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一九章 终于开打了!
    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这话用到如今外蒙军跟满洲军的前线部队,应该最为合适不过。彼此都想占对方便宜,却又不敢做的太过火。

    虽说这段时间,关东军也发现苏联远东军有异动举动。可很多关东军的高层,都觉得苏联远东军做出这样的举动,未尝没有替八路军撑腰的举动。

    那怕命令驻扎前线的部队加强警戒,却也不可能一直保持高度集中的警惕心。位于哨所后方的关东军兵营,更是觉得外蒙军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

    就算外蒙军在苏联远东军的鼓动下,向他们布署在前线的警戒部队发起挑衅。相信这样的规模,也应该不会太大。一般交锋,都只局限于双方的侦察部队。

    谁也不会想到,就在黎明曙光快要出现的时候。位于三座前线兵营后方的关东军兵营外,却突然响起了枪声,以及略显急促的马蹄声。

    几名正在兵营前站岗,期待着下岗便能休息的关东军士兵,根本没意识到死亡恰恰在这一刻降临。措不及防的他们,也很直接的被偷袭者给击毙在兵营门前。

    枪声便意识着敌情,身处前线的关东军士兵,大多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面对这些摸黑偷袭的袭击者,他们第一时间吹响了凄厉的哨声。

    ‘敌袭!打照明弹!’

    伴随哨兵示警,值班军官第一时间做出反击的命令。几颗信号弹腾空而起的同时,马蹄声已经出现在兵营门前,袭击者的样子他们清晰可见。

    也就在照明弹响起的时候,几枚穿透力极强的铁箭,也射向了几名位于岗楼上的日军士兵。这种草原民族最为擅长的冷兵器,在这一刻同样显得非常致命。

    ‘八嘎!是外蒙军!他们竟然敢偷袭我们的军营,反击!全力反击!’

    跟外蒙军骑兵打过数次交道的日军,很清楚外蒙军的精锐骑兵,还保留着射箭这样的老传统。或许弓箭不如步枪那样犀利,却是最适合偷袭的远攻武器。

    从这些弓箭手,有够一箭射死曝露在隘墙上的小鬼子,便能看出这些骑兵的射箭水平,一点不比他们的枪法差。而这样的箭袭,往往都显得很防不胜防。

    随着隘墙上的日军重机枪开火,匆匆出现的袭击者,也显得吓一跳纷纷拍马逃离重机枪的射程。不过在逃离的过程中,同样免不了开枪进行还击。

    被枪声跟哨声惊醒的兵营指挥官,得知有一支外蒙军的精锐骑兵小队偷袭。这位指挥官也很惊讶的道:“纳呢!外蒙军的侦察骑兵,竟然摸到这里来了。”

    ‘是的,指挥官阁下!从人数上看,偷袭我们兵营的外蒙骑兵数量并不多。但先前短暂的偷袭之下,他们便射杀了我们十几名守卫士兵。

    若非先前潜伏哨开枪示警,只怕我们今晚还真有可能被他们偷袭了。竟然他们都打上门了,是不是让我们的骑兵部队,去追击一下,将他们歼灭或俘虏。’

    ‘哟息!命令骑兵中队,开始展开追击。给前线兵营打个电话,让他们封锁这些外蒙骑兵逃离的路线。这些人,必须尽可能活抓,到时用来质问外蒙军跟苏联远东军!’

    同样期待这里能发生战事,到时他们便有用武之地的日军指挥官,觉得活抓这些偷袭者,便能让他们占领道德上的优势,获得更多国家的认可。

    只是随着骑兵中队快速出击,追击这些偷袭失败的袭击者时。负责电话联络的通信参谋,却表情有些不好的道:“指挥官阁下,三座兵营都联系不上!”

    ‘纳呢!电话没人接听吗?’

    ‘不是,电话处于中断状态,应该是电话线被切断,或者!!!’

    后面的话,通信参谋没说,日军指挥官却浑身一振的道:“来了,命令骑兵大队配合步兵大队,即刻前往前哨兵营查看情况,将此情况迅速汇报给佐田将军!”

    意识到情况只怕有些不妙的前哨指挥官,立刻出动了兵营全部的兵力。在他看来,如果布署在前哨的三个兵营都被偷袭,那么情况只怕非常不妙。

    毕竟,失去了前沿阵地,外蒙军跟有所准备的苏联远东军,就有可能长驱直入。这样一来,到时他们想要展开反击的话,也会错失地利上面的优势。

    在前哨兵营指挥官,将紧急电报发送给后方的守备指挥官时。位于后方的关东军军营外,同样响起了凌乱的枪声,很多部队都发现挑衅的外蒙军小股骑兵。

    收到前哨兵营发来的电报,以及各驻军军营打来的紧急电话。坐镇后方的日军旅团长佐田真一,也意识到这种情况非常不对,搞不好要出大事。

    命令各部队立刻进行战备集结,随时做好开赴前线的准备时。佐田真一也将这个紧急情况,迅速电传给直属师团的师团指挥部。

    没过多久,前哨指挥官发来的一封电报,令佐田真一同样满心愤怒的道:“八嘎!这些该死的外蒙军,他们竟然敢偷袭我们前哨兵营,屠杀我前方的部队!”

