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围城逼降!
    西昌,位于川西高原的安宁河平原腹地,是攀西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及交通中心,川滇结合处的重要城市,也是川军很重视的一个军事重地。

    成功攻下昭觉的独立师,在昭觉稍做休整之后。一团主力,便前出至西昌的喜德地区。将守备西昌的川军,与驻守雅安的川军给成功隔离开来。

    其余三个团的主力部队,在何正道的带领下,没受到多大抵抗便将西昌城包围。面对将西昌城团团包围的红军独立师,驻守西昌的川军守备旅,同样觉得头皮发麻。

    那怕西昌的守军知道,红军主力已经进入凉山地区。做为凉山的军事重镇,西昌也是红军攻打的目标。但红军来的如此之快,还是超乎他们的想象。

    看着集结城外的红军,负责守卫西昌的川军,多少显得有些胆战心惊。形成包围之后,何正道也没急于进攻,而是不断派遣部队,对其实施佯攻试探守城部队的火力。

    经过一夜休整之后,第二天一早守在城头的川军,就看到几名红军官兵走到城墙下喊话道:“城里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红军包围了。是战是降,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

    别指望你们有援军,你们的后路已经被我们阻断了。为了避免伤亡,奉劝你们放下武器投降。只要你们投降,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这样的喊话,还掺杂一些恐吓的警告,令城里的守军更是人心惶惶。镇定西昌的川军旅长,看着手下几位团长道:“以我们目前的兵力,能坚持多久?”

    对于这样的询问,很快有团长道:“旅座,虽然我们的粮食储备不少,武器弹药相对也充足。但兵力上面,我们只怕要比进攻的红军少一些。

    目前最重要的是,我们会不会有援军?军部那边是怎么说的?会不会派遣援军,能支援我们与红军作战呢?如果没有援军,我们只怕坚持不了多久。”

    看着满脸期待的几位团长,旅长略显无奈的道:“先前我已经向军部求援,军座命令我们坚守。至于援军,只怕没有。相比西昌,军座更在意雅安的安全。”

    虽说这里也律属于川军控制,只是目前驻守西昌的部队,是被刘湘赶至此地的刘文辉部。而此时的西昌,实际是属于川边区的防区。

    对于刘文辉而言,红军主力外加独立师,五万多人的兵力,已经远远超过其组建的部队数量。面对西昌守军的求援,刘文辉自问不敢随意派兵求援。

    原因很简单,相比西昌的重要性,他觉得雅安更为重要。其次,面对老蒋的严令,不想让老蒋找到借口的他,只能集中主力在雅安附近构筑围堵线。

    听到没有援军还要坚守,这些川军的团长都觉得难以置信般道:“坚守?怎么坚守?看来我们,成了弃子啊!红军真要打进城来,我们只怕都别想有好下场。”

    ‘那你们的意思是?’

    做为守备旅长,涉及这种生死抉择的问题,也不敢随意的做决定。只是他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跟红军硬碰硬,最终的下场不会太好。

    那怕城里储备的物资不少,但没有援军支援的情况下,他们同样坚持不了多久。以其战死,他们还是希望能保住小命。能活着,谁会想死呢?

    ‘旅座,我看红军也没想跟我们硬拼。我的意思,是不是派人去城外,跟红军谈谈条件。最不济,也要让红军答应,我们放下武器之后,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既然知道硬拼的下场不太妙,那么活命便成了他们最大的希望。至少在这些川军看来,他们跟红军也没结什么死仇,相信也不至于被红军明正典型。

    ‘参谋长,要不你代表我们旅,出城跟红军的指挥官谈谈?看看能不能,给我们一条活路。若是红军真的欺人太甚,那我们也只能跟他们硬拼到底。’

    提出谈判意见的川军参谋长,也没想到这些团长,会让他担任代表出城与红军谈判。谁知道出城之后,红军会把他怎么着呢?

    虽然以前他们没跟红军打交道,却多少听闻红军对他们这种军官,态度一向都是杀无郝的啊!真要把他逮住枪毙,那他岂不是死的很冤枉?

