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正文卷 第一四六章 挺进陕北
    一九三五年九月,一路转战近万里的中央红军,在镇原再次召开扩大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中革军委做出决定,以镇原为起点开始展开布防。

    由红九军团罗柄辉部,以庆阳为中心,组建庆阳军分区。建立民主政府,进行苏区建设。其余各部,继续往陕北前进。而未来红军总部,将设立在延安。

    其余红一、红三、红五、红三十以及纵队,都将随主力继续北上。四大主力军团,除红一军团负责总部机关的安全保卫外,其余各军团都将对外扩张。

    以陕西宜县为分隔线,占领陕西以北的各县。由红三军团,负责该条战线的防御。其军团控制区,将延伸至与山西接壤的宜川境内。

    红五军团,将配合红九军团,驻防与宁夏接壤的环县及定边区域。红三十军,将负责未来总部进驻延安之后,延川一线的防御,提防晋绥军有可能对总部的袭击。

    纵队,在总部抵达延安之后,将展开榆林战役,争取占领榆林全境。这样的会议计划,跟何正道之前的设想,几乎如同一辙。

    会议结束之后,以红九军团为核心,红三、红五军团配合。迅速开赴各自将驻防的区域,清剿防区境内的军阀武装,并陆续建立苏区政府跟守备部队。

    至于纵队,再次担当总部的先锋,兵进庆阳,对驻守庆阳的西北军展开清剿。这一连串的动作,令庆阳各地的守军,也可谓是人心惶惶。

    那怕杨虎城不想轻易放弃庆阳,可面对如今红军在庆阳的大举进攻,似乎也猜测到庆阳只怕守不住。但他还是想看看,远到而来的红军到底有多大胃口。

    随着红九军团将安阳境内的宁县、正宁攻下便不再前进。驻守长武、旬邑的西北军,似乎也看出红军不想进入陕西境内,但拿下的地盘只怕不会再放弃了。

    配合红九军团作战的红三军团。绕过庆阳往合水方向前进。这样的情况下,远在西安的杨虎诚便知道,驻守安阳的一个主力师,只怕无力抵抗红军的攻城。

    鉴于这种情况。被纵队包围的庆阳主力师,最终还是开城投降。这让先前觉得,纵队为何不打的很多总部首长,这个结果无疑更有利于团结西北军。

    看着走出庆阳城的西北军师长,何正道也很友善的道:“孙师长。贵部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想对你西北军还有我军,无疑都是值得庆幸的。”

    做为杨虎将的嫡系部将,孙蔚如也是西北军的一员悍将。只是面对纵队的围而不攻,还有整个庆阳地区都被红军给控制,他知道坚守安阳也没太多的意思。

    面对如今各路军阀,都有些忌惮的纵队,孙蔚如那怕拥有城防之利,却也不敢说,一定能击溃攻城的纵队。只是这样一来。往后西北军只怕又有一些强邻了。

    略显无奈的道:“何司令,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贵军之精锐,孙某也算有辛目睹了。只是还请何司令,能遵守先前之约定。”

    ‘可以!等下我纵队会派出联络员,护送贵部出境。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们的枪声我们就不收缴。但子弹,我们必须先封存起来,由我们的人负责押送。

    只要贵部抵达陕西境内。这些弹药我们都会归还。也请孙师长,给杨虎城将军转达我们的善意。相比我们两军对抗,我觉得合作更有利于西北的稳定。’

    听到纵队不扣押他们的枪支弹药,孙蔚如也长长的松了口气。毕竟。对于如今的西北军而言,他们在军阀序列中,也算是比较穷的军阀武装。

    相比桂军、晋绥军、东北军这些军阀,有西北军之称的杨虎城部,实际日子过的并不好。这跟西北并不富裕,还有西北军阀不时混战。还是有着很大的关系。

    也正是何正道让人送进城里的劝降信,让杨虎城知道事不可为,还能保存一师主力实力不损。才让孙蔚如选择开城投降,将整个安阳地区拱手让给红军。

    随着庆阳的收复,何正道带领纵队继续往陕北挺进时。中革军委也适时的进城,组织庆阳境内各民主政府的建立。这也意味着,新苏区建设开始。

    一直盯着中央红军动作的蒋委员长,看到西北军竟然跟红军避战,无疑显得非常气愤。可眼下宁夏马家军,同样不敢轻易惹怒红军,对其围剿命令也是推三阻四。

    唯独留在北方的胡宗南,这段时间手中的兵力可谓损失严重。面对兵力扩张到十多万的中央红军,仅凭他手里那点兵力,想进剿红军无疑就是笑话。

    在蒋委员长又开始密谋,新一轮的围剿战事之时。带领纵队一师的何正道,顺利进入陕北境内。等到提前进入的侦察团发来电报,何正道也显得非常高兴。

    看着身边的张诚,何正道笑着道:“我们侦察团的骑兵,已经跟陕北红二十六军骑兵团碰面了。走了这么远,终于又看到我们的同志了。命令全师,加速前进吧!”

