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必须死战到底!
    发生在双堡镇的伏击战,那怕中央军方面有意封锁了消息,可依旧被很多记者给知道。+◆对于国*军方面对红军的围剿,国内还是有不少反对的声音。

    加上如今日军在东三省的统治,让东三省的百姓饱受其苦。国内不少开明之士,都力主北上抗日。而红军提出的北上抗日主张,还是得到不少百姓跟爱国人士的支持。

    因此,双堡镇红军独立师一战打落中央军二十一架飞机,令不少人觉得,中央军这是在消耗国家实力。毕竟,华夏空军总体实力摆在那里,打掉一架少一架。

    看着诸多报纸发表的‘停止内战,联合抗日’言论,蒋委员长自然也是心情不好。只能严令追击的中央军,加快速度围剿这支脱离主力的独立师。

    这也是国内百姓,首次知道红军有了一个番号独立师的部队。只不过,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何正道,却带领独立师加快行军速度。

    或许是双堡镇的伏击战,真的吓倒了中央军的空军。以至,平时在头顶晃悠的飞机,已然不敢再光临独立师行军的天空,这让行进的红军也长松了一口气。

    只是随着红军主力,顺利抵达盘县开始做着最后的准备,独立师却刚刚打下关岭并开始休整。而此时,尾随而来的中央军围剿大军,距离独立师仅剩两天不到的路程。

    针对这种情况,何正道很快道:“给主力发报,我部会在适当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跟总部汇合。鉴于目前的敌情,我部会选择合适的地点挺进云南,以总部汇合。”

    说出这话的何正道,却没说出具体的地点。这就意味着,何正道同样没法告诉总部,接下来独立师会具体走那条路。但何正道清楚,不能耽误主力进军云南的时间。

    如今中央军两个主力师,已经抵达普安境内。距离红军主力的路程,同样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而普安,恰恰就是独立师跟主力汇合的必经之路。

    这也意味着,独立师与主力汇合的战略意图,已经被中央军给破坏了。若是独立师继续往前走,结果不言而喻,将承受前后中央军的包夹。

    收到独立师发来的电报,毛太祖同样明白,接下来独立师的处境将非常危险。跟朱老总商量一番后,还是给独立师发了一封‘保存有生力量伺机突围’的电报。

    只是毛太祖跟朱老总他们都知道,要想做到这一点,只怕真的不容易。毕竟,此刻桂军两个师,已经挺进安龙,准备加入对独立师围剿的战斗中。

    命令部队在关岭进行休整时,何正道召集全师营团长进行扩大军事会议,商讨接下来有关独立师的作战。而全师官兵都知道,他们跟主力汇合的路已经被阻断了。

    在这种情况下,独立师何去何从,确实让很多官兵都显得忧心仲仲。士兵的担心,同样让这些营团长的表情也显得有些凝重。毕竟,战局对他们非常不利啊!

    等到何正道抵达会议室,看着这些营团长凝重的表情,却笑着道:“怎么了?一个个表情这么严肃?是不是最近的长途行军,让你们觉得走烦了?”

    或许是何正道的笑容,给了这些营团长信心,众人在姚胜军的招呼下,很快安静的坐下来。他们知道,这个师长或许有办法,解决目前独立面临的最大危机。

    随着会议开始,何正道笑着道:“会议之前,跟同志们说一下好消息,我们的主力,已经顺利从盘县挺进云南。以滇军的实力,只怕无力阻挡我们主力在云南的转战。

    当然,我也知道同志们此刻的担心,觉得身陷重围的我们,只怕很难跟主力汇合。但今天在座的同志,应该都知道,当初我们独立团是走了多远才跟主力汇合的。

    眼下我们兵强马壮,武器弹药跟物资也不缺,这比当初我们转战湘桂黔境内的情况,明显要好上许多。有这么多实力,我们用的着担心害怕吗?”

    这样一番话说出后,这些都是跟随何正道一路战斗的营团长,也觉得这些话好象有理。当初他们能冲破敌人的包围圈,这次为何就不行呢?

