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五六章 那是人之常情!
    得知何正道即将返回延安,已经显怀的陈思雅无疑非常高兴。对于她而言,这种时候能有爱人陪伴左右,无疑也是最值得高兴跟庆幸的事情。

    只是陈思雅并不知道,何正道此次返回延安,并未单纯的看望她并且打算陪她一段时间。而是延安这边,同样有一些工作想交给何正道负责并且去完成。

    而何正道再次返回延安,自然也不会空手回来。这段时间已经清点出来的缴获资金,何正道也顺道押解一批先上交中央,让中央也能更多的筹集战备物资。

    要想在下半年收复华北全境,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八路军的冬装跟弹药储备。虽然眼下八路军已经有了兵工厂,可生产弹药的材料大多都要花钱购买的。

    除此之外,给扩编后的部队官兵发放新的棉衣棉裤,自然又要花费大笔的资金。可以说,随着八路军规模的不断扩大,总部所需花费的军费开支也越来越大。

    那怕眼下的八路军,也陆续收到不少从海外转来的援助资金。可相比国民政府有外国政府的贷款,八路军这边还真是穷,一切都只能依靠自身去挖掘潜力。

    好在眼下陕西境内的情况,已经比前两年好上不少。至少各民主政府,也不会天天跟上级哭穷要资金。甚至有些地方,也会递交一些税收上交中央财政。

    但管理财政的负责人很清楚,地方上交的税收,更多补贴到新解放区民主政府的花费上面。眼下中央真正的财政大头,更多来源于矿场跟战斗缴获。

    身为财政部长的林老,看着押解资金返回的何正道,同样显得很感叹般道:“小何,要是你每年能多来几次延安就好了。每次你来,我都倍加期待啊!”

    面对林老的感叹,何正道佯装委屈般道:“林老,我觉得你不是期待我回延安,而是期待我每次来延安,都能给你老管理的财政部带钱吧?”

    ‘都一样,都一样!你好歹也是堂堂的军团司令员,你也知道当家柴米贵。如今我们的形势虽然比以前好了不少,但这钱是越多越不够用啊!’

    做为管理财政的部长,林老在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及军队指挥员眼中,都属于极度扣门的人。想要从财政部拿到钱,往往都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

    可只有太祖等人知道,若非林老这种死扣的性格,只怕眼下八路军的财政也不会坚持到现在。尽管财政始终都不充足,但至少没影响地方政府跟军队的事情。

    ‘林老,你老就放心吧!等往后,我们赶跑了小鬼子,我想你会觉得,现在这点钱还真不叫多。这样的穷苦日子,我相信等全国解放后,应该不会持续多久的。

    我们的老百姓都勤劳朴实,我们的工人都心灵手巧。只要我们方针政策管理的好,相信全国老百姓的日子跟经济形势,都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你小子说的话,我爱听!不过,往后你要是每次来,都给我押解一批资金回来,我就更高兴了。这批资金是此次作战的全部缴获吗?’

    想到何正道此次收复了这么多敌占区,相信战斗缴获到的资金数量也不少。那怕前次周恩莱亲自接收了一批数量巨大的资金,可在林老看来钱这种东西多多益善。

    见林老问及战斗缴获的事情,何正道也适时的道:“林老,这是首批清点完毕的资金。后续应该还有,不过还需要一些时间清点。这些,到时都会有清单递交给你的。

    只是目前我们东野打下的那些地方,都不算小鬼子重点发展的地方。因此,能够缴获到的资金跟物资,数量其实都不多。等往后,我们打进东北腹地情况应该会好点。”

    ‘好!有就行!希望你们东野能多打胜仗,这样往后我这财政部,也能每次都分享到好处。你虽然很年青,可赚钱方面你确实是把好手啊!’

