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五七章 不惧调查!
    趁着目前八路军各根据地及解放区,正在进行整风的时机。八路军各地的民主政府以及部队,都在进行自我疏理,将早前扩充过快的隐患一一查找出来。

    不得不说的是,借助此次中*央及总部联合下达的整风通知,也确实查出了不少问题。一批混进革命队伍的投机者,也被陆续清理出革命的队伍。

    除此之外,做为整风运动的信息及情报提供者,八路军的情报部门也借助此次的机会。排查出不少潜入革命队伍中的敌特分子,抓捕了一批泄露及出卖八路军情报的人。

    面对这种大规模的排查行动,尽管引起地方政府及部队中一些人的担忧。但在上级的有效监督之下,并未出现搞什么株连跟打击报复的事情。

    每个被清理出革命队伍的人,都存在一定的问题。涉及到一些贪污**问题的官员及军官,都必须出具详细的证据,而不是只凭借捕风抓影的流言便定罪。

    这样一来,真正心慌跟害怕调查的,自然是那些真正存在问题的。反观那些没有问题的官员跟军官,自信经的起调查,自然就用不着害怕了。

    做为八路军目前部队数量最多,边区政府也最多的东北野战军。对于中*央及总部派来的调查组,何正道同样指示各部门全力配合进行此次调查摸排。

    只是接待调查组的时候,何正道同样很直接的道:“涉及到重大案情的,希望调查组能给东野方面出具详细的证明资料,核实无误我部会遵守调查组做出的结论。

    如果牵涉到县一级的官员,以及团一级的军官有问题,也需要提前跟野司方面通个气。在这件事情上,野司如果此在泄密问题,我会承担所有责任。

    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这便是我对调查组的最大期望。如果要调查秘密部门的话,希望调查组能提前拿到中*央方面的批复。”

    做为兵工厂的负责人,何正道同样清楚兵工厂存在很多秘密单位。这些秘密单位,中*央及总部知晓的首长都非常有限,更别提其它一些基层的干部了。

    要想对这些秘密部门实施调查,何正道希望让调查组首先获得中*央方面的许可。除此之外,在调查的时候,也尽量不要影响那些科研工作者的研究。

    毕竟,眼下兵工厂每天消耗的资金不少,真正有可能出问题的,也就是在资金花费方面。但对于研究资金的流向跟开支,何正道本身就有极其严格的规定。

    对于何正道提出的一些要求,中*央方面也没觉得何正道是有意刁难。每年关于兵工厂的消费开支帐目,中*央都会从财政部抽调专人过去审核。

    至少从兵工厂组建到现在,兵工厂所花费的资金,并未出现中饱私囊这种情况。敢贪污研究所需要的资金,何正道早前就有过明言,那便是杀无赦。

    或许这样严格的规定,多少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可何正道同样清楚,目前这种情况下,部队挤出的每笔资金,都显得弥足珍贵,若是还有人贪污,那就是找死!

    关于接待调查组的事情,何正道并未太多关注。对他而言,只要调查组不违反他的原则,他不会干涉什么。毕竟,这是上级布署的一次大规模自我排查行动。

    但对于前往榆林方面调查的调查组成员,何正道也让人暗中秘密监视。这样做,并非是要打击报复这些人,而是要确认这些调查组成员不存在问题。

    毕竟,有关榆林边区政府及东北野战军的情况,是绝对不能曝露给外界知晓的。一旦让小鬼子知道榆林边区目前的情况,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由中*央派遣的一些老干部,组成的调查组抵达榆林边区政府的时候。看到那隐藏在地下的硕大兵工厂,这些老干部都惊呆了。

    很多人难以置信的道:“这是我们的兵工厂?”

    接待调查组的兵工厂厂长,也笑着道:“是的!相比目前在太行、大别山以及皖南的兵工厂,这里才是我们八路军真正的兵工总厂。而这,只是常规武器生产车间。”

    ‘秦厂长,听你的意思,我们还有其它兵工厂?’

    听着秦厂长说出这句话,有老干部便好奇的问了一句。结果秦厂长摇头道:“首长,对不起!涉及其它车间的事情,在没获得许可前,我不方便透露!”