    ‘是,司令员!’

    依旧是在吴起镇,统率纵队一师跟骑兵旅的何正道,终于看到前来迎接的红二十六军骑兵团。说是一个骑兵团,实际还不如纵队一个骑兵营。

    望着这些大多都有一张饱经风霜面孔,却满脸兴奋的陕北红军,纵队的官兵同样非常兴奋。而初见纵队的陕北红军,同样感叹主力红军的强大。

    带领侦察团提前进入陕北的李向东,适时带着两名中年红军来到何正道面前敬礼道:“司令员,这位是红二十六军骑兵团的政委龚红春,这位是保安营营长马福冀。”

    ‘首长,你好!’

    听着两名老红军的称呼,何正道难得脸红般道:“龚政委,马营长,还是叫我名字吧!这首长之名,我是真不敢当。论奖历,两位应该都是我的军中前辈啊!”

    ‘首长客气了!’

    ‘看来两位还是跟我太生份啊!我们职务有大小,但身份都是一样的。龚政委,马营长,若是你们不介意,我还是喜欢称呼我的职务吧!这首长,总觉得怪怪的啊!’

    虽然何正道清楚,就他目前的称呼而言,很多老资格红军见了他,都要尊称一句‘首长’。这样的称呼,前世何正道也经历过。可眼下,他毕竟年青的有点过份。

    让一个参加革命时间,估计都有自己一半年龄的老革命,称呼自己‘首长’。何正道确实觉得,这‘首长’当的有些不好意思啊!

    此时站在何正道身边的张诚,也适时的笑着道:“龚政委,马营长,我们司令员说的对,大家都是同志。称呼上面,还是称呼职务更合适些。我们司令员,有点脸嫩!”

    ‘啊!张诚同志,你这话可以诽谤领导之嫌哦!什么叫脸嫩,我本来就嫩。好不好!这是我们纵队一师的师长张诚,后面我们纵队的主力,也在陆续赶来的路上。’

    ‘张师长,你好!得知中央红军到陕北,我们真的太高兴了。这段时间,我们陕北红军的日子,也比以前好过了许多。围剿我们的西北军,在你们到来后也退了。’

    在龚红春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何正道却敏感的发现,这位政委似乎还有些话没说。这个发现,令何正道突然想起,此时的陕北红军似乎也在经历肃反。

    想到这里,何正道很快道:“龚政委,我们纵队此次进入陕北,也是替总部打先锋的。后续中革军委,也会陆续迁移到这边来办公。

    前番我们在缴获的报纸上,看到有关刘志单同志的事情。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听你汇报一下,目前陕北红军的事情。到时,我好将情况汇报给总部首长。”

    ‘好!’

    在听到刘志单这三个字时,眼前这个骑兵团的政委眼睛一暗。可很快又显得很急切,似乎也打算跟何正道说着什么。毕竟,陕北红军的肃反,令二十六军可谓人心惶惶。

    等何正道将龚红军领到一个临时打扫出来的房子,这位二十六军的老骨干,也很快说出目前陕北红军进行的肃反,还有刘志单被隔离审查的情况。

    听完这些话的何正道,也很认真的道:“龚政委,请放心!关于刘志单同志的问题,还有其它被隔离审查同志的问题,我想总部会密切关注的。

    等下,我会给总部发电,请中央下达停止调查的命令。至于我的部队,也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你们的根据地,向陕北特委的同志转达中央指示。”

    ‘谢谢!谢谢何司令,我们军长真的不是反革命,这是有人故意陷害啊!’

    ‘放心!现在中央已经抵达这里,任何属于我党旗下的队伍,都必须接受党的指挥。有关刘军长是不是反革命,也不是某个人能说了算的。’

    那怕很抵触这种肃反,可何正道也清楚。在如今这个年代,要想清除潜伏在队伍中的破坏份子。真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抗战之无双战将 /0_757/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