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四二章 骑步兵对决
    做为纵队的尖刀,此刻与马家军侦骑交锋的骑兵连,同样是纵队骑术枪法最厉害的骑兵。在某种意义上,这个骑兵连也可称为侦骑连。

    一支骑兵部队中,侦骑往往都是精锐的骑兵担当。看着马家军的侦骑排,竟然迎面朝自己冲过来。带队出击的侦察骑兵连长,同样觉得非常气愤。

    可他知道,骑兵对决一个照面便意味着生与死。那怕就是他,一旦被对方的子弹击中,同样难逃跌落战马之下,被踩起重伤或直接战死的严重后果。

    ‘一排,准备战斗!两百米距离,开始射击!二排,负责一百米的攻击,三排负责扫尾。这次,我要一口气全歼敌人这个侦骑排。都警醒点,敌人不是善岔。’

    骑在队伍中央的骑兵连长,大声下达了作战命令。担任骑兵连前锋的一排,开始压低身体夹住马腹随时准备开枪射击。其中两名机枪手,也是如此!

    等到两支骑兵迎面对冲之时,马家军的侦骑同样做好了开枪的准备。只是他们在骑兵对决当中,大多都会选择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开枪,那样准头更高一点。

    结果令他们意外的是,眼前这支红军骑兵连,在两百米外就开枪。四十多名步枪手,直接端平手中的步枪,打出了第一轮子弹。

    那怕步枪的射程,在两百米之外有些飘。可被这轮排枪式射击的马家军侦骑排,很快便有七八名骑兵坠落马上。看着这些骑兵在地上翻滚几圈,想来也是活不成了。

    骑兵对决。往往就是这样血腥残酷!只要坠落马下,后果都是非常严重的!

    进入一百五十米距离时。侦察连的一排已经打出了第二轮的子弹。而这一轮的攻击,同样带走了几名马家军的侦察。而这个时候。马家军侦骑也开枪了。

    同样的,被击中的侦察连一排骑兵,很快就有几个坠落马下。那怕旁边的战友,很想救其一命,却也知道他们根本不能停,必须保持阵形冲过去。

    一旦冲锋队形发生了混乱,后果同样也是致命的。此刻他们能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展开反击对射。就这样,两支骑兵很快进入一百米的致命范围。

    这种情况下。已经慢慢让开一些队形的一排,很快有了二排骑兵的配合。双倍的打击之下,迎面冲来的马家军侦骑,再次减员严重,只剩下不足十余名骑兵。

    等到侦察连的一排跟二排,将队形拉的更开之时,装备了冲锋的骑兵三排,人手一支冲锋枪便展开的扫射。那清脆的连发枪声下,幸存的马家军侦骑通通坠马。

    当侦察骑兵一连从他们身边冲过的时候。这支四五十人的马家军侦骑,全部倒在了他们的枪口之下。可掉转马头回来的一连长,同样心疼的有些掉泪。

    原因很简单,他们消灭了马家军的侦骑排。自己同样付出近二十人的代价。那怕这样的对决是二比一,他们也可以称的上完胜。但问题是,这些纵队最精锐的骑兵啊!

    同样看到这次骑兵交锋的两方指挥员。似乎对这样的结果都很震惊。相比何正道看到这个结果,直接决定不再轻易派出侦察团的骑兵。

    对面看到这一幕的马家军骑兵师长。也很意外的道:“红军的这支骑兵实力不弱啊!我们一个侦骑排,竟然只给他们造成这样的损失。”

    面对这样的小股骑兵对决。在后方观战的马家军骑兵,同样不会大举压上。原因很简单,这也有点战前对将的意思。也是一种,试探对手实力的方式。

    损失一个侦骑排,对于拥有三万多骑兵的马家军而言,根本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损失。而看到红军竟然也有骑兵,他们确实显得有些意外。

    ‘看样子,红军只怕还是有骑兵的!不过,这支骑兵看样子,应该是他们的精锐。行了!侦察的差不多,大家商量一下怎么进攻吧!

    继续拖在这,只怕等我们赶到天水的时候,红军都早跑了。完不成任务,回去我们都没好果子吃。阵地构筑的很好,可真以为几道篱笆就能挡住我们,就太小瞧我们了。

    骑兵过万,便是无敌。我们如今有三师骑兵,总共三万多骑兵。就凭他们,也想挡住我们的前进步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我觉得,一次结束战斗,如何?’

    一兵未损,最早来到这里的骑兵师长,看着其余两位师长,显得很意气风发的说出这话。在他看来,只要骑兵冲上红军的防御阵地,红军就只有等死。

    除了手里的骑步枪,他们腰间的马刀,也是用来砍人头的。正是因为骑兵这种作战的风格,才会令步兵对骑兵产生畏惧。一旦被骑兵近身,脑袋就要被砍啊!

