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六三章 沿途见想!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道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可要笼络到人心,又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都说老百姓好愚弄,却不知老百姓其实最受不得被糊弄。

    有些事情也许能糊弄一时,但绝对糊弄不了一世。很多解放区的老百姓,初接触八路军的时候,都觉得八路军给他们挑水劈柴修屋子,更多显得都有点作秀的意思。

    但随着时间的延长,每支到过村子的八路军队伍,都会重复做着这样的事情。很多老百姓才知道,能将这种事情坚持下来的军队,确实值得他们支持跟拥护。

    除此之外,解放区各民主政府,陆续实施的分田分地政策,也着实获得很多百姓的拥护。至于那些土地大户的地主们,在这种情况下同样不敢不配合。

    主动配合的,或许还能得到政府的一些优待政策。若是拒不配合的,新组建的民主政府,同样会强行推动土地分配政策。土地越多,相应的税收也就越重。

    用何正道在榆林执行的政策,那便是‘愿意主动将田地出售给政府的地主,可以优先获得入股工厂跟矿厂的权利,也可以在政策跟税收上获得一些优待。

    如果拒不配合政府收购土地的地主,八路军也不会强行没收他们的田地。但超出人仅限额的田亩,一律加收重税。这种重税,往往会令这些地主血本无归。’

    这种情况下,只要脑子不傻的地主都知道,跟政府做对没有什么好处。相反,若是配合政府推行的政策,或许还能获得更多的收益跟利益。

    至少很多解放区的地主都知道,早前榆林那边的不少地主,靠着入股政府扶持的工厂,眼下每年能分享到的财富,比他们以前种地收租高了不知多少。

    眼下开设在各解放区县城跟镇上的商铺中,有不少都是转产的地主所承包的。靠着政府给予的扶持政策,这些地主的小日子过的并不比以前差。

    当然,凡事也不可能绝对,什么人都能照顾的到。对于很多依恋土地的地主而言,他们就算是死也舍不得放弃土地,硬是想将土地死死的握在自己手中。

    面对这些顽固分子,何正道给予的态度也很简单,那便是不予理会。但到了每年收取税收的时候,如果敢拒不交纳相应的田亩税,政府同样会实施严格的强制政策。

    要是不想做生意,还是想要土地的话,政府同样会给出一个选择。那便是,让这些地主到绥远等一些草原地区,让他们承包田地,当一个农场主。

    这里的土地多的要命,就怕没人过来开垦。但对于很多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的地主而言,这也未尝不是一个选择。承包期间,那些土地都归他们说了算。

    自己种也好,请人给他们做佃户也好,八路军都不会过多理会。而且相应的税收,也不会跟其它解放区实施的那样严苛。总的来说,同样是个能赚钱的营生。

    正是这种多样化的施政理念,令很多地主慢慢放下对八路军的抵触情绪。他们也知道,只要遵守八路军的政策,其实八路军也没他们想象中那样恐怖。

    反观如今生活在国统区的一些地主,他们虽然依旧延续着以往的生活,靠着剥削佃户而生存谋利。但国难当头之际,国统区的官员对他们同样没太多优待。

    隔三差五找他们要粮要钱,同样令他们过的苦不堪言。唯一让他们觉得还过的下去的原因是,他们也有可以欺负的对象,那便是比他们更穷更苦的佃户们。

    从重庆一路走来的美军代表团,能看到生活在八路军解放区的百姓,尽管衣着比国统区的百姓穿的要差,吃的方面似乎也不怎么样。

    但这些美军代表多少能看到,解放区百姓的精神面貌,似乎要比国统区的百姓更有精神。这里的百姓看上去,似乎对于未来充满了期待跟希望。

    反观国统区的百姓,看到更多的都是死气沉沉跟奢侈成风的情形。至于眼下的陪都重庆,贫民跟富人们的生活,更是存在着天壤之别。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话用来形容如今重庆百姓跟官员的生活现象,或许也很合适。那怕很多人知道,如今正处于抗战最为艰难的时候,但官员们的生活质量依旧未有太多改变。

