遇!

    那怕陈全觉得不好意思,但他深知何正道的脾气。曾经他有幸跟何正道在外宿营的时候,也知道每晚布哨的时候,何正道有时也会让人给他安排值哨时间。

    今天不光他们这个边防连,在其它东北抗日联军的主力部队跟守备部队中,都将换成军官全员上岗执勤。这样做用意只有一个,让战士们也享受一回军官的照顾。

    看似一个简单的执勤规定,却令很多战士觉得受到了尊重,也能拉近军官与普通战士之间的距离。有这样的气氛,能有助于军官与普通战士间的沟通。

    良好的沟通与信任,也有助于提升部队的战斗力。至少在何正道看来,很多时候军官要求士兵服从命令,不能一味的利用身份去强行下达命令。

    而是应该让士兵学会尊重跟服从军官们的命令,这样的部队才能在战时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至少何正道希望通过他的以身作则,能给部下留下这种优良传统。

    当然,为了保证第二天有充沛的精神,何正道也只是站了两个小时的岗。最后由边防连队的军官,跟他进行换岗休息。对此,何正道也不会拒绝。

    不管怎么说,做为军区的司令员,何正道每天需要处理的事情不少。若是站一晚上的岗,只怕第二天他也会没什么精神,耽误接下来的视察工作,多少还是不好的!

    考虑到第二天是大年初一,边防连队只安排了简单的晨间队例训练。但初一到初三,除了需要战备值班的部队外,其它没有任务的官兵都能安排休息。

    这样难得的休息时间,对平时都要从早训练到晚的边防连队战士而言,也是一个很难得的休息时间。可第二天,何正道同样带着陈全一起出了营防。

    同样渡过一个祥和大年夜的甘其毛道小村百姓,一大早便听到村外传来的马蹄声。一样安排民兵执勤的小村民兵,看到村前出现的骑兵队伍,一下便精神了起来。

    ‘是陈连长他们!这个时候,他们来村子里做什么?’

    有不解的民兵,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困惑。等到陈全等人在村前隘墙处下马,得知消息的民兵连长,也适时的带领村长一行人迎了出去。

    村长也是一名熟悉当地情况的老人,而小村的民兵队长正是他的儿子。只不过,很多小村的百姓都知道,他们的民兵队长是个因伤退伍的老兵。

    可即便如此,小村的百姓还是很信任这位民兵队长。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民兵队长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小鬼子的铁血老兵。

    ‘陈连,新年好啊!’

    ‘苗大爷,苗队长,你们好啊!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们两家也做了这么久的邻居,今天特意过来给你们拜个早年,希望没打扰到你们啊!’

    在来甘其毛道担任边防连长的时候,陈全便受过一些专门的培训。其中与驻地附近村庄百姓打好关系,也是他这位连长需要重视的一项政治工作。

    尽管陈全知道,眼前这个民兵队长少了三根手指。但这三根手指,都是他在收复乌兰察布的战斗中,与小鬼子骑兵对砍的时候,被小鬼子的军刀给削断的。

    只不过,小鬼子削断了他三根手指,他却削掉了对方的脑袋。原本部队可以安排他去军垦农场,但后来部队需要有人搬迁到这里居住,他便带着家人来到这里。

    搬迁来甘其毛道这里定居的村民,以前大多都是跟他一个村子的。尽管这里依旧贫瘠,可相比他们以前居住的村子,这里的条件无疑好上不少。

    一来进出甘其毛道的商旅,从外蒙入境的时候,也会在他们村子歇歇脚。从内陆去外蒙经商的商队,自然也会在村子补充一点出关所需的物资。

    靠着给这些商人提供服务,另外开辟一些荒地,不用交纳什么太多税赋的小村百姓,也觉得日子比以前好过了不少。更何况,部队也不时会给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可以说,小村的百姓跟边防三连,无疑是最亲密的邻居。有时边防三连组织一些义务劳动跟扶贫慰问,因为地理条件的原因,他们也只来这个小村。

    就在小村的民兵队长,跟陈全客气打着招呼的时候。看着站在陈全身边跟普通战士一般无二的何正道,这位民兵队长整个人都愣住了。

    或许是看出民兵队长眼中的惊讶,何正道笑着道:“你认识我?”

    ‘司令员好!原骑一师二团三营四连七班班长牛志刚向你报道,请司令员指示!’

    此话一出,站在他身边的民兵都有些傻眼。那怕他父亲也很意外般道:“娃子,你认识他吗?还有,你怎么叫他司令员?他是你们部队的大官吗?”

    对于儿子参军当了三年不到的兵,最后却少了三根手指回家,牛父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只不过,部队给予他的伤残补助金也不少,还给他一个儿子安排了工作。

    说起来,牛家能有现在的一切,还跟这个大儿子参军入伍有很直接的关系。也正是因为感恩八路军给他们家所做的一切,牛家最终才搬迁到这里来居住。

    ‘爹,他就是我跟你说的何司令!’

    ‘什么?他就是何司令?啊!何司令好,老汗不知长官驾临,有失远迎,还望长官恕罪啊!’

    听着牛父有些诚慌诚恐的行礼,何正道却赶忙上前扶着老人道:“牛村长,你好啊!我们八路军不兴叫长官,你老不嫌弃的话,叫我小何就可以了。

    自从你们搬到这里来定居,给我们部队也提供了不少的帮助。最重要的,你们的到来,也让进出这条商道的商旅们有了一个落脚点,维护了边境的稳定。

    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跟所有乡亲们的贡献才是。今天我过来,也是想给乡亲们拜个早年。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能继续支持我们部队的工作啊!”

    ‘岂敢,岂敢!何司令官这话,折煞老朽了。不敢当,不敢当啊!’

    听着牛父有些吊书袋子的话,何正道也知道眼前这个老人,应该也是个读过八股文的老人。可不得不说,一个村子能有这样的口才跟见识,确实很难得。

    毕竟,做为一个以替商旅服务为主村庄的村长,若是没点见识的话,还真做不来这些事情。谁都知道,商旅之中三教九流之人也极多,打起交道来也并非一件易事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