    对于这位师长的建议,其余在另外两地都吃憋的骑兵师长,也很直接的道:“好,谁第一个冲上红军的阵地,谁就是此战的头功,如何?”

    ‘好!就这么定了!’

    随着汇集在一起的三师骑兵,开始形成三个集团准备展开突击。站在后方的何正道,冷笑道:“一直听闻马家军在西北很狂,看来还真是如此啊!”

    听着何正道的话,王天林却很严肃的道:“司令员,三万多骑兵发起的冲锋,不容小失啊!一旦让骑兵冲上我们的前沿阵地,我们整个防线就危险了!”

    ‘无妨!在机枪面前,骑兵再多也是靶子。传我命令,从二道阻击阵地再调些机枪过去。我要让这些嚣张的马家军知道,到底是他们的人多马多,还是我的子弹多。’

    对自己设立的交叉火力网非常有信心的何正道,觉得对方既然要一战而定全局。那么他就给对方这个机会,一战结束战斗,连诱敌深入的后手都省了。

    伴随前方的马家军开始进行战前的动员,阻击阵地上的红军,同样做着最后的准备。原本布置在后面的机枪,也被快速的安置在一线阵地上。

    而机枪手旁边,码好的子弹带就堆放在机枪旁边。这样做,也是保证等下射击的时候,不会出现子弹歇火的情况。纵队炮兵部队,同样做好炮击前的准备。

    只不过,他们何时开炮,还要等待何正道的命令。用何正道的话,炮兵部队一旦开炮,则意识着战斗到了收尾的时候。而集结的骑兵,同样严阵以待。

    在所有阵地上的红军,都注视着前方的平原时,三支骑兵师几乎在同一时间展开了突袭。从先前的慢跑,到最后慢慢的加速,阻击阵地上的红军都能感受到地面在震动。

    就算这些红军都是纵队的骨干,可面对这种集团式冲锋的骑兵,每个人都觉得手心在冒汗。那怕何正道也觉得,这些的场面看上去,真是太震撼了。

    ‘告诉前线指挥员,敌人前锋进入四百米范围,步枪开始展开反击。不用瞄准,只需要将子弹射向冲来的骑兵就行,不要将子弹打到天上就行。

    轻机枪,三百米开火,重机枪两百米开火。我要让敌人知道,他们想一击突破我们纵队的防御阵地。我还想,一次性解决他们呢!’

    伴随何正道的命令,被身边的通讯员迅速传达。前线的基层指挥员,在接到命令之后,也开始镇定精神,将命令传达给每一位阵地上的士兵。

    也正是这道命令,让不少待在战壕中的步枪手,眼神都看向身边那些机枪。觉得,有这么多机枪,对方的骑兵想冲上他们的阵地,只怕也不太可能。

    有了这种意识之后,前沿阵地上红军的士气似乎提升了不少。先前还手心冒汗发抖的士兵,也赶忙擦了擦手心的汗,深吸一口气看着越来越近的马家军骑兵。

    而担当三个骑兵师先锋的骑兵,每个骑兵手里都是拿着一把大马刀。他们要做的,就是将纵队,设制在阵地前沿的篱笆墙给破坏,为后续骑兵打开冲锋的通道。

    甚至不少骑兵,在身前还竖了一块盾牌,似乎也知道他们是被重点照顾的人。随着这些骑兵抵达阵地前沿的篱笆桩,准备挥动马刀确断那些篱笆时。

    阻击阵地上的红军基层指挥员,已经下达了‘开枪’的命令。这些篱笆,在某种情况下,就是一个距离标尺。能够方便前沿阵地的指挥员,知道敌人距离自己的射程。

    四百米外开枪,听到前方传来的枪声,尾随跟进的马家军骑兵,都有种想笑的冲动。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怎么做好准确瞄准呢?

    在这些持盾骑兵,快速破坏红军的篱笆墙,也不时有人被打死时。后面的骑兵,如同一巨浪,涌向了红军的阻击阵地前。

    那些被破坏的篱笆,很快被不断冲进的骑兵给踩碎。而这个时候,阵地上的轻机枪,同样发出了怒吼之声。在轻机枪的打击下,进攻骑兵的伤亡开始加剧。

    就在付出不少损失,担任先锋的骑兵冲进两百米射程之时。布置在前沿阵地重机枪,也加入收割骑兵的序列中。如同雨幕倾泄的子弹雨,令冲锋的骑兵再次受到重创。

    渐渐的,后面冲锋的骑兵突然发现,他们已经冲不起来了。原因是,他们前面骑兵累积的尸体,已经将他们的进攻通道给堵塞了。这种觉悟,开始令他们不寒而栗!(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