    见营团长们开始安静下来,何正道适时的道:“想当年,毛委员跟朱老总在井岗山会师的时候,当时我们的兵力相比独立师,只怕也没多多少。

    眼下虽然主力已经提前转移,那我们独立师就在这个敌人的包围圈中,好好打一次反围剿战役。我也很想看看,中央军到底舍得投入多少兵力围剿我们。

    如今在独立师的周围,集结了五个师的中央军,两个师的桂军。三路合围之下,我们看似突围无望。而实际呢?他们却替我们保留了一个,最佳的反围剿战场。”

    示意王天林将军事地图给挂起来,何正道指着红军主力,前段时间经过的黔西继续道:“目前三路围剿大军,似乎有意想将我们独立师赶入黔西境内。

    对于这个地方,相信很多同志都知道,这是贵州最穷的地方。如果我们大军进入这个区域作战,只怕物资补给也会出问题。但实际上,他们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这一路走来,我们的物资跟补给,都是从那里来的呢?只要他们还想围剿我们,那我们就一定不缺物资补给。他们若是不追,我们现有物资也足够从黔西进入云南。

    我决定,从明天开始,独立师挺进黔西,在水城境内,跟咬着我们不放的中央军好好干一仗。而且从明天开始,全师除后勤大队之外,各团都有相应的作战任务。

    我要在黔西下一盘大棋,让中央军知道,想围歼我们独立师,他们也要一副好牙口。这次的军事行动,我取了个简单的名字,黔西反围剿作战,同志们觉得如何?”

    说完独立师接下来的总体作战规划,何正道又道:“一至四团,明天各从新兵团,补充一个营的新兵。这样一来,你们四个团的兵力,都能达到三千人。

    就算碰上一个中央军主力师,以我们独立师的武器配备,相信你们也有一战之力。而新兵团跟后勤大队一起行动,听从政委的指挥,充当第一路军挺进黔西。

    根据目前的敌情,敌九十九师距离我们的路程最近。明天政委他们出发之后,我们就在关岭城外好好敲打一下这个中央师,让他知道跟独立师太紧的后果很严重。

    打完这一仗,相信会让死咬我们不放的中央军脑子清醒一点。这一仗,由我跟参谋长亲自指挥。炮兵营,打完这一仗,山炮全部就地掩埋,往后只怕用不上了!”

    ‘是,师长!’

    虽然听到这个命令,朱定义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舍。但他知道,携带这些山炮上路,确实有些拖累了部队的行军速度。而接下来转战,只怕山炮也有些用不上。

    在作战命令下达之后,何正道表情认真的道:“同志们,我知道如今的形势,对于我们独立师非常不利,士兵有畏惧情绪很正常。

    可你们都是红军营团级的指挥员,任何时候,你们都是士兵的胆。那怕天塌了,你们也必须保持镇定。只有你们时刻保持冷静,士兵才不会慌,军心才不会乱。

    相比从苏区一路血战至此,最危险最困难的坎我们都迈过去了。就眼前的情况,有什么可担心可害怕的?不就是打仗吗?有什么可怕的?

    下次若是再让我听到或者看到,你们谁脸上给我挂着娘们才会有的害怕跟担心情绪,别怪我不讲情面。我的独立师,不要怂包的军官,都听清楚了?”

    ‘清楚了,师长!’

    看着临了怒吼的何正道,先前心存担忧的营团长,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或许是这一路的顺风顺水,让他们忘记红军目前的处境。什么时候,不是险阻重重呢?

    营团长们的大声回答,让何正道稍显满意般道:“下去之后,告诉那些连排长。要是觉得怂了,就给我去炊事班扛大锅,老子的队伍不要怂包指挥员。

    还有那些后续加入的俘虏兵,你们也要告诉他们。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跟着我们打下去。不要心存任何侥幸,被中央军抓住或俘虏,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只有我们独立师,全师拧成一股绳,我们才能战无不胜。若是未战先怯,什么后果不用我多说,我相信你们心里都知道。而这个道理,必须跟士兵讲清楚,明白吗?”

    有信心不一定会成功,若是没信心则注定不会成功。而此刻何正道,就是希望告诉全师官兵。这一战,那怕就是全军覆没,也必须死战到底!(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