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一八章 开始煽风点火!
    哈拉哈河,是目前华夏同同外蒙接壤的一条河流,源于大兴安岭西侧摩天岭北坡的松叶湖,流经杜鹃湖,同时还汇集于苏呼河和古尔班河等支流。??

    原本这只是东北一处不起眼的河流,可无论关东军还有苏联远东军,对于这里似乎都很重视。因为这条河的归属问题,两方始终没达成过一致的意见。

    根据关东军早前制定向西侵略的‘北进政策’,保留这个争议地区,也是制造开战的借口。一直以来,关东军在这里布署的兵力,就比外蒙方面要多上不少。

    那怕在很多人看来,如今布署在哈拉哈河前线的部队,有不少都是满洲军的骑兵跟步兵。但实际上,在满洲军的防线之后,则是关东军布署的精锐部队。

    在何正道挥军东进,以非常迅的节奏奇袭锡林郭勒盟地区的时候。一支行动更为隐密的部队,沿着锡林敦勒盟不断北上,秘密抵达了哈拉哈河所在的地区。

    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正是在前番作战中差点牺牲的朱飞。做为何正道麾下最精锐的特战军官,何正道也希望朱飞的未来,不局限于一个特战军官。

    除了朱飞指挥的特战分队之外,特种师中一个同样精锐的伪装团,也一并被命令配合朱飞的行动。伪装团的团长林铁,也担任行动部队的副总指挥。

    多达上千人的部队,秘密抵达这个地区,丝毫没有引起关东军跟外蒙军的注意。这在很多人看来,或许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换成这里,却并不奇怪。

    做为争议地区,加上这种地方地广人稀,除了关外的土匪会流窜到这些地区外,普通的百姓根本不会在这种地方生活。因为在这种地方,安全根本得不到保证。

    一个若大的争议地区,真正活跃的就是满洲军跟外蒙军的骑兵侦察部队。双方的侦察部队,一旦在巡逻侦察的时候相遇,往往都会拼个你死我活。

    这种情况下,潜伏进这一大片区域的朱飞等人,凭借着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以及歼灭不少流窜在当地的胡子,也成功的在这个地区扎稳脚根,并开始侦察两军的动向。

    可以冒充小鬼子跟外蒙军的伪装团,凭借自身过硬的伪装技术,从日军跟外蒙军那里,侦察到不少内部情报。也知道,这个地方看似平静,实际战云密布。

    出之前,便从何正道手中看过详细作战方案的朱飞,同样清楚这次执行的任务,一旦泄露出去,只怕会引起八路军内部喧然大波来。

    但朱飞同样清楚,何正道能将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他负责,无疑也是对他的信任。因此,带领部队过来之后,朱飞同样下达了严格的保密制度。

    甚至他还硬性规定,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一旦行动失败,被俘人员必须做到宁死不当俘虏。这就意味着,别人想从他们嘴中得到消息,只怕也不太可能。

    有资格参与此次计划官兵,大多都是独立纵队的老兵骨干。他们对于何正道这位老长的命令,无疑不会有任何的疑问,更知道当俘虏是件多么耻辱的事情。

    待在哈拉哈河附近一处密林中,建立了一个伪装土匪窝的朱飞,同样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将带来的上千号精英,布署在边境地带的诸多密林之中。

    凭借着不时打劫外蒙军跟满洲军的侦察部队,这些行动队员日子都过的不错。甚至一些伪装的队员,也成功混进外蒙军跟满洲军以及小鬼子驻扎的边城之中。

    得知前线参战的部队,将承德都给顺利的收复回来,朱飞跟林铁无疑都显得有些眼热。但他们都知道,没有何正道的命令,他们不能轻易曝露目标。

    直到设在山寨的指挥电台,收到何正道来的电报,上面只有简短的两个字‘行动’。看到这封电报的朱飞,无疑显得非常高兴。

    笑着道:“老林,终于轮到我们出手了!这次,先拿小鬼子布署在前线的满洲军部队出身。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务必将那些布署在最前沿的满洲军一锅端。

    只要你那边成功得手,剩下我带着其余部队,去偷袭外蒙军的军营跟哨所。到时候,只要把他们两方的部队引到一块,剩下我们就好好看戏就成。”

    ‘放心吧!那些二皮狗的军营哨所,我们已经摸的很清楚了。只要你下令,保证今天晚上,这些军营全部一扫光。嘿嘿,憋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

    ‘好!那满洲军这边你负责,外蒙军那边我来负责。打一个时间差,记得端掉满洲军之边,去小鬼子那里挑衅一下。我相信,小鬼子一定会嗷嗷叫的!’