    得知布署在前线的三座兵营,不论是满洲军还是驻扎在兵营的日军,都被袭击者给围歼干净。唯一找到的几名幸存者,也表示这是外蒙军的部队偷袭。

    有了这样的情况,佐田真一迅速将情况反馈到后方之后,也迅速命令集结完毕的部队,以最快速度赶往前线进行布防,并等待后续师团主力的到来。

    而此刻,林铁等人却在同追击的日军展开拼杀,且战且退的将小鬼子引入预定地带。在他们与日军前线部队交火的时候,朱飞同样展开了袭击的行动。

    相比小鬼子在前线大多布署满洲军,与其对峙交锋的外蒙军,面对朱飞等人的偷袭,同样显得措不及防。看着这些趁夜偷袭的‘小鬼子’,外蒙军同样胆战心惊。

    ‘快,突围!将这个情况,迅速报告给将军,小鬼子进攻了!’

    虽然不明白小鬼子那里来的胆子,敢在这个时候对他们展开这种偷袭兵营的行动。但看着一个个倒在‘小鬼子’枪下的士兵,守卫军官第一反应就是突围。

    听着日军指挥官喊着‘杀几给给’的口号,不少外蒙军的士兵同样胆寒。那怕他们跟满洲军交手过无数次,但内心最惧怕的还是这些精锐的小鬼子。

    当外蒙军的前线指挥官,得知前哨兵营遇袭,便迅速派遣了一个骑兵团展开救援。等到外蒙骑兵团赶来的时候,朱飞伪装的日军骑兵,也迅速展开了后撤。

    ‘娘的,杀了我们的人,这个时候还想逃!追,继续追,杀了这些小鬼子替兄弟们报仇!’

    面对这些开始撤退的小鬼子骑兵,迅速赶来增援的外蒙骑兵团长,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些射杀他们不少战友的小鬼子呢!追击行动,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等到林铁跟朱飞顺利汇合,朱飞也适时的道:“让我们的人,尽可能脱离交战区域,返回各自密营进行休整。留少量人员,在这里给他们补刀!”

    就这样,浑然不知被牵着鼻子的外蒙骑兵,很快跟追击的日军骑兵相遇。看着出现的大批外蒙军骑兵,追击那些偷袭者的小鬼子骑兵,悍然展开了反击。

    ‘杀啊!’

    双方的骑兵一碰面,尽管都觉得有些意外。但这个时候,看着己方骑兵占据优势的外蒙骑兵团长,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撤退,毅然命令骑兵展开冲锋。

    一时间,两方的骑兵展开了马背上的较量。看着这些不断坠马落地的双方骑兵,潜伏在交战区域外的军刀特战队员,却显得无比的痛快。

    ‘好啊!杀的好啊!外蒙军人数多,小鬼子战斗力更强悍,谁输谁赢还真的未尝可知啊!’

    悄悄观战的特战队员,也不时将情况反馈给在附近指挥的朱飞。得知小鬼子的步兵大队已经距离不远,他同样命令部队帮衬这些外蒙军骑兵一下。

    甚至有几名伪装的外蒙骑兵,在骑兵团解决完这些小鬼子骑兵,并且付出了惨重代价的时候。迅速将这个情报,告知了这支追击的外蒙骑兵。

    ‘什么,有一个小鬼子的步兵大队,正在往这里赶来!’

    ‘是的,团长!而且还有数量不少的小鬼子骑兵,正在往这里赶呢!怎么办?我们是撤还是?’

    ‘团长,先撤吧!不然,让小鬼子咬上,我们就麻烦了!’

    ‘不行!我们要给师长他们争取时间,尽量牵制这些小鬼子一下。来人,将这个情报迅速告知师长,希望他尽快派部队进行增援。我们会在这里,拖住小鬼子的。’

    听到这名骑兵团长下达的命令,已经混进骑兵团的行动队员,同样显得很满意。事实上,如果这些外蒙骑兵准备逃跑,他们也有人进行牵制。

    如同滚雪球一般,随着天色渐渐放亮,外蒙军布署在边境的一个骑步兵师,跟小鬼子的前哨联队,已然展开了血战。而双方的部队,也不断从各地涌来。

    同一时间,朱飞跟林铁等人,则以这个点为中心,不断复制着这种到处点火的行动。一时间,本就战云密布的诺门罕地区,很快变成枪炮声齐鸣的战场!(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