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四九章 还需等待啊!
    就在防御阵地上的日伪军,听到后方自己的炮兵部队开始反击,觉得能长松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在他们的阵地前沿,突然出现了大批的进攻步兵。

    这些冲上前沿阵地的突袭者,甚至没给他们保留多少反应的时间。看着这些手持冲锋枪及轻机枪以及能容纳三十发子弹的突击步兵,短兵相接下根本防不胜防。

    而且有经验的老鬼子,从这些突袭上阵地的八路军战术动作,便能看出这是一批他们从未接触过,非常精锐作战经验也极其丰富的敌人。

    面对这种从未接触又非常精锐的敌人,别说那些吓破胆的伪军,那怕就是有作战经验训练有素的阵地日军,同样被特种师突击部队打的溃不成军。

    一道道战壕被突击的八路军拿下,一支支守卫部队被打死在阵地上。没等后续的援兵抵达,布署在前沿的阵地防线便宣布告破,令后方的守军同样觉得目瞪口呆。

    ‘八嘎!这些八路的进攻,怎么如此的厉害!他们不是一帮骑兵吗?什么时候骑兵打进攻战,也能如此的厉害。这到底是怎么了?’

    有些小鬼子军官,不由自主发出这样的感叹。可就在他们感叹八路军的进攻太过凌厉之时,前次并未打过瘾的利箭大队,很快收到李向东发来的命令。

    伴随利箭大队六门火箭车,再一次接通发射的电流,一枚枚腾空而起的火箭弹,以奔雷之势直奔日军的炮兵阵地而去。这一幕,同样落到前线日伪军跟进攻的八路军眼中。

    很多并不知道部队多了这样一道杀手锏的八路军,看到如此猛烈的炮火打击,着实惊骇的道:“天了!这是多少门大炮打出来的动静,这打击密集也太大了吧!”

    反观有些八路军战士,却很高兴的道:“哈哈,这下小鬼子的火炮遭殃了。真没想到,总部竟然出动了这么多重炮。看来这一仗,我军必胜啊!”

    相比八路军这边喜气洋洋,做为防御一方的日伪军却有些沮丧及震惊。看着那些流星般的炮弹,在后方炮兵阵地那里掀起一阵阵爆炸声,便知他们的炮兵部队完蛋了。

    可这还不算完,李向东考虑到日军的炮兵阵地位置有限,只动用了一半的利箭火箭炮车,其余的六辆炮车,依旧处于待命的状态。

    毕竟,相比其它人只看到火箭炮车的强大打击能力,李向东从何正道那里却得知,这些火箭弹的造价不便宜。每多打一枚炮弹,那都是要花钱制造出来的啊!

    能省一点是一点,反正半个利箭大队的火箭炮车,足以催毁先前反击的日军炮火。如果小鬼子还有火炮没一起用,剩下的半个大队随时可以将炮弹打出去。

    得知前线的炮兵阵地,受到八路军致命式的炮火覆盖打击,待在后方得知消息的日军指挥官,同样觉得不可思议。但他知道,这次八路军怕是要动真格的了!

    实际上,在利箭大队的火箭炮实施反击之后,先前停止炮击的二纵炮兵部队,另一个炮兵团也随即对另一个日军的阵地展开炮击,配合步兵实施突破战。

    凭借这种一个个阵地用火力压制的做法,担任主攻的特种师,也开始陆续突击通辽守军设在前线的防御阻击阵地。一时间,整个通辽的形势瞬间变得危急起来。

    再次收到前线发来的求援电报,待在后方的梅冿治美郎同样觉得不可思议。在他看来,这些八路军的动作未免太快了,朝阳地区的战事未结束,便又着手进攻通辽了。

    ‘看八路军此番的进攻动作,他们怕是想趁我军兵力空虚之际,突破我军设置在外围的防御阻击阵地。这样看来,这些八路军确实值得我们重视起来了。’

    听着梅冿治美郎的话,关东军的参谋长也适时的道:“司令官阁下,可眼下我军的精锐部队,都集中在诺门罕地区与苏军交战,轻易只怕不能后撤了。

    而且从目前整体的战局来看,我军的伤亡数量远远高于对方。虽然我们的部队,也催毁了苏军不少坦克跟飞机,但自身的损失同样不小。

    如果这场战事不能在短时间结束的话,再这样打下去,只怕我们的损失会更大。是不是给内阁发封电报,看看能不能暂时中止与苏军的交锋?”

