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孤军深入?
    做为后世穿越回这个时代的军人,何正道比任何人都清楚。`长征这条路,锤炼出一支拥有钢铁般意志的红军。每个幸存下来的,都堪称红军的精英骨干。

    可对很多活下来的红军而言,这条充满血腥与磨难的长征路,却是很多人不愿回想的一段往事。因为,在这条路上,他们感受了太多生离死别。

    对于后世很多人而言,那些倒在抗日战争的人,值得他们追思纪念。可在这条长征路上倒下的,真正会铭记他们的人却不多。

    在何正道看来,清末民国对很多华夏人而言,都是一段不堪回的黑暗岁月。军阀林立、内战频、抗战硝烟,任何一个过程中,都有无数好儿女身殒其中。

    相比此刻很多红军并不知道,未来视为死仇的两党,最终又会因抗战再次走到了一起。那个时候,想想如今倒在长征路上的人,他们会做何感想呢?

    别的人,何正道管不了。但他知道一件事,此刻埋葬于仁怀城外的二十多名红军战士,都是他的兵。如果将来他能活着,他会回来祭拜这些战友的亡魂。

    那怕他知道,在这场内战之中,包括中央军在内,同样有很多人付出了生命。没人愿意这样的事情生,但它却实实在在的生了。

    做为师的师长,何正道必须告诉每个官兵,他不会忘记他们此刻所立的功勋。将来若是有机会,何正道也会力主,祭奠这些在长征中死难的红军官兵。

    死在抗日战争的将士,需要后人去铭记他们的功勋。可这些为了红军信念,而献出宝贵生命的战士,同样值得他们这些红军铭记。那怕,铭记这种事情,有时是很痛苦的事情!

    看着重新出征的师官兵,政委姚胜军也能感受到,经过这场出征前的葬礼。`每个师官兵的表情,都显得更加成熟稳重,心态似乎生了很大的变化。

    想想何正道想出的‘诉苦’模式,姚胜军也忍不住道:“师长,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师长政委一肩挑啊!先前那场葬礼,确实令我们师的官兵,都变得更加英勇无畏了。”

    面对姚胜军的话,何正道却有些感慨良多般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希望那样做。那怕我知道,打仗死人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但看着每个战士离开,我心里并不好受。

    我只是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告诉我们的战士。这样的内战,无人愿意去打。但我们要想活下去,这样的仗我们就不得不打。只有活着,才能等到理想实现的那天。

    这条路,注定将用鲜血浇铸。做为他们的指挥官,我只是希望,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牺牲更有价值一些。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他们能够活着。

    至于你说的师长政委一肩挑,那你真是太抬举我了。若非你管理好后勤跟部队思想教育,只怕我也没现在这样轻松。这话,以后真的别说了!会惹人笑话的!”

    看似矛盾的一番话,却依旧让姚胜军觉得,这个比他少十多岁的师长,拥有一颗不符年龄的成熟心态。这样的内战,如果可以选择,又有谁想打呢?

    只是抱着‘攘外必先安内’的蒋委员长,却不希望看到,国内有反抗他的声音存在。若是他们想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那就必须战斗到底。

    ‘师长,我相信,胜利终究会属于我们的!’

    ‘我也相信!’

    做为师的师长跟政委,两人那怕年龄差距大,可都觉得跟彼此共事很顺心。`在军事指挥上面,姚胜军不会插手。在政治教育上面,何正道同样不会过问。

    在师从仁怀城出来不久,只在习水短暂休整的红军主力,沿着师开辟的安全通道大步前进。在师挺进黔西之时,中革军委也进驻茅台镇。

    看着移交的俘虏跟物资,接收物资的周恩莱,同样感慨万千般道:“老毛,看来小何比我们想象的更出色。每次有缴获,都不忘给我们总部留一份啊!”

    ‘缴获归公,不是很正常的吗?只是这小子,怎么每次都采购这么多物资呢?’

