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三七章 腊子口考验(月票加更)
    (ps:一晚上,分类月票榜被爆了两次菊,那滋味很酸爽啊!第一章月票加更送上,后面还有!继续求月票,求订阅支持啊!)

    用纵队积存的武器弹药,何正道从杨积存这里获得大量粮食物资之余,还收获这位甘南最强土司的友谊。这为接下来进攻岷县,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基础。

    那怕何正道多少能看出,杨积存对红军依旧怀有戒心。可他同样相信,经过这次的合作之后,杨积存应该会努力积攒实力,不想再受任何人的要挟。

    只可惜,这样的想法在何正道看来,多少还是不太可能实现的。原因很简单,虽然何正道给的武器,足够他拉起一个正规军主力团的武装。

    但问题是,真要打起来的话,他的弹药储备又能坚持多久呢?没有子弹的情况下,枪跟烧火棍没什么区别。而弹药方面,何正道看似给了不少,实则消耗不了多久。

    当何正道率领主力一师,从卓尼离开之后,兵锋直指岷县境内。对于一师的到来,镇守岷江的鲁大昌,同样感觉到力不能逮。

    想要进入岷县,就必须经过一个地方,一个让何正道亲自领兵而来的地方,一个在历史上被红军铭记的地方,一个在很多人看来堪称战役典范的地方。

    腊子口,一个通往汉族地区的门户和重要交通孔道。而腊子口在藏语中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地如其名,腊子口周围群山耸列,峡口如刀劈斧削。

    腊子口河从峡口奔涌而出。两崖林密道隘,还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但就是这么一个险要之地,何正道却带领主力一师来了。

    相比历史上。进攻这里的中央红军,左侧有卓尼杨土司的上万骑兵,右侧有胡宗南主力,后侧还有从四川跟来的刘文辉的川边军侧翼,可谓是四面楚歌。

    而现如今,摆在何正道面前的,仅有鲁大昌统率的一师主力。看其架式,似乎也打算凭借这里的天险,跟如今声名显赫的纵队过过招。

    至于援军。何正道没有,鲁大昌同样没有。如今的甘南境内遍地烽火,能守住自己地盘已然不易。想派兵救援其它人,只怕很多西北军阀都觉得力不从心。

    就算是担任西北剿总指挥的胡宗南,面对鲁大昌发来的求援电报。同样只能开空头支票,让其在腊子口同纵队硬嗑。若能重创纵队,便保举他为军长。

    从师长提升到军长的诱惑,令鲁大昌着实下狠心,打算跟远到而来的纵队掰掰腕子。更何况。鲁大昌很清楚,就算他后撤,也难逃红军的追剿。

    眼前抵达腊子口的一师,就是冲着他控制的岷县境内去的。除非他真的愿意放弃地盘。否则他只能在这里,好好跟红军打一仗,让红军知难而退。

    望着在桥头和两侧山腰均构筑了碉堡。并在山坡上修筑大量防御工事的腊子口。遥想历史上抵达这里的中央红军,到底是付出何等代价拿下这处险地的呢!

    侦察完腊子口的防御布置。何正道也很认真的道:“看来这个鲁大昌,是打算据此险地跟我们死嗑到底啊!根据侦察小队提供的情报。这家伙在岷县只驻守了一个团。

    其余由其统领的十四师主力,全部摆在我们前面这条防线上。甚至前段时间,对方还运输了大量的粮食跟弹药来这里,看样子是打算跟我们拼消耗呢!”

    面对何正道说出的话,参加作战会议的一师主力团长们,同样觉得有些棘手。做为主力团长,他们很清楚眼前这样的防御工事,对进攻部队意味着什么。

    甚至很快有主力团长不解的道:“司令员,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打这个腊子口呢?如果是想进攻岷县的话,我们完全可以绕行一段路,直扑兵力空虚的岷县啊!”

    对于这位主力团长的困惑,何正道也点头道:“确实!在你们看来,攻打腊子口多少有些费力不讨好。但你们应该知道,这里有敌人的一师主力。

    目前我们在甘南,发起了全面的反击。这样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击敌人有生力量,为接下来建设新的革命根据地做准备。

    如果绕开这个有重兵把守的腊子口,我们确实能顺利的攻下岷县。但守在这里的敌人,随时都有可能从身后,给我们致命一击。

    ‘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相信你们都清楚。面对这样一支坚决与我军为敌的敌主力师,如果不将其消灭,我们往前走的时候,敢放心身后吗?”

