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章 密林终相见!
    对于冬天进入密林中休整的东北抗联官兵而言,年前关东军对他们的疯狂扫荡与围剿,着实令他们损失惨重。诸多密营被捣毁,无数官兵被枪杀围捕。

    那怕眼下大雪封山,很多官兵觉得能稍稍喘口气。可他们依旧担心,那个熟知抗联情况的叛徒,会在这种天气里带着小鬼子找过来,将他们围歼于密林之中。

    如果此刻只出现杜克立几人,或许他们会显得很高兴,立刻派人过去迎接。至少对杨敬宇而言,他同样很期盼着,这些英勇的战士能完成刺杀程兵的任务。

    但此刻杜克立回来了,身边还多了两个陌生人。这样的情况,那怕杨敬宇也觉得非常紧张。毕竟,这处密营太过重要,一旦被捣毁的话,接下来他们日子将更难熬了。

    就在杨敬宇下达做好战斗准备的命令,亲自赶到山谷隘口时。走在队伍中间的胡有亮,能明显听到前方传来的急促脚步声,他知道前面来的人应该不少。

    为了避免误会发生,胡有亮立刻道:“杜连长,看来你们的人应该在前面准备好了。为了避免发生误会,你带钱参谋过去就好。另外,你留两个人在我身边。

    先将事情说清楚,等下我再过去。不然的话,只怕杨总指挥他们,也会担心我们来这里的意图。钱参谋,你过去将事情说清楚,等下我再过去,没问题吧?”

    这位特意从117师抽调过来,加入联络分队的钱参谋,原本是117师麾下一个主力团的参谋长。对于此行担负的任务,钱参谋自然也是清楚的。

    笑着道:“好,那我跟小杜先过去一下。有些年没见,我也不知道杨总指挥还能不能认出我。不过,我们是老战友,我想他对我应该还是有些印象的!”

    趴在山头看着杜克立一行的杨敬宇,见到胡有亮等人突然停下脚步,多少觉得有些意外。等到杜克立重新带着一名陌生人继续往前走时,其余人却停在原地不动。

    这举动令杨敬宇稍稍安心了一点道:“传令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随便开枪!”

    ‘是,总指挥!’

    明白对方停下脚步不继续上前,肯定也是怕发生什么误会。至少对杨敬宇而言,他相信杜克立应该不会轻易背叛。但发生程兵叛变事件后,杨敬宇确实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

    直到杜克立带着钱参谋,还有一名出山的抗联战士,抵达抗联战士布下的埋伏圈中。看着前方山坡上,若隐若现的人头,杜克立也知道有人在那里设伏。

    大步上前道:“我是杜克立,不要随便开枪,我身边这位是总指挥的老朋友。”

    而这时的钱参谋,也停下脚步道:“你们总指挥在这里?”

    ‘是的,首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总指挥这个时候应该也在这处密营中。’

    适时回了钱参谋一句的杜克立,在带这些人过来的时候,丝毫没透露杨敬宇就在这处密营的消息。因此听到这个回答,钱参谋同样显得有些意外。

    但很快钱参谋就上前喊道:“骥生兄,还记得当年在鄂豫皖同你搭伙的钱秀才吗?我从关外特意过来找你了!快十年未见,你还记得我吗?”

    这样的喊话,令杨敬宇着实有些意外。只是看着钱参谋,将戴在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杨敬宇很快认出,这个人正是当年自己在鄂豫皖的战友。

    虽然不明白这个战友为何出现在这里,但他知道当年离开时,这位战友一直待在鄂豫皖苏区。此刻过来的话,想必搞不好也是组织派来的。

    一想到这种可能,杨敬宇立刻道:“你们几个,随我一起过去!”

    ‘总指挥,为了你的安全,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吧!’

    有身边的警卫员,立刻便阻止杨敬宇亲自过去会面的做法。在这些抗联官兵眼中,他们损失再多都无所谓,只要杨敬宇活着抗联便能一直坚持下去。

    如果杨敬宇有个什么闪失,只怕整支抗联队伍都将分崩离析!

