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九十一章 你很不一样!
    随着周浑元被俘,整个陡箐的战斗也宣告结束。加上独立师一团,成功杀进镇中,无路可逃的不少黔军官兵,直接选择了弃械投降。

    至于其它周浑元的部下,看着被红军推到阵地前的周浑元,还有形成前后夹击的红军。那怕周浑元什么都没说,这些人还是很明智的选择了投降。

    命令成功汇合的三团主力,开始将俘虏收押打扫战场。至于被俘受伤的周浑元,何正道还是让医务员,对他进行了包扎。但何正道觉得,他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经过医生的检查,他那一枪对周浑元没造成什么致命伤。反倒是肚子上那块手榴弹片,以独立师如今的医疗水平,根本就没法对其实施手术。

    看着面色苍白的周浑元,何正道也很直白的道:“周将军,非常抱歉!以你现在的伤势,除非能及时将你送至贵阳城。不然,以你现在的伤势,只怕你坚持不了多久。”

    听着何正道的话,周浑元却不以为然般道:“无妨!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能在战场上死去,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你跟我认识的红军将领,很不一样!”

    尽管周浑元知道,红军指挥员都喜欢到一线指挥战斗。但一个师长,敢在战斗中孤身闯敌营,确实很令他意外。但不得不说,何正道还是赌对了。

    活抓失去反抗能力的他,成功劝降那些作战还算英勇的中央军。如果周浑元真的死了,要想跟现在这样,俘虏这么多中央军精锐,只怕很难!

    同周浑元一起固守陡箐的中央军,本身就是周浑元的嫡系部队。若是真一炮将周浑元给炸死,相信那些中央军会坚决反抗到底。

    到时候,对于进攻的独立师而言,不付出一些代价,是很难这么快结束战斗的!

    做为对手而言,周浑元在何正道看来,是个必须消灭却值得尊重的对手。正如不少红军战士的看法一样,他手上沾满了红军的鲜血。

    可在中央军那边,这是个战功卓著的将领。在与红军作战中,也以强硬而著称。眼下知道他时日无多,何正道也没想过多污辱他。

    ‘很不一样吗?我觉得自己没什么特别,若是没有你们这次的围追阻截,或许我只是个很普通的红军战士。在我看来,我并不喜欢今天这样的胜利。’

    ‘为什么?至少我知道,在你们红军,有很多指挥员都希望我早死呢!’

    多少有些不明白何正道为何会说这种话的周浑元,很清楚对于这样的胜利,相信任何一位红军指挥官,都会觉得很高兴才对。毕竟,周浑元自认他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面对周浑元的询问,何正道却摇头道:“做为对手,我确实希望战胜你。因为,只有战胜你,我的部队才能成功突围,才能朝着目标继续前进。

    可做为军人,我觉得你的这种死很没有价值。或许在你看来,你履行了一个军人的职责。只是打这种内战,你就真的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吗?

    如今东三少沦陷,你们的蒋委员长还抱着所谓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大肆排除异已,做着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而你这种善战之将,却成了侩子手。

    我相信,当你战死的消息传回,那位蒋委员长,肯定会给予你很高的死后荣誉。但对于整个国家而言,却损失一位原本可以在抗日战场,与日寇一较高下的将领。

    或许我的话,你会觉得很假。但面对一个即将迎来死亡的人,我没必要再欺骗你什么。如果你有研究我的作战模式,就知道我更擅长奇袭而非硬拼。

    使用这样的作战方式,即是希望保护我的部下。但更多的,还是希望避免出现大规模的死伤。不论死的是谁,最终损失的还是我们的国防力量。”

    对于何正道的说法,周浑元难得笑了笑道:“看来你真的很不一样!那怕看上去年龄不大,却有这样的胸襟,真的很难得。可我是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我知道,你们红军如今是打着北上抗日的名义,希望结束这样的战斗。但我必须要说,一个国家只有一个领袖,所有人都应该听从领袖的命令。

    只有集全国之力,我们才有可能战胜日寇。如果大家都抱着不同的政见,相信不久的将来,又会出现民国初期那种军阀割据,烽烟四起的局面。这点,我很确信!”