    根据何正道给总部提交的建议,通过这种主动反击战,跟驻守甘南的地方军,还有参加围剿的各路部队好好打一仗。通过这次的甘南战役,磨练急速扩大的主力红军。

    只有打过硬仗的部队,才能称的上真正的精锐。而进入甘南的中央红军,看似兵强马壮。可不少部队一路上,根本没得到太多的实战锻炼。

    这样的情况下,也会令很多新加入红军的俘虏兵,滋生一种混日子的态度。而这样的态度,无疑是何正道担心的。这样的兵,也是何正道希望淘汰掉的。

    那怕平时掩饰的再好,只要拉到战场打一仗,是真心跟着红军走,还是假意混日子。相信各级指挥员,也能做到心中有数,真正锤炼出一支敢打硬仗的铁血部队来。

    做为组建至今未尝一败的纵队,那怕何正道一直强调,各师都要警惕部队的骄傲自满情绪。可这种教育,远不如拿到战场,令官兵感受战火洗礼来的实在。

    这也是为何,领兵来此的何正道,会将其余三师主力,派遣到各地展开进攻的原因。只有亲历战斗的次数增多,新兵才能慢慢摔打成老兵。

    听完何正道的讲述,张诚也很直接的道:“司令员,请宣布命令吧!这一仗,就是用牙啃,我也要啃掉防守这里的敌十四师。”

    ‘你要真能用牙啃掉对方,这个司令员让你来当!做为一个师长,别整天就会说这些空话套话。虽然我想锤炼部队,却也不希望看到部队血流成河。

    更何况,你们一师是我们纵队骨干最多的部队。真要造成骨干的大量伤亡,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下面,由你们一师根据目前的敌情,制定一个进攻计划。

    这一仗我即要摔打各部队,也要看看你们这些指挥员的作战水平。给你们半天的时间讨论,晚饭前把作战计划交给我。这一仗不着急,先磨磨对方的性子也不错!’

    并未想过,一来这里就发起进攻。对于目前的纵队而言,也用不着这样紧迫。至于拿下腊子口的计划,何正道其实早就有所准备。

    让这些一师的指挥员,制定讨论进攻方案,也是希望看看,这些团长师长是否能担此重任。但更多的,也是希望借此提升指挥员的指挥能力。

    望着甩手离开的何正道,张诚同样显得有些傻眼。在他看来,跟着何正道打仗最省事。只需要听从何正道的命令,完成其交予的任务,这战斗就一定会胜利。

    现在突然将组织进攻的事情甩给他,张诚跟几位主力团长傻眼之余,却很快醒悟到何正道有意考校他们的意思。毕竟,他们晋升的速度,确实显得有些太快。

    那怕他们有足够的军功,让他们担任这样的职务无人会反对。可实际上,每次跟何正道打仗,他们都是执行者而非计划制定决策者。

    想清楚这些,张诚也知道这是何正道的一番好意,立刻道:“好了!司令员只给我们半天时间,接下来我们群策群力,争取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进攻计划来。”

    听着张诚的话,有些还没领悟何正道安排的主力团长,立刻苦涩着脸道:“师长,让人带兵打仗进攻行。可这排兵布阵,真不是我所擅长的啊!”

    ‘胡瓜,你现在可是一师二团的主力团长,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做为一团之长,未来你总要单独面临指挥的情况,那时你也要让司令员给你出主意吗?

    先前司令员的意思很明白,这次打腊子口,即是对我们部队战士的考验,也是对我们一师指挥员的考验。要是想不出稳妥的进攻计划,你们等着被撤职吧!

    司令员一直强调,身为指挥员不能只有勇而无谋。你好歹也是一个主力团长,还好意思说出自己不擅长指挥的事情来。让司令员听到,看他怎么收拾你。

    未来我们建立新的革命苏区,纵队不可能全部待在一个地方。你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有可能要负责自己的防区。到时碰到敌人进攻,也让司令员替你出主意吗?’

    一通话骂出,平时打仗勇猛的胡瓜,也很老实耸拉着脑袋。而其它主力团长,想想目前的情况,张诚所说的外放一地,还是非常有可能的。

    如果他们不具备,独自领军镇守一方的能力,以他们对何正道的了解,估计他们都会迎来撤职或调离指挥员职务的安排。毕竟,一将无能,害死三军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