    可杨敬宇还是坚持道:“无妨,这人我认识。他是我当年在鄂豫皖苏区工作时的战友,应该是从关外来的。如果不出意外,他是奉命过来联络我们的。”

    见杨敬宇坚持,身边的警卫员只能多加小心,保护着杨敬宇从山坡上起来。看着这几个站起来的身影,杜克立也赶紧加快脚步领着钱参谋走了过去。

    一直待在后面观望的胡有亮,自然也看到了前面发生的事情。只不过,他依旧站在雪地里,没有太多的动作。这样做,也是表示自己并无恶意。

    等到杜克立来到杨敬宇身边,敬礼道:“总指挥,我们回来了!这位是从关外来的钱真参谋长,是奉中央的命令,来这里跟我们联络的。

    另外那位停在谷口的,是此次行动队的队长。这次我们奉命去刺杀程兵那个大叛徒,结果被小鬼子给发现了。若非他们营救,只怕我们也回不来了。

    除了我们几个安全撤离外,小牛已经牺牲了。不过,程兵那个大叛徒,已经被胡队长给击毙了。我见他们是来找总指挥的,所以就擅自带他们过来了,还请总指挥处罚!”

    说到自请处罚的时候,杨敬宇同样很意外般道:“那个大叛徒死了?”

    ‘是的!之前撤离通化城的时候,我们并未确认这个消息。后来我找过我们的一名交通站联络员,确认了这个消息。收买那个大叛徒的小鬼子,也被胡队长他们打死了。

    正是了解到这些情况,我又跟他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发现他们对我并无什么恶意。而且一路上,他们对我们的事情,也不主动了解打听,我才决定带他们过来。

    我知道总指挥,一直想跟党*中*央取得联络。而这些人,就是党*中*央派来找我们的。之前他们也派了不少情报员,但都未能找到我们的行踪。

    甚至因为我们交通站破坏的严重,而且又出现很多叛徒。那些派来寻找我们的人,大多都被小鬼子给杀害了。这一次,他们是派了一个联络分队过来,这些人都很厉害的。’

    就在杜克立快速汇报这些情况的时候,钱参谋已然走了过来笑着道:“骥生兄,十年未见,你看上去也老了不少啊!别怪小杜,他其实已经做的很好了。

    先前进山的时候,他还只是说带我们到一处你们抗联的密营中,最后再联系你来同我们见面。没成想,到了这里他才说,你竟然在这里。

    不过,见到你就好了。说起来,要想在这茫茫大山中找到你的行踪,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看到你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听着钱真说的话,杨敬宇也赶忙上前道:“秀才,十年未见,你嘴皮子还是这么厉害啊!早前我得知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我还一直担心你们的安全。徐书记他们还好吗?”

    面对杨敬宇的询问,钱真有些表情忧伤的道:“老战友,徐书记在你走后第三年就牺牲了。不光是他,连曹主席他们都牺牲了。唉,当年老战友没几个活着的。

    不过,我们红四方面军经过长途抵达陕西之后,如今已经扩编成117师,驻地就在冀豫鲁一带。眼下我们师的兵力,已经多达五万余人。

    师长是项前同志,政委是曾仲圣同志。早年我们那些战友,眼下活着的都没几个。至于我,在长征中负伤一次幸运捡回一条命,现在在117师担任一团的参谋长。”

    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些情况后,杨敬宇得知当年创建鄂豫皖苏区的战友,很多都已经不再人世,心中多少显得有些悲伤。可问题是,这就是革命啊!

    好在两人聊了几句,钱真也很快从口袋掏出两封信道:“骥生兄,这里有两封信,一封是现任中*央的主*席******同志写给你的,还有一封是总司令朱老总写给你的。”

    看到递到手中的两封信,对于关外情况知道不多的杨敬宇,也渐渐相信钱真说出的话。不管怎么说,他到东北领导抗联的这些年,确实非常想跟中央取得联系。

    在两封信中,太祖跟朱老总都充分肯定了他们在东北抗战的工作。同时在信中,也详细说明了有关八路军的一些事情,同样也告知中*央有派人联络他们却无果的原因。

    看完两封信,杨敬宇同样有些激动的道:“你们带电台了?”

    ‘嗯,就在外面背着呢!你这个兵很不错,担心我们是骗子,还不准我们多带人呢!不过,进山的时候,我们一共来了十一个人,都是非常精锐的军事骨干。

    担心行踪曝露,我们大多只背负一些你们急需的物资。除了一部可以用于联络的电台外,还有一批药品、盐包跟粮食。对了,我们联络队的队长也来了。’

    ‘快,快请!’

    听到此次进山的钱真等人,不但送来的电台跟急需的药品跟食盐,杨敬宇确实显得很高兴。要知道,对于此刻在山中休整的他们而言,确实急需跟中*央取得联系。

    做为党领导下的武装,长时间跟党处于失联状态,无疑让东北抗联在作战的时候,处于各自为战的混乱状态。若是有了党的领导,或许这种局面就会有所好转了!(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