    清楚以周浑元这种高级将领,他们都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在涉及原则方面,也不是几句话便能说服的。为此,何正道也不想跟他,做太多的口舌之争!

    摇头道:“军人,确实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在我看来,军人最起码要懂得分辨是非,懂得什么叫民族大义。中央集权,就你们内部,只怕就很难做到吧?

    粤系、桂系、湘军、西北军、东北军,单单这些人,你们的蒋委员长想集权就根本没可能。说到底,你们无非就是觉得,我们的威胁最大。原因是什么,你们比谁都清楚。

    在这种事情上,我们只怕继续争论下去,也争论不出一个对错来。马上我就要带部队撤离了,你有什么遗愿吗?放心,我会留一些人,在这里保护你的。”

    ‘没什么!都要死了,能马革裹尸已经很满足了。’

    离开关押周浑元的房间,何正道看着在外面的参谋长王天林,很快道:“一团准备好了吗?”

    ‘报告师长,准备好了!’

    ‘行,那赶紧去演场戏吧!’

    ‘是,师长!’

    就在何正道命令下达之后不久,不少被关押的中央军跟黔军俘虏,都觉得有些非常意外。因为镇外,似乎又响起了交火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少俘虏甚至道:“是不是我们的援军来了?我们有救了!”

    唯独躺在房间的周浑元,听到那稀稀拉拉的枪声,却满脸苦涩的道:“徒做嫁衣啊!”

    没过多久,不少俘虏就听到镇子的天空中,出现了不少降低高度飞行的飞机。而镇中被清理出来的空地,也燃起了几堆浓烟。

    就在不少俘虏觉得,他们空军来援之时。有些中央军却猜出,那枪声根本不是他们的援军来了。而是红军冒充他们,在演戏给头顶的空军看呢!

    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着接收空军给他们空投的物资呢!

    这种猜测,很快变成了现实。这些从贵阳运输物资的飞机,很快朝着冒烟的地方,将一箱箱打包好的补给推下飞机。不多时,这些物资便降落到空地四周。

    看着这些物资,在空地四周穿着中央军服装的独立师官兵,也忍不住大笑道:“要是中央军知道,他们的物资全部丢给我们,只怕他们会气吐血吧?”

    等到这支庞大的空军运输部队,将他们拉来的物资,全部投送到下方之后。看着下方挥手欢呼的‘中央军’,同样显得很高兴,觉得他们任务终于完成了。

    只是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镇外的枪声便平息下来。物资已经投送完毕,他们自然用不着演戏了。毕竟,演这样的戏,多少也浪费弹药呢!

    看着一堆收集起来的物资,何正道也笑着道:“参谋长,看见没有?我们的薛总指挥是好人啊!知道我们没有物资,还特意派空军给我们空投物资呢!”

    听着这话的王天林,同样笑着道:“师长,要是薛岳知道,我们围歼了周浑元一个师,还将他们的物资给接收。只怕他也会气的吐血吧?”

    两人相视大笑之后,何正道看着天色立刻道:“命令部队,开始押送俘虏还有物资回水城。至于陡箐这里,安排那些受伤带不走的中央军,留下来保护周浑元吧!

    记住,给他们保留一定的物资,让他们能够坚持到附近的援兵到来。虽然他是我们红军的仇人,但你先前也看到,他只怕活不过一两天了。”

    ‘也就师长你仁慈,换成其它人的话,早就一枪毙了他!’

    ‘行了,跟一个快死的人较什么劲!先前要不是他配合,我们想这样快结束战斗,只怕也不容易!将我的命令传达下去,押着俘虏撤吧!’

    随着何正道的命令下达,多达近万人的俘虏部队,便被何正道给押解回水城。至于陡箐这里,只剩下一些伤残兵。能否及时获救,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