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零八章 引蛇出洞
    (ps:加群了!加群了!加群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群号:五五九、五六一、八六七!)

    在薛岳对川军围剿红军上,是否会真正用心而产生怀疑的时候。m加入围剿战事的川军,同样被纵队违背常理的行军搞糊涂了。

    镇守宝兴跟芦山一线的邓锡候,同样觉得有些看不懂,红军为何做出这样的兵力布署。根据他们与刘湘达成的协议,那就是合力将红军赶出四川。

    至于红军去那里,他们根本就不关心。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能让红军在四川待着。虽然他们私下内斗不断,但在抵制中央军入川的事情上,却是出奇的一致。

    看着纵队开始往天全方向开进,邓锡候也很紧张的道:“命令天全守备旅,加强对天全地区的敌情侦察,做好防御准备。宝光、芦山的守军进入战备状态。”

    在邓锡候看来,他不是很想跟红军死嗑。但目前的情况是,红军奔着他防御的地方而来。如果他不提高警惕的话,或许下一个被红军吃掉的就是他。

    前段时间,跟红四方面军打过几仗的邓锡候,很清楚红军不好打。在同等人数跟武器的情况下,他的部队根本不占优势。可面对一个师,他自认打不过也能挡的住。

    就在邓锡候下令严防死守之时,薛岳跟刘湘同时发来的电报,却令邓锡候觉得情况似乎有点不妙。相比薛岳的措词严厉,刘湘的委婉警告,让他觉得自己被怀疑了。

    ‘龟儿子的!他们这是不相信老子啊!’

    在电报当中,薛岳严令邓锡候必须守住其负责防御的区域,不让红军的部队有机可乘。甚至也说出,如果遗误战机则军法从事的话来。

    如果说这封电报,是薛岳担心邓锡候出功不出力。那么刘湘在电报中,明显指出不能因私废公的话,无疑就是告诉邓锡候,他被这两个人怀疑了。

    很多川系将领都知道,早年他跟朱老总还有刘伯诚的私交不错。如今他贵为二十八军的军长,朱老总也是红军的总司令。在这种情况下,两军应该是对立的。

    可问题是,谁都知道川军对中央军多有提防。若是红军给予邓锡候一些保证,两方演演戏也是很有可能的。但这种怀疑,无疑让邓锡候觉得很生气。

    随着三师从烹坝地区离开继续往天全方向挺进,何正道带领两个主力师,已经连夜修筑好了伏击阵地。得知这个消息,邓锡候也显得非常生气又紧张。

    人的名,树的影!

    对于这支差点活抓老蒋的红军主力部队,邓锡候要说一点不惧是不可能的。虽然他手上还有多达四万人的精锐部队,但要防守这么多地区未必应付的过来。

    那怕红军尚末抵达天全城,天全守备旅的旅长便已经显得很紧张。希望邓锡候,从宝光或者芦山方面,给他派遣一些部队支援。不然,担心守不住天全。

    根据他们收到的消息,这支奔着四川腹地而来的师,人数多达近两万人。这样的主力师,在邓锡候看来,应该是一个红军主力军团的架子了。

    仅凭一个守备旅,不足八千人的部队,想要守住天全城,还真有点够呛。面对天全守备旅的求援,为了确保打好这一仗,邓锡候也再调集了一个混成旅开赴天全。

    这样一来,在天全他的防御部队,跟师的兵力也就差不多平齐了。或许这种情况下,他们攻击不了师,但守住天全城,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邓锡候的兵力调动,自然瞒不过纵队的侦察部队,也瞒不过远在贵阳的薛岳。看到邓锡候往天全增加兵力,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多疑了。

    要知道,红军很擅长使用挑拨离间的伎俩。若是他真的中计,或许会做出一些冤枉邓锡候的事情来,也是很有可能的。

    面对薛岳的困惑,很快有参谋人员说道:“总指挥,是不是冤枉了他。等到师跟二十八军接战,一切自见分晓。若是他们一击既溃,那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剩下没说的话,那就是若是两方拼的很厉害,那就说明邓锡候没问题。只要双方打起来,相信接下来邓锡候想不拼命都不行!