    听着林老的夸奖,何正道也多少有些哭笑不得。但何正道清楚,眼前这个老人在党内的资历跟威望都很高,也非常受太祖跟周恩莱等人的信任。

    有这样的老革命照抚跟欣赏,对于何正道而言也是个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交割完资金,何正道也被太祖放了两天假,让其专心陪陪陈思雅。

    而回到延安的当天晚上,何正道也专门亲自下厨,邀请陈思雅跟其父母,到自家窑洞吃了一个便饭。对于为何不请太祖,何正道也有自己的解释。

    看着陈思雅道:“小雅,主席对我们两个已经很好了。但今天是家宴,请主席过来不请其它首长,终归还是会让人有意见的。”

    上级请下级吃饭,还将其它人叫上,别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上级欣赏这个下级,才会经常叫下级到自家吃饭,加深上下级之间的关系。

    可下级请上级吃饭,尽管也没什么。但涉及到政治跟军队之中,便会让人觉得其中存在问题。为了避免这种无端指责,何正道自然不会轻易去请太祖过来。

    加上这段时间,各地已经在开始整风运动。一批在地方不作为的政工干部,也开始接受中央调查组的调查。军队方面,则由总部直接派遣专人负责。

    只要涉及到军队与地方的钱权交易,或者存在不正当交易的事情,都将受到调查组的严惩。可以说,太祖要借此机会,狠刹一下地方跟军队的不正之风。

    就目前处理的一批人员中,其实招安的乡绅出事的最多。可同样有一些,早前中央跟总部备加重视的老干部,也栽在了金钱跟其它事情上。

    对于这些人,每调查清楚一个,太祖都会让党报进行刊登。这种打击的决心,同样令很多心存幻想的人,也不敢再随意的伸手。

    而军队方面,跟情报部联手展开调查跟清理之后,同样查出了一批隐藏在部队中的硕鼠。有不少军官之所以犯错,更多也是栽在钱权跟色的交易上。

    甚至凭借这种的整风行动,情报部也查处了一批被国民政府及日军特高课收买的军官跟政府人员。可以说,这样的行动是非常及时也是非常有效的。

    只是对于很多老资格的红军而言,面对这次极其浩大跟严厉的整风行动,多少都显得有些担心。要不是看到调查组,往往都会先查证后审判,估计早就人心惶惶了。

    让何正道显得比较欣慰的是,至少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管辖的榆林边区政府,以及兵工厂方面,都不存在什么贪污的问题。

    至于军队方面,何正道更加相信那些军官,不敢在这种事情上乱伸手。而这样的调查结果,同样令调查组惊讶之余,也感叹何正道的管理能力很高超。

    在这个时候,何正道自然不想多惹什么事端。那怕很多人知道,他跟太祖的关系非常不简单。可既然是家宴,再邀请太祖过来做客,终归也会惹人说闲话。

    听完何正道的解释,陈思雅同样显得有些难过的道:“真想不明白,那些人以前都是我们的好同志。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怎么就会变成祸害人民的对象了呢?”

    ‘其实这种事情也很正常!说的俗一点,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若大一个政党跟军队,怎么可能人人一心呢?上下一心这话,往往都存在于口号跟宣传之中。

    人心,是最复杂跟最难理解跟琢磨的。有些人觉得,他们以前吃了太多苦,好不容易能享福了,自然就想感受一下。结果一感受,便陷入其中无法自拨。

    还有一些人,本身文化水平就不高。在他们看来,既然当了官,那就高人一等。可他们似乎忽略了,曾几何时他们也跟被他们欺负的百姓一样,都是受人欺负的。

    随着我党跟我军的不断发展壮大,类似这样的事情只怕还是会时有发生。这个时候,中央跟总部下决心惩治一次,在我看来也是非常及时跟有必要的。’

    ‘可我觉得,自从整风运动开始之后,我发现很多人都显得非常紧张。每次看到那些调查组的人,很多人要么害怕要么就讨厌,为什么呢?’

    听着好奇宝宝般的陈思雅询问,何正道想了想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心中无愧,又岂会害怕呢?至于讨厌调查组的人,那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调查组所做的事情,本身就是得罪人的事情。能接受他们询问的对象,大多都存在一定的问题。如果没问题,相信调查组也不会去找他们,不是吗?”

    关于很多老红军担心此次整风运动的原因,何正道并未告诉陈思雅。毕竟,红军时期的肃反运动,在很多党内的老人跟军队中的老人看来,都是不愿提及的伤痛。

    而何正道同样不想让陈思雅觉得,有时候敌人往往不可怕,最可怕的反倒是身边人的明枪暗箭。但这些犯过的错跟教训,何正道都希望能避免。

    好在经过他的努力说服,此次延安发起的整风运动。至少从现阶段了解到的情况,并未出现什么打击报复的情况。这也说明,党跟军队也懂吸取教训的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