    在毛太祖看来,师上交的物资当中,钱似乎都比较少。可物资,却有些乎想象的多。那怕他觉得,这样做似乎是对的,却多少还是有些不解。

    面对毛太祖的询问,朱老总却笑着道:“怎么?物资多了,你还嫌弃啊!我觉得,这小子其实很聪明,知道相比钱,这些物资对我们接下来转战更有用。

    有了师在前面开路,我们行动无疑变得更加轻松。只是接下来,师能否扛住黔军的阻击,我真的有些担心啊!不派红九军团去帮忙一下吗?”

    知道师想要进逼贵阳,就必须先将摆在黔西的黔军师击溃。如果不击溃这个黔军师,师佯攻贵阳,就有可能面临前后夹击的危险。

    对于朱老总的担心,毛太祖最终还是摇头道:“算了!我们应该对他有信心!只要师击溃摆在他们面前的黔军师,我们接下来的路更好走。

    至少,他们也不会担心,从后面进行包围的黔军。若是我们真想支援他们,接下来的行军度必须再加快。想必这个时候,中央军已经现我们主力转移了。”

    事实上,毛太祖的猜测很正确。当师进入黔西境内时,担当前锋的侦察连便来消息。驻守黔西境内的黔军师,似乎已经严阵以待。

    得知这个情况,进入黔西境内五马镇的师,同样开始考虑接下来的战事。至少何正道相信,驻扎后世金沙境内的黔军,应该没胆主动攻击他们。

    而此刻还不叫金沙的打鼓新场,本身就是川黔边界川盐交通要道,往来其中经商的人就多,百里土特产云集,也使其成为黔军重点控制的商业集镇。

    虽然知道,这里是黔军征收商业赋税的重镇,但何正道觉得强攻,不符合目前师的情况。经过一番商讨之后,何正道觉得强攻打鼓新场,不符合师的作战风格。

    直接道:“参谋长,既然黔军已经知道,我们拿下了仁怀城。那么他们肯定也猜到,我们主力已经从赤水北岸撤出来了。而如今,他们其实无力阻止我们进军黔西。

    摆在我们面前的黔军师,从他们布置的防御措施便能看出,他们似乎是担心我们进黔西。如果我们假装绕过黔西,继续往贵阳挺进,你觉得蒋委员长会做何应对?”

    ‘师长的意思,把这支黔军调出来?’

    做为师参谋长,王天林自然也有一定的作战指挥能力。听到何正道对战局的分析,王天林觉得引蛇出洞这招,确实会比打攻坚战更容易一些。

    听到王天林懂了自己的意思,何正道笑着道:“此地距离息烽已经不远,目前在息烽同样驻守有一个黔军守备团。如果我们再次进入息烽境内,你觉得打鼓新场的黔军会出来吗?”

    ‘那怕他们不出来,想必担心贵阳不稳的蒋委员长,都会下令他们抄我们的后路吧!’

    ‘不错!传令一团,后勤团以及炮营,急行军挺进息烽。让他们打出团的番号,并沿途传播一个口号,打进贵阳城,活抓蒋委员,你觉得如何?’

    ‘好!这样一来,蒋委员长不慌都不行了!’

    相比指挥红军的毛太祖,在军事指挥上的水平,那位蒋委员长的指挥能力,却不敢恭维。相信这个口号一出,那位蒋委员就算不怕,也会非常生气。

    这样一来,蒋委员长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歼灭孤军闯进息烽境内的步兵一团。而手里还拥有两个步兵团兵力的何正道,完全可以隐藏实力,打包抄的1o3师一个措手不及。

    随着命令下达,张诚带着新扩编的步兵一团,还有人数最多的后期团一部,以及去挖起掩埋山炮的炮兵营,大张旗鼓绕过打鼓新场往息烽境内进逼。

    镇守打鼓新场的新编1o3师,原本严阵以待等着红军进攻富饶的打鼓新场。可军突然改道,直奔息烽城而去,让他们确实觉得非常惊讶。

    随着6续反馈的消息,这支攻占仁怀城的红军主力团,真的全部急行军往息烽挺进。似乎完全不顾及驻守打鼓新场的1o3师,有可能从后面实施包抄。

    毕竟,根据中央军掌握的情报,目前红军主力还在茅台镇附近,想赶来至少还有两三天的路程。这个红军主力团这样孤军深入,不是犯了兵家大忌吗?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