    可看到众人,都似乎同意让他出城谈判,这位参谋长也觉得,先前为什么多那句嘴呢?结果好了,揽上麻烦事了吧!

    最终也只能咬牙道:“好,那我就出城,找红军谈一下!”

    在城中的川军指挥员商量是战是和时,城外的王天林跟三位团长,却多少显得有些不耐烦般道:“师长,还是打吧!这些川军,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真当我们不敢打一样呢!”

    ‘别急!能谈判解决的事情,就不要擅动刀枪。相比刘湘手下的川军,这些川军却只听刘文辉的。而如今,刘文辉的主力,根本就不敢过来支援他们。

    没有援军的情况下,你觉得他们能做什么选择。要是真逼的对方狗急跳墙,我们的攻城部队也绝对讨不到太多的便宜。我们的兵,不能这样白白牺牲,明白吗?’

    ‘可这样拖下去,还要等多久呢?’

    休息了一夜的独立师官兵,对于战斗似乎都有些期待。只是做为师长,何正道觉得劝降城中守军的希望还是很大。能少死点人,为何一定要强攻呢?

    想了想道:“二团长,把你们迫击炮连拉上去,给他们增加一点压力。催催他们!”

    ‘是,师长!’

    接到命令的二团长许仁义,对于这种命令还是非常乐意接受的。就在二团架设好迫击炮准备炮击时,却发现城上挂起了白旗。

    有士兵道:“楼下的红军兄弟,先不要急着开炮,我们参谋长想跟你们进行谈判。他马上就出来,千万别开炮!”

    看到白旗听到喊话,许仁义也有些无奈般道:“这帮家伙,怎么这么快就服软了呢?”

    尽管觉得有些遗憾,可做为团长的许仁义,同样觉得何正道的话有理。既然能和平拿下西昌,为何一定要强攻呢?打仗攻城,终归是要死人的啊!

    随着二团暂停炮击,先前便封锁的城门,很快被人打开。在一个川军连队的保护下,守备西昌的川军守备旅参谋长,也适时的出现在城门口。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许仁义,这位参谋长也很客气的道:“鄙人,西昌守备旅参谋长黄玉仁,还未请教阁下是?”

    ‘工农红军独立师二团团长许仁义!行了,我们师长要见你,跟我来吧!其它人,都站在这里别乱动。放心,我们红军也知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道理。’

    说着这番话的许仁义,将这位同样有些心里犯嘀咕的参谋长,带到了何正道所在的临时指挥部。看到独立师的师长竟然如此年青,黄玉仁也觉得非常意外。

    却很恭敬的道:“何师长,你好!鄙人黄玉仁,西昌守备旅的参谋长。奉我们旅座的命令,想与贵军商量一下谈判的事情,还请何师长高抬贵手!”

    对于这位参谋长的恭敬,何正道也很满意般道:“黄参谋长,看来你们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原本我的几位团长,都准备开始展开进攻呢!

    既然你们觉得想谈条件,那说说你们的条件吧!如果觉得合理的,我可以答应。但不可合理的条件,我也不敢轻易让步。缴械投降,也是谈判的基础。”

    ‘这个当然!只是我们旅座想知道,贵军打算如何处置我们呢?相信何师长也知道,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以往也没跟贵军打过交道,所以还请何师长给条活路。’

    参与谈判的王天林等人,对于这些川军指挥官的怕死,心中多少还是鄙视的。可转念一想,他们还是希望这样的敌人越来越好。

    听到黄玉仁的话,何正道稍稍皱眉般道:“按理说,你们缴械投降,避免了一场战斗,你们也算是立了功的。给你们一条活路,也不过份。

    只是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政策,如果你们的官兵,曾经伤害过红军,那我想给你们一条活路,只怕也做不到。这一点,黄参谋长能理解吧?”

    ‘理解,理解!请何师长放心,我们真没跟红军打过仗。平时在这里,除了负责征税之外,其它也就是打打土匪,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事实上,说出这话的黄玉仁,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心虚。那怕他自身,没惹出过什么民怨沸腾的事情,却也贪过军饷收受过贿赂。不知道,这事会不会被清算呢?(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