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三九章 赶紧撤吧!(月票加更)
    (PS:第七章月票加更的,第三百五十票加更的!这也是今天的第五更了!不知各位手里还有没有票,赶紧砸出来吧!不怕加更,就怕没月票啊!蚊子是真不想再尝一次,被人爆菊的滋味了!拜托诸位了!)

    当第一波迫击炮弹飞往河对岸的守军阵地,上百枚炮弹形成的效果,令等待进攻的独一师官兵,都有种震撼的感觉。不得不说,炮兵不愧为战争之神。

    那怕待在战壕中的鲁大昌部守军,看着下冰雹般的炮弹,同样显得非常恐慌。能做的,就是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前,猫在战壕之中,祈祷炮弹不会落到他们头上。

    相比之下,躲在机枪暗堡中的守军,则觉得他们很幸运。头顶修建的顶盖,让他们根本不担心迫击炮能够炸穿他们的碉堡顶层。

    就在他们庆幸之是,却发现几枚射到他们碉堡前方的炮弹,发出的爆炸声明显有些不对。更令他们惊讶的,还是这几枚炮弹爆炸后产生的烟雾,也非常的不同。

    随着这些烟雾扩散开来,又顺着风灌进他们的碉堡之中。里面的机枪手,立刻感觉到喉咙跟眼睛不适,咳嗽不止不说,还根本睁不开眼。

    ‘不行!红军使用毒气弹,我们受不了了!我不想死,我要出去!’

    伴随有人喊出毒气弹,这种似乎很专业的炮弹词语。其余正困惑,这到底是什么炮弹的守军,立刻跟见了鬼一样,蜂拥式的逃出,在他们看来安全的堡垒。

    而这个时候,看着碉堡里的守军逃出,何正道笑着道:“打信号弹,准备攻击!”

    虽然不明白,那碉堡里的守军为何跑出来。可对于进攻的红军战士而言,他们却显得长松了一口气。原因很简单。碉堡里的机枪,对渡河的他们威胁最大。

    那怕河面不宽,但渡过去多少还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对方的机枪暗堡,恰恰对河面形成了火力封锁。这样的情况下。不解决机枪想渡河,损失一定不小。

    同样在后方观战的鲁大昌,看着河沿阵地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同样觉得暗自心惊。看来他还是低估了,眼前这支红军主力的战斗力。

    这样的炮火打击。那怕他见过的中央军,只怕也装备不了这么多迫击炮。就在这个时候,鲁大昌却惊讶的发现,碉堡里的守军竟然跑出来了。

    ‘给我接河防营,搞什么!那些碉堡里的人,怎么跑出来了?见鬼!’

    可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围绕机枪暗堡所在的区域,那些战壕里的守军也溃逃了。根本不管不顾般,一窝蜂的往后面溃逃。这令鲁大昌觉得,大白天活见鬼了!

    实际上。此刻河边防御阵地形成的溃败,更多就缘于三个字‘毒气弹’。虽然有官兵觉得不信,可看到从暗堡里逃出来的官兵,又是咳嗽又是掉眼泪。

    这种从未接触过的事情,令这些真心不想死的守军,恨不得再让爹妈多给他们生两条腿。真要被毒气弹沾上,就算活着估计都生不如死啊!

    先前那扑天盖地的炮击,已经令他们心存恐惧。现在突然冒出一个‘毒气弹’,就这些地方军的素质,不形成溃败。那才叫奇怪呢!

    炮火刚刚停下,原本最稳固的防御阵地却如同不设防。幸运躲过炮击的守军,看到已然冲到先前机枪暗堡所在区域红军,都显得有些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还处在发懵状态的守军。面对一渡河成功的红军,最终很理智的选择了投降。而此刻待在后方的鲁大昌,无疑有些暴跳如雷。

    寄以厚望的河防阵地,就在短短一轮炮击过后便结束。这种仗,鲁大昌自问带后打仗至今,也从未碰到过这样的事情。这接下来。腊子口还怎么守?

    ‘来人,给我将逃下来的人押过来。我倒要问问他们,这打的什么屁仗。老子辛苦修建的碉堡,为何不放一枪一弹,这帮家伙就拱手让给红军了。’

    随着一个连长被押到他身边,这位连长也很恐惧的道:“师座,不是弟兄们不想守,是根本守不住啊!红军有毒气弹,弟兄们不怕死,却怕生不如死啊!”

    ‘毒气弹?你说的什么屁话,就这帮叫花子一样的红军,也能拥有毒气弹?’

    ‘师座,是真的!如若师座不信,可以将任何一个守暗堡的弟兄叫来。若是卑职有半句假话,任凭师座发落。这支红军,真的跟我们以前知道的不一样啊!’