    简单的一句话,令这些调查组的老干部多少显得有些郁闷。可来时,调查组但得到太祖及周副主席等人的交待,涉及秘密部门的事情,让他们尽量少问。

    好在调查组的组长,是一位到过兵工厂审核资金的财政部副部长。他也适时的道:“行了,同志们!只要我们知道,兵工厂花的钱并没有乱花就行了。

    此次我们过来调查的,就是关于兵工厂相关资金有没有存在问题。关于其它秘密单位的事情,我们都尽量少打听。这也是为了保密起见,明白吗?”

    有了这位组长的话,其它心里有意见的干部也不好再说什么。但不管如何,看到兵工厂那怕在执行招待费用的事情上,都显得极其严格跟符合规定时,众人知道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看着招待费上,有不少关于何正道的伙食费。有老干部也好奇的道:“你们何司令过来检查工作的时候,他的招待费用不走你们兵工厂吗?”

    秦厂长也很快道:“首长,这是我们何司令规定的。其实不光他个人的伙食费,不需要我们兵工厂承担。那怕他带来的警卫人员,伙食开支都不用我们承担的。

    可以说,兵工厂能有现在这个样子,多亏了何司令。我们兵工厂能搞到这么多机械设备,除了一些是我们自主研发之后,其它的机器大多都是缴获送过来的。

    正是凭借这些缴获来的机床,我们又开发了一批兵工厂所需要的机床设备。早前组建太行那几个兵工厂的时候,机床都是从我们这里调过去的。

    当年为了组建这个兵工厂,何司令抽调了一个旅的工兵部队,在这里整整忙活了大半年。若非他有先见之明,只怕我们兵工厂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处于保密中。”

    正如很多老干部进入兵工厂调查后发现的那样,何正道尽管只是兵工厂的一个兼管负责人。可他在兵工厂的威望,那怕眼前这个秦厂长都无法代替。

    至于那些从各地招聘来的专家,更是对何正道推崇有加。可以说,这次的调查,让这些有意想给何正道找点麻烦的干部,也不得不承认何正道确实做的很优秀。

    这样年青,身居这样的高位,又掌管着大量的资金,却能做到公私分明,确实很少见也很难得。至少在个人操守上,何正道根本不象一个年青人。

    有关调查组进驻兵工厂的事情,何正道虽然收到兵工厂方面发来的电报,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交待兵工厂的领导们,一定要接待好调查组的成员。

    当然,接待方面按照相关规定执行即可。不要显得太小气,也不要铺张浪费,一切按规定行事。如果真查出问题,那也必须遵从调查组的整改意见。

    反观回到延安的何正道,获得两天难得的假期,他也真的什么都没做。除了早晚批复一些各部队送来的电报之外,基本都陪在陈思雅身边,陪她到处走走聊聊天。

    一些居住在中*央驻地附近的干部跟家属,看着这对年青却极其名气的夫妇,同样显得很羡慕。而陈思雅对于这样的陪伴,自然显得心情愉悦。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何正道正准备去太祖那里报到的时候,却看到亲自来家里的周副主席。对于他的到来,何正道多少猜出想必有些事情需要听听他的意见。

    将带来的礼物送给陈思雅之后,周副主席也适时的道:“小何,小雅的预产期在年底吧?”

    ‘嗯,按医生的计算,应该有十一月份左右!还有一段时间等呢!’

    ‘十一月,那个时候估计你怕是没空待在延安了!’

    ‘没事!如果部队有事的话,自然还是部队的事情重要。说起来,这段时间在延安,也多亏大姐她们经常过来照顾呢!我想,小雅她也能够理解的。’

    笑着回了周恩莱一句的何正道,那怕知道有些委屈了陈思雅。但做为东北野战军的司令员,他想亲自看着孩子出生,只怕真要看运气跟时机才行啊!

    聊了一些闲话之后,周副主席也适时的道:“你应该知道,我今天为何特意过来找你聊聊的原因吧?眼下距离九月份已经不远,东北边境的战事应该快结束了吧?”

    ‘从目前发回的情报看,只怕差不多。不过,这场战事什么时候结束,最终还要看关东军跟苏联远东军谁先让步。但眼下,这个还真有些说不准。

    但有一点已经很明显,相信我们在莫斯科方面的同志,应该已经知晓一些消息了吧?老大哥他们,是不是打算对欧洲的波兰动手了?’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令周恩莱心中也满怀惊叹。毕竟,这样的事情,目前知晓的人并不多。可何正道却好似会预知一样,人在华夏却知国内外大事啊!(未完待续……)(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