    反观这些八路军,山姆少将一行都能清楚的看到,警卫团在沿途接收补给的时候,官兵吃的东西都一样。更令他们意外的是,代表团一行的伙食明显要好许多。

    而这些战士,很多时候也会在他们休息的时候,尽可能去改善自己的伙食条件。至少美军代表团,从来没见到这些八路军,会去骚扰那些途经的百姓村庄。

    甚至于,很多时候从借宿的村庄离开时,这些战士也不会接受这些村民的馈赠。那怕给代表团成员加餐的时候,购买的鸡鸭鱼肉都会掏钱购买,而非随意抢夺。

    以至代表团私下交流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这支部队很特别,跟他们以往了解跟见过的华夏军队很不同。或许就是这种不同,才让八路军有了现在这样的规模。

    进入陕西的潼关时,代表团看着接下来乘座的交通工具,同样显得有些意外。那怕山姆将军也觉得有些好奇的道:“这些铁路,是你们后面重新修建的吗?”

    一路赶往陕西的途中,代表团更多都是乘座汽车。让他们意外的是,八路军解放区的道路状况,似乎要比他们想象的更好一些,不少公路修建的都还不错。

    但铁路这种情况,他们知道的还真不多。毕竟,眼下是战争时期,而八路军为了破坏日军的运输线,对于很多清末民初修建的铁路,都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

    可眼下进入潼关之后,看着停靠在站台的小火车,代表团一行还真有些意外。在他们看来,陕西境内有铁路并不稀奇,但八路军能够利用起来确实很意外。

    要想维护一条铁路线,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他们都清楚,日军对于陕西方面,同样不时会进行轰炸。那怕轰炸的频率,有可能不如轰炸重庆的次数多。

    但对于这样的铁路,只怕也是日军轰炸的重点。现在看到能乘座火车前往西安,代表团一行还真有些意外。在他们看来,铁路无疑是件有点技术含量的东西啊!

    ‘山姆将军,这条铁路是早年就修建好的。我军接管这里之后,对破损的铁路进行过修复跟加固。目前这条铁路,也是我们解放区的重要交通线之一。

    从这里乘座火车赶往西安,时间上要比汽车快一些。到了西安之后,我们又要乘座汽车前往延安。至于前往延安的铁路,目前我们也在设计堪查当中。

    只不过,限于我们目前的资金跟技术问题,铁路修建工作也大多停止了下来。不过,从山西到陕西的铁路,我们也正在紧急的修复当中,相信年底左右应该能再次通车。’

    听着许振的回答,有美军代表也很意外的道:“就算你们有修建铁路的工作,可你们那里来的铁轨?据我所知,目前你们华夏,应该还生产不出高标准的铁轨吧?”

    ‘是的!我们暂时还没有生产铁轨的能力,但我们以前拆了不少沦陷区的铁路铁轨。多花一些功夫,将那些铁轨用来修复铁路,还是没有问题的。’

    实际上,许振说这话纯属忽悠人。如今开设在秦岭山中的钢铁厂,已经能够生产铁路所需的铁轨。但这样的事情,许振自然不会随便对外人说了。

    用扒来的铁轨修复铁路,听上去似乎可行。但对于很多美军代表而言,他们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单单运输这些铁轨,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更何况,要修复一条被破坏的铁路,其中涉及到的技术也不少。但不管如何,眼下这条铁路,至少在他们上车之后,乘座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当许振一行抵达西安火车站的时候,看着站在站台迎接的八路军军官,负责保护的许振也觉得有些意外,赶忙上前敬礼道:“首长好!”

    看到许振跟这名穿着很普通的中年八路军敬礼,山姆少将一行也觉得有些好奇。在他们看来,八路军的军装,要分清将军跟士兵确实显得有些不太容易。

    等到山姆少将走上前,许振才介绍道:“山姆将军,这是我们八路军的总参谋长左全将军!”

    ‘左将军,你好!’

    得知眼前这个中年八路军军官,竟然是八路军的总参谋长,山姆少将也知道。论军衔的话,眼前这个中年人也是个中将,这还是国民政府那边授予的中将。

    真要到了国民政府那边,这样的职务至少一个上将跑不掉。为此,左全参谋长在站台等候迎接,同样令山姆少将一行觉得非常意外,也觉得他们受到了隆重的接触。

    最令他们意外的,还是左全同样会一口流利的英语。事实上,曾经在苏联留学过的左全,同样也会英文。跟代表团进行简单的交流,自然也是不成问题的。

    而这一点,再次令美军代表团觉得,跟这些八路军接触的越多,越觉得这支部队真的与众不同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