    在这位连长看来,不是他不想守,而是根本不敢守。先前那种毒气弹的滋味,他虽然没有体会过。却看到,那些冲出暗堡的士兵,到底有多么的狼狈。

    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倒在地上拼命咳嗽呼气的样子,跟以前听人说过被毒气弹炸伤的人似乎很象。这种情形之下,谁还敢待在那里不退呢?

    至于鲁大昌所说,红军是支叫花子的部队。换成其它人,这位连长很想吐他一脸口水。那怕他们这个师,装备的几门迫击炮,都是这个师长的心头肉。

    而此次进攻他们的红军呢?好家伙,一出手就是上百门。两相对比,他们反倒成了叫花子。只不过,此刻他根本不敢将这心里话说出来而已。

    只付出几个轻伤的代价,一师主力便顺利渡河。这样的情况,对张诚而言同样觉得不可思议。望着站在身边的何正道,很好奇的道:“司令员,那是什么炮弹?”

    ‘我们纵队独创的双椒炮弹,用来对付敌人的暗堡最有效果。这个鲁大昌,真以为凭借修筑的这些碉堡,就想阻止我们前进,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双椒炮弹?从来没听说过啊!这也是我们缴获的?’

    这话让站在一旁的炮兵团长朱定义,笑着道:“老张,没听司令员说吗?这是我们纵队发现的,确切的说,是司令员发明的。双椒炮弹,其实就是花椒跟辣椒的意思。”

    等到朱定义详细说明了一下,张诚立刻恍然大悟的道:“原来如此!我说司令员,先前开战的时候,为什么说只欠东风。原来司令员,真的在等风向改变呢!”

    ‘是啊!怎么样,很厉害吧!其实你只要看看我们头顶的天气,就知道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这种情况下,风向发生变化的可能性很大。

    趁着现在风头正好,加紧控制吧!向东,通知我们的渗透小分队,全面发起进攻。记住,别把鲁大昌逼的太紧,留出一条退路让他逃,等下我们直接追击岷县去。’

    ‘是,司令员!’

    有了对付敌人碉堡的利器,一师再次发起进攻的时候。已经获悉,红军应该改装了一种什么炸弹,会在封闭的环境中,令人根本待不住,并非什么毒气弹。

    可就算如此,感受着风向对自己非常不利,鲁大昌也长叹一声道:“老天爷,连你也不帮我!”

    在鲁大昌叹息之时,先前溃逃的河岸守军,却将红军有毒气弹的事情,传的非常恐怖。这对于其它严阵以待的守军而言,无疑带来了巨大的心理恐慌。

    随着一师再次展开进攻,看着在阵地上飘起的红色烟雾,一个个守军都畏如蛇蝎,唯恐避之不及。至于碉堡内的守军,感受到那承受不了的咳与呛,也只有跑出来透气。

    这种情况下,鲁大昌也依仗的工事碉堡形同虚设。同一时间,阵地后方突然响起的激烈枪声,更令鲁大昌浑身一振道:“不好,我们仓库那里遇袭了。”

    得知这个情况的同时,同样听到后面响起枪声的守军,生气被红军两面夹击。立刻有团长道:“师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趁红军还没合围,赶紧撤吧!”

    望着前方攻击犀利的红军,听着身后响起的枪声,鲁大昌最终也只能咬牙道:“撤!”

    凭借腊子口,他尚且抵挡不住红军。接下来,他再想阻止红军进占岷县,完全就是一个笑话。随着鲁大昌的溃逃,来不及逃跑的守军,很干脆的缴械投降。

    战斗结束之后,何正道命令一团继续追击,直到攻下岷县。至于鲁大昌,如果他能逃出生天,那就算他幸运。如果不幸被俘,那就算他倒霉。

    站在后世修建了战役纪念碑的地方,望着远处的茫茫群山,何正道突然觉得,他一直打算建立的游击区,似乎已经出现了。

    以至将这样一个兵家必争之地交给中央军跟地方军,还不如将其掌握在红军手里。只要在这里,建立一个游击区,这个重要的交通要道,就掌握在红军手里。

    若是将来红二、红四方面军过来,也可以在这里好好的休整继续北上。最重要的,他们不用担心,再重演一次艰苦的腊子口战役。

    想到这里,何正道找来张诚,经过一番询问跟长谈之后。最终决定在这里,保留一个营的纵队主力,建立甘南游击大队。

    凭借这里的地势之险,还有完好的遗留工事。何正道相信,未来甘肃的地方军,还有可能过来的中央军,想要攻下这里,都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相比之下,在这里建立基地的游击大队,却拥有一个相对安全的根据地。依托离这里不远的卓尼跟迭部两县,也不用担心粮食的问题。

    至于武器弹药,何正道直接给他们保留了一个主力团的。反正这一仗,他们的缴获不菲。就算留下一团的装备,他们这次攻打腊子口,实际又大赚了一笔!(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