    对于参谋长的建议,梅冿治美郎直接摇头道:“这根本不太可能!从目前的国际整体形势看,苏军此次大举侵犯我们的防区,目的就是希望让我们屈服。

    眼下我们坚持的不容易,我想苏军方面也是如此。说起来,这或许真应了华夏的一句古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想八路军肯定也是看出这一点,才敢如此兴师动众。

    不然仅凭他们这点兵力,敢这样大举进攻我们的防区吗?甚至说不定,八路军敢这样大胆冒险,背后肯定也有苏军在幕后支持,希望两面夹击迫使我们屈服。

    而且内阁那帮大臣,他们虽然知道眼下的形势对我们不利。但这样轻易的认输,天知道苏联那帮人,会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来。所以,这仗还要继续打下去!”

    虽然梅冿治美郎已经看出,不论日方还是苏方,都想快一点结束这场对战。但双方的将领都知道,谁在战场上获胜,谁就能为本国争取到更多谈判的利益。

    也正是了解这些,谁也不敢轻言放弃。毕竟,对于任何一个将领而言,失败都是件很难接受的事情。而且两支军队在国内,或多或少都是极具影响力的部队。

    如果那一方部队宣布失败,那么身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都将不可避免的成为替罪羊。至少对于梅冿治美郎而言,他并不想成为那样的替罪羊。

    那么对于希望凭借此战,重振苏军威望跟本人影响力的朱可夫而言。他何尝不清楚,一旦他指挥部队与关东军作战失利,那么等待朱可夫的下场势必就是被清算。

    一个失败者,在军队中是不值得人同情的。加上眼下苏联国内跟军中的复杂形势,朱可夫更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失败者,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会争取获胜。

    损失的部队那怕再多,只要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那么对于那些高层而言,他就是一个胜利者,一个对国家而言做出杰出贡献的军事将领。

    这样一来,那怕有人还想打他的主意,也要考虑一下国民的意见。对于任何胜利者,国民都会给予崇拜跟信赖的。这有时候,就是身为高级将领的一张护身符。

    关东军如何应对,何正道其实并不关心。对于如今的东北野战军而言,除了尚在低调发展积攒实力的四纵外,其余三个纵队已经都陆续出战了。

    至少从目前的战绩而言,东北野战军整编后的效果,还是令延安方面非常满意。收复了一些沦陷区不说,还将部队的进攻锋芒,更一步推进至东北腹地。

    就在何正道关注着前线战事的时候,四纵发来的一封请战电报,却令何正道显得有些生气。直言道:“这帮人,好日子没过几天,怎么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面对四纵发来的请战电报,以及一份作战计划,何正道看过之后,同样觉得有些过于想当然了。毕竟,四纵所处的位置,其实称的上四面都有关东军的包围。

    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外援支持的情况下,四纵那怕发起收复本溪跟丹东的战役。就算短时间打下两地,相信他们最终也守不住,反倒会曝露了自身的实力。

    想到这种后果,何正道立刻道:“起草一份电报,给我告诉四纵的纵队领导。收复东北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他们不用这么着急组织什么收复失地的战役。

    对于他们四纵官兵的请战热情,野司这边表示理解跟欣慰。但对于四纵的命令,依旧不变。谁要是敢没有野司命令私自出兵,谁带头老子就处分谁。

    眼下部队刚刚整编才多久,新老兵配合上面是不是已经达到了默契跟融合呢?瞎胡闹,真以为部队恢复了一点实力,就想着扩大地盘,那样着急做什么?”

    等到这封电报发到四纵的时候,已经返回四纵的胡有亮很直接的道:“杨总指挥,我早说过司令员不会同意我们轻易出战的。我们这里的情况,跟关内有些不一样。

    虽然凭借我们现在的兵力,有能力收复本溪跟丹东这些地方。但收复这些失地后,我们要派遣部队驻守,还要组建民主政府。这些对于我们而言,现阶段根本不现实。

    一旦激怒了关东军,他们还能从朝鲜方面抽调大批援军过来。到时候,如果关内的部队不能及时支援的话,仅凭我们一个纵队,又能坚持多久呢?”

    这样的一番话,让杨敬宇同样显得有些沉默。但半响之后他还是发出感叹道:“看来是我太着急了!只是关外的百姓,等待我们胜利的消息,已经时间太久了!”

    情真意切的一句话,让胡有亮也身有感触。只是胡有亮更清楚,何正道在下一步大棋。而四纵在这步大棋中,扮演的身份其实非常重要,可这一切都还需等待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