    如今中央军暂停入川,一来也是避免引起川军的强烈反弹,二来也是希望让红军跟川军血拼一下,他们到时好捡个便宜。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红军能将邓锡候的部队打残,相信中央军也是乐见其成的。手上没有了部队的军阀,那还叫军阀吗?

    为了给邓锡候一些压力或者说信心,薛岳想了想道:“命令我们的两个桂军师,跟紧师。记住,让他们不要追的太紧,保持一天左右的路程就行。

    另外,让两个桂军师长,多派出一些侦察部队。千万不要,又撞进红军的伏击圈。两个师,必须一起行动。这样,红军想打他们的伏击,也没那么容易。”

    这两个配合围剿的桂军师,还有龙云的滇军,川军反倒没有拒绝他们进入四川。这样的举动,尽管令薛岳很生气,却也知道这些西南军阀,私下早就有了接触。

    正是这种西南军阀抱团对抗中央的举动,令蒋委员长非常的生气。在他看来,这次除了围剿红军之外,也要借机消耗这些西南军阀的实力。

    面对薛岳发来的电报,两个进驻沪定的桂军师,同样显得很头疼的道:“唉!老是这样跟在红军屁股后头追,到底何时是个头啊!”

    ‘不跟也没办法啊!谁叫我们被派出来了呢?做做样子吧!不过,接下来我们两个师,必须抱团取暖,千万别分开。不然,仅凭我们一个师,是很难抵挡红军反扑的。’

    对于这种进川追击红军的事情,两个桂军师长都非常的不情愿。可不情愿又有什么办法?李、白两位桂系统领,派这两个主力师出战,也是为了搪塞中央军的。

    毕竟,做为如今地方军阀中,最具实力的代表,李宗仁跟白崇禧同样不想给中央军落下什么把柄。派出两个主力军,听从薛岳的指挥,也能证明他们的诚意。

    就在两个桂军师开出沪定,准备沿着师行进的路线进行追击时。收到侦察员发来的电报,何正道也显得长松了一口气。

    笑着道:“看来我们引蛇出洞的计划成功了!给政委发报,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另外,让潜伏在天全的侦察团,开始展开对天全外围守军的清除。

    我们要以这种形式,告诉中央军跟川军,我们纵队是奔着他们腹地去的。还有致电政委,天全的进攻,一定要温水煮青蛙,火不要一下烧的太旺了。”

    ‘是,司令员!’

    经过两个晚上的加固休整,师在烹坝已经设制好了伏击圈,就等着两个桂军师的到来。这种以逸待劳的伏击战,对于参战的红军官兵也是很享受的。

    等到第三天上午,看着多支桂军前锋侦察部队,开始对大部队行进前方展开侦察。隐蔽在伏击圈的两个红军主力师,悄无声息躲在挖掘好的伏击战壕中。

    那怕这些桂军侦察兵,侦察的很仔细。甚至一些有威胁的地方,还不时的进行开枪侦察。但对于隐藏好的纵队官兵而言,这无疑是战斗即将到来的预兆。

    随着这些桂军侦察小分队的到来,一路监视桂军的侦察团,也发来桂军主力即将进入伏击圈的电报。看着这份电报,何正道跟两个师长都笑了。

    ‘好了!这下我们反倒更省事了!一次性,吃掉桂军的这两个师。打完之后,我们就不用担心屁股后面,老是有烦人的苍蝇了。’

    听着何正道说出的话,两位师长同样觉得信心满满。打好扩编的第一仗,对于纵队而言,无疑也是给予总部首长最好的回报。

    伴随‘准备战斗’的命令,被陆续传达到各个团长手中,在这里等待了三天的纵队官兵。同样开始摩拳擦掌,准备接下来的伏击战打响。

    那怕他们知道,接下来要对付的两个桂军师,也是桂军的精锐部队。但很多纵队的官兵都知道,只要战斗打响之后,这两个桂军师想必是插翅难逃了!

    ...(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