    在潜伏待命的这段时间,朱飞很清楚外蒙军跟满洲军,已经形如水火。相同的,驻守在这里的关东军精锐部队,同样想着能找到借口向外蒙军宣战。

    毕竟,在他们奉命驻守这个地区的时候,他们就知道真正的任务是什么。只不过,找不到合理的借口,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谁都知道外蒙军背后有靠山。

    而苏联远东军方面,他们同样想跟关东军较量一下,试探一个关东军的实力,是否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强悍。但轻易挑起战端的罪名,似乎谁都不想承担。

    为此,那怕苏联远东军已经做好开战的准备,但他们同样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若是冒然挑起战火,上头追究起来,他们同样没什么好果子吃。

    做为布署在远东跟东北地区的精锐部队,苏联远东军跟关东军,都觉得自己是最强最精锐的部队,谁也不服谁。老是对峙,也不是他们所喜欢看到的。

    军人,更多喜欢凭借战功扬威。但轻易挑起战端,也不是谁都能承担的罪名。而何正道制定暗刺计划,就是给双方一个开战的借口,最后坐壁上观当一回渔翁。

    从双方的立场而言,至少眼下八路军跟苏联应该是一伙的。但从长远的角度考虑,无论远东军还是关东军,都将是何正道的敌人。

    伴随朱飞下达开始行动的命令,在秘密集结地休整待命多时的精锐部队,也开始进行换装。由林铁指挥的部队,换上了一早便准备好的外蒙军服装。

    看着满洲军布署在最前沿的几座军营,林铁也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攻击方案。而攻击的时间,自然是选择夜深人静的时候。

    抵达座满洲军骑兵连驻地,林铁等人静静等待着渗透小队的消息。看着军营中顺利传来得手的信号,林铁瞬时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以及迅猛的进攻,正在休息的满洲军骑兵及驻扎这座军营的小鬼子骑兵,同样显得措手不及。没多久,这座军营便宣布陷落。

    ‘留一个连队打扫战场,将所有物资运回密营,其余人继续向下一个目标进军!’

    对于消灭的这上百号伪军骑兵跟小鬼子骑兵,林铁一点都不觉得满足。毕竟,朱飞给他的命令是,今晚将小鬼子布署在前线的满洲军部队全部消灭呢!

    只有这样,才会令小鬼子感觉到受到极大的挑衅,才会爆出最强的战斗力。相比之下,对于外蒙军的偷袭,反倒可以延迟一些进行,甚至光明正大一些进行。

    就这样,在短短半夜的时间里,关东军布署在哈拉哈河前沿的三个满洲军兵营,被林铁全部攻陷。驻守在三座兵营的部队,也屡次被全歼。

    考虑到保密的原因,林铁根本不留任何活口。每次战斗结束,也会下令部队再进行一番搜查,确认不会有任何漏网之鱼,借此确保他们的行动不会曝露。

    而使用的武器,甚至于他们在进攻时使用的语言,都跟外蒙军一般无二。对于这样的规定,伪装团的官兵也已经见怪不怪,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看着时间差不多,林铁很快道:“命令突击骑兵小队,趁着还有一点时间,给我突袭小鬼子的前沿哨所。其余部队,到小鬼子的军营外溜哒一圈迅撤退!”

    ‘是,团长!’

    下达了诱敌的作战命令之后,林铁将得手的消息,迅给带领另一支部队的朱飞。得知林铁一行已经成功完成任务,朱飞随即下达了偷袭的作战命令。

    为了让外蒙军感受到压力,让苏联远东军尽快展开行动,朱飞同样觉得应该全歼一个外蒙军兵营,然后放几名骑兵赶回去报信才行。

    只要成功将两方的部队引诱出来,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让两方的部队顺利接上火。一旦完成这个作战目标,剩下就是伺机待命,看看能不能捞些好处。

    毕竟,朱飞他们潜伏在这里,不单单为了执行这个暗刺计划。对于何正道而言,他也希望朱飞他们能在这里待下来,建立一个稳固的敌后根据地。

    一旦他们能在这里站住脚,那么将来八路军进军兴安盟及黑省的时候,也会有一个宝贵的中转站。甚至在特殊的情况下,他们也能起到奇兵的作用!8(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